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卷之八

詩經卷之八  詩經傳 朱熹

頌四 頌者。宗廟之樂歌。大序美德之形容。以成其功。告于神明者也。頌與容。古字通用。周頌三十一篇。多周公所定。或有康王之後之詩。魯頌四篇。商頌五篇。亦以類附焉。凡五卷。

周頌清廟之什四之一

音嗚穆清廟。肅雝顯相去聲。濟濟多士。秉文之德。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不顯不承。無射音亦於人斯。

賦也。于。辭也。穆。深遠也。清。澂水之皃。肅。敬也。雝。和也。顯。明也。相。助也。助祭之公卿諸侯也。濟。眾也。多士。與祭執事之人也。越。于也。駿。大也。承。尊奉也。斯。辭也。此洛邑成。周公朝諸侯。率之以祀文王之樂歌。言於穆哉此清廟。助祭之公侯。皆敬而和。執事之人。又秉文王之德。對越其在天之神。又駿奔走其在廟之主。如此。文王之德。豈不顯乎豈不承乎。信乎其无有厭斁于人也。

清廟一章八句。書稱王在新邑。烝祭歲文王騂牛一。實周公攝政之七年。而此其升歌之辭也。書大傳曰。周公升歌清廟。苟在廟中。嘗見文王者。愀然如復見文王焉。樂記曰。清廟之瑟。朱弦而疏越。壹倡而三嘆。有遺音者矣。鄭氏曰。朱弦。練朱弦。則聲濁。越。瑟底孔也。疏之使聲遲也。倡。發歌句也。三歎。三人從歎之耳。漢因秦樂。乾豆上。奏登歌。上歌不以筦弦亂人聲。欲在位者徧聞之。猶古清廟之歌也。

維天之命。於音烏穆不已。於音烏乎不顯。文王之德之純。假以溢我。我其收之。駿惠我文王。曾孫篤之。

賦也。天命。天道也。不已。无窮也。純。不雜也。此祭文王之詩。言天道无窮。而文王之德。純一不雜。與天无閒。以贊文王之德。子思子曰。維天之命。於穆不已。曰天之所以為天也。于乎不顯。文王之德之純。曰文王所以為文王也。純不已也。程子曰。天道不已。文王純于天道。亦不已。純則无二无雜。不已。則无閒斷先後。何為假。聲之轉也。恤之為溢。字之訛也。收。受也。駿。大也。惠。順也。曾孫。後王也。篤。厚也。言文王之神。將何以恤我乎。有則我當受之以大順文王之道。後王又當篤厚之而不忘也。

維天之命一章八句

維清緝熙。文王之典。肇禋音因。迄用有成。維周之禎。

賦也。清。明也。緝。績也。熙。明也。肇。始也。禋。祀也。迄。至也。禎。祥也。此祭文王之詩。或有文缺。言當明而緝熙者。文王之典也。故自始祀至今有成。實為周之禎也。

維清一章五句

烈文辟音璧公。錫茲祉福。惠我無疆。子孫保之。無封靡于爾邦。維王其崇之。念茲戎功。繼序其皇之。無競維人。四方其訓之。不顯維德。百辟其刑之。於乎前王不忘。

賦也。烈。光也。辟公。諸侯也。此祭宗廟。而獻助祭諸侯之樂歌。言諸侯助祭。使我獲福。則諸侯錫茲祉福。而惠我以無疆。使我子孫保之也。封靡之意未詳。或曰。封。專利以自封殖也。靡。侈也。崇。尊尚也。戎。大也。皇。大也。言汝能封靡于汝邦。王當尊汝。又念汝助祭之大功。使汝之子孫。繼序而益大之。又言莫強于人。不顯于德。先王之德。所以人不能忘者。用此道也。此戒勸之也。不顯維德。百辟其刑之。言君子篤恭而天下平。前王不忘。言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以此沒世不忘也。

烈文一章十三句

天作高山。大音太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彼岨矣岐。有夷之行。子孫保之。

賦也。高山。岐山也。荒。治水土也。康。昌也。岨。石戴土也。險僻意。夷。平也。行。路也。此祭大王之詩。言天作高山。大王始荒之。大王既作。文王又充盛之也。故險僻之岐山。歸之者眾。而又平道行。子孫世世保之不失也。

天作一章七句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於音烏緝熙。單厥心。肆其靖之。

賦也。二后。文武也。成王。名誦。武王之子也。基。積也。累于下。而承于上者也。宥。宏深也。靖。和也。言其夙夜積德。以承藉天命者。宏深而靜密也。於。辭也。靖。安也。此詩多道成王之德。或祀成王之詩也。言天祚周以天下。有定命。而文武受之矣。成王繼之。又能不敢康寧。而其夙夜積德。以承天命者。又宏深而靜密。故能繼文武之業。而盡其心。故能和天下。而保其所受之命也。

昊天有成一章七句

我將我享。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之。儀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伊嘏文王。既右享之。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賦也。將。奉也。享。獻也。右。尊也。神坐東向。在饌之右。所以尊之也。此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之樂歌。言奉牛羊以享上帝。而曰。天庶其降。而在此牛羊之右乎。不敢必也。儀。式。刑。皆法也。嘏。錫福也。言我儀式刑文王之典。以日靖四方。則此能錫福之文王。降而在此之右。以饗我祭。若有以見其必然矣。又言天與文王。右享于我矣。則我敢不夙夜畏天之威。以保天與文王降鑒之意乎。

我將一章十句。程子曰。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故冬至祭天而配以祖。冬至。氣之始也。萬物成形于帝。而人成形于親。故季秋享帝。而以親配之。季秋。成物之時也。陳氏曰。故者祭天于圜丘。掃地而行事。器用陶瓠。牲用犢。其禮簡。聖人之意。以為未足其意之委曲。故于季秋之月。有大享之禮焉。天者。帝也。郊而曰天。所以尊之也。故以后稷配焉。后稷遠矣。配稷于郊。亦尊稷也。明堂而曰帝。所以親之也。以文王配焉。文王親也。配文王于明堂。亦親文王也。尊尊而親親。周道備矣。郊者古禮。明堂者周制也。周公以義起之也。東萊呂氏曰。于天維庶其饗之。不敢加一辭焉。于文王則言儀式刑之典。日靖四方。天不待贊。法文王。法天也。言畏天之威。而不及于文王者。統于尊也。畏天。所以畏文王也。天與文王一也。

時邁其邦。昊天其子之。實右序有周。薄言震之。莫不震疊。懷柔百神。及河喬嶽。允王維后。明昭有周。式序在位。載戢干戈。載櫜音高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時夏。允王保之。

賦也。邁。行也。邦。諸侯之封竟。周制。十有二年。王巡守殷國。柴望祭告。諸侯畢朝。此巡守而朝會之樂歌也。言我之以時巡行諸侯也。天其子我乎哉。不敢必也。右。尊也。序。次也。震。動也。疊。應也。懷。來也。柔。安也。允。信也。天實右序有周矣。使我可薄言以震之。而天下莫不動而應其政敎。又懷柔百神。及河之深廣。嶽之高尊。而莫不感格。信周王為天下君矣。戢。藏兵也。櫜。弓衣也。懿。專久而美也。肆。陳也。夏。中國之人也。以別于北方狄。東北貉。南方蠻閩。西方羌。西南焦僥。東方夷也。言明昭乎我周也。既以慶讓黜陟之典。式序在位之諸侯。又藏其干戈弓矢。而我求專久而美之德。以此陳于中國。則信乎王能保天之命也。

時邁。春秋傳曰。昔武王克商。作頌曰。載戢干戈。而外傳以為文王之頌。此詩乃武王之世。周公所作也。外傳又曰。金奏肆夏樊遏渠。天子饗元侯也。韋昭注云。肆夏一名樊。韶夏一名遏。納夏一名渠。周禮九夏之三也。呂叔玉云。肆夏時邁也。樊遏。執競也。渠。思文也。

執競武王。無競維烈。不顯成康。上帝是皇。自彼成康。奄有四方。斤去聲斤其明。鐘鼓喤喤。磬筦音管將將音搶。降福穰穰音攘。降福簡簡。威儀反反。既醉既飽。福祿來反。

賦也。此祭武王成王康王之詩。競。強也。言武王持其自強不息之心。故其功烈之盛。天下莫得而競。豈不顯哉。成王康王之德。亦上帝之所君也。 奄。覆也。大有餘也。斤。權重也。言成康之德明著如此。喤。和也。將。集也。穰。眾也。言今作樂以受福也。 簡。牒也。古未有紙。載文于簡。簡簡。大也。反反。謹重也。反。覆也。言受福之多。而愈謹重。故既醉既飽。而福祿之來。反覆不厭也。

執競一章十四句。此昭王之後之詩。國語說。見前篇。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爾極。貽我來牟。帝命率育。無此疆爾界。陳常于時夏。

賦也。思。辭也。文。猶美也。善也。立。粒也。烝。眾也。極。至也。德之至也。貽。遺也。來。䅘也。小麥名。牟。麰也。大麥名。率。徧也。育。養也。常。生民順天應時之道。言后稷德可配天。粒以使我烝民有食者。莫非其德之至。其亦貽我來牟之種。合天帝之命。徧養天下之民也。无遠近无彼此之殊。而得以陳其常道于中國也。或曰。此詩所謂納夏者。以其有時夏之語而命之也。

思文一章八句。國語說見時邁篇。

清廟之什十篇。十章。九十五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