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之什

北山之什  詩經傳 朱熹

北山
涉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從事。王事靡盬。憂我父母。
·賦也。偕。彊也。偕偕。彊壯貌。士子。詩人自稱也。大夫行役而作此詩。自言涉北山。而采其杞食者。彊壯之人也。朝夕從事者。王事不可不勤也。故貽我父母以憂。
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
·賦也。溥。大也。率。循也。濱。涯也。均。平也。言土之廣。臣之眾。而王不均。使我獨勞也。不斥王而曰大夫。不言獨勞。而曰獨賢。詩人忠厚如此。
四牡彭彭。王事傍傍。嘉我未老。鮮我方將。旅力方剛。經營四方。

·賦也。彭彭然。不得息也。傍傍然。不得已也。嘉。善也。鮮。寡也。以為寡而難得也。將。壯也。旅。膂也。言王使我者。善我未老而壯。有力而能斷之。可度治四方爾。猶上章之言獨賢。

或燕燕居息。或盡瘁事國。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

·賦也。或。疑也。闕疑之辭。燕。安也。息也。瘁。病也。已。止也。言役使之不均也。下章置此。

或不知叫號音毫。或慘慘劬勞。或棲遲偃仰。或王事鞅掌。

·賦也。不知叫號。身居安逸。不聞人聲也。鞅掌。言事煩不暇爲容儀也。職煩失容也。

或湛丁含切樂飲酒。或慘慘畏咎。或出入風音諷議。或靡事不為。

·賦也。咎。失也。過也。出入風議。言親信而從容也。
北山六章。三章章六句。三章章四句。

無將大車。祇音支自塵兮。無思百憂。祇自疧兮。

·興也。將。扶進也。大車。平地任載之車。駕牛者也。祇。適也。疧。病也。此行役勞苦而憂思者之作。言將大車。則塵污。思百憂。則病及之矣。

無將大車。維塵冥冥。無思百憂。不出于熲音耿

·興也。冥。昧也。昏晦也。熲。火光。小明也。百憂于內。光明不得出矣。

無將大車。維塵雝音勇兮。無思百憂。祇自重上平二聲兮。

·興也。雝。蔽也。重。猶累也。
無將大車三章。章四句。

明明上天。照臨下土。我征徂西。至于艽音求野。二月初吉。載離寒暑。心之憂矣。其毒大音太苦。念彼共音恭人。涕零如雨。豈不懷歸。畏此罪罟音古

·賦也。征。行也。徂。往也。艽。遠荒也。艽野。地名。遠荒之地也。二月。亦以夏正數之。建卯月也。初吉。朔月也。毒。言心內如有藥毒也。共人。僚友之處者也。懷。思也。罟。網也。大夫以二月西征。歲末未得歸。故呼天而訴之。復念及僚友之處者。自言畏罪不敢歸也。

昔我往矣。日月方除去聲。曷云其還。歲聿云莫。念我獨兮。我事孔庶。心之憂矣。憚音多我不暇。念彼共人。睠睠懷顧。豈不懷歸。畏此譴怒。

·賦也。除。易也。除舊生新。謂二月初吉也。庶。眾也。憚。勞病也。本作癉。睠。勸厚之意。譴。謫問也。言昔以此時往。今未知何時還。而歲暮已。身獨而事眾。故勸勞而不暇也。

昔我往矣。日月方奧音郁。曷云其還。政事愈蹙。歲聿云莫。采蕭穫菽。心之憂矣。自詒伊戚。念彼共人。興言出宿。豈不懷歸。畏此反覆。

·賦也。奧。熱在中。燠也。蹙。急也。詒。遺也。戚。憂也。興。起也。反覆。傾側无常之意。言政事急。以至歲末不得歸。又自咎不能見幾遠去。而自遺此憂。至不能安寢。而出宿于外也。

嗟爾君子。無恆安處。靖共爾位。正直是與。神之聽之。式穀以女音汝

·賦也。君子。僚友也。恆。常也。靖。謀也。與。猶助也。式。用也。穀。祿也。以。猶與也。上章自悼。此章戒僚。曰。嗟爾君子。無以安處為常。言有勞時。勿懷安也。宜靖共爾位。惟正惟直之是人而助。則神之聽之。穀與汝也。

嗟爾君子。無恆安息。靖共爾位。好去聲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

·賦也。息。猶處也。好。相善也。好是正直之人。介。景。好也。
小明五章。三章章十二句。二章章六句。

鼓鍾將將音槍。淮水湯湯。憂心且傷。淑人君子。懷允不忘。

·賦也。將。聲也。淮水出信陽軍桐陌山。至楚州漣水軍入海。湯湯。流貌。波動之狀。翻滾之貌。淑。善也。懷。思也。允。信也。此詩之義不詳。王氏曰。幽王鼓鐘淮水之上。為流連之樂。久而忘反。聞者憂傷。思古之君子而不能忘也。

鼓鍾喈喈音皆。淮水湝湝音諧。憂心且悲。淑人君子。其德不回。

·賦也。喈喈。和聲之遠聞也。湝湝。衆流之貌。回。邪也。

鼓鍾伐鼛音高。淮有三洲。憂心且妯音抽。淑人君子。其德不猶。

·賦也。鼛。大鼓也。周禮爲臯鼓。長尋有四尺。三洲。淮地也。蘇氏曰。始言湯湯。水盛也。中言湝湝。水流也。終言三洲。水落而洲見。言幽王久于淮也。妯。心動也。人不靜曰妯。猶。若也。言不若今王之荒亂也。

鼓鍾欽欽。鼓瑟鼓琴。笙磬音罄同音。以雅以南。以籥音藥不僭音侵

·賦也。欽欽。聲也。磬。樂石也。琴瑟在堂。笙磬在下。同音。和也。雅。二雅也。南。二南也。籥。文舞有持羽吹籥者。所謂籥舞也。僭。亂也。言三者不僭也。蘇氏曰。言幽王不德。豈其樂非古歟。樂是而人非也。
鼓鍾四章。章五句。此詩之義。有不可知。今釋其名物。雖引王蘇之說。未敢信其然也。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自昔何為。我蓺音藝黍稷。我黍與與音餘。我稷翼翼。我倉既盈。我庾維億。以為酒食。以享以祀。以妥以侑音又。以介景福。

·賦也。楚楚。盛密貌。茨。蒺藜。抽。除也。我。有田而奉祀者也。與與。翼翼。蕃盛貌。庾。裕也。言盈裕也。露積之言也。盈裕不可稱受。所以露積之也。億。數名。一說億數不定。禮。算法。億之數有大小二法。小數以十爲等。十萬爲億。十億爲兆也。大數以萬爲等。萬至萬。萬萬爲億也。享。獻也。妥。安也。坐也。禮曰。詔妥尸。古者尸無事則立。有事而後坐。祭祀筮族人之子為尸。既奠。迎之以處神座而敗以安之也。侑。勸也。或尸未飽。祝侑曰。皇尸未實也。介。大也。景。大也。此詩述公卿有田祿者。力于農事。以奉其宗廟之祭。故言蒺藜之地。有抽棘者。古人何為此事乎。蓋使我于此蓺黍稷也。故我之黍稷既盛。倉庾既實。則為酒食。以享祀妥侑。而介大福也。

濟濟上聲蹌蹌音槍。絜爾牛羊。以往烝嘗。或剝或亨音鎊。或肆或將。祝祭于祊。祀事孔明。先祖是皇。神保是饗。孝孫有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賦也。濟濟。蹌蹌。有容也。冬祭曰烝。秋祭曰嘗。剝。殺牲體解之名。亨。熟之也。肆。陳之也。將。奉持而進之也。祊。門內也。孝子不知神之所在。使祝博求之門內之旁。待賓客處也。孔。甚也。明。著也。備也。皇。大也。君也。保。安也。神保。尸之嘉號。楚辭謂靈保。亦以巫降神也。孝孫。主祭者也。慶。福也。

執爨音竄踖踖音刺。為俎孔碩。或燔或炙。君婦莫莫。為豆孔庶。為賓為客。獻酬交錯。禮儀卒度。笑語卒獲。神保是格。報以介福。萬壽攸酢。

·賦也。爨。竈也。踖。敬也。俎。載牲之器。碩。大也。燔。加于火上也。炙。貫之火上也。君婦。主婦也。莫莫。清靜而敬至也。豆。古食肉器也。主婦薦之也。庶。多也。賓客。筮而戒之使助祭者。既獻尸而逐與之相獻酬也。主人酌賓曰獻。賓飲主人曰酢。主人又自飲而復飲賓曰酬。賓受之。奠于席前而不舉。至旅而後少長相勸。而交錯以徧也。卒。盡也。度。法制也。獲。得其宜也。格。來也。酢。報也。

我孔熯音善矣。式禮莫愆叶起巾切。工祝致告。徂賚孝孫。苾芬孝祀。神嗜飲食。卜爾百福。如幾音機如式。既齊既稷。既匡既敕。永錫爾極。時萬時憶。

·賦也。熯。乾也。愆。罪也。失也。工。善其事也。直中繩。二平中準。巧而有規榘也。祝。祭主贊詞者。苾。馨香也。芬。草初生。香分布也。卜。予也。幾。期也。春秋傳曰。易幾而哭者也。式。法也。齊。整也。稷。疾也。匡。正也。敕。戒也。極。至也。禮行既久。氣乾力弱焉。而式禮莫愆。敬至矣。祝致神意以嘏主人曰。爾飲食芳潔。故報爾以福祿。使其來如幾如式。爾禮容莊敬。故報爾以眾善之極。使爾无一事而不得乎此。各隨其事。而報之以類也。少牢嘏辭曰。皇尸命工祝。承致多福无疆于女孝孫。來女孝孫。使女受祿于天。宜稼于田。眉壽萬年。勿替隱之。此大夫之禮也。

禮儀既備。鍾鼓既戒。孝孫徂位。工祝致告。神具醉止。皇尸載起。鼓鍾送尸。神保聿歸。諸宰君婦。廢徹不遲。諸父兄弟。備言燕私。

·賦也。戒。告也。徂。往也。存也。徂位。祭畢。主人往祚階下西位也。致告。祝傳尸意。告利成于主人。言孝子之利養成畢也。神醉而尸起。送尸而神歸矣。曰皇尸者。尊稱之也。鼓鍾者。尸出入。奏肆夏也。鬼神无形。言其醉而歸者。誠敬之至。如見之也。諸。凡衆也。非一也。皆言也。家臣之長曰宰。廢。棄也。不遲。以疾為敬。不畱神惠之意也。祭畢。歸賓客之俎。同姓畱與之燕。以盡私恩。所以尊賓客。親骨肉也。

樂具入奏音族。以綏後祿。爾殽音爻既將。莫怨具慶。既醉既飽。小大稽首。神嗜飲食。使君壽考。孔惠孔時。維其盡之。子子孫孫。勿替引之。

·賦也。廟制。前奉神。後寢藏衣冠。祭于前廟而燕于後寢。于此將燕。而祭時之樂。奏于寢。故曰入奏。亦祭既受祿矣。故以燕為將受後祿而綏之也。爾殽既將。與燕之人。无有怨者。而皆歡醉飽。稽首而言曰。向者之祭。神嗜君之飲食矣。故使君壽考也。又言君之祭祀。甚順甚時也。不所不盡。子子孫孫。當不廢而引長之也。
楚茨六章。章十二句。呂氏曰。楚茨祭祀。事神受福之節。推明先王致力于民者盡。則致力于神者祥。觀其威儀之盛。物品之豐。所以交神明。逮羣下。至于受福无疆者。非德盛功脩。何以致之。

信南山
信彼南山。維禹甸之。畇畇音匀原隰。曾孫田之。我疆我理。南東其畝。

·賦也。南山。終南山也。甸。治也。畇畇。田也。言墾辟也。曾孫。主祭者之稱。曾。重也。自曾祖以至无窮。疆。謂畫其大界。理者。定其溝塗也。畝。壟也。長樂劉氏曰。其遂東人于溝。則其畝南也。其遂南人于溝。則其畝東也。言信此乎南山者。本禹之所治。故原隰矣。而我得田。為之疆理。而順地勢水勢所宜。或南其畝。或東其畝。

上天同雲。雨雪雰雰。益之以霢霂。既優既渥。既霑既足。生我百穀。

·賦也。同雲。雲一色也。將雪之候如此。雰雰。雪貌。霢霂。小雨貌。優渥霑足。饒洽也。冬有積雪。春而小雨潤澤。則饒洽矣。

疆場音亦翼翼。黍稷彧彧音郁。曾孫之穡。以為酒食。畀音比我尸賓。壽考萬年。

·賦也。場。畔也。翼翼。整飭貌。彧彧。茂盛貌。畀。與也。言田整飭。穀茂盛者。曾孫之穡也。故為酒食。獻之于尸與賓。陰陽和。萬物遂。而人悅與奉宗廟。則神降之福。故壽考萬年。

中田有廬。疆場音亦有瓜。是剝是菹。獻之皇祖。曾孫壽考。受天之祜音户

·賦也。中田。田中也。農人作廬焉。以便田事。廬。屋舍也。菹。酢菜也。祜。福也。一井之田。其百亩為公田。內二十畝。分八家為廬。于畔種瓜。以盡地利。瓜成。剝以鹽漬。為菹而獻之皇祖。貴四時之異物。順孝子之心也。

祭以清酒。從以騂牡。享于祖考。執其鸞刀。以啟其毛。取其血膋音聊

·賦也。清。澂水之皃。明也。潔也。騂。牲赤色。周尚赤色。祭。先以鬰鬯灌地。求神于陰。後迎牲。執。主人親執。鸞刀。刀有鈴也。膋。脂膏也。啟其毛。告純也。取其血。告殺也。師古曰。膋。來彫反。腸閒脂也。以蕭焫脂合馨香也。以升臭也。合之黍稷。合之蕭而燔之。以求神于陽也。記曰。周人尚臭。灌用鬯臭。鬰合鬯。臭陰達于淵泉。灌以圭璋。用玉氣也。既灌。而迎牲。致陰氣也。蕭合黍稷。臭陽達于牆屋。故既奠。而後炳蕭合羶薌。凡祭慎之于此。魂氣歸于天。行魄歸于地。故祭求之于陰陽之義也。

是烝是享。苾苾芬芬。祀事孔明。先祖是皇。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賦也。烝。進也。或曰冬祭名。
信南山六章。章六句。

倬彼甫田。歲取十千。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今適南畝。或耘或耔音子。黍稷薿薿音擬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賦也。倬。明皃。甫。大也。十千。謂一成之田也。地方十里。為田九萬畝。而以其萬畝為公田。九之一法也。我。食祿主祭之人也。陳。故也。舊粟也。農人。私百畝而養公田者也。有年。豐年也。適。往也。耘。除草也。耔。壅苗本也。后稷為田。一畝三畎。廣尺。深尺。而播種其中。苗木以上。稍耨壠草。以土附苗根。壠盡畎平。根深而能風與旱也。薿。茂也。介。大也。烝。進也。髦。俊也。俊士。秀民也。古者士出于農。而工商不與焉。管仲曰。農之子恆為農。野處而不暱。其秀民之能為士者。必足賴也。此詩述公卿有田祿者。力于農事。以奉方舍田祖之祭。故言大田。歲取萬畝之入為祿食。積久而有餘。又存其新。而散其舊以食農人。補不足。助不給也。蓋以自古有年。陳陳相因。所積如此。然其用之之節。又合宜有序如此。所以粟雖多。而无紅腐不可食之患也。又言自古既有年矣。今適南畝。農人或耘或耔。而其黍稷已茂。將復有年也。故以其美大止息之處。進我髦士而勞之也。

以我齊音姿明。與我犧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農夫之慶。琴瑟擊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

·賦也。齊。粢也。稷也。此言齊明。和韻耳。曲禮云。天子以犧牛。天子祭牲必用純色。故知色純曰犧也。社。后土也。以句龍氏配。方。秋祭四方。報成萬物。臧。善也。慶。福也。御。迎也。田祖。神農也。始耕田者。周禮籥章。凡國祈年于田祖。吹豳雅。擊土鼓。以樂田畯。穀。養也。善也。言倉禀實而知禮節。言奉其齊盛犧牲。以祭社祭方。而曰我田善者。非我所能致也。農夫之福以致耳。又作樂以祭田祖而祈雨。庶大有而養其名也。

曾孫來止。以其婦子。饁音葉彼南畝。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嘗其旨否。禾易長畝。終善且有。曾孫不怒。農夫克敏。

·賦也。曾孫。主祭者之稱。饁。餉田食。攘。取也。旨。美也。易。治也。長。竟也。有。多也。敏。疾也。曾孫之來。適見農夫之婦子來饁耘者。與之偕至其所。而田畯亦至而喜之。乃取其左右之饋。而嘗其旨否。言上下相親也。又見禾治。竟畝如一。知終當善且有。故曾孫不怒。農夫益敏其事也。

曾孫之稼。如茨如梁。曾孫之庾。如坻音馳如京。乃求千斯倉。乃求萬斯箱。黍稷稻粱。農夫之慶。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賦也。茨。屋蓋。言密也。梁。車梁。言穹窿也。坻。水中高地也。京。高丘也。車內容物處爲箱。慶。賜也。此言收成之後。稼多。求倉以處之。求車以載之。而言黍稷稻粱。皆賴農夫之慶而得之。宜報以大福。使萬壽無疆也。歸美于下。而欲厚報之如此。
甫田四章。章十句。

大田
大田多稼。既種上聲音腫既戒。既備乃事。以我覃音琰音似。俶載南畝。播厥百穀。既庭且碩。曾孫是若。

·賦也。種。擇其種也。戒。飭其具也。修治也。覃。利也。耜。耒耑也。俶。始也。載。事也。庭。直也。碩。大也。若。順也。蘇氏曰。田大而種多。故于今歲之冬。具來歲之種。戒來歲之事。既備已。乃取利耜而事南畝。耕而播之。耕之也勤。種之也時。故生者直而大。以順曾孫之所欲。此詩為農夫之辭。以頌美其上。若以答前篇之意也。

既方既皁。既堅既好音吼。不稂音郎不莠音酉。去其螟螣音特。及其蟊賊。無害我田稺音稚。田祖有神。秉畀音比炎火。

·賦也。方。房也。孚甲始生而未合時也。穀實未堅曰皁。稂。草名。童粱。莠。草似稷而無實。稂莠皆害苗。螟。食苗心蟲也。螣。蝗也。食葉曰螣。食根曰蟊。食節曰賊。皆害苗之蟲也。稺。幼禾也。秉。執持也。畀。相付與之。言苗既盛矣。又去四蟲。可无害田禾。而人力有不及。故願田祖之神。為我持此四蟲。而付之炎火。姚崇遣使補蝗。引此為證。夜設火。火邊掘坑。且焚且 。古之遺法如此。

有渰音掩萋萋。興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彼有不穫穉。此有不斂穧音劑。彼有遺秉。此有滯穗。伊寡婦之利。

·賦也。渰。雲雨皃。萋。艸盛。祁祁。徐皃。雲欲盛。盛則多雨。雨欲徐。徐則入土。公田者。方里而井。井九百畝。而同養公田也。遂。達也。穧。禾之鋪而未束者。秉。把也。滯。漏也。言農夫之心。先公後私。故望雲雨而曰。天雨我公田。而達我私田乎。冀怙君德。而蒙其餘惠。使收成之際。彼有不及穫之穉禾。此有不及斂之穧束。彼有遺亡之禾把。此有滯漏之禾穗。而寡婦善得取之而得利也。見其豐成有餘。而不盡取。又與鰥寡共之。既足以為不費之惠。亦不棄于地也。不然。則粒米狼戾。不殆于輕視天物而慢棄之乎。

曾孫來止。以其婦子。饁音葉彼南畝。田畯至喜。攘其左右。來方禋音因祀。以其騂黑。與其黍稷。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賦也。精意以享曰禋。農夫告曰。曾孫來矣。自與其婦子。饁彼南畝之獲者。而田畯亦至喜之也。曾孫之來。又禋祀四方之神。而賽禱焉。四方各用其方色之牲。此言騂黑。舉南北而見其餘也。以介景福。農夫欲曾孫受福也。
大田四章。二章章八句。二章九句。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祿如茨。韎音眛音閤有奭音釋。以作六師。

·賦也。洛。水名。東都會諸侯之處也。泱泱。水深廣也。君子。天子也。茨。積也。聚也。韎。茅蒐染色也。韐。合韋爲之。制似韠。周官謂韋弁。兵事服也。奭。赤貌。作。起也。六師。六軍也。天子六軍。此天子會諸侯于東都以語武事。而諸侯美天子之詩。言天子至此洛水之上。御戎服而起六師也。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鞞補鼎切音奉有珌音必。君子萬年。保其家室。

·賦也。鞞。刀室也。琫。佩刀上飾。天子以玉。諸侯以金。珌。佩刀下飾。天子以玉。亦戎服也。

瞻彼洛矣。維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祿既同。君子萬年。保其家邦。

·賦也。同。猶聚也。
瞻彼洛矣三章。章六句。

音常裳者華。其葉湑音諝兮。我覯音遘之子。我心寫音瀉兮。我心寫兮。是以有譽處兮。

·興也。裳裳。猶堂堂。董氏曰。古本作常。常棣也。湑。盛貌。覯。見也。寫。傾也。盡也。輸也。我心輸寫。而無留恨也。是。正也。譽。偁美也。處。安也。此天子美諸侯之辭。以答瞻彼洛矣。言裳裳華者。其葉湑然而美盛矣。我覯之子。其心盡輸而悅樂矣。我心盡輸而悅樂矣。夫能使見之悅樂如此。以譽正處宜矣。此章文勢與蓼蕭首章似。

裳裳者華。芸音運其黃矣。我覯之子。維其有章矣。維其有章矣。是以有慶矣。

·興也。芸。香艸。章。文章。禮文也。慶。行賀人也。有文章。斯有慶矣。

裳裳者華。或黃或白。我覯之子。乘其四駱。乘其四駱。六轡沃若。

·興也。言車馬威儀之盛。

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維其有之。是以似之。

·賦也。言才德備。以左之无不宜。以右之无不有。維其有之于內。是以形之于外者。无不似其所有也。
裳裳者華四章。章六句。

北山之什十篇。四十六章。三百三十四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