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頌臣工之什

周頌臣工之什四之二  詩經傳 朱熹
嗟嗟臣工。敬爾在公。王釐音離爾成。來咨來茹。嗟嗟保介。維莫音慕之春。亦又何求。如何新畬音余。於音嗚皇來牟。將受厥明。明昭上帝。迄用康年。命我眾人。庤音峙乃錢音翦音博。奄觀銍音質艾。

賦也。嗟嗟。重歎以深敕之也。臣工。羣臣百官也。公。官所也。釐。賜也。成。就也。茹。度也。此戒農官之詩。言王有善成。以賜以汝。汝當來咨來茹也。保介。農官之副也。見月令呂覽。其說不同。而皆藉田而言。莫春。鬥柄建辰。夏正之三月也。畬。三歲治田也。於皇。歎美之辭。來牟。麥名。䅘麰也。明。天帝之明賜也。言麥將熟也。迄。至也。康年。猶豐年也。眾人。甸徒也。庤。具也。錢。銚也。古田器。鎛。鋤類也。銍。穫禾短鎌也。艾。穫也。此言所戒之事。言三月。則當治其新畬矣。今如何哉。而麥已將熟。則可受上帝之明賜。而此明昭之上帝。又將賜我新畬以豐年也。故命我之甸人。具農器以治其新畬。而又將忽見其收成也。
臣工一章。十五句。

噫嘻成王。既昭假爾。率時農夫。播厥百穀。駿發爾私。終三十里。亦服爾耕。十千維耦。

賦也。噫嘻。辭也。昭。明也。假。格也。爾。田官也。駿。大也。發。耕也。私。私田也。三十里。萬夫之地。四旁有川。內方三十三里有奇。言三十里。舉成數也。二人並耕曰耦。此亦戒農官之辭。昭假爾。猶言格汝眾庶。成王始置田官。而嘗戒命之也。爾當率時農夫。播其百穀。使大發其私田。亦服其耕事。萬人為耦而並耕也。耕本以二人為耦。今合一川之眾為言。故云十千並力。如為一耦也。此必鄉遂之官。司稼之屬。其職以萬夫為界者。溝洫用貢法。无公田。故曰私。蘇氏曰。民曰甫我公田。遂及我私。而君曰駿發爾私。終三十里。其上下之閒。交相忠大雅愛如此。
噫嘻一章。八句。

振鷺于飛。于彼西雝。我客戾止。亦有斯容。在彼無惡。在此無斁音亦。庶幾夙夜。以永終譽。

賦也。振。羣飛貌。鷺。白水鳥也。雝。澤也。客。二王之後也。夏之後杞。商之後宋。于周為客也。天子有事膰焉。有桑拜焉者也。戾。至也。此二王之後來助祭之詩。言鷺飛于西雝之水。而我客來助祭者。容亦脩整。如鷺之白潔也。或曰興也。 彼。其國也。斁。厭也。庶。近也。幾。微也。庶幾。心所希望也。在國无惡之者。在此無斁之也。則庶幾能夙夜。以永終此譽矣。陳氏曰。在彼不以我革其命而有惡于我。知天命无常。惟德是與。其心服也。在我不以彼墜其命而有厭于彼。崇德象賢。統承先王。忠厚之至也。
振鷺一章八句

豐年多黍多稌音杜。亦有高廩音領。萬億及秭音姊。為酒為醴音禮。烝畀音比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

賦也。稌。稻也。黍宜高燥而寒。稌宜下濕而暑。黍稌熟。則百穀熟。亦。辭也。數萬至萬曰億。數億至億曰秭。醴。禮也。釀之一宿而成。醴有酒味而已也。烝。進也。畀。相付與也。洽。備也。皆。徧也。此秋冬報賽田事之樂歌。祀田祖先農方社之屬也。言其收之多。可供祭祀。備百禮。而神降之福甚徧矣。
豐年一章七句

有瞽有瞽。在周之庭。設業設虡音巨。崇牙樹羽。應田縣鼓。鞉音桃音罄音祝音語。既備乃奏。簫管備舉。喤喤音橫厥聲。肅雝和鳴。先祖是聽。我客戾止。永觀厥成。

賦也。瞽。樂官。目无明者也。序以此為始作樂而合祖之詩。兩句總序其事也。業。虡。崇牙。見文王之什靈臺篇。樹羽。置五彩之羽于崇牙之上也。應。小鼙也。田。大鼓也。縣鼓。周制也。夏后氏足鼓。殷楹鼓。周縣鼓。鞉。小鼓也。有柄。兩耳。持其柄搖之。則旁耳還自擊。磬。樂石也。柷。狀如桼桶。中有椎柄。連厎挏之。令左右擊。樂之初。擊柷以作之。樂之末。戛敔以止之。圉。敔也。如伏虎。背上有二十七鉏鋙。以木長尺櫟之。止樂者也。簫。參差管樂。我客。二王後也。觀。視也。厥。其也。成樂闋也。如簫韶九成之成。言二王后者。猶言虞賓在位。我有嘉客。以此為盛耳。

有瞽一章十三句

猗與音予漆沮。潛有多魚。有鱣張連反有鮪。鰷音條音常鰋鯉。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賦也。猗與。辭也。漆沮。二水名。潛。藏之深也。或曰。潛。糝也。積柴水中。令魚依之止息。因以薄圍取之也。鰷。白鰷也。魚名。月令。季冬命漁工始漁。天子親往。乃嘗魚。先薦寢廟。季春薦鮪于寢廟。其此樂歌也。
潛一章六句

有來雝雝。至止肅肅。相維辟公。天子穆穆。於音嗚薦廣牡。相予肆祀。假古雅切哉皇考。綏予孝子。宣哲維人。文武維后。燕及皇天。克昌厥後。綏我眉壽。介以繁祉。既右烈考。亦右文母。

賦也。雝。和也。肅。敬也。相。助祭也。辟公。諸侯也。穆。威儀貌。此武王祭文王之詩。言諸侯之來。皆和而敬。以助我之祭事。而天子之容止穆穆也。 於。辭也。廣牡。大牲也。肆。成也。假。大也。皇考。文王也。綏。安也。孝子。武王自稱也。言和敬之諸侯。薦大牲以助我之祭事。而大哉之文王。庶其享之。以安我孝子之心也。 宣。通也。哲。知也。燕。安也。后。君也。此美文王之德。宣哲。則盡人之道。文武。則備君之德。故能安人以及于天。而克昌其後嗣也。蘇氏曰。周人以諱事神。文王名昌。而此詩以克昌厥後。何也。曰。周之所謂諱。不以其名號之。不遂廢其文也。諱其名而廢其文者。周禮之末失也。 右。尊也。周禮享右祭祀也。烈考。猶皇考也。文母。大姒也。言文王昌厥後。而安之以眉壽。助之以多福。使我得以右于烈考文母也。
雝一章十六句。周禮。樂師及徹。帥學士而歌徹。說者以為即此詩。論語亦曰雍徹。此徹祭所歌。亦名徹也。

載見音現音璧王。曰求厥章。龍旂音祈陽陽。和鈴央央。鞗音條革有鶬音槍。休有烈光。率見昭考。以孝以享。以介眉壽。永言保之。思皇多祜音戶。烈文辟公。綏以多福。俾緝熙于純嘏音古

賦也。載。則也。辭也。章。法度也。龍曰旂。陽。明也。軾前曰和。旂上有鈴。央央。有鶬。聲和也。休。美也。此諸侯助祭于武王廟之詩。先言其來朝。秉受法度。其車服之盛如此。 昭考。武王也。廟制。太祖居中。左昭右穆。周廟文王當穆。武王當昭。故書稱穆考文王。而此詩與訪落皆謂武王為昭考。此乃言王率諸侯祭武王廟也。 思。辭也。皇。大也。美也。嘏。祭祀致福也。又言孝享。以介眉壽。而受多福。皆諸侯助祭以致之。使我得繼而明之。以至于純嘏也。歸德于諸侯之辭。猶烈文之意也。
載見一章十四句

有客有客。亦白其馬。有萋有且。敦音堆琢其旅。有客宿宿。有客信信。言授之縶。以縶其馬。薄言追之。左右綏之。既有淫威。降福孔夷。

賦也。客。微子也。周滅商。封微子于宋。以祀其先王。而以客禮待之。不敢臣也。亦。辭也。殷尚白。脩其禮物。因其舊也。萋。且。未詳。傳曰敬慎貌。敦琢。擇也。旅。其卿大夫從行者也。此微子來祖廟之詩。言其始至也。 宿。止也。一宿曰宿。再宿曰信。縶其馬。愛之不欲其去也。言其將去也。 追之。已去而復還之。愛之不已也。左右綏之。言安而畱之者无方也。淫威。未詳。舊說。淫。大也。統承先王。用天子禮樂。謂之淫威。夷。易也。大也。言其畱之也。
有客一章十二句

音嗚皇武王。無競維烈。允文文王。克開厥後。嗣武受之。勝殷遏劉。耆音指定爾功。

賦也。於。辭也。皇。大也。遏。止也。劉。殺也。耆。致也。周公象武王之功。為大武之樂。言武王無競之功。實文王開之。而武王嗣而受之。勝殷止殺。以定其功也。
武一章七句。春秋傳以其為大武之首章也。大武。周公象武王之武功之舞。歌此詩以奏之。禮曰。朱干玉戚冕而舞大武。

臣工之什十篇十章一百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