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民之什

生民之什三之二   詩經傳 朱熹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音因克祀音以。以弗無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

賦也。民。人也。周人也。時。是也。姜嫄。炎帝后。姜姓。有邵氏女。名嫄。高辛氏之世妃。禋。潔祀也。一曰精意以享爲禋。祀。郊祀。弗。祓也。祓除其无子之疾。占者立于郊禖。祭天于郊。而以先媒配也。變媒言禖者。神之也。其禮以玄鳥至日。以大牢祀之。天子親往。后率九嬪御。乃體天子御。帶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郊禖之前也。履。踐也。帝。上帝也。武。迹也。敏。拇也。足大指也。歆。動也。介。大也。震。娠也。夙。肅也。生子者。及月辰居側室也。育。養也。姜嫄出祀郊禖。見大人跡而履其拇。遂歆歆然。有人道之感。于是及其所大所止之處。而震動有娠。乃周人所由以生之始也。周公制禮。尊后稷以配天。故作此詩。以推始生。明其受命于天。有異常人。巨跡之說。或焉。張子曰。天地之始。固未先有人也。天地之氣生之也。巨跡之說。言人生而為天地之大。人者。天地之心也。天地之性最貴者也。禽獸艸木皆天地所生。而不得爲天地之心。

誕彌厥月。先生如達。不坼音拆不副。無菑音災無害。以赫厥靈。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賦也。誕。辭也。彌。終也。終十月之期也。先生。首生也。達。小羊也。羊子易生。无畱難也。坼。副。裂也。赫。顯也。不寧。寧也。不康。康也。居然。徒然也。凡人之生。坼副災害其母。而首生其子尤難。今姜嫄首生后稷。如羊子之易。无坼副災害之苦。顯其靈異也。上帝豈不寧乎。豈不康我之禋祀乎。而使我无人道而徒然生此子乎。

誕寘音置之隘巷。牛羊腓音肥字之。誕寘之平林。會伐平林。誕寘之寒冰。鳥覆去聲翼之。鳥乃去矣。后稷呱矣。實覃實訏音喣。厥聲載路。

賦也。隘。狹也。腓。脛腨也。字。愛也。會。値也。値人伐木而收之。覆。蓋也。翼。藉也。以一翼覆之。以一翼藉之也。呱。啼聲也。覃。長也。訏。大也。載。滿也。載路。言其聲之大。无人道而生子。或以為不祥。故棄之。而有如此之異也。始收而養之。

誕實匍匐。克歧克嶷。以就口食。蓺音藝之荏菽。荏菽旆旆音沛。禾役穟穟。麻麥幪幪。瓜瓞唪唪音蚌

賦也。匍匐。手足並行也。歧嶷。峻茂狀也。就。向也。口食。自能食也。或年六。蓺。樹也。荏菽。大豆也。旆旆。飛揚之貌。役。列也。穟穟。苗好貌。幪幪。茂密也。今本作唪唪。唪。大笑也。古本菶菶。多實也。言后稷能食時。已有種殖之志。其天性然也。史記曰。棄為兒時。其游戲好為蔴麥。及年長。好耕農。蕘舉為農師。

誕后稷之穡。有相去聲之道。茀厥豐草音苟。種之黃茂。實方實苞。實種實褎音岫。實發實秀。實堅實好。實穎實栗。即有邰音台家室。

賦也。相。助也。言盡人力之助也。茀。治也。種。布之也。黃茂。嘉谷也。方。房也。苞。甲而未開坼。此漬其種也。種。甲開坼可種也。褎。枝葉長也。發。長也。秀。禾始穟也。堅。實固也。好。有形有味也。穎。禾穗之挺。言其穗重而穎垂也。栗。百穀實不秕。既收成。見實不秕也。邰。后稷之母家也。或滅或遷。人不知其跡。故以其地封后稷與。言后稷穡如此。故蕘以其有功于民。封于邰。使即其母家而居之。以主姜嫄之祀。故周人亦世祀姜嫄焉。

誕降嘉種。維秬維秠。維穈音門維芑音起。恆音亘之秬秠。是穫是畝。恆之穈芑。是任是負。以歸肇祀。
賦也。降。下也。書曰。稷降播種也。秬。黑黍也。秠。黑黍一稃二米者也。穈。赤粱粟也。芑。白苗嘉穀。恆。徧也。徧種之也。任。負也。擔也。負。置項背也。穀成獲而棲之于畝。任負而歸。以供祭祀也。秬秠言穫畝。穈芑言任負。互文耳。肇。始也。稷始受國為祭主。
誕我祀如何。或舂或揄音由。或簸或蹂。釋之叟叟。烝之浮浮。載謀載惟。取蕭祭脂。取羝音底以軷音拔。載燔載烈。以興嗣歲。

賦也。我祀。承上章。言后稷之祀也。揄。舀也。旣舂之。乃于臼中挹出之。簸。揚米去糠也。蹂。踐也。蹂禾取穀以繼之也。釋。解也。淅米也。叟叟。洗米聲也。浮浮。氣也。謀。十日擇士也。惟。齋戒具脩也。蕭。艾蒿也。祭脂。取萧合黍稷。臭达墙屋。既奠而后爇萧。合馨香也。羝。牡羊也。軷。祭行道之神也。傳火曰燔。烈。貫之而加于火也。四者。祭祀之事也。興來歲而繼往事也。

音昂音成于豆。于豆于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胡臭亶時。后稷肇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

賦也。卬。我也。豆。祭器。狀如鐙。以薦菹醢也。瓦曰登。以薦大羹也。居。安也。神食气曰歆。胡。何也。臭。香也。亶。信也。時。得其時也。庶。近也。迄。至也。此章言其尊祖配天之祭。其香始升。上帝已安而饗之。言應之疾也。此何惟芳臭之薦。信得其時哉。自后稷肇祀。庶无罪悔而至于今矣。曾氏曰。自后稷肇祀。前後相承。競競業業。惟恐一有罪悔。獲戾于天。歷數百年。而此心不易。故曰庶無罪悔。以迄于今。言周人世世用心如此。
生民八章。四章章十句。四章章八句。此詩未詳所用。豈郊祀之後。亦有受釐頒胙之禮也。

音團彼行葦 。牛羊勿踐履 。方苞方體。維葉泥泥音禰 。戚戚兄弟 。莫遠具爾。或肆之筵。或授之几。

興也。敦。聚貌。行。道也。勿。禁辭。苞。甲而未拆也。體。成形也。泥。柔澤貌。戚。親也。莫。禁也。具。俱也。爾。邇也。肆。陳也。此或祭畢而燕父兄耆老之詩。故言敦彼行葦。而牛羊勿踐履。則方苞方體。而葉泥泥矣。戚戚兄弟 。而莫遠具爾。則或肆之筵。或授之几矣。此言開筵設席之初。而殷勤篤厚之意。見于言語之外矣。

肆筵設席。授几有緝御。或獻或酢。洗爵奠斝音賈。醓貪上聲音海以薦。或燔或灸。嘉殽脾臄音據。或歌或咢音岳

賦也。設席。重席也。緝。續也。御。侍也。有相續代而侍者。言不乏使也。進酒于客曰獻。客答之曰酢。主人又洗爵醻客。客受而奠之。不舉也。斝。玉爵也。夏曰琖。殷曰斝。周曰爵。醓。肉汁滓也。醢。肉醬也。燔。用肉。灸。用肝。臄。口上肉也。歌者。比于琴瑟也。徒擊鼓曰咢。言侍御獻醻飲食歌樂之盛也。

音雕弓既堅。四鍭既鈞。舍矢既均。序賓以賢。敦弓既句音姤。既挾四鍭。四鍭如樹。序賓以不侮。

賦也。敦。雕也。天子雕弓。堅。勁也。鍭。矢也。金鏃翦羽也。鈞。參亭也。謂三分之。一在前。二在後。三定之而平者。前有鐵重也。舍。釋也。為發失也。鈞。均。皆中也。賢。射多中也。投壺曰。某賢于某若幹純。奇則曰奇。均則曰左右均。句。滿引也。儀禮·鄉射禮。三耦皆執弓。搢三而挾一个。既狹四鍭。有徧矢矣。如樹。如手就樹之。言貫革之堅也。不侮。敬也。令弟子辭。或曰病不中也。以中為雋。以不侮為德。言燕而射。以為樂也。

曾孫維主。酒醴音禮維醹音乳。酌以大斗。以祈黃耇音苟。黃耇台背。以引以翼。壽考維祺。以介景福。

賦也。曾孫。主祭者之稱。今祭畢而燕。故因而稱之也。醹。厚也。大斗。柄長三尺。祈。求也。耇。老人面凍黎若垢。以祈黃耇。猶言以介眉壽。台。鮐也。大老背有鮐文。引。導也。翼。輔也。祺。吉也。此頌禱之辭。欲其飲此酒。而得老壽。又相引導輔翼。以享壽祺。
行葦四章。章八句。

既醉以酒。既飽以德。君子萬年。介爾景福。

賦也。德。恩惠也。君子。王也。爾。亦言王也。此父兄答行葦之詩。言享其飲食恩意之厚。而願受其福如此也。

既醉以酒。爾殽音爻既將。君子萬年。介爾昭明。

賦也。殽。牲體實之于俎也。將。行也。亦奉持而進之意。昭明。光大也。

昭明有融。高朗令終。令終有俶。公尸嘉告。

賦也。融明之盛也。春秋傳曰。明而未融。朗。虛明也。令終。善終也。俶。始也。公尸。君尸也。稱公尸因其舊也。嘉告。以善言告也。欲善其終者。必善其始。今固未終也。而既有其始矣。于是公尸以此告之。

其告維何。籩豆靜嘉。朋友攸攝。攝以威儀。

賦也。靜嘉。清潔而美也。朋友。賓客助祭者。攝。撿也。公尸告以汝之祭祀。籩豆之薦。既靜嘉矣。而朋友相攝佐者。有威儀當神意也。自從至終篇。述尸告之辭。

威儀孔時。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匱。永錫爾類。

賦也。孝子。主人之嗣子也。儀禮祭祀之終。有嗣舉奠。匱。乏也。竭也。類。善也。言汝之威儀既得其宜。又有孝子以舉奠。孝子之孝。誠而不竭。則永錫爾以善也。東萊呂氏曰。君子既孝。而子嗣亦孝。其孝可謂源源不竭矣。

其類維何。室家之壼音悃。君子萬年。永錫祚胤音孕

賦也。宮中衖謂之壼。衖。閣道門。言深遠而嚴肅也。祚。福祿也。胤。子孫也。錫之善。莫大于此。

其胤維何。天被爾祿。君子萬年。景命有僕。

賦也。僕。附也。言將使爾有子孫者。先當使爾被天祿。而為天命之所附。下章乃言子孫之事。

其僕維何。釐音離爾女士。釐爾女士。從以孫子。

賦也。釐。予也。女士。女之有士。行者。為生淑媛使為之妃也。從。隨也。謂又生賢子孫也。

既醉八章。章四句。

音扶音翳在涇。公尸來燕來寧。爾酒既清。爾殽既馨。公尸燕飲。福祿來成。

興也。鳧。鴨也。鷖。水鳥。鷗也。涇。水名。爾。自歌工而指主人也。馨。香之遠聞也。此祭之明日。繹而賓尸之樂。故言鳧鷖而在涇矣。酒清殽馨。則公尸燕飲。而福祿來成矣。

鳧鷖在沙。公尸來燕來宜。爾酒既多。爾殽既嘉。公尸燕飲。福祿來為。

興也。為。助也。

鳧鷖在渚。公尸來燕來處。爾酒既湑上聲。爾殽伊脯。公尸燕飲。福祿來下。

興也。小洲曰渚。湑。以茅泲之。而去其糟也。

鳧鷖在潀音叢。公尸來燕來宗。既燕于宗。福祿攸降。公尸燕飲。福祿來崇。

興也。潀。水會也。來宗之宗。尊也。于宗之宗。廟也。崇。聚也。積而高也。

鳧鷖在亹音門。公尸來止熏熏。旨酒欣欣。燔炙芬芬。公尸燕飲。無有後艱。

興也。亹。水流峽中。兩岸對出若門也。熏熏。和悅也。欣欣。笑喜也。芬芬。香也。
鳧鷖五章。章六句。

音嘉音絡君子。顯顯令德。宜民宜人。受祿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賦也。假。嘉也。君子。王也。民。衆萌也。人。在位者也。申。重也。言王之德。宜民宜人。而受天祿也。而天之于王。反復眷顧。保之右之命之。又重之也。或。此為公尸答鳧鷖也。

干祿百福。子孫千億。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舊章。

賦也。穆穆。敬也。皇皇。美也。君。諸侯也。王。天子也。愆。過也。率。循也。舊章。先王之禮樂政刑也。言王者干祿而得百福。故其子孫之蕃。至于千億。嫡為天子。庶為諸侯。无不穆穆皇皇。以遵先王之法者。

威儀抑抑。德音秩秩。無怨無惡去聲。率由群匹。受福無疆。四方之綱。

賦也。抑抑。密也。秩秩。有常也。惡。不善也。匹。類也。言有威儀聲譽之美。又无怨无惡。以任羣賢。故可受无疆之福。可為四方之綱。此興下章。稱其子孫之辭。或曰。無怨無惡者。不為人所怨惡也。

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音懈于位。民之攸墍音戲

賦也。燕。安也。朋友。諸臣也。解。惰也。墍。息也。言人君能綱紀四方。而臣下賴之以安。故百辟卿士。媚而愛之。惟欲其不解于位。而為民所安息也。東萊呂氏曰。君燕其臣。臣媚其君。此上下交而為泰之時也。泰之時。所憂者。怠荒而已。此詩所以終于不解于位。民之攸墍也。嘉之。又規之者。皐陶賡歌之意也。民之勞逸在下。而樞機在上。上逸則下勞矣。上勞則下逸矣。不解于位。乃民之所由休息也。
假樂四章。章六句。

篤公劉。匪居匪康。迺音乃音易迺疆。 迺積迺倉。迺裹餱糧。于橐音託于囊。思輯用光。弓矢斯張。干戈戚揚。爰方啟行。

賦也。篤。厚也。公劉。后稷之曾孫也。事見豳風。居。安也。康。寧也。迺。乃也。繼事之辭。埸。田畔也。疆。畫其大界也。積。露積也。餱。食也。糧。穀也。无底曰囊。有底曰槖。輯。和也。戚。斧也。揚。鉞也。方。始也。舊說。康公以成王將莅政。當戒以民事。故公詠公劉之事以告之曰。厚哉。公劉之于民也。其在西戎。不敢寧居。制其田疇。實其倉廩。既富既強。故裹其餱糧。思以輯和其民人。而光顯其家國。後以弓矢斧鉞之備。爰始啟行。而遷都于其封內之豳焉。

篤公劉。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順迺宣。而無永歎音灘。陟則在巘音言。復降在原。何以舟之。維玉及瑤。鞞琫容刀。

賦也。胥。相容也。高平曰原。人所登。庶。繁。居之者眾。順。安也。宣。徧也。言居之徧也。無永歎。得其所。不思舊也。巘。山頂也。舟。帶也。刀鞘曰鞞。刀上飾曰琫。或曰。容刀。容飾之刀也。如言容臭。鞞琫之間。容此刀也。言公劉至豳。欲相土以居。而帶此刀佩。以上下于山原也。東萊呂氏曰。以如此之佩服。而親如此之勞苦。斯其所以為厚于民也歟。

篤公劉。逝彼百泉。瞻彼溥音普原。迺陟南岡。乃覯于京。京師之野。于時處處。于時廬旅。于時言言。于時語語。

賦也。溥。大也。覯。見也。京。高秋也。師。眾也。京師。高山而眾居也。時。是也。處處。居室也。廬。寄也。旅。客也。直言曰言。論難曰語。此章言營度邑居也。自下觀之。往百泉而望廣原。自上觀之。陟南岡。乃覯于京。為之居室。廬其客寄。言其所言。語其所語。无不于斯焉。

篤公劉。于京斯依。蹌蹌音搶濟濟上聲。俾筵俾几。既登乃依。乃造其曹。執豕于牢。酌之用匏。食之飲之。君之宗之。

賦也。依。安也。蹌蹌濟濟。羣臣威儀貌。俾。使也。使人為筵几也。登。登筵也。依。依几也。曹。羣牧之處也。以豕為殽。以匏為爵。儉以直也。宗。尊也。主也。嫡子孫主祭祀。而族人尊之以為主也。此章言宮室既成。以飲食羣臣。而又為之君。為之宗焉。東萊呂氏曰。既饗燕而定經制。以整屬其民。上統于君。下則民統一宗。古者建國立宗。其事相須。楚執戎蠻子。而致邑立宗。以誘其遺民。即其事也。

篤公劉。既溥既長。既景迺岡。相去聲其陰陽。觀其流泉。其軍三單。度其隰原。徹田為糧。度其夕陽。豳居允荒。

賦也。溥。廣也。言其芟夷墾闢。土廣地長也。景。光也。景以正四方也。岡。登高以望也。相。視其宜也。陰陽。向背寒暖也。觀。視其利也。流泉。灌溉也。三單。未詳。徹。通也。一井之田九百畝。八家私百畝。同養公田。耕則通力而作。收則計畝而分。周之徹法自此始。山西曰夕陽。允。信也。荒。大也。此言辨土宜。以授徙民。定其軍賦。與其稅法。又度山西之田以廣之。而豳人之居。愈大矣。

篤公劉。于豳斯館。涉渭為亂。取厲取鍛。止基迺理。爰眾爰有。夾其皇。遡其過。止旅迺密。芮鞫音菊之卽。

賦也。館。客舍也。亂。截流橫渡之舟也。厲。砥也。鍛。鐵也。止。居也。基。定也。理。治也。眾。人多也。有。財足也。遡。鄕也。皇。過。二㵎名也。芮。水名。出吳山之西北。東入涇。鞫。水外也。此章。總敘其始終。言其始未定居之時。涉渭取材。而為舟以往來。取厲取鍛。而成宮成室。既止基于此矣。乃治其田野。日漸富足。其居有夾㵎者。有遡㵎者。其止居之眾日密。乃卽芮鞫而居之。而豳地日廣矣。
公劉六章。章十句。

音迥酌彼行潦音老。挹彼注茲。可以餴音分音熾。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興也。泂。遠也。潦。路上流水也。餴。蒸米一熟。而以水沃之。乃再蒸也。饎。酒食兩名之合也。君子。王也。舊說。此召康公戒成王。言遠酌彼行潦。挹之于彼而注之于此。猶可以餴饎。況豈弟之君子。豈不為氏之父母乎。傳曰。豈以強教之。弟以悅安之。民。有父之尊。有母之親。又曰。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此所謂民之父母。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音濁音雷。豈弟君子。民之攸歸。

興也。濯。滌也。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溉。豈弟君子。民之攸塈音戲

興也。溉。滌也。塈。息也。
泂酌三章。章五句。

有卷音權者阿。飄風自南。豈弟君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

賦也。卷。曲也。阿。大陵也。豈弟君子。王也。舊說。此詩召康公作。公從成王游歌于卷阿之上。因王之歌。而作此為戒。此章總敘以發端也。

音判奐爾游矣。優游爾休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似先公酋音囚矣。

賦也。伴奐。優游。閒暇之意。爾。君子。王也。彌。終也。性。命也。酋。終也。言爾既伴奐優游矣。又呼而告之。言使爾終其壽。似先君善始而善終也。此至第四章。言壽考福祿之盛。以廣王心而歆動之。五章後告之所以也。

爾土宇昄音版章。亦孔之厚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百神爾主矣。

賦也。昄。大也。昄章。大明也。或曰。昄章。版圖也。言爾土宇昄章。既甚厚矣。又使爾終其身。常為天地山川鬼神之主也。

爾受命長矣。茀祿爾康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純嘏音賈爾常矣。

賦也。茀。嘏。福也。常。恆也。久享之也。

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豈弟君子。四方為則。

賦也。馮。可依也。翼。可輔也。引。導其前也。翼。相其左右也。東萊呂氏曰。賢者之行非一端。有孝有德。何也。人主常與慈孝篤厚之人處。其所以興善。養德。鎮燥。消邪。日改月話。有不在言語之閒者矣。言得賢以輔如此。而其德日脩。四方為則也。

顒顒音喁卬卬伍岡切。如圭如璋。令聞音問令望。豈弟君子。四方為綱。

賦也。顒。嚴正之貌。卬卬。君之德也。顒顒卬卬。尊嚴也。如圭如璋。純潔也。令聞。善譽也。令望。威儀可望法也。承上章。言有馮翼效德之助。能如此。而四方以為綱矣。

鳳凰于飛。翽翽音諱其羽。亦集爰止。藹藹王多吉士。維君子使。媚于天子。

賦也。鳳凰。神鳥也。雄曰鳳。雌曰凰。翽。飛聲也。鄭氏以因時鳳凰至。故以為喩。或。然也。藹藹。盛多也。吉。善也。吉士。賢士也。相系者曰維。媚。親順也。鳳凰于飛。其羽聲翽翽。亦集于其所止矣。藹藹王多吉士。維君子之所使。而皆媚于天子矣。既曰天子。又曰君子。猶曰王于出徵以佐天子。云爾。

鳳凰于飛。翽翽其羽。亦傅于天。藹藹王多吉人。維君子命。媚于庶人。

興也。傅。至也。媚。說也。媚于庶人。言眾民悅也。

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雝雝喈喈。

比也。亦興下章之事也。山之東曰朝陽。山之西曰夕陽。鳳凰之性。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菶菶萋萋。梧桐之貌也。雝雝喈喈。鳳凰鳴聲相和也。

君子之車。既庶且多。君子之馬。既閑且馳。矢詩不多。維以遂歌。

賦也。承上章之興也。菶菶萋萋。又雝雝喈喈。君子之車馬。眾多而閑習矣。意曰。足以待天下之賢者。而不厭其多矣。遂歌。繼王之聲而遂歌之。
卷阿十章。六章章五句。四章章六句。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無縱詭音鬼隨。以謹無良。式遏寇虐。憯音慘不畏明。柔遠能邇。以定我王。

賦也。汔。幾也。中國。京也。天子所居邑也。四方。諸夏也。京。諸夏之根也。詭隨。妄隨人而无是非也。謹。斂束也。憯。曾也。明。天之明命也。柔。安也。能。順習也。序以此詩為召穆公刺厲王。以今考之。同列相戒之辭耳。其憂時感事之意。可見矣。蘇氏曰。人未有无故而妄縱人者。惟无良之人。悅其君而竊其權。以為寇虐而為之。故無縱詭隨。則無良之人肅。寇虐之人止。後柔遠能邇。而王定矣。穆公名虎。康公之後。厲王名胡。成王七世孫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國。以為民逑。無縱詭隨。以謹惛怓音㖻。式遏寇虐。無俾民憂。無棄爾勞。以為王休。

賦也。惛。心不明也。怓。亂也。勞。功也。言無棄爾之前功。休。美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師。以綏四國。無縱詭隨。以謹罔極。式遏寇虐。無俾作慝。敬慎威儀。以近有德。

賦也。罔極。為惡無盡也。有德。有德之人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愒音器。惠此中國。俾民憂泄。無縱詭隨。以謹醜厲。式遏寇虐。無俾正敗。戎雖小子。而式弘大。

賦也。愒。息也。泄。去也。厲。惡也。正敗。正之道敗也。戎。汝也。言汝雖小子。而所為廣大。不可不謹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安。惠此中國。國無有殘。無縱詭隨。以謹繾綣。式遏寇虐。無俾正反。王欲玉女。是用大諫。

賦也。繾綣。小人之固結其君也。正反。反于正也。玉。寶愛之意。言王欲以女為玉而寶愛之。故我用王之意。大諫正于女。託以王意而戒之也。
民勞五章。章十句。

上帝板板。下民卒癉音旦。出話不然。為猶不遠。靡聖管管。不實於亶。猶之未遠。是用大諫。

賦也。板板。反也。卒。盡也。癉。勞病也。然。驗也。猶。謀也。管管。无所依也。亶。誠也。序以此為凡伯刺李王之詩。今考其意。亦與前篇類也。惟責之愈深切矣。此章首言天方其常道。而使民病矣。而女之出言。多不得于徵。謀亦不得久遠。其心以為无復聖人。而恣己妄行。无所依據。于誠不實。豈其謀之未遠而然乎。世亂人乃為之。而曰上帝板板者。无所歸咎之辭耳。

天之方難。無然憲憲。天之方蹶。無然泄泄。辭之輯矣。民之洽矣。辭之懌矣。民之莫矣。

賦也。憲憲。欣欣也。蹶。動也。泄泄。沓沓也。弛緩意。孟子曰。事君无義。進退无禮。言非先王之道者。猶沓沓也。輯。和也。洽。合也。懌。悅也。莫。定也。辭輯而懌。則言以先王之道矣。所以民无不和。无不定也。

我雖異事。及爾同僚。我卽而謀。聽我囂囂。我言維服。勿以為笑。先民有言。詢于芻蕘。

賦也。異事。不同職也。同僚。同為王臣也。卽。就也。囂囂。自得無欲之貌。服。事也。先民。古之賢人也。芻蕘。采薪者。古人詢于芻蕘。而況同僚乎。

天之方虐。無然謔謔。老夫灌灌。小子蹻蹻。匪我言耄。爾用憂謔。多將熇熇。不可救藥。

賦也。謔。戲侮也。老夫。詩人自稱。盡誠相告曰灌灌。蹻。驕貌。耄老而昏也。熇。熾盛也。蘇氏曰。老者知其不可。而盡其戒以告之。少之不以為信而驕之。故曰。非我老耄而妄言。汝以憂為戲耳。憂未至而救之。猶可為也。苟多如火之盛。不可救也。

天之方懠音齊。無為夸毗。威儀卒迷。善人載尸。民之方殿屎。則莫我敢葵。喪亂蔑資。曾莫惠我師。

賦也。懠。怒也。夸。大也。毗。附也。迷。或也。小人之于人。不以大言夸之。則以諛言附之也。尸。不言不為。飲食而已者也。殿屎。呻吟也。葵。揆也。蔑。猶滅也。資。咨也。嘆聲也。惠。順也。師。眾也。戒小人勿夸毗。使威儀或亂。而善人不得有所為也。又言民愁苦呻吟。而莫敢度其所以然者。以至喪亂滅亡。而卒无能惠我師者也。

天之牖音酉民。如壎音塤如篪音池。如璋如圭。如取如攜。攜無日益。牖民孔易。民之多辟。無自立辟。

賦也。牖。開明也。猶言天啟其心也。壎。樂器也。亦作塤。大塤謂之嘂。壎唱而篪和。璋判而圭和。取求攜得。而无所費。言其易也。辟。邪也。言天之開民。其易如此。以明上之化下。其易亦然。今民既多邪辟矣。豈可又自立邪辟。以道之邪。

价人維藩。大師維垣。大邦維屏。大宗維翰。懷德維寧。宗子維城。無俾城壞。無獨斯畏。

賦也。价。大也。大德之人也。藩。籬也。師。眾也。垣。牆也。大邦。強國也。屏。樹也。所以為蔽也。大宗。強族也。翰。榦也。宗子。同姓也。言六者。君之所恃以安。而得其本也。有德。則得此五者之助。不然。則親戚叛而城壞。城壞。則藩垣屏榦壞而獨居。獨居。而所可畏者至矣。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音演

賦也。渝。變也。王。往也。言出而有所往也。旦。明也。衍。寬縱之意也。言天之聰明无所不及。不可不敬也。板板也。難也。虐也。懠也。其怒而變也。甚矣。而不知敬也。知其有日監在茲者乎。張子曰。天體物而不遺。猶仁體事而无不在也。禮儀三百。威儀三千。无一事而非仁也。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无一物之不體也。
板八章。章八句。

生民之什十篇。六十一章。四百三十三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