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風·周南·關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窹寐逑之。逑之不得。窹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注】關。鳥鳴。象聲詞。 雎鳩。水鳥名。   逑。匹也。合也。   窈窕。幽靜美好貌。  淑女。女而閑雅貞靜者。   參差。雜亂不齊。    服。思之也。   窹寐。寐覺而有信曰寤。 寐。寢也。息也。   荇。半侵水植物。   菜。草之可食者。  流。擇也。求也。   悠哉悠哉。悠之哉悠之哉。  悠。 憂也。思也。箋。思之哉思之哉。    輾轉反側。翻來覆去也。   友。善于。   琴。禁也。琴以禁制淫邪。正人心也。伏羲氏削桐爲琴。   瑟。庖犧氏所作弦樂也。徐曰。黃帝使素女鼓五十絃珡。黃帝悲。乃分之爲二十五絃。   芼。草覆蔓也。擇菜也。左右擇而取之也。   鐘。金樂。   鼓。革樂也。

【疏】周。周公也。南。周公之邑也。在禹貢雍州岐山之陽。曰南國。所採之詩。名周南。謂之正國風。王者之風。   風。八風也。凡無形而致者皆曰風。詩序曰。風風也。敎也。風以動之。敎以化之。   南。言化自北而南也。

關雎者。先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兄弟。有朋.友。然後有種種關系。故首論夫婦。周南召南正始之道。先美家内之化。王教之端也。太史公曰。嗟乎。夫周室衰而關雎作。故詩首篇關雎。

關關雎鳩者。以雎鳩鳥喻淑女君子。 取譬引類。周禮·春官·大師教六詩。名曰風.賦.比.興.雅.頌。  風.雅.頌詩篇之異體。賦.比.興詩文之異辭。賦鋪陳善惡。文直陳其事。不取譬喻。皆為賦辭。比則比方於物。凡言如某物者。皆比辭。比則顯喻。興取善事以喻勸之。興隱喻。

窈窕者。心美狀美也。方言曰。秦晉之間。美貌謂之娥。美狀為窕。美色為艷。美心為窈。

淑女者。文王之妃也。太姒。有莘氏女。始入宮。宮中之人。見其有幽閒貞靜之德。而作此詩。 或言非是。以關雎採于民間。如是。蓋文王已美。複美。以為後世之範。是知也。範仲淹云。當見大節。不必竊論曲直。取小名而招大悔。

論語·八佾。子曰。關睢。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樂而不淫者。言雌雄水鳥。關關之聲相應相合。生有定耦而不相亂。耦常並遊而不相狎。狎者。說文曰犬可習也。不相狎。人有禮。別獸。此樂也。樂而合禮。不淫。和樂而相敬。合樂而貌莊。樂而不淫。則得性命之正矣。

而不傷者。逑之不得。相求之匹未得。以至輾轉反側。其情可哀。逑之不得。未得匹合。則無以配君子而成其內治。故其憂思之深而不能自己。故哀。 哀.弔者在門也.雖哀。止于輾轉反側。故不傷。

逑之未得者。言淑女之德。不常有。淑女聞君子之言。觀君子之行。察君子言行之後所匿也。審前察今。所以難得而匹合。淑女閑雅而貞靜。深明慎始善終。善始善終。所以逑之未得。 君子知淑女有此之德也。所以哀而不至傷。 說文。妻。婦與夫齊者也。齊者平也。夫與妻齊。妻與夫平。所以相敬而能成其內治。 內者。自外而入也。入其室以治其家。入其心以治其人。

樂而不至淫。哀而不至傷。言其正樂之和也。雎鳩摯而有別。謂情意至然而有別。

鐘鼓樂之者。既得之。則鐘鼓樂之。鐘。秋分之音。萬物穜成。故謂之鐘。 鼓。春分之音。萬物郭皮甲而出。故謂之鼓。鐘鼓樂之。春秋樂之也。金樂革樂。亦禮樂。禮者理也。敬也。鐘鼓樂之。禮而樂之也。

詠關雎。一定耦。二不相亂。三耦常並遊。四不相狎。五鐘鼓樂之。 定耦。不相亂也。定耦常並遊。安家定居。和樂合諧。謂之美滿。亦育化來者。 

詠關雎者。始于夫婦。美家内之化也。孔子家語·卷二。子曰。關雎興于鳥而君子美之。取其雄雌之有别。鹿鳴興于獸。而君子大之。取其得食而相呼。

關雎三章。一章四句。二章章八句。

荇菜

荇菜

 

雎鳩

荇菜

關雎。詩之首。樂之卒也。子曰。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嘻。盡之矣。

經解。入其國其教可知也。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溫柔敦厚而不愚。則深於詩者也。其為人也。廣博易良。樂教也。廣博易良而不奢。則深於樂者也.

詠。歌也。堯典曰。歌永言。樂記曰。歌之爲言也。長言之也。說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長言之。

琴  。本作珡。禁也。君子所以自禁制也。琴以禁制淫邪。正人心也。              瑟

泰伯第八。子曰。師摯之始。關睢之亂。洋洋乎盈耳哉。譜。清治心齋琴學練要。仲尼之徒操而未得要。古之學者。左手不離書。右手不離琴。腰中不離箭。

 

仲尼之徒訂正。第三章。 合放。名指七徽八分勾三弦。改為食指七徽八分勾三弦。順手。

 

覃   朱熹注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黃鳥于飛。集于灌木。其鳴喈喈。
·葛覃。草名。可織葛布。為絺為綌。 覃。延也。 施 。讀音曰移。移也。 中谷。谷中也。 萋萋。艸盛貌。灌木 。叢生之木。 喈喈。鳥鳴遠聞相和。賦也。賦者。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成絺綌而賦其事。追述初夏之時。葛葉盛。而有黃鳥鳴于其上也。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是刈是濩。為絺為綌。服之無斁。
·莫莫。茂也。刈。乂也。 濩。音貨。煑也。煮葛以爲絺綌。 絺。音痴。葛之精者曰絺。 綌。音西。粗葛也。 斁。厭也。盛夏之時。葛既成矣。治以為布。而服之无厭。蓋親摯其勞。而知其成之不易。所以心誠愛之。雖極垢弊而不忍厭棄也。
言告師氏。言告言歸。薄污我私。薄澣音緩我衣。音曷澣害否。歸寧父母 。

·言。辭也。 師。女師也。 薄。少也。 污。染也。去垢汙曰汙。汙。煩也。煩撋之用功深也。煩撋之以去其污。 澣。濯之而已矣。 私。燕服也。日常閒居所服。 衣。禮服也。 害。何也。 否。口不許也。不可之意見於言。 寧。安也。問安也。上章。既成絺綌之服。此章告其師氏。使告于君子以將歸寧。告曰治其私服之污。而澣其禮服之衣乎。何者當澣。而何者未當澣乎。我將服之歸寧于父母矣。

葛覃三章。章六句。此詩后妃所自作。故無美辭。于詩見其已貴而能勤。已富而能儉。已長而能敬。不弛于師傳。已嫁而孝不衰于父母。是德之厚而人所難矣。

黃鳥停于葛覃

 

 

卷耳    朱熹注

采采卷上聲耳。不盈頃筐。嗟我懷人。寘彼周行。
·采。取也。采采。衆多也。非一采也。卷耳。一年生草。葉如鼠耳。叢生如盤。頃。依也。筐。竹器也。懷。不忘之思也。人。文王。寘。音置。舍也。置也。周。大道也。賦也。賦者。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后妃以君子不在而念思之。故賦此詩。託言卷耳。不盈者。未滿也。念其君子。未滿而頃筐。故未能復采。而大道之旁。
陟彼崔嵬音巍。我馬虺音灰音頹我姑酌彼金罍音磊。維以不永懷。

·陟。陞也。崔嵬。上山之戴石者。音灰音頹。馬罷音皮不能陞高之病。又作虺尵。姑。且也。音磊尊也。刻雲雷之象以黃金飾之。曰金罍。永。長也。遠也。託言欲登崔嵬之山。以望所懷之人而往從之。馬罷病而不能進。且酌金罍之酒。而欲其不至于長以為念也。

陟彼高岡。我馬玄黃。我姑酌彼兕音似音古。維以不永傷。

·岡。山脊曰岡。玄黃。馬病貌。病極而色變也。音似。似牛。一角。靑色。重千斤。音古角爵也。兕牛角可以飮者也。一說刻木爲之。形似兕角。傷。傷思也。賦也。

陟彼砠矣。我馬瘏矣。我僕痡矣。云何吁矣。

·砠。音疽。千余切。土戴石爲砠。瘏。病也。馬病不能進也。痡。同都切。音徒。病也。人病不能行也。吁。憂嘆也。賦也。

卷耳四章。章四句。此后妃所自作。見其貞靜專一之至也。

卷耳

樛木  朱熹注
南有樛音鳩木。葛藟音壘音雷之。樂音洛只君子。福履綏之。

·南。南山音鳩。木枝下曲曰樛。音壘。藤也。葛藟。葉似艾。纍音雷。索也。繫也。只。語已詞也。君子。自眾妾而指后妃。猶言小君內子也。福。履。綏。安也。興也。興者。附託外物而隱。后妃能逮下而無嫉妒之心。故眾妾樂其德而稱之曰樛。南有樛木。則葛藟纍之矣。樂只君子。則福履綏之矣。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樂只君子。福履將之。

·興也。荒。掩也。將。猶扶助也。

南有樛木。葛藟縈之。樂只君子。福履成之。

·興也。縈。旋也。成。就也。

樛木三章。章四句。

螽斯   朱熹注

音終斯羽。詵詵音莘兮。宜爾子孫。振振兮。
·螽斯。蜙蝑也。蜙蝑長而靑。長角長股。股鳴者也。或謂似蝗而小。斑黑。其股狀如玳瑁。五月中以兩股相切作聲。聞數步者也。一生九十九子。詵詵。衆多也。又和集貌。爾。螽斯也。振振。盛貌。美盛貌。比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后妃無妒而子孫眾多。故眾妾以螽斯之羣處和集。而子孫眾多比之。言其有是德。而宜有是福也。
螽斯羽。薨薨兮。宜爾子孫。繩繩兮。
·比也。薨薨。音轟。羣飛聲。繩繩。相續不絕貌。
螽斯羽。揖揖兮。宜爾子孫。蟄蟄兮。

·比也。揖揖。會聚也。蟄蟄。多也。

螽斯三章。章四句。

桃夭  詩經傳 朱熹

桃之夭夭音腰。灼灼其華音花。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木名。仲春桃始華。華紅。實可食。夭夭。少好之貌。灼灼。華之盛也。木少則華盛。之子。是子也。歸。女嫁也。宜者。和順之義。室者。謂夫婦所居。家。謂一門之內。興也。興者。附託外物而隱。周禮仲春令會男女。然則桃之有華。正婚姻之時也。文王之化自家而國。男女以正。婚姻以時。故詩人因所見以起興。而歎其女子之賢。知其必有以宜其室家也。

桃之夭夭。有蕡音文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興也。音文。草木多實也。實之盛也。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音臻。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音臻。草盛貌。蓁蓁。葉之盛也。家人。一家之人也。

桃夭三章。章四句。

兔罝   詩經傳 朱熹
肅肅兔罝音嗟。椓之丁丁音爭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肅肅。敬也。恭也。整飭貌音嗟。兔罟也。椓。擊也。丁丁。椓杙聲。赳赳。武貌。干。盾也。干城者。言以武夫自固。爲扞蔽如盾。爲防守如誠然。扞外而衛內者。化行俗美。賢才眾多。雖兔之野人。而其才之可用猶如此。故詩人因其所事以起興而美之。而文王德化之盛。因可見矣。

肅肅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音求

·興也。逵。九達謂之逵。仇。合也。公侯善匹。猶曰聖人之耦。非特干城而已。歎美之無已矣。

肅肅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興也。中林。林中也。腹心。同心同德之謂。則又非特好仇而已。

兔罝三章。章四句。

芣苢


采采芣音浮音以。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芣苢。車前草也。车前初以種子入藥。释詩者或以為去惡疾。或以為宜子。皆傳聞師說。未可非也。蓋漢秦絕學之後。書缺有間。學者力守師說。口耳相承。雖有他解。不敢辄易。謹之至也。綱目。王旻山居录。有種車前苗食法。則昔人常以為蔬矣。今野人猶采食之。采。始求之也。有。既得之也。薄。聊也。化行俗美。家室和平。婦人無事。相與采此芣苢。而賦其事與相樂也。采之以為蔬矣。綱目。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掇。都括切。音剟。拾取也。捋。盧活切。取易也。取其子也。賦也。

采采芣苢。薄言袺音結之。采采芣苢。薄言襭音潔之。

·袺。執衽謂之袺。襭。袵也。以衣袵扱物也。賦也。

芣苢三章。章四句。

漢廣   詩經傳 朱熹 
南有喬木。不可休息。漢有游女。不可求思。漢之廣矣。不可泳音旺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喬。上竦無枝曰喬。竦者。自申束也。休。息止也。泳。叶虛誑切。音旺。求。覓也。思。辭也。漢。漢水。江漢之俗。其女好游。泳。潛行水中也。永。長也。方。倂船也。象兩舟省總頭形。或从水作汸。興而比也。江水出閒。而有以變其淫亂之俗。故其出游之女。人望見之。而知其端莊靜一。非復前日之可求矣。因此喬木起興。江漢為此。而復詠嘆之也。

翹翹錯薪。言刈其楚。之子于歸。言秣其馬音母。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翹翹。高貌。秀起之貌。錯。雜也。刈。芟草也。楚。叢木。一名荊也。之子。游女也。秣。食馬穀也。

·興而比也。以錯薪起興。而欲養其馬。則悅之至。以江漢為比而嘆其終不可求。則敬之深。

翹翹錯薪。言刈其蔞音縷。之子于歸。言秣其駒。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蔞。蔞蒿也。購。蔏蔞。力朱切。音縷。陸·詩疏。蔞。蔞蒿也。其葉似艾。白色。長數寸。高丈余。好生水邊及澤中。正月根芽生。旁莖正白。生食之。香而脆美。其葉又可蒸為茹。駒。小馬。馬二歲曰駒。興而比也。

漢廣三章。章八句。

汝墳    詩經傳 朱熹
遵彼汝墳。伐其條枚。未見君子。惄音溺如調飢。

·遵。循也。汝。水名。水經。汝水出河南梁縣勉鄕西天息山。南入於淮。水涯曰墳。大防也。所以扞水。條爲枝之小者。幹曰枚。惄。饑餓也。調。音輈。朝也。重也。賦也。汝旁之國。亦先被文王之化者。故婦人喜其君子行役而歸。因記其未歸之時。思望之情如此。而追賦之也。

遵彼汝墳。伐其條肄音易。既見君子。不我遐棄。

·肄。餘也。斬而復生曰肄。遐。遠也。賦也。伐其枚又伐其肄。則踰年矣。乃見其君子之歸。而喜其不遠棄我也。

魴魚赬尾。王室如燬音毀。雖則如燬。父母孔邇。

·魴。赤尾魚也。魚勞則尾赤。赬。染赤。王室。紂所都也。燬。火也。虎委切。父母。文王也。孔。甚也。邇。近也。比也。魴魚白而今赤。則勞甚矣。時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猶事紂。故汝墳之人以文王之命供紂之役。其家人見其勤苦而勞之曰。汝之勞既如此。而王室之政酷烈未已。雖其酷烈未已。然文王之德如父母然。望之甚近。可亡其勞也。其序所謂婦人能閔其君子。猶勉之以正者。蓋曰雖其別離之久。思念之深。而其所以相告語者。猶有尊君親上之意。而无情愛狎昵之私。則其德澤之深。風化之美。可見矣。一說父母甚近。不可懈于王事。而貽其憂。亦通。

麟之趾   詩經傳 朱熹
麟之趾。振振音真公子。于嗟麟兮。
·麟。麕音頵身牛尾。狼額馬蹄。五彩腹下黃。高丈二。趾。足也。振。舉救也。振振。仁厚貌。于嗟。歎辭。興也。麟。仁獸也。麟之足。不踐生草。不履生蟲。文王后妃德脩于身。而子孫宗族皆化于善。故以麟之趾興公之子。言麟性仁厚。故其趾亦仁厚。文王后妃仁厚。故其子亦仁厚。言之不足。故嗟歎之。言是乃麟也。何必麕身牛尾狼額馬蹄。然後為王者之瑞哉。
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

·定。額也。麟有額而不抵也。公。公孫也。姓者。生也。公姓。公生也。興也。

麟之角古音祿。振振公族。于嗟麟兮。

·角。从力从肉。角端有肉。公族。公者。高祖。興也。祖廟未毀。有服之親。

麟之趾三章。章四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