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之禮

題季札墓

春秋两祭。清明節。在春分后第十五日。又曰踏青節。七月半。又曰中元節。鬼節。十月一。又曰十月朔。寒衣節。冥陰節。

祭義。 祭。際也。人神相接。神。亡人也。孝子不忍失其親。謂親亡。亡者。逃也。當在而亡無也。 祭者。存於心而明照後人。代代相傳為來者範。上蔡言。吾之精神。即祖考之精神。接續正氣也。故祭。 

祭祖掃墓。念祖報本也。先歸人省吃儉用。故我識文斷字。我有此房產。我先歸人所遺。我居此位。承于我先歸人。而非搶奪誰家。執義宣正也。

祭統。夫祭者。非物自外至者也。自中出生於心也。心怵而奉之以禮。是故。唯賢者能盡祭之義。祭者。所以追養繼孝也。養則觀其順也。喪則觀其哀也。祭則觀其敬而時也。盡此三道者。孝子之行也。

追源。人祭人先歸人。向上追于三皇五帝。祖先共同。則我國人一家人也。一家人則相支撐。謂之仁。仁則和合。朱子曰。自祖宗以來。 千數 百年。元是這一氣相傳。聖人制祭祀之意深遠。非常人所能知。

儀。   公祭。凡祭有四時。春祭曰礿。夏祭曰禘。秋祭曰嘗。冬祭曰烝。礿禘。陽義也。嘗烝。陰義也。禘者。陽之盛也。嘗者。陰之盛也。故曰莫重于禘嘗。古者于禘也。發爵賜服。順陽義也。于嘗也。出田邑。發秋政。順陽義也。故記曰。嘗之日。發公室。示賞也。草艾則墨。未發秋政。則民弗敢草也。   儀者。禮之貌。內心恭。外貌敬。鬼者。歸也。人所歸爲鬼。祭儀者。向己之先歸人致敬也。孔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祭。說文。祭祀也。从示。右手持肉。又尚書·大傳。祭之言察也。察者。至也。言人事至於神也。孝經·士章疏。祭者。際也。人神相接。故曰際也。祭思敬。言人事至於神也。故以敬為祭。

禮。 禮者理也。祭禮者。祭當宜也。尊禮尊其義孔子所慎齋。戰。疾。凡人所慎祭其親。未有不誠而能謹者。未有不誠而能禮者。子曰。以其奢。寧儉。

時。 祭祖擇不陽不陰之時。

念。 三天七天念我之先歸人。一理之道。一事之能。一字之知。一米之飯。一口清水。我先人先祖之恩也。惠也。愛也。澤也。因心爲恩。    念上古。有巢氏。人造房。燧人氏。人用火。伏羲。無神而從自然。中古。文王周公。定禮。舉同姓不婚。下古。老子。孔子。傳以文明。

墓。  檀弓孔子曰。古者墓而不墳。始無墓。人死則置于地。覆以树枝。恐獸毁食。人守之驅趕。墓。丘也。土之高者曰丘。墓爲平處。墳爲高處。禮記。曲禮。適墓不登壟。   接近墓。行步緩慢。不由墓後行至前。立于墓前方之側。人多。則年長面東背西。年次之親面西背東。非親不掃墓。

碑。 說文。豎石也。初學記。碑。以悲往事也。 夫鼎有銘。銘者。自名也。自名。以稱揚其先祖之美。而明著之後世者也。為先祖者。莫不有美焉。莫不有惡焉。銘之義。稱美而不稱惡。隱惡揚善也。

器。備 水。布。金粉漆。紅漆。生石灰。備祭品。 煮猪肉一份。鸡鸭鹅擇一。鱼一条。酒一。鬯酒。以郁金草酿黑黍而成。黍。黃米粘米也。動筆墨。寫先祖。父母。恩德于紙。擇 時。己庚辛三時。今言早上十點至下午四點。變食遷坐。 足眠足息。

衣。衣。冠合于心境。祭祖不佩玉。 玉者。美石也。
灑掃。 祭前祭後灑掃。整理雜草。察看蟲蟻。排水。石灰繞墓灑一週。清水抹碑。碑字褪色者。陽文描字。陰文施于拓印法。有字與无字皆刷以塗料。硝基漆。再以無紡布。常用手提布袋。平擦全碑。如此。留下之陰文字上色也。

拜。土地山神。拜先人。三揖。抱拳。右手從右向左劃圓。左手從左向右劃圓。左手先。右手後。 交於胸前。右掌在外。左拳在裡。吉禮常禮則左掌在外。右拳在裡。女反是。三拜。叩。跪。雙掌雙肘不得超過膝寬。三叩頭。觸地。 如。 多人參與。 按年齡。年長先拜。不依姓別為序。起身。再三揖。
灌。 以酒獻祭。先獻給先人。再倒之地。

上香。 上香。無可亦無不可。上香義。道由心生。心假香傳。左手持香。上三支。不可雙掌合十。之前寫于紙之先人揚辭。插于香上。有心默念。亦可。

已。祭品帶回。若受人祭過之肉。先拜。再手接。再揖。 揖而退。步緩。

退。地主與守山者。見宜。進家門。過火。复佩玉。

踏青。心重而轉輕。陰以轉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