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佾第三

八佾第三

孔子謂季氏。八佾音役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謂。報也。謂者論人論事得其實也。季氏。季桓子。魯三大公族之一。佾音役。舞行列也。行數人數。縱橫皆同。故曰佾。庭。宮中。是。此也。忍。強也。能也。敢於行曰能。忍之義亦兼行止。孰。何也。八佾。周天子之舞樂。縱八人橫八人。後亦祭祀孔子。有八佾。六佾。四佾以格尊下。八佾舞本當用於天子。漢武帝尊儒。追諡孔子為王公。後人乃以八佾舞配祀孔子。以示尊崇。八佾舞於庭者。八佾天子之格禮則季氏四佾八縱八橫超越本份是可忍強也有所含忍加人而心有不安季氏周公之後則雖不可也強忍矣熟不可忍能也敢於行曰能季氏所為上不親君下不親民若心安于違禮內心麻木則忍忍謂安于不仁是可忍熟不可忍忍之義亦兼行止故聖人行于責之止于責其違禮不仁而非罪不容誅之深責

三家者以雍音庸音撤。子曰。相維辟音必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大夫之邑曰家。左傳·襄二十九年曰。大夫皆富。政將在家。三家。仲孫氏。叔孫氏。季孫氏。皆鲁桓公之後。者。別事詞也。雍。音庸.和也。詩經·周頌·臣工之篇名  徹。音撤.通也。 謂自始至止。相。助也。 維。辭也。 辟。音必.天子諸侯通稱辟。辟者。明也。謂使天下之人皆明達。公。無私也。穆穆。爾雅.端莊恭敬之美。堂。殿也。爾雅·釋宮.古者有堂。自半巳前虛之。謂之堂。半巳後實之。謂之室。諸侯助祭于武王廟之詩徹祭所歌為雍相維辟公天子穆穆詩曰諸侯來朝禀受法度車服之盛左昭右穆周廟制太祖居中文王當穆武王當昭王帥諸侯以祭武王廟孝享以介眉壽而受多福諸侯助祭而有使我得繼而明之以至于純蝦歸德于諸侯之辭八佾舞于庭雍徹于三家皆違禮僭越不適當超越本份亦不必三家不許于禮孟僖子臨死囑其子孟懿學禮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親也人與人相互支撐謂之仁。 知止為禮知止而得其事體五聲八音之和合和為樂如禮何奈禮何也儒行篇禮節者仁之貌有仁心內溫外溫所見之禮發乎內心之恭敬無仁心外熱內冷所見之禮禮之貌而已矣如樂何奈樂何也歌樂者仁之和儒行篇仁人之樂令人上而進使眾人和非仁人之樂令人迷失使眾人分崩離析重暴力則樂有殺伐之音人而不仁不仁者不親人不支撐人違自然失天理故不和禮樂亦不為用人者愛人不能愛人禮樂何用聲發于自然而人能聞人心感於物而加以律為音音加辭誦之為歌复加盾斧舞以蹈之武樂也加雞毛旄牛尾文樂也其愛心感者其聲和以柔其怒心感者其聲粗以藶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聲音之道與政通矣禮樂仁仁者親人而非鬥相互爭鬥无益仁為人樂之本禮樂亦一亦二仁一分為二為禮樂禮樂合二為一為仁樂者天地之和天地調和而萬物化生樂見天地調和天地和則萬物化生七音和則能為樂天地之和而人之所見樂也天地有序則萬物有別和者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合於規矩.和則天地各就其位運行不息萬物繁育禮樂之邦謂內外和諧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與其奢也寧儉與其易也寧戚林放。魯人. 哉。爾雅·釋詁。閒也。閒隔之辭也。大。莊子·天地篇。不同同之謂大。奢。張也。儉。約也。寧。願詞也。戚。哀也。易。治也。和易也。大哉問。非問禮之用。問禮之本。欲得禮之本。得禮之全。故大哉。禮與其奢也寧儉者。尊禮尊其義。奢則脹滿而過之。寧束寧止。喪與其易也。寧戚者。易作和易。則喪。與其平易謙和。寧哀。哀。弔者在門。與其待問終者平易。何如悲傷。喪前有其可預。我入悲。喪。我悲極。喪後。我餘悲。一路沒於傷悲。放於哀傷而亡人亡事。故禮云。喪事欲其縱縱爾。朱子云易者。治也。言治喪禮至於習熟也。喪者。人情之所不得已。若習治其禮有可觀。則樂於喪也。而非哀戚之情也。此說雖通而如冰靜。哀心未動。寧儉寧戚問禮之本何以答儉戚。奢。儉。易。戚禮之用也。品節斯。斯之謂禮。知奢儉喪戚謂知禮知本也。以凶禮寧戚。凡禮寧儉曉之以禮。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東方之人北方之人尊也夏。中國之人。諸夏。周所封之諸侯國。亡。音無。失也。逃也。不。未定之辭。如似也羣也羣下歸心也白虎通不如者。諸夏遵從自然。天地人三才。依天地秩序。定人倫之禮。上下自覺自願自律。夷狄。其心歸於神也。有神而無君无父。以至無以為人倫。妄論禮樂。夷狄利而無親。故不似諸夏。不如諸夏之亡者。言夷狄上下僭亂。無君臣之道。治國無序。雖有君如無也。夷狄律令繁雜。民懼罰而被迫。非羣下歸心也。與諸夏不相似。諸夏有君無君。上下能知所止。行自律。亡。有君無君之心也。

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旅。祭山也。在山祭天帝。冉有。弟子。救。止也。嗚呼。感嘆聲。曾。未經歷過。 謂。報也。女弗能救與禮。天子祭天地。諸侯祭山川。大夫祭五祀。庶人祭其先。泰山魯之封地。所以魯君可祭泰山。而季氏大夫矣。不可祭。時冉有事于季氏。為臣當諫。故孔子以冉有能勸。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孔子不曾故意為季氏說。據事說。季氏聞之自當止。言林放還知問禮。泰山反而不知何。季氏違禮多。所以冉有對曰不能。不可勸。曾。則言神不享非禮。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爭。二手而曳。 讓。退也。當得而辭。義。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諸己。己正然後發。發而不中。則不怨胜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文射習禮。武射主皮。揖讓而升者。所以尊人自損也。不爭。以貴下賤。大得民也。屈己敬人。君子之心。白虎通。兩人一組.到階前.北面揖.上了台階再揖.對弓.靶又揖.射長一尺的箭八十枝.可見古讀書人體不弱.中靶多為勝.下而飲.射完.勝的人.請輸的人先喝酒.自己再後飲.此時又相互揖.尊敬對手.下而飲者。行君子之爭。以服人心也。化民易俗。近者說服。遠者懷之。必也射乎者。言射必有勝。文無第一。無第二。其爭也君子者。一說爭非辭遜。言爭而能得也君子。一說爭為辭遜。言雍容揖讓。雖爭為君子之爭。君子之能與人爭乎老子曰人棄我取人取我棄人皆爭勝為人之有缺君子執人性之所缺故無所爭而爭固本安邊固內安外本固外安。本固內安。其爭也君子。求長治久安也。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矣。巧。技也。善也。倩。若草木之蔥蒨也。男子之美稱。美。甘也。善也。盼。目黑白分明。素。白緻繒也。本也。不復加巧飾也。絢。采成文。發彩流潤。起。見也。商。子夏也。巧笑…至…也.出於詩·衞風。言魏莊公夫人。人賢惠。笑亦美。魏莊公寵他女。故魏人作此詩。子夏時亡軼。未見。所以來問。繪事後素者。以繪事後素啟發。引子夏自悟。中國畫留白。而不滿畫。重色輕色分布其間。留白以為意境。素謂緝之精白者。繪則行筆。止則留素。不復加巧飾也。後素。繪事以留白不繪為終。故後素。留白而見境見意。故後有素。禮後乎者。禮在貌後有敬也。見人問好。主動招呼。猶如繪事。禮之貌也。內心恭敬。猶如緝之精白。是禮。故後。起予者商者。非謂子夏能發而使孔子明。若子夏能而孔子不能。何以始可與言詩矣。 起者。見也。開也。聖人包藏天地之文。原本有道。子夏叩扉而見矣。
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杞。夏後人之國。宋。殷後人所立國。 禮。治國之制也。 徵。證也。明也。成也。文。錯畫。畫出之體。禮自外作。典籍也。獻。賢也。武王克殷。下車而封夏后氏之後於杞。封殷之後於宋。夏亡殷亡。新君封地與夏殷之後人。厚道矣。爭也君子矣。夏禮殷禮。吾能言之者。夏殷治國之制。孔子知之。不足徵也者。據實而記。非貶杞宋。非臨杞宋而與之。吾能徵之矣言及考據。有夏殷後人所守之典籍。夏殷後人中之賢者。典籍與傳承先代之賢人。不足。則難徵驗。

子曰。禘音第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禘。音第.祭名。王者祭其祖。五歲一禘。灌。以酒獻祭。自。從也。由也。  觀。諦視也。往。之也。行也。去也。而往者。之後也。者。王者祭始祖。祭所自出之帝。以其祖配之。魯君所自出之帝為周公。新廟爲始。遠廟亦爲始。古者廟以祀先祖。此禘言魯君之禘。者。郁鬯之酒灌地。以降神也。以鬯音昌酒獻祭。先獻與尸。再倒之地。鬯酒。用郁金草酿黑黍而成。黍。黃米粘米也。吾不欲觀之矣者。灌而往者何也未知。人有不當為。己去而不從。得其體也。不言人有過。故曰吾不欲。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或。上橫為天。下橫為地。中口為人。右兵器。由此成邦。圍邊界口。以礙往來。國也。國則相疑。疑辭也。說。釋也。知。詞也。口內出失。 諸。之於。示。天垂象。以告人。斯。此也。者。朱子云。禘。追遠複追遠。報本再報本。聖人制祭祀之意深遠。非常人所能知。自祖宗以來。千數百年。元是這一氣相傳。不知也者。不知。無詞也。欲隱惡也。魯國有不善。為魯國大夫當隱。魯君有不善。為魯君臣下當隱。不善之事。若揚人愈或。揚隱天下人皆知。故如掌之明。無辭。 知禘則明事理知人倫。而天下之事。人知不知皆在。如手掌之明。何須多言。故無辭。祭統。夫祭有十倫焉。見事鬼神之道焉。見君臣之義焉。見父子之倫焉。見貴賤之等焉。見親疏之殺焉。見爵賞之施焉。見夫婦之別焉。見政事之均焉。見長幼之序焉。見上下之際焉。祭之倫。人知不知皆在。故指其掌。無辭。指其掌者。記孔子之為。弟子所加。恐後人不解。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祭。際也。人神相接。右手持肉。神。天神。引出萬物者。與。及也。祭如在。己誠而親如在。未有不誠而能謹者。祭事重如事生。祭神如神在。 春秋繁露云。聖人於鬼神也。畏之而不敢欺也。信之而不獨任。事之而不專恃。恃其公。報有德也。幸其不私。與人福也。正直者得福也。不正者不得福。此其法也。吾不與祭。如不祭。祭義。祭。際也。人神相接也。神。亡人也。當在而亡無。存於心而明照後人。代代相傳為來者範。朱子曰。吾之精神。即祖考之精神。接續正氣也。故吾不與祭。如不祭。 朱子曰。明祭祀鬼神之理。則治天下之理。不外於此。祭有十倫。孔子曰。書之重。辭之複。嗚呼。不可不察也。其中必有美者焉。

王孫賈問曰。與其媚於奧。寧媚於灶。何謂也。子曰。不然。獲罪於天。无所禱也。王孫賈。衛大夫。   奧。室之西南隅。人所安息也。灶。古作竈。造也。主造食。 媚。趣向也。寧。願詞。禱。告事求福。者。屋之所深。 祭主神於奧。故尊貴在奧。者。家祭五神之一。淮南子·炎帝作火官。死而爲竈神。開化始于熟食。去茹毛飲血。灶熟食。食熟食。人念之。故祭灶。王孫賈所問。時之成語。以來試探.拉攏孔子。孔子雖拒。而不明言。你言祭神。我答禱天。與其媚於奧.寧媚於灶者。何謂也。以奧灶作比。喻近臣與主政者。與其取悅於奧。寧取悅於灶。王孫賈欲孔子附己。與其趣向於作魯之內臣。寧變通而作衛之主事。 媚。說也。趣向也。奧者。內也。主政也。灶者。主食也。不然。獲罪於天。无所禱也者。媚非也。悅於奧。悅於灶皆非正。正道循理而行則合天。舉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天也。行非正道則獲罪於天。若圖進仕而媚君悅臣。則无所禱也。不能吿事求福也。無福則百事不順。

子曰。周監於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監。臨下。察也。  郁郁。文盛貌。  文。錯畫。釋名。文者。會集衆綵。以成錦繡。合集衆字。以成辭義。如文繡然也。  從。隨行也。周監於二代者。商因於夏。有所損益。周因於商。有所損益。故三代之禮。其實則一。觀察自然。尊從自然也。夏商周三代。至周文備禮足矣。非夏商之人不力。天不啟明也。郁郁乎文哉者。周文實典盛。故吾從周。

子入太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音宙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太廟。周公廟。或。疑辭也。 鄹音宙.地名。鄹人之子。指孔子。孔子父叔梁纥所治邑曰鄹。孔子父。鄹邑大夫。禮。理也。入太廟者。言孔子助魯君祭周公。每事問者。慎之至也。事之道也。以察祭祀之備。督促遺漏。丁寧諄復。鄹人之子知禮乎。理。事可問于人。人不可問于人。問人。鄹人之子知禮乎。不知。驗曰。入太廟。每事問。故不知禮。 問事。祭察乎。已察。祭備乎。已備。

子曰。射不主皮。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射。六藝之一。主。燈中火。 皮。革也。布侯而棲革於其中以爲的。所謂鵠也。以獸皮為飾之箭靶。科。等也。道。所行道也。主皮者。主作貫。通。 皮作革。 射箭貫革也。主皮則通也。穿皮而通也。射不主皮者。周有六藝。禮.樂..藝.書.數。 射有五善。禮.樂.容.節.中皮。中皮者中則可。亦非孔子之義。 樂則射合於雅頌。兼五項而取。孔子時。周衰禮廢。射者無复禮容。唯以主皮而取。夫射以引民尚武。修己以強身。修己以至毅。修己以備兵。射不主皮。非射不貫革。言不以偏取人也。不者。疑辭也。故可主皮亦可不主皮。力不同科者。取人之禮也。設上中下三科。內志正。外體直。取其中。不專取其力耳。禮衰。則知一而二。不知二而一。力不同科者。射。以攻人為務。攻人貴在攻心。攻人所務在力。攻心所務在人。各有所重。又合而為一。古之道者。堯舜文王武王之所行道也。文則備武事。武則備文事。武射殺敵則主皮。文射服其人之心。故射不主皮亦射主皮。射起之于武備。聖人文之以禮樂。舉周书·牧誓。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未射而先文之。繼武王以弧矢之利伐殷。敗而封殷之遺。以禮樂文之矣。

子貢欲去告朔之餼音細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子貢。弟子。姓端木。名賜。 朔。月一日始蘇也。 餼。音細.牲生。半熟者也。  去。離也。  禮。理也。告朔者。以羊為祭之政禮。天子于歲末時。將來年每月曆書頒與諸侯。諸侯拜受。藏於袓廟。每月朔日。以活羊祭告於廟。然後聽政。每月之朔。必朝於廟。因听政事。因月朔朝廟。遷坐正位。會群吏而聽大政。考其所行而决其煩疑。非徒議将然也。子貢欲去餼羊者。言魯君殆於政事。惰於政禮。我愛其禮者。言愛告朔禮後所隱之事理。集思廣益。勤政决疑也。

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盡。器中空也。諂。媚也。事。職也。諂。媚也。荀子·臣道篇。從命而不利君謂之諂。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定公。鲁君谥號。谥號是國君屍後。按他生前所做所為加的稱號。谥法。安民大慮曰定。使。令也。役也。事。職也。奉也。定公問者。魯定公政令不行。臣下陽奉陰違。故求問孔子。君使臣以禮者。君以禮待臣。以規矩待臣。禮者。敬臣之理也。心裡有臣為敬。為臣不易。君當敬而得人。敬則臣用命。白虎通曰。以貴下賤。大得人也。屈己敬人。君子之心。臣事君以忠者。坤道。君子以厚德載物。利牝馬之貞。無成有終也。為君不易。臣當盡己之心而無不實。盡己之力而終君之事。臣道。 學而之四.為人謀而不忠乎.

子曰。關睢。樂而不淫。哀而不傷。關。模仿鳥鳴之聲。睢。水鳥名。 樂。喜樂也。通論。喜者主於心。樂者無所不被。   淫。男女不以禮交。哀。閔也。弔者在門也。傷。創也。關睢。樂而不至於淫。哀而不至於傷。文王之妃。太姒.有莘氏女。始入宮。宮中之人。見其有幽閒貞靜之德。而作此詩。樂而不淫者。雌雄水鳥。關關之聲相應相合。生有定耦而不相亂。耦常並遊而不相狎。和樂而相敬。無傷善之心。樂止於鐘鼓琴瑟。以禮而交。以使家人和樂。哀而不傷者。此淑女之德。不常有。求之不得。則無以配君子而成其內治。故其憂思之深而不能自己。哀而不傷者。言憂止於輾轉反側。故不傷。樂哀。合於禮。有其理。有其度。得宜為中。今人當學。一定耦。二不相亂。三耦常並遊。四不相狎。五得之則鐘樂之。狎音吓.說文。犬可習。人有禮。以別獸。

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社。地主也。从示土。 宰我。弟子。好問長於辯。成。就也。畢也。遂。達也。成也。諫。正也。咎。災也。責備。栗。木也。威嚴。 戰。懼也。者。五土之總神也。土地廣博。不可徧敬。封五土以爲社。白虎通。人非土不立。封土立社。示有土也。周禮。二十五家爲社。各樹其土所宜之木。者。五穀之長也。五穀衆多。不可徧祭。故立稷而祭之。問社者。問建壇以祭地。求百穀生長之事。曰使民戰栗者。宰我以周人用栗木。以不然而然。說以令民懼怕。暗喻哀公。以栗木令三家懼怕。宰我一家之言。自解周人以栗。解不慎而未見於事。故不咎。  曰者語端也。發語辭。成事不說者。三家摯魯日久。無以勸。成事謂宰我言已出口。不說謂駟不及舌。無以追也。遂事不諫者。宰我已以其然說以哀公。言已出口。是與非是。更諫以正之不及矣。既往不咎者。以栗使民戰栗。可乎。宰我當能自省。哀公亦能思量。事既已行去。又止於于口誤。故不必摯之而責矣。詩云。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為兩君之好。有反坫音店.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器。皿也。成形也。儉。約也。纏束也。焉。疑辭也。 歸。家也。嫁也。坫。音店.屏也。爾雅·釋宮。垝謂之坫。通雅。凡垒土甓成臺可庋物者。皆謂之坫。攝。兼也。樹。豎也。管仲之器小哉者。日用之器為小。祭祀之器為大。春秋尊王道不尊霸道。管仲助齊桓公成就霸道。為小器。霸道不維久。故謂小器。管仲屍。齊國亂。一踏糊塗。齊桓公屍後多日。不得入殮。戰國策。管仲掩恆公。恆公宮中女市。女閭七百。恆公有不當之處。管仲為其遮掩。 管仲以功利自強其國。故器小。大器。則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孟子言。三歸者。言管仲奢而不儉。三歸有三說。一說。娶三姓女。婦人謂嫁曰歸。禮。大夫雖有妾媵。嫡妻唯娶一姓。一說。三歸臺。漢·劉向·說苑·善說。管仲故築三歸之臺。以自傷於民。言管仲有三倉。以儲藏財物。一說。​地名。晏子春秋·內篇·雜下。身老。賞之以三歸。澤及子孫。官事不攝者。一人一事。不兼管它事。言其家用人多。可不兼也。違禮。禮。君事多而大。每事任一人。大夫事小。一人兼多事。反坫者。反爵之坫也。註。獻酬畢。反爵于其上。惟兩君好會有坫。管氏亦反坫。故孔子譏之。爵。禮器也。象爵之形。中有鬯酒。又持之也。所以飲。邦君樹塞門者。人君别内外。于門樹屏以蔽塞之。大夫當以帘蔽其位耳 。士以布簾為蔽。言管仲心不守禮。行不得體。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者。古之違禮。千古罵名。史記。管仲既用。任政於齊。齊桓公以霸。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管仲之謀也。管仲以其有功。遂至於奢與犯禮。孔子亦美管仲。尊王。攘夷。不因管仲有惡。而不贊其美。

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音希如也。從之。純如也。皦音角如也。繹如也。以成。大師樂。樂官之長。大。音代。翕。音希.起也。合也。從。隨行。縱也。純。絲也。精也。不雜。皦。玉之白。樂之音節明也。 繹。抽絲也。翕如也者。翕从合者。鳥將起必斂翼也。言起而合在其中矣。音起。音落。音落。音起。五聲翕如為引。隨翕。縱而發聲。放而揚音。純如也者。樂器多而音不相雜。五音不雜。混而和諧。如絲雖合而可理。皦如也者。八材料所為樂器。和而不爭。繹如也者。繹已之志。如抽絲。

儀封人請見。曰。君子之至於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從者見之。出曰。二三子何患於喪乎。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音奪.儀封人。儀衛邊界縣。封人。縣官也。  鐸。音奪.大鈴。 喪。亾也。亡也。無道也久者。道謂道統。伏羲以降先王之道。者。金鈴木舌也。施政教時所振者。所以文教是也。文事振木鐸。武事振金鐸。軍法。五人爲伍。五伍爲兩。兩司馬執鐸。 天將以夫子為木鐸者。言天將命孔子制作法度。以號令于天下。天謂無道久矣。否泰循環。事不常一。盛必有衰。衰极必盛。

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韶。虞舜樂也。 繼也。韶之言紹也。言舜能繼紹堯之德。  武。 周樂名。前漢·禮樂志。武王作武。武。言以功定天下也。  盡。器中空也。者。韶樂也。舜以禪讓得天下。故其樂和而已。書·韶樂九章。德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穀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敘。九敘惟歌。者。武樂也。武王以功定天下。書·武樂。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國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而復綴以崇。 始而北出。謂自南而北伐紂也。視則其樂氣象不和。其樂多殺伐之音。故武所以未盡善。盡美矣者。美言功。舜以德治天下。故盡美。武以武伐紂。亦天下治。故盡美。盡善也者。善言德。舜德盛。人自歸之。故盡善。未盡善也者。武以武伐無道。故善。征伐亦非武所欲。時也勢也。故雖善而未盡善。此章。非抑武。孔子學韶樂。三月不知肉味。因知。 武王之武。非聖人之所欲。征伐豈其所欲。武雖奉辭伐罪。應天順人。亦不如揖讓而受之至高。所以作樂者三。祭祀以奏樂。王者功成作樂。文以載道。

子曰。居上不寬。為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居。處也。蹲也。上。崇也。尊也。寬。屋大也。敬。肅也。 臨。視也。哀。弔者在門也。觀。審視也。居上不寬者。寬。法度行之以寬而非廢弛之謂。左傳·子產謂子大叔曰。唯有德者能以寬服民。寬以濟猛。猛以濟寬。政是以和。御衆以寬。寬而有制。從容以和。書經·舜典。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寬。居上。五教以寬。居上。御衆以寬。不寬則失於苛刻。無可觀也。為禮不敬者。無心也。敬為禮之理。心之敬為禮。不敬則所為之禮。外熱內冷。表裡不一。無可觀也臨喪不哀者。古葬無棺槨。屍者多衣服。覆以木柴而已矣。恐毀。從人持弓。驅趕禽獸。以擁全之也。悲涼哀也。 臨喪問終。無悲傷悽愴。無可觀也。吾何以觀之者。觀得失厚薄也。不寬則失於苛刻。不敬則失於傲惰。不哀則失於和易。正義。

凡二十六章。

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古者起用大臣.先設壇.君拜臣.授以印信.敬人敬事.禮也.臣受人身家性命.自死而後已.忠也.

君子無所爭。爭必也射。古者重武事.民間.生男.會做把弓.做個草靶.放在門左邊.出生三天後.抱出來.成年人幫助下比劃射箭的樣子. 天子.祭祀是定期的.也就定期在祭祀時.要求諸侯推薦士.讀書人.助祭.助祭的內容之一是射箭.諸侯領命.當然交給大夫.層層選拔後推薦給天子.再在射宮比試.姿勢.態度.容貌.動作.節奏.等合於禮還要合於樂.從中考察.射中.射不中.比自己射的好.怎麼表現.是為文射.考察文人的武藝.所以我們推崇文武雙全.能文能武.上馬可以治國安邦.下馬可以講經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