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而第一

學而第一

.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音洛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孔子也尊稱也     篆文一個頭一個身子雙臂上揚無分男女子皆美偁也。言子必有女言父必有母女子者對男子而言曰女子子者系父母而言也    曰詞也口出氣也詞者意内而言外也    學覺也悟也明白開蒙中間房屋下子童也小童在屋學字上左右為羽中間算籌爻也在屋算術與佔卜因此學之為言效也 效而有獲也   時不間斷    說解也釋也   朋同志爲友同門為朋   慍怨也怒也  習數飛也修故使熟    而因辭因是之謂也  君子禮記.曲禮上博聞彊識而讓敦善行而不怠

【疏】子曰學而自修之不是因開解而喜悅嗎學了有所成遠方同道的人來同學向己學不是同群而喜樂嗎學了有所成而別人不知聞也不會不高興難道不是君子嗎

子曰 不子語子言子論者何曰者口氣出也子曰者非斷言謙也讓也 于之得多得寡學人自為安也

  注云學之為言效也效而有獲也人事物凡有可效處皆當效之學未知每事當學 學則學未知學他人學彼 凡學皆有行之意 數飛也修故使熟數思為習習則行已知自行自為習則亦學亦行也習則思繹。習則驗所學也 道難故稱習 博學慎思審問明辨篤行  時習之 正己之行不已矣行已知而不已學之始也學而時習之學而自修也言日有改善日日學有所得日日行有改善 揚子曰行之上也言之次也教人又其次也咸無焉為眾人 學而時習之切己看時曾時習與否句句如此求之聞義能徙。不善能改。有益矣

不亦說乎 說作釋也解也  學而時習之日日學有所得不亦開解乎      說作悅學而時習之 覺所未知悟所未知不間斷使之熟不心喜而悅乎兼之則言不因開解而喜悅乎

有朋自遠方來 親師友也禮·學記君子之於學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安其學而親其師樂其友而信其道能相信而從故來者遠益人故人來以博文彊識而行讓故人來 程云推己之善以及人以善及人而信從者眾近者說服遠者懷之無私也言則天下故不私而有來者老子曰聖人以其無私故能成其私白虎通君者羣也羣下歸心也君子博聞彊識而讓。敦善行而不怠。故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樂乎 學有所成故樂益人故來人亦樂不亦說乎說在己不亦樂乎者己樂人樂樂則與眾共

人不知而不慍   在己當然之事故不慍尹氏云學在己知不知在人何慍之有人不知而不慍仁也无我也人不知道有行道有不行道行不行天之命自然之命也故不慍人所學有用己所學未得用 學者得先王之道。含章内映。故不慍。

不亦君子乎 學而時習之人知而遠來人不知而不慍三者得行可謂君子人來不來人知不知我惟學而時習故為君子君子無私習學為公習學為天下功成不必在我

清·雲南提學副使·胡堯時·儒學箴曰化民成俗以善其鄉成德達才以資于邦禮記·學記夫然後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說服遠者懷之此大學之道也

論語之學學通人明事理行人道去私心。和天下聖人之學以正信勝人此章應合終篇堯曰.

二. 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有。名有若。弟子。有若少孔子四十三歲。孔子既没。弟子思慕。有若狀似孔子。弟子相與共立為師。師之如夫子時也。    孝。善事父母者謂之孝。    弟。順也。順於兄也。友於弟也。   而。抑辭。抑又之辭也。  鮮。少也。寡也。     務。專力也。       好。美也。善也。 愛而不釋也。    犯。侵也。僭也。   上。高也。己之上也。      亂。不治也。事物不理也。  未。不也。    本。木下也。始也。    仁。親也。人與人相亙支撑。

【疏】其為人也。孝於父母。順於兄友于弟。這樣的人以犯上違善。就算有 。那也是極少的。不犯上者為非理。行非治。那應該是沒有的。君子專心致力於根本。本立而正道生。從做好孝弟開始。孝弟是為仁之本。

善事父母者。曰  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為人始于孝。在家善事父母。順兄友弟。出門善事上。立身者。成為受人敬之人。孝順。順者。理也。順之所以理之。 理者。治玉也。玉得其治之方謂之理。孝順。謂順于孝之道。不逆于倫。

其為人也孝弟者。其為人也。言生之質。禀賦和柔。和柔者多孝弟。行孝弟者。發則長幼有序。君臣有義。親人敬上。故不好犯上

鮮矣  若有亦寡。無而不言盡。

君子務本學仁行仁也。君子待人接物以仁。本立而道生。本立則道隨事而生。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事兄。故順可移於長。弟。故友可移於人。素書。仁者。人之所親。有慈惠惻隱之心。以遂其生成。仁生孝弟。孝弟而致治。

仁者。親也。親親。仁民。愛物。人而不親人親物。萬物何以生生。所以仁為天生而有之之理也。雍也篇二十八章曰。夫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孔子之學。莫大於為仁。

孝弟為仁之本。 仁之法在愛人。不在愛我。未有不親父母而能親人者。未有不順兄而能順人者。未有不友于弟而能友于人者。孝弟天然之仁。于親孝。父子有親。故忠可移於君。君臣有義。弟者。長幼有序。事兄弟。故順可移於長。故孝弟為仁之本。

孝弟人言。子路篇曰。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

三.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巧言。動聽而不實之言。  令。善也。令色。取悅。討好也。諂媚悅人之臉色。  鮮。寡也。

【疏】動聽而言不實.以諂媚容貌悅人.其仁寡矣.

巧言令色者。 內外不一也。內心與外表有異也。巧言令色者何。心虛以求悅人也。求悅人則或人。或人則其離惡不遠矣。故鮮矣仁。无而不言盡。不正者心虛。心有不正。有所隱圖。則言色有所見矣。見之當警。

四.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曾子。曾参。南武城人。字子舆。弟子。少孔子四十六岁。    省。視也。明也。察也。審也。    謀。慮難曰謀。   朋友。五種人倫關系之一。     習。徵驗也。    傳。授也。續也。布也。    忠。內盡其心。而不欺也。

【疏】曾子說.我每天用三種事來檢查自己.一是替他人出主意是不是符合忠的要求.二是與朋.友往來是不是信.三是老師那裡學到是不是已習熟而後傅.

忠者。   盡己之心而无不實。盡己之力而无不力行。无我而一心一意以成人之欲成。朱子云。既受人之託。若不盡心與他理會。則不惟欺人。乃是自欺。忠非逆理以順旨。中于己心。中于彼心。中于理。中者得宜也。順旨逆旨難言忠不忠。

.  誠也。在彼不疑也。在己不欺也。鳥之乳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雖不失信。不義可覆。可不信。大信不約。往者。屈也。來者。信也。  易·繫辭。人之所助者。信也。信則人任之。

忠信者。 內忠則外信。 外信則內有忠。 信者。忠之驗。忠以實為信。人道惟在忠信。推己及人。

為人謀而不忠乎者。大凡人為己謀。 便盡心竭力。 為人謀。 便未必盡心盡力。 為人謀如為己謀。則忠。為人謀不如為己謀。則不忠。能為人謀亦人之信己。故不可不忠。為人謀。有可。有不可。親疏有别。若人有問于己。量力而行。不可輕易應之。求得忠也。為人謀。人事能當己事。則近忠。

三省者。 曾子言省忠。信。傳習。忠信傳習多省也。省于事前。 省于事中。 省于事後。省待人。省事親。省事上下。

傳不習乎者。習者。徵驗也己先驗所欲傳也。未徵驗而傳與人。未盡力也。故不忠。未徵驗而傳與人。難如其期。故亦不信也。

五. 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道。治也。所行道也。   千乘。周制。國有事。諸侯出車千乘。故以千乘為諸侯之稱。時諸侯國小者為千乘。大者為萬乘。千乘。也仗量土地。古者井田。方里為井。十井為乘。百里之國。千乘也。     敬。恭也。愼也。     使。役也。   節用。 節減用度。

【疏】治國.謹慎于事而對民守信.節省財用而愛惜民眾.使民做事依時令.

敬事而信。敬者。小心畏謹之謂。畏謹政事。則政令慎出。出則少變。不變。如其期。而不失信也。

節用而愛人。節用者。謂當用不省。當省不用。則愛人力。省者。嗇也。有餘不盡用之意。

使民以時使者。量力而用。稅。賦。兵役。勞役之屬皆使民者。使民以時者。不奪其時也。不奪其時則可使。言事當時當用得其宜。

五者相因。惠民則治。

.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

弟子。求學者也。  入。居家。出。進也。遠也。  謹。慎也。 弟。順也。順於兄。友於弟。  親。至也。  餘。飽也。飽後有殘。  文。典籍。  眾。多也。  汎。浮貌。一曰任風波自縱也。

【疏】弟子在家要孝敬父母.出門要順於兄.友於弟.慎重而守信.以善意對待多數人.接近品行好有道德的人.做了這些還有精力.就用來學文.以通達文理.通達明理.

入則孝。呻吟語摘曰。親之愛于也。无心于用愛。若渴飲飢食然。何嘗勉強。子之得愛于親也。若謂得習于自然。若夏葛冬裘然。何嘗歸功。宋·羅仲素曰。天下无不是之父母。故入則孝。

出則弟。出門在外。年長于己十歲以內。以兄事之。年幼于己。如己弟友愛之。

汎愛眾。言尊賢而容眾。

行有餘力者。謂孝。弟。謹。信。愛眾。親仁已然在行。以其行之餘力以學文。

學文者。學古之遺文。學以明聖賢成法。免于任意自做。已然徵驗。而後文之。故學之。

七. 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注】子夏。弟子。姓卜名商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岁。孔子既没。子夏居西河教授。為魏文侯師。其子死。哭之失明。    致。與人也。    賢賢。第一個賢為重視。崇尚。第二個賢為品德。   色。顏色。美麗。也指女子。   易。變。輕慢。   信。言而能見。     事。職也。

【疏】注重人的品德而輕慢外貌.對待父母能盡其最大能力.公家的事能全力以赴.與朋友往來言而有信.這樣的人.雖自己說沒有學問.不明白什麽道理.我一定說是覺悟了道理的.

賢賢易色者。改好色為尚賢也。不重色貌。識人何。觀其事父母。事上。交朋友。不孝父母。亦不愛人。不敬上位。亦不恭于人。言而不信。焉交而往。 

竭其力者。盡力也。禮記·檀弓下。子路曰。傷哉。貧也。生无以為養。死无以為禮也。孔子曰。啜菽飲水盡其歡。斯之謂孝。呻吟語摘·禮集·倫理。人子之事親也。事心為上。事身次之。最下事身而不恤其心。又其下事之以文而不恤其身。孝子之事親也。禮卑伏如下仆。情柔婉如小儿。

致其身者。亡我。本當有我而无。不為己計也。

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者。孝則得父子。忠則有上下。信則有朋友。孝。忠。信已得。則能行人道。能通人。故可謂之學矣。能行孝。忠。信。則其身正有守。若有技藝亦必不害人。故可謂之學矣。學矣者。天地人三才。人為本矣。人為萬物之靈。

.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不輕也。厚也。 固。四塞也。不通也。  主。燈中火也。  憚。忌難。  如。似也。像也。 君子。求學修身者。  過。度也。  威。嚴也。  勿。離也。

【疏】求學修身的人浮躁輕慢.則不嚴肅.學也不通達.最重要是忠信.交友要交象自己的.不適當的則離開對改掉不適當的忌難.

君子所重者。楊子法言。君子言有法則。有見識有道理。君子行有德。有德則不損人。君子貌莊。態度莊嚴。溫和而不嬉。君子嗜好。琴棋書畫。文雅高尚。

無友不如己者。人與群分。物以類聚。交友交象己者也。己求則交有益人。人來則不卻之。交上可為師。交下可教習。遠近親疏有别而已。

九.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終。過世。  慎。哀痛。悲傷。  厚。山陵之厚也。  德。善也。美也。惠也。正大。光明。

【疏】哀戚父母過世.祭祀由父母以至祖.曾祖.始祖一路祭過去.這樣一般民眾的品德就會變得厚道.

者。丧盡其哀。    追遠者。親其親也。祭盡其敬。一脉相承。不止于祭祀。程子云。推而至於天下之事。皆能慎其終。不忘於遠。

歸厚。厚。恰似著衣。已可再加之謂厚。曾子說與諸侯國君。君當以身作則教化民眾。若我未厚。民自趨薄。能追遠。則親。親則厚。在己之德既厚。而民心亦有所興起。

. 子禽問於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

子禽。姓陳。名子禽。弟子。   夫子。弟子称師。  邦。國也。邦之言封也。  溫。中和。  良。善也。  恭。肅也。肅者。持事振敬也。  儉。約也。約者。 纒束也。 讓。應受而辭。  其諸。我猜想。大概。  與。予人物。助。從。許。   抑。還是。與抑。語辭。

【疏】子禽問子貢.老師到那個國家.這個國家的君主.大臣就拿自己國家的事情來請教.是我們老師求來的.還是對方施予的.子貢答.老師憑溫.良.恭.儉.讓得到的.老師的求.與別人不同.

者。敦柔潤澤謂之溫。 不冷不熱謂之溫。溫非弱。合之以厲。述而篇之三八六。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者。行不犯物謂之良。孟子曰。有惻隱之心為良。有不忍之心為良。

者。持事振敬。和從不逆之謂。在貌爲恭。在心爲敬。貌多心少爲恭。心多貌少爲敬。所以能恭能敬者。所見皆人之高大。人之鄙于我无益。故如未見。則心有敬。貌有恭。

者。去奢從約謂之儉。節制。儉約。不放肆。收斂之義。

者。先人後已謂之讓。當己得而辞謂之讓。

夫子之求之也者。小人皆求人。自薦。自舉。明求。暗托。以求人為常。聖人不求人而人自即之。備博學。足彊識。 行溫良恭儉讓。從後謙退。則人皆親之信之而樂告之。故人自即之。

一一.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注】志。意也。意所擬度也。  觀。審視也。  沒。沈也。全入於水。

【疏】父親在世審視他的志向.父親不在世了審視他的行為.三年沒有改變父親做事的道理.這就稱為孝子了.

觀其志。父在。孝子所為皆禀承父意。不能自斷。无見。故觀其志。若察其為人。止則觀其所好。

觀其行。邵漢臣曰。父沒。則己自得為。于是其行之善惡。 可於此而見矣。

三年無改。謂慎改成事也。父母所為自有其理。云不必改者。不當改不改。當改而不急。三年哀思。不忍改。三年。古人守喪三年。報父母恩德。人生而不能自活。于父母懷抱三年。三年之後免於父母之懷。又何止三年。時時念父母。終身慕父母。

一二.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注】禮。事神致福。得其事體。規矩也。  貴。高也。尊也。   斯。此也。   和。相譍也。相應也。順也。諧也。不堅不柔也。中庸。發而皆中節謂之和。  節。制也。檢也。操也。  先王。春秋有子前之開國君王。  由。用也。從也。

【疏】規矩的使用.以和為高明.先王就是這樣管理的.這是可嘉的.大小事情.都用規矩.難行的通.只講和.不用規矩管束.限制也難行.

者。理也。經天地。定人倫。始於天地未分之前。黃帝定名。以萬物所從之理為守。謂之禮。敬之理。心之敬。而天理之節文也。心中有个敬。油然自生便是禮。見於應便自然有个節文。節則无過。文則无不及。 釋言語云。禮。體也。得事體也。禮為德體。无禮是无體也。素書。禮者。人之所履。夙興夜寐。以成人倫之序。呂與叔曰。禮之出於自然。而無一節強人。須要知得此理。則自然和。知止為禮。

禮之用。和為貴。禮。理也。天地秩序。天理節文。人之所當行者。人若知合當行。則自甘心行之。自然肅敬。非強為之。便自不拘迫。不拘迫。所以和。集注云。和者。心以為安。而行之不迫。 禮至而人離。故貴和。法言義疏。夫禮禁未然之前。而法施已然之後。法之所為用者易見。而禮之所為禁者难知。禁未然之前。故和為貴。

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禮有其不備。不周。故不依之過。惟和。不以規矩與常理也不可。不堅不柔。發而皆中節。合理合宜。據于和。

知和而和。離卻禮。非理。故不可行。

小學始于。灑。掃。進。退。應。對。立不中門。將入戶。視必下。合乎規矩。合於常識常理。謂之合禮。

一三. 有子曰。信近於義。言可復也。恭近於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注】義。宜也。裁制事物。使各宜。    復。報也。反也。 驗也。   恭。對人對事合乎禮。    禮。理也。敬人敬事。    因。依也。    親。  至也。慈愛之心曰親。   宗。尊祖廟也。本也。

【疏】信近於義者。 信不遠于宜。離適當不遠。言出可驗。可徵。則信而合其宜。

言可復也者。言可徵驗也。

恭近於禮。遠恥辱也。 雖恭。不合于禮亦自取辱。知止為禮。知止則知事故明廉恥。而可遠恥辱。

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朱熹注。因作依靠。宗作主。初審其所可親者。從而主之可也。

一四.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君子。修身者也。   敏。疾也。急也。聰也。達也。    慎。小心。    正。是也。方直不曲。    就。高也。從也。

【疏】求學修身的人食不求飽.居不求安.敬務遜時而小心講話.跟從品行好有學問的人而對照自己.這就是好學了.

好學者。一不求飽。二不求安。三敏於事而慎於言。敬遜務時。又通達明了事物。四則就有道而正。好學。言上進之義。有道。言德行兼備。

无求飽。居无求安者。非不求安飽。有它志。孜孜以求。故而無心安逸。能安平因樂其道也。 雍也篇之九。颜回貧而不改其樂。孔子稱其賢。

敏于事者。遇事而能得其正解也。之前未逢之事。依已學。而明人事物之後所隱。得解結之門路。

慎于言者。君子之言。必可驗也。言不得其驗則有辱。故慎之于言。禍由口出。病由口入。君子之行。行必有稱。故慎于言。

就有道而正焉者。学有所得。又當慎言說之。以有道之人。以有道之道正己之行。正己之言。

一五.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

子貢。孔子弟子。  貧。窮也。不足也。 富。財多也。 詩。詩經。 諂。媚态。 未若。不如也。 斯。這。賜。子貢姓端木名賜。 可也。未足多。 切。以獸骨為器。 磋。以象牙為器。 琢。以玉為器。 磨。以石為器。 諸。之於。 如切如磋。學也。如琢如磨。自修也。

【疏】子貢问孔子.貧穷而不谄媚.富有而不驕奢.是不是品德好了.孔子回答說.這算比較好了.但是貧穷而不谄媚不如貧穷而快樂.富有而不驕奢不如富有還對人恭敬.子貢又求證說.求學就好像詩經裡講的.如切如磋.修身就好像詩經裡講的.如琢如磨.不斷的好上加好.是這個意思嗎.孔子很贊許.端木賜啊.可以與你談論詩經了.以前的事告訴你.你就知道以後的事.

子貢利口巧辭。孔子常黜其辯。孔子不與人辯。  凡人若遇辯者。以辯者言。依于要。

貧則易諂。富則易驕。諂。驕心有貧富之念。樂則亡貧富。故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富而好禮。好禮謂合於法度。合於常理。

貧而樂。求學修身者自有其樂。

爾雅。如切如磋。道學也。如琢如磨。自修也。

告諸往而知來者。有變謂之非常。有不變謂之常。亡往之非常。察往之不變。故可知來。

一六.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患。心上貫吅。憂也惡也。不己之。不知道自己。

【疏】不要忧患別人不知道自己.要忧患不能夠知人.

人之不己知者。責己而不責人也。憲問篇之二五。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古之學者學而能行。所以為己。今之學者己不能行。空能為人言說。所以為人。為人則患不知。為己則不患人不己知。

不己知者。凡人憂人不識己。而道不行不在己而在天命。

患不知人。不知人。則己不明。故為患。

學而十六章


儒學箴碑

儒學箴石現存雲南大理古城.清·雲南提學副使·胡堯時曰.化民成俗以善其鄉.成 德達才以資于邦.

學而時習之。哪天沒有改善一點點。那天就是空活百歲。

別生枝蔓.

學而.  所學所習者何.    學人道以通人.學以明事理.物理.學以正己之行而不已矣.述而篇第二十四章.子以四教.文.行.忠.信.教之目也.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學之序也.學之.以知人道.以此習人行之大道.
人行之大道.這個世界有什麽.不外乎天地人.伏羲為我們確立了人本論.當然以人為中心.有天有地然後有人.有人就有五倫.五倫非情不親.有五倫才有種種關系.叫社會.因此孔子要我們學的是通人.明理.應具天地之德.始可稱之為人.學者.覺悟人天賦明明之德.使人天賦的明明之德得到彰顯.學好做人.再明白事物背後的道理.之後再去學其它各種技藝.射.數.孔子學堯舜.習周公.周公成文武之德.致治太平.制禮作樂.

時習之.   時.時辰.春秋冬夏四時.時習之就是過一段時間有一點新的認識.又把之前所學拿出來對照一下.今天碰上一件事 一句話.好像論語哪一章講過.翻開查一下.對照一下.思考一下.隨時隨地以古聖先賢的思想.來對照自己檢討自己.  今天很多人學了論語的文.沒有行.忠.信.藝則因專而一器一用.

不亦君子乎.   因此從去除私心開始.私心蒙蔽人天賦的心性.沒有私心.才能容得下其它人. 去除私心.才能悟.時時提醒自己.常常修故.使熟.逐步減少私心.去除私心才能站在別人的立場為別人考慮.什麽是沒有私心.沒有私心就是老子的无欲.不爭.柔弱.沒有私心就是別人賺了錢.你能看作是自己賺了錢.沒有私心就是別人有技能.你能看作是自己有技能. 沒有私心會不會吃虧呢.一 時可能吃虧.長期來看是不會虧的.另外孔子說君子不器.要有變化.有彈性.對不對.自己看着辦.沒有私心不是要放棄自己的利益.站在別人立場才知道別人葫蘆裡裝的是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