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人士之什

都人士之什二之八  詩經傳 朱熹

彼都人士。狐裘黃黃。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歸于周。萬民所望。

賦也。天子所宮曰都。黃黃。狐裘色也。不改。有常也。章。禮文也。周。地名。鎬也。亂離之後。行人不見昔日都邑之盛。人物儀容之美。而作此詩。以歎惜之也。

彼都人士。臺笠緇撮。彼君子女。綢直如髮。我不見兮。我心不說音悅

賦也。臺。夫須也。緇撮。緇布冠也。小撮持其髻而已。制小。故言撮。君子女。貴家之女也。綢直如髮。未詳其義。以四五章推之。亦言其髮之美也。

彼都人士。充耳琇實。彼君子女。謂之尹吉。我不見兮。我心苑音韞結。

賦也。琇。美石也。以美石為填。尹吉。未詳。鄭氏曰。吉讀為姞。尹氏吉氏。周之昏姻舊姓也。人見都人之女。咸謂尹氏姞氏之女。言其有禮也。苑。猶屈也。積也。

彼都人士。垂帶而厲。彼君子女。卷音權髮如蠆音瘥。我不見兮。言從之邁。

賦也。厲。垂帶之貌。卷髮。鬢旁短髮不可斂者。曲上卷然以為飾也。蠆。螫蟲也。蠆尾末揵然。似婦人髮末曲上卷然。邁。行也。此不得見矣。得見。我從之邁矣。思之甚也。

匪伊垂之。帶則有餘。匪伊卷之。髮則有旟音兪。我不見兮。云何盱音吁矣。

賦也。旟。揚也。盱。望也。此言士之帶。非故垂之也。帶自有餘。女之髮非故卷之也。髮自有旟矣。言其自然閒美。不假飾也。而不可得見矣。如何而不望之乎。
都人士五章。章六句

終朝采綠。不盈一匊。予髮曲局。薄言歸沐。

賦也。自旦及食時曰終朝。綠。王芻也。在手曰匊。局。婦人思其君子。而言終朝采綠。不盈一匊者。思念之深。而不專于事也。又念其髮之曲局。舍之而歸沐。以待其君子之還也。

終朝采藍。不盈一襜。五日為期。六日不詹。

賦也。藍。染草也。衣蔽前謂之襜。蔽膝也。期。信也。限也。詹。瞻也。五日為期。去時之約也。六日不詹。過期而不見也。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釣。言綸之繩。

賦也。之子。謂其君子也。理絲曰綸。言君子若歸而往狩。我為之韔其弓。欲往釣我為之綸繩。望之切。思之深。欲无往而不與之俱也。

其釣維何。維魴及鱮。維魴及鱮。薄言觀者。

賦也。于其釣而有獲也。又將從而觀之。亦上章之意也。
采綠四章。章四句。

芃芃音篷黍苗。陰雨膏去聲之。悠悠南行。召伯勞之。

興也。芃。艸盛也。悠悠。遠貌。宣王封申伯于謝。命召穆公往營城邑。故將徒役南行。而行者作此。言芃芃黍苗。惟陰雨能膏之。悠悠南行。惟召伯能勞之也。

我任我輦。我車我牛叶音疑。我行既集。蓋云歸哉將黎反

賦也。任。負也。擔也。輦。人輓車也。牛。所以駕大車也。集。成也。營謝之役。成而歸矣。

我徒我御。我師我旅。我行既集。蓋云歸處。

賦也。徒。步行者。御。乘車者。五百人為旅。五旅為師。春秋傳曰。君行師從。卿行旅從。

肅肅謝功。召伯營之。烈烈征師。召伯成之。

賦也。肅肅。嚴正之貌。謝。邑名。申伯所封國也。今在鄧州信陽。功。工役之事也。營。治也。烈烈。威武貌。征。行也。

原隰音習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則寧。

賦也。土治曰平。水治曰清。言召伯營謝邑。相原隰之宜。通水泉之利。此功有成。宣王之心安也。
黍苗五章。章四句。此宣王之詩。以大雅崧高相表裡。

隰桑有阿。其葉有難音那。既見君子。其樂音絡如何。

興也。隰。下濕之處。宜桑者也。阿。美貌。枝條阿阿然長美。難。盛貌。難然盛貌。言枝葉條垂之狀。此喜見君子之詩。言隰桑有阿。其葉亦有難矣。既見君子。其樂如何哉。辭意與菁莪相類。而君子。不知何所指。

隰桑有阿。其葉有沃。既見君子。云何不樂。

興也。沃。光澤貌。

隰桑有阿。其葉有幽。既見君子。德音孔膠音交

興也。幽。黑色也。膠。固也。

心乎愛矣。遐不謂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賦也。遐。與何同。表記作瑕。鄭氏曰。瑕之言胡也。謂。告也。言我中心誠愛君子。而既見之。何不告之。而中心藏之。將使何日而忘之。
隰桑四章。章四句。

白華音花音尖兮。白茅束兮。之子之遠。俾我獨兮。

比也。白華。野菅也。已漚為菅。菅。茅屬也。之子。斥幽王也。俾。使也。我。申后稱己也。幽王娶申女為后。得褒姒而黜申后。故申后作此詩。言白華為菅兮。白茅為束。二物至微。猶相須為用。何之子之遠。而俾我獨兮。

英英白雲。露彼菅茅。天步艱難。之子不猶。

比也。英英。輕明貌。白雲。水土輕清之氣。夜而上騰者也。露。潤澤也。步。行也。天步。猶言時運也。艱。土難治也。難。不易之稱也。猶。圖也。如也。言雲之澤物。无微不被。今時運艱難。而君子不圖。不如白雲之露菅茅也。

滮池北流。浸彼稻田。嘯歌傷懷。念彼碩人。

比也。滮。水流貌。北流。豐鎬之閒。水多北流。浸。漸也。嘯。吹也。蹙口而出聲也。碩人。尊大之稱。亦謂幽王也。言小水微流。尚能浸灌。王之尊大。而不能通其寵澤。使我嘯歌傷懷而念之也。

樵彼桑薪。卬音昂烘于煁音枕。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比也。樵。采也。桑薪。薪之善者也。卬。我也。烘。燎也。火貌。煁。烓也。非造食之竈。僅可炤物。桑薪宜造食。而今為燎燭。以比嫡后之尊。而卑賤也。

鼓鍾于宮。聲聞音問于外。念子懆懆音草。視我邁邁。

比也。懆。愁不安也。邁邁。不顧也。鼓鍾于宮。其聲聞于外矣。念子懆懆。而視我邁邁何哉。

有鶖音秋在梁。有鶴在林。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比也。鶖。禿鶖。水鳥之大者。梁。魚梁。水堰也。堰水爲關空。承之以笱。以捕魚。蘇氏曰。鶖鶴皆以魚食。

鴛鴦在梁。戢音輯其左翼。之子無良。二三其德。

比也。戢。斂也。戢其左翼。言不失其常也。良。善也。二三其德。言鴛鴦之不如也。

有扁音辯斯石。履之卑兮。之子之遠。俾我疧音袛兮。

比也。扁。卑貌。俾。使也。疧。病也。有扁然而卑之石。履之者亦卑兮。如妾之賤。寵之者亦賤矣。是以之子之遠。而俾我疧兮。
白華八章。章四句。

綿蠻黃鳥。止于丘阿。道之云遠。我勞如何。飲去聲之食音寺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比也。綿蠻。小鳥。鳥聲。阿。高地厚土也。後車。副車也。此微賤勞苦。而思有所託者。為鳥言以比己也。曰。綿蠻之黃鳥。其言止于丘阿而不能前。道遠而勞甚矣。其時。有能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又命後車以載之者乎。

綿蠻黃鳥。止于丘隅。豈敢憚行。畏不能趨。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比也。隅。角也。憚。忌難也。趨。走也。疾行也。

綿蠻黃鳥。止于丘側。豈敢憚行。畏不能極。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比也。側。旁也。傾處也。極。至也。國語云。齊朝駕。夕極于魯國。
綿蠻三章。章八句。

幡幡音翻音胡葉。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嘗之。

賦也。幡幡。瓠葉貌。瓠。瓢也。亨。烹也。此燕飲之詩。言幡幡瓠葉。采之亨之。至薄也。而君子有酒。亦酌言嘗之。主人之謙辭。言物雖薄。亦與賓客共之。

有兔斯首。炮音庖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獻之。

賦也。有兔斯首。一兔也。如數魚以尾。炮。燔。燒也。亦薄物也。獻。薦進于賓也。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賦也。炕火曰炙。以物貫之而舉于火上。酢。報也。賓既卒爵。而酢主人也。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醻之。

賦也。醻。主人旣卒酢爵。又酌自飮。卒爵。復酌進賔。
瓠葉四章。章四句。

漸漸音巉之石。維其高矣。山川悠遠。維其勞矣。武人東征。不遑朝矣。

賦也。漸漸。高峻貌。武人。將帥也。遑。暇也。將帥出征經歷險遠。不堪勞苦而作此詩。

漸漸之石。維其卒音萃矣。山川悠遠。曷其沒矣。武人東征。不遑出矣。

賦也。卒。崔嵬也。山巔之末也。曷。何也。沒。盡也。言所登歷。何時可盡也。不遑出矣。謂知深入。不謀暇出也。

有豕音始白蹢音的。烝涉波矣。月離于畢。俾滂沱矣。武人東征。不遑他音拖矣。

賦也。豕。彘也。蹢。蹄也。烝。衆也。離。月所宿也。畢。星名。豕涉波。月離畢。將雨之驗也。張子曰。豕之負塗曳泥。其常性也。今足皆白。眾與涉波而去。水患之多可見矣。此言久役又逢大雨。勞苦而不暇及他事也。
漸漸之石三章。章六句。

音條之華。芸其黃矣。心之憂矣。維其傷矣。

比也。苕。陵苕。一名䑕尾。生下濕水中。七八月中花紫。似今紫草花。可染皁。煑以沐髮卽黑。詩人以身逢周之衰。如苕附物而生。雖榮不久。故以為比。而自言其心之憂傷矣。

苕之華。其葉青青音精。知我如此。不如無生。

比也。青青。盛貌。而何能久哉。

音臧羊墳首。三星在罶音柳。人可以食。鮮可以飽。

賦也。牂。牝羊也。墳。大也。羊瘠則首大也。罶。笱也。曲竹捕魚笱也。罶中无魚而水靜。可見三星之光也。言飢饉之餘。百物彤耗如此。苟且得食足矣。豈可望飽哉。
苕之華三章。章四句。陳氏曰。此詩。其辭簡。其情哀。周將亡。不可救矣。詩人傷之而已。

何草不黃。何日不行。何人不將。經營四方。

興也。草衰則黃。將。行也。經。度之也。營。造也。周室將亡。征役不息。行者苦之。故作此詩。言何草而不黃。何日而不行。何人而不將。以經營于四方也哉。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音鰥。哀我征夫。獨為匪民。

興也。玄。赤黑色也。匪。非也。匪民。非人也。既黃而玄也。无妻曰矜。言從役過時而不得歸。失室家之樂也。哀我征夫。豈獨為匪民哉。

匪兕音祀匪虎。率彼曠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賦也。兕。獸名。狀如野牛而靑。率。循也。曠。空也。言征夫非兕非虎。何為使之循曠野。而朝夕不得閒暇也。

有芃音蓬者狐。率彼幽草。有棧之車。行彼周道。

興也。芃。尾長貌。棧車。役車也。周道。大道也。言不得休息也。
何草不黃四章。章四句。

都人士之什十篇。四十三章。二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