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頌

魯頌四之四  詩經傳 朱熹 魯少暤之墟。在禹貢徐州蒙羽之野。成王封周公長子伯禽。今襲慶東平府。周公輔成王業。故賜伯禽以天子之禮樂。而魯有頌。以為廟樂。後又自作詩以美其君。亦謂之頌。閟宮一篇為僖公申之詩。以其詩之僭如此。夫子猶錄之者。其體固列國之風。而所歌者。乃其時之事。猶未純于天子之頌。所歌之事。又有先王禮樂。教化之遺意焉。或其文可也。因其實而錄之。其是非得失。有不可揜者。亦春秋之法也。或魯无風。何也。先儒以時王褒周公之後。比于先代。故巡守不陳其詩。而其篇序。不列于大師之職。故宋魯无風。其或然歟。
駉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驈音聿有皇。有驪有黃。以車彭彭。思無疆。思馬斯臧。賦也。駉。馬肥壯盛貌。邑外曰郊。郊外曰牧。牧外曰野。野外曰林。林外曰坰。驪馬白跨曰驈。黃白曰皇。純黑曰驪。黃騂曰黃。彭。强盛貌。思無疆。言思之深廣無窮也。臧。善也。此詩言僖公牧馬之盛。由其立心之遠。故美之曰。思無疆。故思馬斯臧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騅音錐有駓音丕。有騂有騏。以車伾伾。思無期。思馬斯才。賦也。蒼白雜毛曰騅。色赤剛强曰騂。青黑曰騏。伾。有力也。無期。猶無疆也。才。材力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驒音駝有駱。有駵音流有雒。以車繹繹。思無斁。思馬斯作。賦也。靑驪驎曰驒。色有淺深。似魚鱗班駁。今連錢驄也。白馬黑鬣曰駱。赤馬黑鬣曰駵。黑身白鬣曰雒。繹。不絕貌。斁。厭也。作。奮起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駰有騢音遐。有驔有魚。以車祛祛。思無邪。思馬斯徂。賦也。隂白雜毛曰駰。隂。淺黑色。馬赤白雜毛曰騢。馬毫骭白曰驔。言毫在骭而白也。魚。馬名。二目白曰魚。似魚目也。祛。彊健也。徂。行也。孔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蓋詩之言。美惡不同。或勸或懲。皆有使人得其性情之正。然其明白簡切。通於上下。未有若此言者。故特稱之。以為可當三百篇之義。以其要為不過乎此也。學者誠能深味其言。而審於念慮之間。必使無所思而不出於正。則日用云為。莫非天理之流行矣。蘇氏曰。昔日之為詩者。未必知此也。孔子讀詩至此。而有合於其心焉。是以取之。蓋斷章云爾。 

駉四章。章八句。

有駜
有駜有駜。駜彼乘去聲黃。夙夜在公。在公明明。振振鷺。鷺于下。鼓咽咽音淵。醉言舞。于胥樂音絡兮。興也。駜。馬飽也。明。辨治貌。振。羣飛貌。鷺。鷺之羽。舞者所持。如鷺之下步于淺水。好自低昂。如舂如鋤之狀。咽。淵也。鼓聲深長也。或曰。鷺亦興也。于。曰也。胥。相也。醉而起舞。曰相樂也。此燕而頌禱之辭也。

有駜有駜。駜彼乘牡。夙夜在公。在公飲酒。振振鷺。鷺于飛。鼓咽咽。醉言歸。于胥樂兮。興也。鷺于飛。舞者振作鷺羽。如飛也。

有駜有駜。駜彼乘駽。夙夜在公。在公載燕。自今以始。歲其有。君子有殼。詒孫子。于胥樂兮。興也。靑驪曰駽。今鐵驄也。載。則也。有。有年也。穀。善也。或曰祿也。詒。遺也。頌禱之辭也。

有駜三章。章九句。

泮水
思樂音絡音判水。薄采其芹。魯侯戾止。言觀其旂。其旂茷茷音斾。鸞聲噦噦音嘒。無小無大。從公于邁。賦其事以起興也。思。辭也。泮。諸侯之學。鄕射之宮。曰泮宮。其西南爲水。東北爲牆。東西門以南通水。形如半壁。故曰泮水。北無也。芹。水菜也。戾。至也。茷。飛揚也。本又作筏。噦噦。和也。此飲于泮宮。而頌禱之辭也。

思樂泮水。薄采其藻。魯侯戾止。其馬蹻蹻。其馬蹻蹻。其音昭昭。載色載笑。匪怒伊教。賦其事以起興也。蹻。盛貌。色。和顏色也。

思樂泮水。薄采其茆。魯侯戾止。在泮飲酒。既飲旨酒。永錫難老。順彼長道。屈此群醜。賦其事以起興也。茆。鳧葵也。陸璣疏。茆與荇菜相似。葉大如手。赤圓有肥者。著手滑不得停。莖大如匕柄。葉可以生食。又可鬻。滑美。江南人謂之蓴菜。或謂之水葵。長道。猶大道也。屈。服也。醜。眾也。此章以下皆頌禱之辭。

穆穆魯侯。敬明其德。敬慎威儀。維民之則。允文允武。昭假音格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音戶賦也。昭。明也。假。格也。烈祖。周公魯公也。

明明魯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宮。淮夷攸服。矯矯虎臣。在泮獻馘音蟈。淑問如皋陶。在泮獻囚。賦也。矯。武貌。馘。軍法。獲而不服。則殺而獻其左耳。淑。善也。問。訊囚也。囚。擄獲者也。古者出兵。受成于學。及其反也。釋奠于學。而以訊馘告。故詩人因魯侯在泮。而願其有此功也。

濟濟上聲多士。克廣德心。桓桓于征。狄音剔彼東南。烝烝皇皇。不吳音話不揚。不告于訩音凶。在泮獻功。賦也。廣。推而大之也。德心。善意也。狄。猶逷也。東南。淮夷也。烝烝皇皇。盛也。不吳不揚。肅也。不告于訩。師可而和。不爭功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車孔博。徒御無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爾猶。淮夷卒獲。賦也。觩。弓健貌。五十失為束。或曰百失也。搜。失疾聲。博。廣大也。無斁。言競勸也。逆。違命也。能審其謀猶。則淮夷終獲也。

翩彼飛鴞音梟。集于泮林。食我桑黮音甚。懷我好音。憬音炯彼淮夷。來獻其琛。元龜象齒。大賂南金。興也。鴞。惡聲鳥也。黮。桑實也。憬。覺寤也。琛。寶也。元龜。尺二寸。賂。遺也。南金。荊揚之金也。

泮水八章。章八句。

閟宮
音秘宮有侐音洫。實實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無災無害。彌月不遲。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音陟音治菽麥。奄有下國。俾民稼穡。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纘禹之緒。賦也。閟。閉也。侐。靜也。實。固也。枚枚。礱密也。時脩之故。詩人詠其事。以為頌禱之辭。而推本后稷之生。下及于僖公耳。回。邪也。依。有眷顧也。說見生民篇。先种曰稙。後种曰稺。奄有下國。封于邰也。緒。業也。禹治水。后稷乃播百穀。

后稷之孫。實維大音太王。居岐之陽。實始翦商。至于文武。纘大王之緒。致天之屆。于牧之野。無貳無虞。上帝臨女音汝。敦音堆商之旅。克咸厥功。王曰叔父。建爾元子。俾侯于魯。大啟爾宇。為周室輔。賦也。翦。斷也。大王自豳徙居岐之陽。四方之民歸往之。王迹始著。有翦商之漸矣。屆。極也。猶言窮極也。虞。慮也。無貳無虞。上帝臨女。猶大明云。上帝臨女。無貳爾心也。敦。治之也。咸。同也。言輔佐之臣。同有其功。而周公亦與焉也。王。成王也。叔父。周公也。元子。魯公伯禽也。啟。開也。宇。居也。

乃命魯公。俾侯于東。錫之山川。土田附庸。周公之孫。莊公之子。龍旂承祀。六轡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饗是宜。降福既多。周公皇祖。亦其福女音汝賦也。附庸。猶屬城也。小國不能自達于天子。而附于大國也。上章既告周公以封伯禽之意。此言其命魯公而封之也。莊公之子。一閔公。一僖公。知此僖公者。閔公在位不久。未有可頌。耳耳。柔從也。春秋。錯舉四時也。忒。過差也。成王以周公有大功。故命魯公于夏正孟春郊祀上帝。配以后稷。牲用騂牡。皇祖。謂羣公。此章之後。皆言僖公致敬郊廟。而神降之福。國人稱願之如此也。

秋而載嘗。夏而楅音逼衡。白牡騂剛。犧尊將將。毛炰音炮音剚羹。籩豆大房。萬舞洋洋。孝孫有慶。俾爾熾而昌。俾爾壽而臧。保彼東方。魯邦是常。不虧不崩。不震不騰。三壽作朋。如岡如陵。賦也。秋祭曰嘗。楅衡。防牛觸人。故以一木橫于角端也。秋將嘗。而夏楅衡其牛。夙戒也。白牡。周公之牲也。騂剛。魯公之牲也。白牡殷牲也。周公有王禮。故不敢以文武同。魯公則无所嫌。故用騂剛。犧尊。畫牛于尊腹也。或曰。尊作牛形。鏨其背以受酒也。毛炰。肉不去毛炙之也。切肉曰胾。羹。大羹。肉湇。不調以鹽菜。房。半體之俎。足下有跗。如堂房也。萬。舞名也。震。動也。騰。躍也。三壽。未詳其義。或曰。三卿也。又或曰。願公壽與岡陵而為三也。

公車千乘。朱英綠縢音騰。二矛重儲用切弓。公徒三萬。貝冑朱綅。烝徒增增。戎狄是膺。荊舒是懲。則莫我敢承。俾爾昌而熾。俾爾壽而富。黃髮台背。壽胥與試。俾爾昌而大。俾爾耆而艾。萬有千歲。眉壽無有害。賦也。千乘。大國之賦也。成方十里。出車一乘。甲士三人。左持弓。右持矛。中人御。步卒七十二人。將重車者二十五人。千乘之地。則三百六十里有奇也。朱英。矛飾也。綠縢。約弓也。二矛。夷矛酋矛也。重弓。備毀也。徒。步卒也。三萬。舉成數也。車千乘。法當用十萬人。而為步卒者二萬七千人。舉其中而以成數言。故曰三萬也。貝冑。以貝飾冑也。朱綅。以朱綫連綴甲也。增增。眾也。戎狄。西戎北狄也。膺。當也。荊。楚之別名。舒。其與國也。懲。艾也。承。禦也。僖公嘗從齊桓公伐楚。故以此美之。而祝其昌大壽考也。壽胥與試之義未詳。王氏曰。壽考者。相與為公用也。蘇氏曰。願其壽而相與試其才力以為用也。

泰山巖巖。魯邦所詹。奄有龜蒙。遂荒大東。至于海邦。淮夷來同。莫不率從。魯侯之功。賦也。泰山魯之望也。詹。瞻也。龜蒙。一山之名。荒。草掩地也。大東。極東也。海邦。近海之國也。保有鳧繹。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蠻貊。及彼南夷。莫不率從。莫敢不諾。魯侯是若。賦也。鳧。繹。二山之名。宅。居也。徐宅。徐國也。諾。應辭。若。順也。泰山龜蒙鳧繹。魯之所有。其餘則國之東南。勢相連屬。可以服從之國也。

天錫公純嘏。眉壽保魯。居常與許。復周公之宇。魯侯燕喜。令妻壽母。宜大夫庶士。邦國是有。既多受祉。黃髮兒齒。賦也。常。或作嘗。在薛之旁。許。許田也。魯朝宿之邑也。皆魯之地。見侵于諸侯而未復者。故魯人以此願僖公也。令妻。聲姜也。令善之妻。壽母。壽考之母。成風也。閔公八歲被弒。必未娶。其母叔姜。亦當未老。此言令妻壽母。又可見公。為僖公也。有。常有也。兒齒。齒落更生細者。亦壽徵也。

徂來之松。新甫之柏。是斷音短是度入聲。是尋是尺。松桷有舄音昔。路寢孔碩。新廟奕奕。奚斯所作。孔曼音萬且碩。萬民是若。賦也。徂來。新甫。二山之名。八尺曰尋。舄。大貌。路寢。正寢也。新廟。僖公所脩之廟。奚斯。公子魚也。作者。教護屬功課章程也。曼。長也。碩。大也。萬民是若。順萬民之望也。

閟宮九章。五章章十七句。內第四章脫一句。二章章八句。二章章十句。

魯頌四篇。二十四章。二百四十三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