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冶長第五

公冶長第五
此篇觀賢人言行。君子之可效。以學。凡二十八章。

.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音累音謝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注】謂。非與之言而稱其人亦曰謂。  縲。音累.黑索也。  絏。音謝.繫也。系也。    妻。以己齊者。妻之。以女嫁人曰妻之。  公冶長。复姓公冶。名長。弟子。公冶長因通禽語。而獲罪入獄。因解禽語去罪。一生治学。鲁君多次請為大夫。不應。承孔子之志。教學育人。德行純備。

【疏】可妻也。舉縲絏之中。非陷縲絏而可取。非其罪也。有其所可取。

以其子妻之。見子本無男女之分。分則有別。有彼此無和合。律書。子者。滋也。言萬物滋於下也。

. 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南容。南宫括字子容。孟氏之後。弟子。 廢。放置也。   免。去也。脫也。  戮。殺也。

【疏】邦有道不廢者。君子道長之時。當盡己之才。為君為民出力。故南容不廢。

邦無道免於刑戮小人得志。君子不得伸展。惟謹言謹行。可免於禍患加身南容三復白圭。以謹言免禍。言行實相表裏。能謹於言。推之亦謹於行矣。故得免於刑戮。

.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子賤。弟子。   君子。有才而行善者。

【疏】子謂子賤.君子者若此人也.若魯國無君子.子賤又怎麼能取這些君子的行為而成為君子.

君子哉若人言有以為範者。

魯無君子。斯焉取斯。博取於人。以求其益。成德達才。

四.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

瑚璉。夏曰瑚。殷曰璉。周曰簠簋。皆宗廟盛黍稷之重器。  賜。子貢字。  女。你也。

【疏】瑚璉喻子貢大才。許其可用之才。然宗廟之器。若惟器而已。雖貴而未為全備。為政篇君子不器。

.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雍。冉雍。字仲弓。  佞。非諂佞。捷給辯口者。口才敏捷。對答如流。 或。未定之辭。  御。使馬語也。將有所欲。先語之。  給。相足。  屢。數也。 憎。惡也。

【疏】疑而問.冉雍仁而不善辯.子曰.用口才.言語太多.聽的人難免怨惡.既如此有仁德的人.又怎麼會多言善辯.

屢憎於人。言其大驚小怪。聞者驚嚇。而惡之。

仁而不佞。無實之辯。不得徵驗之說。事未得明而口快出語。欺人而非親人。不仁。故仁者不為。

焉用佞。不與人相辯。聽不進去。多言無益。故不用。

六.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

漆雕開。魯人。弟子。  仕。學職事。  對。下答上也。  使。令也。  信。自持也。守也。   說。悅也。 

【疏】子使漆雕開仕。仕于公曰臣。仕于家曰僕。

吾斯之未能信。斯者。此理也。信者。知與行皆能自持自保之意。未能信。言職事爲臣之理雖有所見而能未透。未至自保得過。信之未及。職事勉強也。孔子聞此言。知其心中已有所見。知其見得深。故悅。見事後之理。不以居官為重。故子悅。悅其深穩。

七.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

桴。竹木所編。大者曰筏。小者曰桴。  由。子路。  與。猶豫也。未決也。  材。木梃也。哉也。

【疏】道不行。乘小筏順流於海。從我者。是子路嗎。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啊。

道不行。乘桴浮於海。非欲浮海也。嘆不當時。不當位。則道不行。道有行。道有不行。自然也。     子路闻之喜者。喜孔子欲與己俱行也。   好勇過我。勇於以小舟浮於海也。  無所取材。无所取於人。言惟取於已。子路未審與字。孔子戲言浮海。止嘆道之不行。子路卻喜浮海。 

.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注】孟武伯。魯孟孫氏。孟懿子之子。  乘。駕也。登也。千乘指戰車。  賦。斂也。 邑。國也。人聚會之稱也。  宰。官稱。治也。  賓。所敬也。  客。寄也。

【疏】孟武伯曾問孝於孔子。孔子以是答之。問仁。孔子答不知也。孟孫氏把持魯政。問子路仁乎。答。口裡一句。不知也。心裡一句。架空魯君仁乎。與架空國君者談仁。自找煩惱。 又問。此時再答不知也。則違禮不敬人也。由也求也赤也各有其能。惟不知其仁也。不與孟武伯談仁。見人則人話。人仁不仁。蓋棺而能定論。今答路由求赤仁。若其後有不仁。則妄言也。己之弟子。仁不仁。當其他人定論。故各言其才而已。

不知其仁者。言才各可用。于心于德有不欲言者。

.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愈。進也。益也。  如。同也。  弗。公羊傳註。弗者。不之深者也。  望。日在東。月在西。全照。遙視。

【疏】何敢望回。自謙才不如回。子貢自屈於顏回。可謂明。故子曰弗如也。意有所指。非許弗如。不欲子貢負愧。故曰吾與女弗如也。言雖有不如。未至弗如。安子貢之心。聞一以知十。言即始可見終。知得周知得徧。賜也聞一知二。言當力學。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音污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宰予。弟子。 晝。日之出入。與夜爲界。  寢。臥也。 朽。木腐也。臭。  杇音污.所以涂也。  誅。討也。罰也。責也。 

【疏】予與何誅者。于我而言。何足以責之。言責之深也。 宰予非懶惰之人。曾對孔子言已勤學。今言行不一。于予與改是者。於我而言。可由此事而變。變為聽其言而觀其行。人有不當。反求諸己。改我不改人。

一一. 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子曰。棖也慾音欲.焉得剛。

申棖。魯人。  剛。彊斷也。堅也。勁也。  慾。音欲.情所好也。

【疏】吾未見剛者。剛則易斷。行剛難於行柔。人多有情好。故未見剛者。無欲則剛。信者必剛。學則持其本領。擴充其識。能不曲也。

棖也慾。焉得剛。剛者质直寡欲。今棖也多情欲。情欲既多。或私佞媚。焉得剛乎。

一二. 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

諸。之於也。  欲。贪也。  及。逮也。

【疏】我不欲人之加諸我。此子恭可欲不可及也。可約己。不可約人。人加之於我。無可耐其何。非爾所及。能推己及人。生不忍之心。故吾亦欲無加諸人我不欲。吾亦欲者。未能忘我故有欲也。

一三.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

文。會集衆綵。以成錦繡。  章。禮文也。采也。   性者。生之質也。質樸之謂性。

【疏】夫子之儀容言辭。皆德之見於外者。故人可得而聞也。性與天道。夫子罕言。故不可得而聞。

性。天命之谓性。人禀自然之性。天之所命。人所受以生。性也。   

天道自然化育。元亨日新。人得之。則為仁義禮智之性。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自然之理。

性與天道。繫辭。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集注云。性以人之所受而言。天道以理之自然而言。

一四.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

聞。知聞也。   有。又也。

【疏】子路剛學到一個道理.還沒有實際去做.此時懼怕又學到另一個道理.

此章明子路好學也。不急於多聞。而重於實行。孔曰。前所闻未及行。故恐後有闻不得并行也。

一五.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孔文子。卫大夫孔圉。    文。谥也。諡法。經緯天地曰文。道德博聞曰文。勤學好問曰文。慈惠愛民曰文。愍民惠禮曰文。錫民爵位曰文。殷以上有生號。仍爲死後之稱。周則死後別立諡。  諡。行之迹也。取一善為諡。蓋棺定論。依生前事迹。追加稱號。勸善而懲惡也。所以進勸成德。使上務節也。   敏。疾也。    恥。辱也。

【疏】子貢問曰.孔文子憑什麽得到文的谥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所以得到文這個谥號.

敏而好學。人因敏而好學。亦因好學而能敏。敏者疾也。謂已知之事。不以其變而不或。之前未識之事。可由已知而知其實。謀定而能擇其宜。

恥下問者。言學於己之下者。

諡法。勤學好問曰文。故孔文子諡之以文。古人有善雖多。而舉一以為諡。

一六. 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子產。鄭大夫公孫僑。  恭。肅也。  敬。恭也。愼也。  養。供食也。育也。  惠。仁也。  使。令也。役也。  義。宜也。

【疏】其行己也恭。其所行也持事振敬。謂事事應之以愼也。

其事上也敬。其事上也恆自肅警。謂事上事之以禮也。

其養民也惠。其待民也柔質慈民。謂為政不在專而在於寬。對下仁厚。愛出于心。恩被于物也。能行慈則人感而盡心。

其使民也義。其勞役民也和順而安。謂裁處得當。使之得其定分也。公役不誤民生。

一七.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注】晏平仲。齊大夫。姓晏。名婴。諡平。諡法。治而清省曰平。

【疏】凡人輕交易絕。平仲則久而愈敬。所以謂善與人交。

一八. 子曰。藏文仲居蔡。山節藻梲音作。何如其知也。

藏文仲。鲁大夫藏孫辰。  文。諡也。  居。蓄也。  蔡。國君之守龜。龜名也。  山節。释宫。刻镂柱头为斗拱形如山。  藻。水草。  梲。音作.同棳。梁上楹也。

【疏】藏文仲作室以藏龜.室畫梁上短柱為藻文也.其知何如此也.

禮·禮器。管仲山節藻梲。君子以爲濫矣。山節藻梲之華飾。文仲為之。故言其奢。左传。仲尼謂之。作虚器。言有其器而無其位。故曰虚也。不以欲敬鬼神而造室也。故曰何如其知也。

造室藏龜。敬於鬼神亦不必造室。似敬於鬼神。又似慢於鬼神。藏蓍龜之地不當。似是而非。或於鬼神。其知何如此也。

一九.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子曰。未知。焉得仁。

令尹。職官名。春秋時楚執政官。如於宰相。  已。止也。  慍。恚也。  忠。無私也。  焉。疑也。  違。離也。  清。明也。  崔子。崔杼也。齊大夫。作亂弑其君光。

【疏】 未知焉得仁須察其三仕當其位否。三已其當退否。以舊政告新令尹。所告是所告非。實無私意則仁。當仕當已則仁。進無喜色。退無怨色。公家之事。知無不為。忠臣之至而已矣。

忠矣。謂無喜色。無怨色。以己所知告人。皆非易為之事。凡人罷黜恨猶不及。豈進言哉。

春秋之時。臣陵其君。皆如崔杼。无可止者。故至於他邦。見逆而去。之一邦。見惡而去。所以子張又問。崔杼弒齊君。文子辟惡逆。去無道。求有道。此文子仁不仁。子曰。清矣。明事理也。不與惡人同污。惡人當道。不隨之惡身難容。可無為。今去故是。然未知仁。文子棄其馬四十。非凡人能為。其事善矣。潔身去亂。明事理也。然崔杼弒齊君。不見其遏止。未知其心之為己為人也。

二十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

季文子。鲁大夫。季孙行父。諡文。  再。一舉而二。  斯。析也。破木也。

【疏】 季文子深思熟慮而行.孔子聞之.曰.可以少思一點.

三思。三非一二三四之三。多思也。說文。三。天地人之道。謂以陽之一合隂之二。次第重之。其數三也。

再斯可矣。言季文子而已。文子忠而有賢行。常寡過咎。故再斯可矣。凡人思未明者。至已得明。謂一思。進而再思。則無不當者矣。謂再斯。

凡臨於人事物。初始之感極近其實是。多思則或定。不得其義。視觀察之得幾。在於首觸之悟。故再斯自可決斷矣。

二一. 子曰。甯音寧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甯。音寧.卫大夫寧俞。  武。諡也。  知。智也。  及。逮也。

【疏】寧俞.邦有道則施展才能.邦無道則不露.其能其知人可學而得.邦無道之韜晦人難學而得.

。非蒙昧蠢鈍之謂。有知而不露也。有功而己以為無也。

邦無道則愚。處亂世。韜晦以不失其正。所以避其禍也。

不可及者。以其之愚能避禍。又不偷安。不見而周旋成事。以進為退。以退為進。此人不可及也。

二二.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歸。還也。  與。及也。  黨。同道。  狂簡。志向遠大而行事粗略也。  斐。小文也。斐然者。有文彩貌也。  裁。節也。制衣也。

【疏】史記·孔子世家.魯哀公三年.孔子年已六十.在陳.思歸.孔子言去陳還魯.還魯.還魯.同道之後學妄取大道.成文章而不知取理之義.

歸與。夫子歷聘諸國。見行其道不當其時也。故欲歸而傳之與人。狂簡者立高遠之志。但行事粗略。恐流於異端。故孔子思歸。將以正節約之也。

小子狂簡。斐然成章。謂各自成章。雖有自成一家之象。而實粗淺。志向遠大而實做不足。

不知所以裁之。異端亦自成其邪說。小子者或於是非。故不能自我裁非留是。

二三. 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舊。久也。 念。常思也。 怨。恚也。恨也。   希。罕也。寡也。

【疏】此章美伯夷叔齊二人之行。史記·卷六十一·伯夷傳。殷末孤竹君之二子。伯夷。名元。字公信。叔齊。名智。字公達。其父遺命立叔齊。叔齊讓與伯夷。伯夷不受。叔齊亦不願登位。二人先後逃至周。周武王伐紂。二人叩馬諫阻。及殷亡。恥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遂餓死。  孤竹。國名也。地里志。辽西令支有孤竹城。

不念舊惡。怨是用希。人之有惡之時。念其惡。有怨。久則不念思。時過境遷則無恨。所以如此。恨事不怨人也。人改其惡。人有悔其惡。亦不念。

二四. 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音希焉。乞諸其鄰而與之。

微生高。魯人。姓微生。名高。  直。不曲也。强毅也。  醯。音希.酸味也。酢味也。酢汁也。

【疏】誰說微生高是直人.有人向他求取酸酢汁.他沒有.求之於鄰而轉給他要酸酢汁的人.

時高無醯。直則答曰無醯。而乞之其鄰。以應求者。其行委曲。其用意不明。我無。教人求有者可矣。今轉乞與之。欲使人負恩於己。醯為鄰出。恩為己得。故孰謂微生高直。非直也。聖人觀人觀其微。見微知著。

二五.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友。同進同退。  匿。藏也。亡也。隱也。  巧言。動聽而不實在之言。    令色。諂媚悅人之色。   足恭。過度謙恭之貌。  左丘明。複姓左丘。名明。魯太史。

【疏】巧言偏辭。諂媚悅人。甚於謙恭於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隱藏怨忿而與人同進退。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足恭者。已恭。複加之也。本當如此。而加之。故未得其宜。足恭。有求於人。未得其正而為之。掩飾其非而為之。

巧言令色足恭者。內失本心。而外為諂媚。學而第一之三。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匿怨而友其人。藏報怨之心於內。而見與人相善之貌於外。藏陰險之謀於內。而見與人同進同退。則其用心險詐。伺機而動矣。

恥之。巧言令色足恭始雖可成其事。終則破其象而下人。旁門左道。故恥之。聖人之學以正信勝人。

二六.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侍。陪在長者之側。  盍。何不。  敝。壞也。   伐。功也。又自稱其功曰伐。  子之志。子稱師曰子。

【疏】顏淵.季路陪孔子之側.子曰.何不各言爾志.子路曰. 我願以我的車.馬.服.皮衣.與朋友共用.用壞了.也不悔恨.顏淵曰.我願不誇耀自己的才能.不以他人之勞易己之勞.子路曰.願聞夫子之志.子曰.使老者安寧平靜.無勞爭.無憂慮.隨自然之性.使朋友不疑.待朋友不欺不詐.使少者念思.有與少者可學.可為模範.

子路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見其人氣象粗。就事而志。其無有私己。財及朋友。非富貴所能動矣。然未及他人。未能亡物也。小慧未徧。有不周遍隔礙處。

顏淵愿无伐善。不稱己之善。无施勞。不以勞事置施於人。見其人氣象細。就義理而志。其有勞。  孔子則無痕無跡。不厭不倦。能忘我故也。

老者安於我。蓋人安於我。則我之安之盡其至矣。朋友信於我。人信於我。則我之為信當無不盡。少者懷於我。人懷於我。則我之所以懷之必慰之。漢書·地理志云。魯道之衰。洙泗之間齗齗如也。謂先魯盛時。少者代老者負荷。老者即安之。後來少者亦知代老者之勞。老者自不安於役少者。故道路之間只見遜讓。故曰齗齗如也。

二七.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

已。卒事之辭。   過。度也。越也。不及也。   訟。責也。責者非也。   內。入也。

【疏】已矣乎。罷了。吾未見。非言人不改過。謂未觸于心底。改之不誠也。能見其過。以己為非者。言人有不度。莫能自责。自訟者。若有越與不及。則當攻責不已。改而後已矣。自訟者。自爭曲直也。內者。入于心而有所動。誠于改過也。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其自日有進益。後無過矣。

二八.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

邑。國也。    必。審也。   如。不定之辭。

【疏】十室之邑。小邑。詳究則忠信或有與丘相齊者。言生質忠信者眾。詳究則或有好學與丘不相齊者。言後天有成在于學。凡人以聖人生知不可學。而不知好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