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仁第四

里仁第四

一.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

仁親也。人从二.獨則無耦。耦則相親。仁者。相互支撐也。 里。居也。邑也。  美。甘也。善也。  擇。柬選也。  處。息也。定也。居室也。  焉。安也。  知。識也。覺也。

【疏】以居住在仁者附近為好.選住所不選在仁者附近.怎麼算得上明白事理.

里仁為美者。言仁厚之俗也。里有仁厚之俗。則一里之人氣象仁厚。故里以其所居之人仁厚為美矣。周禮·地官·遂人。五家爲鄰。五鄰爲里。風俗通。里者。止也。五十家共居止也。

擇不處仁。焉得知者。所以擇者。知有是非。擇淳厚人為鄰而處。以求其是。而去人非之漸侵。故為得知。里不仁其害漸侵。擇之焉得知。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故居必擇鄉。遊必就士也。
二.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約。音要.纏束也。束者。縛也。   處。止也。留也。定也。  久。常於中也。   樂。喜也。    安。靜也。定也。

【疏】不仁者.不可以常受纏束.不可以常喜.仁者自然仁.知者有利而行仁.

不仁者。不可處約處樂不能安貧。久困則為非。不能常受纏束。不仁者。也不能喜樂。喜則驕佚。

仁者安仁。仁者。自覺行仁。自願行仁。自然行仁。安仁者。言不知有仁而行仁。不待思而為之。

知者利仁知而是者。無私而利於仁。知而非者。以仁利私。時行仁。時不行仁者。行仁利己。則行仁。無利則止。以仁貌而行謀私利之實。

. 子曰。惟仁者。能好人。能惡人。

【注】惟。凡思也。 語辭也。  好。美也。善也。  惡。過也。人有過曰惡。

【疏】惟仁者朱子曰。惟仁者。心存正理。見人之善者則好之。見不善者則惡之。

能好人能惡人者。仁者。無私心。不求私利。好惡又皆當於理。能審人之不當。好善而惡惡皆出於公。心平而得理。善惡分明而得其正。故能好人能惡人。

四.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

苟。誠也。純也。無僞也。  志。心之所之也。  仁。親也。

【疏】誠能志在於仁.其馀所行不遭人厭.

志於仁。則心之所之於仁。雖有過。非其意。故不謂之惡 。若心之所之間斷。一時在仁。一時不在仁。則生惡。

. 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注】是。此也。  處。留也。定也。  去。離也。  惡。憎也。疾也。  違。離也。  造次。急遽也。倉猝也。  顛沛。偃仆也。偃者仰倒也。仆。踣也。僵倒也。  必。期必。

【疏】富與貴.這是人之所貪念的.以其所行之道不該得到富貴.那就算得到也難留住.貧與賤.是人憎恨厌恶的.以其所行道不該得到貧賤.那就算得到貧賤也不放棄所行之道.君子離開仁.安能對得起君子這個名稱.君子就算短到吃飯.這樣短的時間也不違背仁道.倉猝窘迫就是因為這樣.仰倒踣倒就是因為這樣.

不處也者。不以其道得之。以其道不當得不受。不處。謂不當得而得。不接不受。無與富與貴相對應之才德。不受。不以道得富貴不處。

不去也者。德可。才可。已力行。雖貧與賤。如此之貧與賤。不去。心安理得。不以其道得之。以其道不當得貧賤而得貧與賤。如此貧賤。不去。君子履仁行義。原不貧賤。我雖不當貧賤。然卻得貧賤。當安之受之。不以道得貧賤不去。

富貴不處者。安於義也。貧賤不去者。安於命也。君子安貧。達人知命。君子安貧安於義。達人知命知天命。時有否塞。時有泰通。不在當處之時世。謂之背時。背時繼之以倒霉。倒霉繼之以倉猝窘迫。仰倒踣倒。此貧與賤。乃君子執仁行道而當有。必於是。造次顛沛亦不違仁。

君子去仁。惡乎成名者。君子為公。為義理。不為外物所動。若去仁則小有利害。便一齊放倒。安得有君子之名。

. 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尚之。惡不仁者。其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

【注】尚。上也。   蓋。語辭。

【疏】我沒有看見以仁為美的人.憎恨不仁的人.以仁為美的人.優良到無以覆加了.憎恨不仁的人.這類人為仁的表現是不讓不仁的人加害仁的人.有能用他一天的精力在仁上的.我沒有看見過他精力不足的.就算有這種事.我沒有見過.

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皆惡不仁者。惡不仁者皆好仁者。好仁者不忍之心較多。惡不仁者疾惡之心較多。好仁高者。寬厚重和。其勢在高。故其惡不仁未見也。如有理不在聲高。好仁中者。剛毅決絕。其惡不仁顯見也。好仁下者。其惡不仁而為仁勇也。中下者難免強行仁。強行仁則未免有所不當為。於仁雖非不好。然惡不仁者不如好仁者之和易。二者者。言好仁為上。惡不仁次之。

好仁者。無以尚之。仁者德之上。好仁為德之至上。

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者。言用力於仁者難得。難有。

. 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

【注】黨。類也。偏也。  過。度也。 各。異辭也。  於。居也。在于。

【疏】人言行不當.在於其所在類不同而各有偏.審查不適當.知仁了.

者。度也。史記·贾生傳。自以爲過之。今不及也。不及為過。過之為過。失其度。未得宜。謂過。

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者。謂人有言行不得宜。在分而置其中也。分則各為其黨。護其同黨朋黨妻黨政黨。置其中則職在其中。黨同伐異。至人人相離。故人之過在偏也。各者。有行而止之不相聽也。分也。於其黨者。職在其中也。

觀過知仁心意為公而行有失。不可謂之不仁。為人不為己。雖行有失。不可謂之不仁。不識而誤犯。不可謂之不仁。就人所過之所以而觀。就人所過之所由而觀。就人所過之後之所隱而觀。故觀其所過。可知仁。與仁同功。其仁未可知也。與仁同過。然後其仁可知也。

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過則不仁。仁則不過。黨者己私。仁者天理。知過己私。知不過天理。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注】朝。早也。  夕。月字之半。月初生則暮見西方。故半月爲夕。  死。精氣盡也。死者。澌也。若冰釋澌然盡也。

【疏】者。天地間本然之道。人所行道也。董仲舒傳。道者。所由適于治之路也。道之大綱。日用間人倫事物所當行之理。 

聞道者。謂多見多識。而得常理常識。亦非止于一事一理之知。

朝聞道。夕死可矣者。謂得聞道。不至昏昧一生。如禽獸然。言為人必以聞道為貴也。朝夕非一日之旦暮。夕死可矣。謂死亦不妨。死亦無憾。非謂必死也。聖人非言人聞道而夕死可。重言道之不可不聞耳。若人而不聞道。雖長生亦何為。若得聞道。雖死亦安。無有遺恨。雖死。亦有死之道也。無愧于天地。朱子。

為學須覺今是而昨非。日改月化。自長進也。

. 子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注】士。事也。凡能事其事者偁士。  道。理也。  恥。辱也。  惡。醜陋也。粗也。   議。語也。論難也。

【疏】士一心只有道.若恥陋衣恥粗食者.則不足於與之論難.

者。孔子曰。推十合一為士。言學者由博返約也。

士志於道者。士志於得其曲直之理。一心求道。焉有其餘。諸葛亮云。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至遠。是以士不以寒恥。

未足與議者。若以惡衣惡食為辱。則重享樂而輕學問。其人腹中空。言則錦衣美食。行則嬉戲為樂。故未足與議也。有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何。志得不力也。故物誘遷變。

十. 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於比。

【注】適。之也。主也。專也。  莫。無也。不可也。  比。較也。較次之。  義。宜也。

【疏】君子對天下人天下事.無專主.無不可.義是準繩.

無適也。無莫也。適有所之。有所必。莫無所主。如無所適從。如吾人適從之義。言無所之。亦有所之。無所定。亦無所不定。於無可無不可之間。有義存焉。

義之於比無適無莫。非隨風飄搖。有義存焉。以義較次。以義為繩墨。義者。宜也。得宜為中。

一一. 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

【注】懷。念思也。  刑。法也。典刑。  惠。賜也。  土。地之吐生物者也。

【疏】君子念思德.小人念思地利.君子心中有典刑.小人心念恩賜.
集釋曰。以趨向而言之。君子終日所思者。進德修業也。小人則求田問舍而已。君子安分守法。小人則唯利是圖。雖蹈刑辟而不顧也。

君子所懷在德。則不失其善。小人所懷在土。則惟求私利。君子懷刑。則無犯於刑。如漢舉孝廉。必曰。順鄉里。肅政教。肅政教亦懷刑之義。小人懷惠。則欲順其心。君子懷德。敬天敬人。

一說。懷刑作恤刑。懷德作施德。不如好善而惡不仁者是。

一二. 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
【注】放。逐也。  怨。恚也。恨也。仇也。讎也。  多。重也。重夕曰多。

【疏】追逐利來做事.招來重重怨恨.

放於利而行言取利。放於利。如追放豚之難收。惟己便宜而不恤人。故多怨。放利而行。取怨之道。放則棄則散。難於可收。言取利。可。不過分則可。取利得當。也有所節制。

一說。求利而不得。則自多怨天尤人。此意亦自是。而以意旨觀之。人怨之說為分曉 。
一三. 子曰。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注】禮。合乎規矩。合於常理。  讓。應受而推曰讓。 何有。何難之有。  如…何.奈….何.

【疏】能以禮讓管理國家.治國有什麽難.不能以禮讓管理國家.禮有什麽用.

者。詰責以辭謂之讓。當己而辭曰讓。應受而推曰讓。先人後己謂之讓。讓者謙遜也。謙攘也。讓為禮之實。讓為德之基。

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者。禮者理也。故以理而讓。理當讓則讓。理當不讓則不讓。讓與不讓合理合宜。讓服人。不讓人服。禮為敬貌有禮而爭則禮虛。何以感人。辭讓則見實而信。人心服而自感化。人人皆禮讓。則和。一家讓。一國興讓。國何難治。

舉周公輔成王.代行天子之職.成王長大.可使治國.此時.周公讓.讓出天子之權.還政成王.

不能以禮讓為國者。言徒進退可觀。容止可度。及于要。不能讓。不能盡恭敬辭遜之心。禮無實矣。不能以禮讓。為人亦難。何況為國。故其如禮何。

一四. 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

【注】患。憂也。愁也。  位。人立。得其所。  莫己知。莫知己也。  求。覓也。乞也。

【疏】不怕沒有在上之位.怕有位置而沒有建樹.不怕人不知到自己.做事做人好了自然別人知道了.

不患無位。患所以立者。言建樹不必有位。德功言行皆位。故不患無位。立德立功立言立行皆立。任重道遠。故患所以立。

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非教人關門絕事。坐以待命。教人不強求也。己立則人立之也。己有所立。自然當得其所。不求聞達於世。備則聞達自至。學而。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一五.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乎。呼聲。使乎之類。  貫。穿也。穿起錢貝。     唯。明白。     門人。曾子同學。  忠。敬也。內盡其心。而不欺也。   恕。仁也。推已及物。

【疏】吾道一以貫之。聖人萬事一理。非一事一理。一以貫之。猶言以一應萬事以一理貫萬事。集注云。聖人之心。渾然一理。泛應曲當。用各不同。

一者天地人三才也。尊從自然可貫萬事。太極者亦一。忠恕所貫。通人而已矣。下依原文意旨。

聖人于總處發出。故語之一貫。曾子聞一以貫之。遇門人問。思以忠恕可貫者多。以此推明一以貫之之理。一者。忠也。以貫之者。恕也。

忠恕而已矣。中庸引孔子曰。忠恕違道不遠。既曰不遠。近之也。故曾子曰忠恕而已矣。忠者。內盡其心。而不欺也。盡己之心而無不實。 恕者。如心也。人心如我心。己所不欲。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忖度其義於人也。 忠恕二字。仁一事也。仁主於內為忠。仁見於外為恕。盡己之心則人心如我心。忠為誠。誠則己不欲不施人。有忠。可生眾多恕。忠者本根。恕者枝葉。

天地無心而忠恕。聖人無為而忠恕。學者求為忠恕。忠者天道。恕者人道。天道為體。人道為用。

一六. 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注】喻。晓也。明也。  義。宜之理也。天理之所宜。  小人。凡人。  利。私益。

【疏】君子知道義.小人明白利.

利者。人情之所欲得。處得其宜。則自無不利矣。

同一物事。於君子見義。於小人見利。見利君子思當不當得。見利小人徑直取去。小人趨利避害。君子無利害。惟天理之宜是從。

一七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注】見。視也。  賢。多才德善。  思。念也。慮也。  齊。平也。整也。等也。 內。入也。从口。自外而入也。

【疏】子曰.見到賢人.想著自己也要一樣的多才又無不良行為.見到普通人.要由這個普通人來檢討自己.

思者。自思也。齊者。等同。內者。自外而入也。 見人之善。而尋己之善。見人之惡。而尋己之惡。
一八. 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注】事。職也。 幾。微也。隱行。  勞。動也。  怨。恨也。  諫。正也。

【疏】事奉父母.如果父母可能有不適當.在有預兆時就漸諫.見父母不采納.又敬不違.多次勸告而不怨.

幾諫謂漸進細密以正。非強行攔止。怡色。柔聲。平和以正。漸漸侵以勸。勸而貌不揚。亦情事微起而漸諫之意。朱子曰。若見父母之不從。恐觸其怒。遂止而不諫者。非也。欲必諫。遂至觸其不悅。亦非也。

見志不從。又敬不違。不違敬。曲己作理以諫。不違幾諫之意。則敬矣。不違敬之理。心中有親。諫則敬。行則幾諫。雖勸以正。無使父母以其有過。勸正時能行和顏悅色。況平日乎。平日敬親者。諫時亦敬。故恐觸不悅而止諫。非也。強行必諫。亦非也。子諫父以恩。故但揉之也。無毀傷也。子諫父。不去者。父子一体而分。无相离也。

勞而不怨。勞者。多次勸告。諫複諫。雖鬱悶而心不怨。父母愛之。喜而不忘。父母惡之。勞而不怨。
一九. 子曰。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注】在。存也。  遊。奔走周旋。逍遙玩樂。無事閒暇。  方。辨方正位。圜者中規。方者中矩。  不。鳥上翔。

【疏】父母在。不遠遊者。以父母之心為心。不令父母擔憂。去親既遠。則溫凊定省難為。故不遠遊也。子不忍離父母。故不遠遊也。不者。未定之辭也。若事勢當遊則遊。

遊必有方遊必有常而無異.方者。所往之處。父母知己之所在而無憂方者中矩。中矩則行為合於禮合於法。辨方正位。父母知己之方而無憂。召己。則必至而無失。

去無父母在不遠遊六字。遊必有方。遊作閒暇。方作行當為正。無事閒暇總在于學也。遊作友。交友方正得宜也。
二十. 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注】孝。善事父母者。

【疏】三年沒有改變父親做事的道理.這就稱為孝子了.

三年者。古人守喪三年。念父母恩德之俗。人初生。不能自活。三歲以前在于父母懷抱。三年之後免於父母之懷。又何只三年。時時念父母。終身慕父母。

三年無改者。父母做事自有其理。不改事後之理。不改生前房中擺設。表達哀思。三年之後與時俱進。鄭注曰。孝子在喪。哀戚思慕。無所改其父之道。非心之所忍為也。父之道。不改其之善。不改其不善不惡。不明其理不改。三年者。明其理以時也。明其理而可改其不宜。

可謂孝矣者。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觀親之行事。明其中之理。知當改不當改。則進可事上。進可立身。故可謂孝矣。

二一.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注】年。禾熟之名。每歲一熟。故以爲歲名。  喜。樂也。悅也。  懼。恐也。無守貌。

【疏】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言子當知父母之年也。

一則以喜。一則以懼者。言以父母年多。見其壽而喜也。以父母年老。形必衰弱。見其時日無多而懼也。子欲養。而親不在。
二二.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

【注】耻。辱也。辱者.从寸在辰下.失耕時.於封畺上戮之也.辰者.農之時也.  躬。身也。  逮。追也。及也。

【疏】古時的人不妄言.慙愧於話說出口而來不及做到.

言之不出者。懼言不得驗也。法言。君子之言幽必有驗乎明。遠必有驗乎近。大必有驗乎小。微必有驗乎着。无驗而言之謂妄。君子妄乎。不妄。君子不言。言必有中。中者可徵驗也。    漢書董仲舒傳。蓋聞善言天下者。必有徵于人。善言古者。必有驗于今。古者不言。三思而出也。不待人責。不待言過而悔。先知恥而後言無過矣。 

者。人有妄言。未知恥也。人之所以易其言。以其不知言而無之可恥也。朝仰眉言無狀。夕垂首曰致歉。不知恥也。輕言則寡信。不以行為意。

為政篇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後從之。

二三. 子曰。以約音要失之者。鮮矣。

約。音要.纏束也。節也。止也。  失。縱也。遺也。  鮮。罕也。寡也。

【疏】有節操還有做的不到位的.就算有也很少了.

汪烜四書詮義。約者束也。內束其心。外束其身。檢束令入規矩準繩。約非縛手縛腳。當放則放。放而有規矩。放而中準繩。有所據守也。故約則少失。

二四. 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

訥。言難。遲鈍。  敏。速也。聰也。達也。

【疏】君子言語遲緩.而敏於行.

訥於言者。不務利口。不費辭。懼言之不得中也。

敏於行者。務力行不惰。能識而覺悟也。

二五. 子曰。德不孤。必有鄰。

孤。偏也。獨也。  鄰。五家為鄰。親也。近也。

【疏】物以群分。人以類聚。同志相求。趣味相投。故各有其親者。各有其近者。是以無不相酬應也。

書·臯陶謨·九德。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而廉。剛而塞。彊而義。有如此之得。應以如此之類。

·文言。君子敬以直内。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若有敬而無義則偏有義而無敬亦偏心敬行宜。則不偏。德不偏。言德盛。不孤訓爻辭中大字。

二六. 子游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

數。迫促也。  辱。恥也。  疏。通也。散也。  子遊。時子游為武城宰。以禮樂為教。故邑人皆弦歌也。

【疏】子遊曰.事奉君主迫促頻密.是自尋恥辱.與朋友往來迫促頻繁.會散離.

雖為君計。然在己為是。於君非所宜。若迫促求成則違敬。致辱也。朋友交際。若迫促。則如有求於人。而媚於人。故疏也。禮記·表記。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醴。君子淡以成。小人甘以壞。

事君不數。人言目無君王。朋友不數。漸行漸遠。故得宜為中。

此章。明為臣。結交當以禮。適時而進退。

里仁二十六章.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曾子解一以貫之。忠恕而已矣。其夫子之道乎。忠恕道之所為用。

道之本尊從自然。夫子之道。老子之道。文武之道。堯舜之道。

一以貫之者。一理貫萬事也。思萬事一理。一者太極。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萬物源於一。一理者天地和合。萬物化生。故尊從自然。以此一理穿古今。 述而篇。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今古事跡以貫。諸子百家以貫。萬世傳承。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年輕時我們不知道奉養父母.等我們知道奉養父母.此時父母已不在人世.學校不教我們.社會不教我們.到有一天.父母一病不起.才明白奉養.到有一天.為父母收拾房間.才傷感我父母一生.沒什麽享受.父母永遠在我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