論語說

史記•世家曰。孔子名丘。字仲尼。其先宋人。父叔梁紇。母顔氏。以魯襄公二十二年。庚戌之歲。十一月庚子。生孔子於魯昌平鄉陬邑。爲兒嬉戲。常陳俎豆。設禮容。及長。爲委吏。料量平。一曰委吏本作季氏。史索隱云。一本作委吏。與孟子合。今從之。爲司職吏。畜蕃息。職見周禮牛人。讀為樴。義與杙同。蓋繫養犧牲之所。此官即孟子所謂來田。適周。問禮於老子。既反。而弟子益進。
昭公二十五年甲申。孔子年三十五。而昭公奔齊。魯亂。於是適齊。爲高昭子家臣。以通乎景公。有聞韶問政二事。公欲封以尼谿之田。晏嬰不可。公惑之。有季蓋吾老之語。孔子遂行。反乎魯。
定公元年壬辰。孔子年四十三。而季氏強僭。其臣陽虎作亂專政。故孔子不仕。而退脩詩。書。禮。樂。弟子彌衆。
九年庚子。孔子年五十一。公山不狃以費畔季氏。召。孔子欲往。而卒不行。有答子路東周語。定公以孔子爲中都宰。一年。四方則之。遂爲司空。又爲大司寇。
十年辛醜。相定公會齊侯於夾谷。齊人歸魯侵地。
十二年癸卯。使仲由爲季氏宰。墮三都。收其甲兵。孟氏不肯墮成。圍之不克。
十四年乙巳。孔子年五十六。攝行相事。誅少正卯。與聞國政。三月。魯國大治。齊人歸女樂以沮之。季桓子受之。郊又不致膰俎於大夫。孔子行。魯世家以此以上皆為十二年事。
適衛。主於子路妻兄顔濁鄒家。孟子作顏讐由。適陳。過匡。匡人以爲陽虎而拘之。。有顏淵後及文王既沒之語。既解。還衛。主蘧伯玉家。見南子。有天子路及未見好德之語。去適宋。司馬桓魋欲殺之。有天生德語。及微服過宋事。又去。適陳。主司城貞子家。居三歲而反于衛。靈公不能用。有三年有成之語。晉趙氏家臣佛肸以中牟畔。召孔子。孔子欲往。亦不果。有答子路堅白語。及荷蕢過門事。將西見趙簡子。至河而反。又主蘧伯玉家。靈公問陳。不對而行。復如陳。據論語則絕糧當在此時。
季桓子卒。遺言謂康子必召孔子。其臣止之。康子乃召冉求。史記以論語歸與之嘆為在此時。又以孟子所記。歎辭為主司城貞子時語。疑不然。蓋語孟所記。本皆此一時語。而所記有異同耳。孔子如蔡及葉。有葉公問答子路不對沮溺耦耕荷條丈人等事。史記云。於是楚昭王使人聘孔子。孔子將往拜禮。而陳蔡大夫發徒圍之故。孔子絕糧於陳蔡之間。有慍見及告子貢一貫之語。按。時陳蔡臣服於楚。若楚王來聘孔子。陳蔡大夫安敢圍之。且據論語。絕糧當在去魏如陳之時。楚昭王將以書社地封孔子。令尹子西不可。乃止。史記云。書社地七百里。恐無此理。時則有接輿之歌。又反乎衛。時靈公已卒。衛君輒欲得孔子爲政。有魯衛兄弟及答子貢夷齊子路正名之語。而冉求爲季氏將。與齊戰有功。康子乃召孔子。而孔子歸魯。實哀公之十一年丁巳。而孔子年六十八矣。有對哀公及康子語。然魯終不能用孔子。孔子亦不求仕。乃敘書傳禮記。有杞宋損益從周等語。刪詩正樂。有語大師及樂正之語。序易彖。繫。象。說卦。文言。有假我數年之語。弟子蓋三千焉。身通六藝者七十二人。弟子顏回最賢。蚤死後唯曾參得傳孔子之道。
十四年庚申。魯西狩獲麟。有莫我知之歎。孔子作春秋。有知我罪我等語。論語請討陳恒事亦在是年。明年辛酉。子路死於衛。
十六年壬戌。四月己丑。孔子卒。年七十三。葬魯城北泗上。弟子皆服心喪三年而去。惟子貢廬於塚上。凡六年。孔子生鯉。字伯魚。先卒。伯魚生伋。字子思。作中庸。子思學於曾子而孟子受業子思之門人。
何氏曰。魯論語二十篇。齊論語別有問王。知道。凡二十二篇。其二十篇中章句。頗多於魯論。古論出孔氏壁中。分堯曰下章。子張問以爲一篇。有兩子張。凡二十一篇。篇次不與齊魯論同。
程子曰。論語。書成於有子曾子之門人。故其書獨二子以子稱。程子曰。如讀論語。未讀時。其人如此。讀而後。其人亦如此。則不善讀書矣。
仲尼之徒曰。座而學。何如起而效。子聞韶樂三月不知肉味。故我彈琴。以明其所以。以知禮之義。子慎齋戰疾。故我清明祭學兵法習武強身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