筮儀
擇地潔處為蓍室。南戶置牀于室中央。   蓍。蒿屬。似藾蕭。靑色。以為計筭也。戶。室之口也。一扉曰戶。
 牀長五尺。廣三尺。勿過近壁。   戰國一尺。今23.1厘米。宋一尺。今31.2厘米。
蓍五十莖。韜以纁帛。貯以皁囊。納之櫝內。置于牀北。   韜。蓍衣也。皁。色黑也。纁。淺絳也。藏物者曰櫝。
 櫝以竹筒為之。亦可以堅木布漆為之。圓徑三寸。如蓍之長。半為底。半為蓋。下別為臺函之。使不偃仆。設木格于櫝南。居牀二分之北。
 格以橫木板為之。高一尺。長竟牀。其中為兩大刻。相距一尺。大刻之西為三小刻。相距五寸。下施橫足。側立于案上。
置香爐一于格南。香合于爐南。日炷香致敬。將筮。則灑掃拂拭。滌硯一注水。筆一。墨一。黃漆板一。于爐東。東上。筮者齊潔衣冠北面。盥手焚香致敬。 齊。側皆反。音疵。
 筮者北面。見儀禮。若使人筮。則主人焚香畢。少退。北面立。筮者進立于牀前少西。南向受命。主人右邊西向立。筮者右邊北向立。
兩手奉櫝蓋。置于格南爐北。出蓍于櫝。去囊解韜。置于櫝東。合五十策。兩手執之。熏于爐上。
 此後所用蓍策之數。其說幷見啟蒙。
命之曰。假爾泰筮有常。假爾泰筮有常。某官姓名。今以某事云云。未知可否。爰置所疑于神靈。吉凶得失。悔吝憂虞。惟爾有神。尚明告之。乃以右手取其一策。反于櫝內。以左右手分四十九策。置格之左右兩大刻。爰。引也。
 此第一營。所謂分而以象兩者也。
次以左手取左大刻之策執之。而以右手取右大刻之一策。掛于左手之小指閒。
 此第二營。所謂掛一以象三者也。
次以右手四揲左手之策。 揲。食列切。音舌。更迭數之也。四揲。以四四數之也。
 此第三營之半。所謂掛一以象三者也。揲之以四。以象四時也。
次歸其所餘之策。或一。或二。或三。或四。而扐之左手无名指閒。扐。音勒。著蓍指閒也。數之餘曰扐。
 此第四營之半。所謂歸奇于扐以象閏者也。
次以右手反過揲之策于左大刻。遂取右大刻之策執之。而以左手四揲之。
 此第三營之半。
次歸所餘之策如前。而扐之左手中指之閒。
 此第四營之半。所謂再扐以象再閏者也。一變所餘之策。左一則右必三。左二則右亦二。左三則右必一。左四則右四。通掛之一策。不五則九。五以一其四而為奇。九以兩其四而為耦。奇者三而耦者一也。
次以右手反過揲之策于左大刻。而合左手一掛二扐之策。置于格上第一小刻。以東為上。後同此。
此為一變。再以兩手取左右大刻之蓍合之。
 或四十四策。或四十策。
復四營如第一變之儀。而置其掛扐之策于格上第二小刻。此為二變。復。扶又反。營。于平反。下同。
 二變所餘之策。左一則右必二。左二則右必一。左三則右必四。左四則右必三。通掛之一策。不四則八。四以一其四而為奇。八以兩其四而為耦。奇耦各得四之二焉。
又再取左右大刻之蓍合之。
 或四十策。或三十六策。或三十二策。
復四營如第二變之儀。而置其掛扐之策于格上第三小刻。此為三變。
 三變餘策與二變同。
三變既畢。乃視其三變所得掛扐過揲之策。而畫其爻于版。
 挂扐之数。五四為奇。九八為耦。挂扐三奇合十三策。則過揲三十六策而為老陽。其畫為。所謂重也。挂扐兩奇一耦合十七策。則過揲三十二策而為少陰。其畫為。所謂拆也。挂扐兩耦一奇合二十一策。則過揲二十八策而為少陽。其畫為。所謂單也。挂扐三耦合二十五策。則過揲二十四策而為老陰。其畫為。所謂交也。如此三變而成爻。
 第一。第四。第七。第十。第十三。第十六。凡六變並同。而第三變以下不命。用四十九蓍耳。
 第二。第五。第八。第十一。第十四。第十七。凡六變亦同。第三。第六。第九。第十二。第十五。第十八。凡六變亦同。
凡十有八變而成卦。乃考其卦。而占其吉凶。
 卦別有圖。說見啟蒙。
禮畢。韜蓍襲之于囊。入櫝加蓋。斂筆硯墨版。再焚香致敬而退。
 如使人筮。則主人焚香。揖筮者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