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記~賓牟賈第九

樂記賓牟賈第九
此篇論禮樂的形式內容意義

賓牟賈侍坐於孔子。孔子與之言及樂。曰。夫武之備戒之已久。何也。對曰。病不得其眾也。詠歎之。淫液之。何也。對曰。恐不逮事也。發揚蹈厲之已蚤。何也。對曰。及時事也。武坐致右憲左。何也。對曰。非武坐也。聲淫及商。何也。對曰。非武音也。子曰。若非武音。則何音也。對曰。有司失其傳也。若非有司失其傳。則武王之志荒矣。子曰。唯。丘之聞諸萇弘。亦若吾子之言是也。

【註】武.樂名.武王伐紂之樂. 備戒.武樂開始之前擊鼓.以驚醒觀眾. 病.猶憂也.武王憂各諸侯能否支持伐紂.  詠.歌.長引其聲為詠. 歎.讚和.應和. 詠歎.數應長歌. 淫液.綿延不絕. 逮.及. 不逮事.伐紂不成. 發揚蹈厲.手飛舉足猛蹋. 蚤.早. 及時事也.抓緊時間行伐紂之事. 武坐致右憲左.武舞中舞者右膝跪地左腿張開. 淫.貪. 商.商音.主殺伐. 荒.蕪也. 唯.諾也. 萇弘.周代夫.

賓牟賈起。免席而請曰。夫武之備戒之已久。則既聞命矣。敢問遲之遲而又久。何也。子曰。居。吾語女。夫樂者。象成者也。揔干而山立。武王之事也。發揚蹈厲。大公之志也。武亂皆坐。周召之治也。且夫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國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復綴以崇。天子夾振之而駟伐。盛威於中國也。分夾而進。事蚤濟也。久立於綴。以待諸侯之至也。

【註】免席.离開座位,以示恭敬. 既聞命.上文賓牟賈對『武之備戒之已久』的看法.已得孔子認可. 遲之.擊鼓太長. 遲而又久.武舞時間太長. 揔.音松.手進物也. 干.盾.大公.姜太公. 揔干而山立是描述武王會聚諸侯之事. 發揚蹈厲是描述姜太公調動兵馬. 亂.樂終. 武亂皆坐.武舞樂終舞者皆跪下.表現天下贊服於周公召公的文德之治. 一舞.始而北出.孟津合諸侯.方向向北. 二舞.再成而滅商.牧野之戰滅商.方向朝北. 三舞.成而南.滅紂南歸. 四舞.成而南國是疆.收南國於版圖『舞者原位』.五舞周公召公共治.舞隊一分為二.一朝北一朝東.六舞.舞隊合二為一.擁戴周. 夾.持. 振.振鐸.振大鈴.振之以通鼓為節. 駟伐.駟當爲四。每奏四伐,一擊一刺爲一伐。 綴.止『規定位置』

且女獨未聞牧野之語乎。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車而封黃帝之後於薊。封帝堯之後於祝。封帝舜之後於陳。下車而封夏后氏之後於杞。投殷之後於宋。封王子比干之墓。釋箕子之囚。使之行商容而復其位。庶民弛政。庶士倍祿。濟河而西。馬散之華山之陽。而弗復乘。牛散之桃林之野。而弗復服。車甲衅而藏之府庫。而弗復用。倒載干戈。包之以虎皮。將帥之士。使為諸侯。名之曰建櫜。然後。天下知武王之不復用兵也。

【註】反商.到達商城朝歌. 比干.紂王叔父. 箕子.商賢臣. 行商容.商容為商賢臣.行是探望. 陽.山之南面. 櫜.音高.包干戈以虎皮曰建櫜

 

散軍而郊射。左射貍首。右射騶虞。而貫革之射息也。裨冕搢笏。而虎賁之士說劍也。祀乎明堂。而民知孝。朝覲。然後諸侯知所以臣。耕藉。然後諸侯知所以敬。五者。天下之大教也。

【註】左.指東學. 右.指西學. 貍首.騶虞.詩名. 貫革之射.指武射.靶為皮所制.箭要求射穿.武射為戰. 另有文射.以布為靶.箭只要求射中.文射習禮. 裨.補也.作襦,謂之裨襦.

冕. 黃帝初作.大夫以上冠也. 搢.插也. 笏.音戶.備忽忘也.記事板. 虎賁.以勇力事王. 說劍.說,釋也.解去劍. 明堂.文王廟. 朝覲.諸侯見天子.春曰朝.夏曰宗.秋曰覲.冬曰

遇. 耕藉.每年春耕前﹐天子﹑諸侯举行儀式﹐亲耕藉田﹐種植供祭祀用的谷物﹐以此示勸农.历代皆有此制﹐稱為耕藉禮.籍田禮.《禮記.月令》﹐其禮为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諸侯九推.至清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