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父之什

祈父之什二之四  詩經傳 朱熹

祈父音甫。予王之爪牙。胡轉予于恤。靡所止居。

·賦也。祈父。司馬也。職掌封圻之兵甲。故以為號。酒誥曰。圻父薄違者也。予。六軍之士也。或。司馬虎賁之屬也。爪牙。鳥獸所用以為威者也。恤。憂也。軍士怨于久役。故呼祈父而告之。曰。予乃王之爪牙。汝何轉我于憂地。使我无所止居乎。

祈父。予王之爪士。胡轉予于恤。靡所底止。

·賦也。爪士。爪牙之士也。底。至也。

祈父。亶音僤不聰。胡轉予于恤。有母之尸饔音邕

·賦也。亶。誠也。尸。主也。饔。飧。熟食也。朝曰饔。夕曰飧。言不得奉養。而使母反主勞苦之事也。東萊呂氏曰。越。勾踐伐吳。有父母耆老而无昆弟者。皆遣歸。魏公子无忌救趙。亦令獨子无兄弟者歸養。則古有親老而无兄弟。其當免征役。必有成法。故責司馬之不聰。其意謂此法人皆聞之。汝獨不聞乎。而驅吾從戎。使吾親不免薪水之勞也。責司馬者。不敢斥王也。
祈父三章。章四句。東萊呂氏曰。太子晉諫靈王之辭曰。自我先王厲宣幽平而貪天禍。至今未弭。宣王。中興之主也。至與幽厲並數之。其辭雖過。觀此詩所刺。則子晉之言。豈无所自歟。但考詩文。未見其為宣王耳。下章放此。

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音執之維之。以永今朝。所謂伊人。於焉逍遙。

·賦也。皎皎。潔白也。馬二歲曰駒。謂賢者所乘也。場。圃也。縶。絆其足也。維。繫其靷也。永。久也。伊人。賢者也。逍遙。遊息也。為此詩者。以賢者之去而不可畱也。故託以其所乘之駒。食我場苗。而縶維之。庶幾以永今朝。使其于此得逍遙而不去。若後人畱客投其轄車軸端鍵于井中也。

皎皎白駒。食我場藿。縶之維之。以永今夕。所謂伊人。於焉嘉客。

·賦也。藿。猶苗也。夕。猶朝也。嘉客。猶逍遙也

皎皎白駒。賁音臂音奔然來思。爾公爾侯。逸豫無期。慎爾優游。勉爾遁思。

·賦也。賁。飾也。賁然。光彩之貌也。或作來之疾也。思。語辭。爾。乘駒之賢人也。慎。勿過也。勉。勿決也。遁思。猶去意也。言此乘白駒者。若肯來。則以為公。以為侯。而逸樂无期矣。猶言橫來。大者王。小者侯也。豈可過于優游。決于遁思。而不我顧哉。愛之切。而不知爵不足為靡。畱之苦。而不恤其志之不得遂也。

皎皎白駒。在彼空谷。生芻音初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爾音。而有遐心。

·賦也。賢者必去而不可畱也。故歎其乘白駒而入空谷。束生芻以秣之。而其人之德美如玉也。蓋已邈乎其不可親也。而猶冀其聞而不相絕也。故語之曰。勿貴重爾之音聲。而有遠我之心也。
白駒三章。章六句。

黃鳥黃鳥。無集于穀。無啄我粟。此邦之人。不我肯穀。言旋言歸。復我邦族。

·比也。穀。木名。續也。穀與粟同義。引伸爲善也。旋。回也。復。反也。民適異國。不得其所。故作此詩。託黃鳥而告之曰。爾無集于穀。而啄我之粟。苟此邦之人。不以善道相與。則我亦不久于此而將歸矣。

黃鳥黃鳥。無集于桑。無啄我粱。此邦之人。不可與明。言旋言歸。復我諸兄。

·比也。

黃鳥黃鳥。無集于栩音許。無啄我黍。此邦之人。不可與處。言旋言歸。復我諸父。

·比也。
黃鳥三章。章七句。東萊呂氏曰。宣王之末。民有失所者。意他國可居也。至彼。則不如故鄉焉。故思歸。使民如此。亦異于還安定集之時也。今按詩文。未見為宣王之世也。下篇亦然。

我行其野。蔽芾音沸其樗音畫。昏姻之故。言就爾居。爾不我畜。復我邦家。

·賦也。樗。樹及皮皆似漆。靑色。葉臭。壻之父。婦之父。相謂曰昏姻。畜。養也。民適異國。依其昏姻而不見收恤。故作此詩。言我行于野中。依惡木以自蔽。因思昏姻之故。而就爾居。而爾不我畜也。則復我邦家矣

我行其野。言采其蓫音逐。昏姻之故。言就爾宿。爾不我畜。言歸思復。

·賦也。蓫。牛蘈也。惡菜。陸註。今人謂之羊蹄。

我行其野。言采其葍音福。不思舊姻。求爾新特。成不以富。亦祇以異。

·賦也。葍。䔰也。惡菜也。特。匹也。言爾不思舊姻。而尋新匹也。雖不以彼之富而怨我貧。亦祗以其新而異于故耳。
我行其野三章。章六句。王氏曰。先王躬行仁義以道民。厚矣。猶以為未也。又建官置師。以孝親睦姻。任恤六。以教民。有父母也。故教以孝。有兄弟也。故教以友。有同姓也。故教以睦。有異姓。故教以姻。鄰裡鄉黨相保相愛也。故教以任。相賙相救也。故教以恤。徒教之或不率也。故使官師以時書德。行而勸之。徒勸之或不率也。故有不孝不睦不婣。不弟不任不恤之刑焉。周禮。六行。孝友睦婣任恤。時。何有此詩所刺之民乎。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無相猶矣。

·賦也。秩秩。有序也。斯。此也。干。水涯也。南山。終南之山也。苞。叢生而固也。猶。謀也。此築室已成。而燕飲落之。因歌其事。言此室臨水而面山。其下之固。如竹之苞。其上之密。如松之茂。居室者。兄弟相好而无相謀。則頌禱之辭。猶所謂聚國族于斯者也。張子曰。猶。似也。人情施之不報。則輟。故恩不能終。兄弟之閒。各盡己之所宜施。无學其不相報而廢恩也。君臣父子朋友之閒。亦莫不用此道。盡己而已。此說于文意或未然。而意則善矣。猶。或作尤。

似續妣祖。築室百堵。西南其戶。爰居爰處。爰笑爰語。

·賦也。似。嗣也。妣。先于祖者。或曰。謂姜媛後稷也。西南其戶。天子之宮。其室非一。在東者西其戶。在北者南其戶。猶言南東其畝也。爰。于也。

約之閣閣。椓音卓之橐橐音託。風雨攸除。鳥鼠攸去。君子攸芋。

·賦也。約。束板也。閣閣。上下相乘也。椓。築也。橐橐。杵聲也。除。去也。无風雨鳥鼠之害。言其上下四旁牢密也。芋。尊大人也。君子之居。以尊且大也。

如跂音企斯翼。如矢斯棘。如鳥斯革。如翬音輝斯飛。君子攸躋音賷

·賦也。跂。竦立也。翼。敬也。棘。急也。失行緩則枉。急則直也。革。變也。翬。雉屬。言其毛色光鮮。躋。登也。言其大勢嚴正。如人之竦立。而恭其翼翼也。其廉隅整飭。如失之急而直也。其棟宇峻起。如鳥之驚而革也。其華彩而軒翔。如翬之飛而矯其翼也。蓋其堂之美如此。而君子登以聽事也。

殖殖音事其庭。有覺其楹。噲噲音快其正音征。噦噦音嘒其冥。君子攸寧。

·賦也。殖殖。平正也。庭。宮寢之前庭也。覺。高大而直也。楹。柱也。噲噲。猶快快也。正。向明之處也。噦噦。深廣之貌。冥。室中西南隅與室中東南隅之閒也。言其室之美如此。而君子登以聽事也。

下莞音官上簟音磹。乃安斯寢。乃寢乃興。乃占我夢。吉夢維何。維熊維羆音陂。 維虺音毀維蛇。

·賦也。莞。草也。可爲席。簟。竹席也。羆如熊而長頭高腳。猛憨多力。能拔樹。虺。蛇屬。祝其君。安其室居。夢兆而有祥。亦頌禱之辭也。下置此。

音泰人占之。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音毀維蛇音移。女子之祥。

·賦也。大人。太仆之屬。占夢之官也。熊羆。陽物在山。彊力壯毅。男子之祥也。虺蛇。陰物穴處。柔弱隱伏。女子之祥也。

乃生男子。載寢之牀。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音沸斯皇。室家君王。

·賦也。半珪曰璋。喤。小兒大聲也。朱。天子純朱。諸侯黃朱。芾。太古蔽膝之象也。皇。猶煌煌也。君。諸侯也。寢之于牀。尊之也。衣之以裳。服之盛也。弄之于璋。尚其德也。言男之生于此室也。將服朱芾煌煌也。有室有家。為君為王也。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去聲之裼音替。 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

·賦也。裼。褓也。瓦。紡塼也。儀。善也。罹。憂也。寢之于地。卑之也。衣之以褓。卽其用而无加也。弄之以瓦。習其當有之事。有非。非婦人也。有善。非婦人也。蓋女以順為正。无非足矣。有善則非其吉祥可願之事也。惟酒食是議。而无遺父母之憂。則可矣。易曰。无攸遂。在中饋。貞吉。孟子之母曰。婦人之禮。精五飯。冪酒漿。養舅姑。縫衣裳而已矣。故有閨門之修。而无境外之志。此之謂也。
斯干九章。四章章七句。五章章五句。舊說。厲王流于彘。宮室圯壞。故宣王卽位。更作宮室。今未見。此時之詩矣。或曰。儀禮下管新宮。春秋傳。宋元公賦新宮。或此詩也。亦未有徵。

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羣。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音淳。爾羊來思。其角濈濈音戢。爾牛來思。其耳濕濕。

·賦也。黃牛黑脣曰犉。羊以三百為羣。其羣不可數也。九十其犉。非犉者不在其數也。聚其角而息。濈濈然。呞而動其耳。濕濕然。濈濈。和也。羊以善觸為患。故言其和。聚而不相觸也。濕濕。潤澤也。牛病則耳燥。安則潤澤也。此詩言牧事有成。而牛羊眾多也。

或降于阿。或飲于池。或寢或訛。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餱。三十維物。爾牲則具。

·賦也。

爾牧來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騫不崩。麾之以肱。畢來既升。

·賦也。

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旟矣。大人占之。眾維魚矣。實維豐年。旐維旟矣。室家溱溱。

·賦也。
無羊四章。章八句。 
節彼南山。維石巖巖。赫赫師尹。民具爾瞻。憂心如惔音談。不敢戲談。國既卒斬。何用不監。

·興也。節。高俊貌。巖巖。積石貌。赫赫。顯盛貌。師尹。大師尹氏也。大師。三公。尹氏。吉甫之後。春秋。尹氏卒。公羊子為譏世卿者。此也。具。俱也。瞻。臨視也。惔。燔也。憂心如火灼爛之矣。卒。終也。斬。截也。監。臨下也。此詩家父所作。刺王用尹氏而致亂。言節彼南山。則維石巖巖矣。赫赫師尹。則民具爾瞻矣。而其所為不善。使人憂心如火灼矣。又畏其威而不敢言也。然國既終斬截也。汝何用而不查哉

節彼南山。有實其猗。赫赫師尹。不平謂何。天方薦瘥。喪去聲亂弘多。民言無嘉。憯音慘莫懲嗟。

·興也。有實其猗。未詳其義。傳曰。實。滿也。猗。長也。倚也。言草木滿其旁。倚之畎谷也。或草木之實猗猗然。皆不甚通。薦。荐也。重也。瘥。病也。弘。大之也。憯。曾也。懲。創也。節彼南山。則有實其猗矣。赫赫師尹而不平其心。則謂之何哉。蘇氏曰。為政者。不平其心。則下之榮瘁勞佚。有大相絕者矣。故神怒而重之以喪亂。人怨而謗其上。而尹氏曾不懲創咨嗟。求自改也。

尹氏大音泰師。維周之氐音邸。秉國之均。四方是維。天子是毗音琵。俾民不迷。不弔昊天。不宜空我師

·賦也。氐。本也。均。平也。維。持也。毗。輔也。俾。益也。使也。職也。弔。愍也。悲也。憐也。昊者。元氣博大之貌。李巡云。夏萬物盛壯。其氣昊昊。故曰昊天。空。窮也。師。眾也。言尹氏大音泰師。維周之氐。而秉國之均。則宜維持四方。毗輔天子。而使民不迷。乃其職也。今不平其心。而不見愍于昊天矣。則不宜久居其位。使天降禍亂。而我眾窮也。

弗躬弗親。庶民弗信。弗問弗仕。勿罔君子。式夷式已。無小人殆。瑣瑣姻亞。則無膴音武仕。

·賦也。仕。事也。罔。欺也。君子。王也。夷。平也。已。止也。殆。危也。瑣。小貌。壻之父曰姻。兩壻相謂曰亞。膴。厚也。言王委政于尹氏。尹氏又委政于姻亞之小人。而其未嘗問。未嘗事者。欺君也。故戒之曰。汝之弗躬弗親。庶民已不信矣。其所弗問弗事。豈可罔君子哉。當平其心。視所任之人。有不當者則已之。无以小人之國而殆國也。瑣瑣姻亞。則無皆膴仕。則小人進矣

昊天不傭音踵。降此鞠訩。昊天不惠。降此大戾音麗。君子如屆。俾民心闋。君子如夷。惡去聲怒是違。

·賦也。傭。均也。齊等也。鞠。窮也。訩。亂也。戾。乖也。罪也。屆。極卽至也。猶言窮極也。闋。息也。違。遠也。言昊天不均。而降此窮極之亂。昊天不順。而降此乖戾之變。所以靖之者。亦在夫人而已。君子无所苟而用其至。則躬則親矣。而民之亂心息矣。君子无偏而平心。則式夷式已。而民之惡怒遠矣。傷王與尹氏之不能也。夫為政不平以名禍亂者。人也。而詩人以為天者。蓋无所歸咎而歸之天也。見君臣隱諱之義焉。見天人合一之理焉。後置此。

不弔昊天。亂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寧。憂心如酲音呈。誰秉國成。不自為政。卒勞百姓。

·賦也。弔。愍也。酲。病酒也。一曰醉而覺也。成。平也。卒。終也。蘇氏曰。天不恤。敵亂未止。而患與歲長。君子憂曰。誰秉國成者。乃不自為政。而付之姻亞之小人。其卒使民受勞至此。

駕彼四牡。四牡項領。我瞻四方。蹙蹙音噈靡所騁音逞

·賦也。項。大也。領。頸也。蹙。迫也。蹙蹙。缩小貌。言駕彼四牡。而四牡項領。可騁矣。而視四方。則皆昏亂。蹙蹙然。无可往所。亦何所騁哉。東萊呂氏曰。本根病。則枝葉皆瘁。故无可往之地也。

方茂爾惡。相去聲爾矛矣。既夷既懌音亦。如相醻矣。

·賦也。方。有之也。茂。盛也。相。視也。懌悅也。醻。猶厚也。勸也。言方盛其惡以相加。則視其矛戟。如欲戰鬥。及既夷平懌悅。則相與歡然如賓主而相道飲。不為怪也。蓋小人之性无常。而習于鬥亂。其喜怒不可期如此。故君子无所適而可也。

昊天不平。我王不寧。不懲其心。覆音福怨其正。

·賦也。尹氏之不平。若天使之。故曰昊天不平。如此。則我王亦不得寧矣。而尹氏不自懲其心。反怨人之正己者。則其為惡。何時而已哉。

家父音甫作誦。以究王訩。式訛爾心。以畜萬邦。

·賦也。家。氏也。父。字也。周大夫也。究。窮也。訛。化也。畜。養也。家父自言作此誦。以窮究王政昏亂之所由。冀其改心易慮。以養萬邦也。陳氏曰。尹氏厲威。使人不得戲談。而家父作詩。乃表出于己。以身擋尹氏之怒而不辭者。蓋家父周之世臣。義與國俱存亡。故也。東萊呂氏曰。篇終矣故窮其亂之本。而歸之王心焉。致亂者雖尹氏。而用尹氏者。則王心之弊也。孟子曰。人不足與適也。政不足與閒也。惟大人能格君心之非。用人之失。政事之過。雖君子之非。不先論也。惟格君心之非。則政事无不善矣。用人得其當也。
節南山十章。六章章八句。四章章四句。此詩之時世。眾說有不可信。闕焉可也。

正月
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民之訛言。亦孔之將。念我獨兮。憂心京京。哀我小心。癙音鼠憂以痒音羊

·賦也。正月。夏之四月。謂之正月者。以純陽用事。為正陽之月也。繁。多也。訛。偽也。將。大也。京。大也。癙。病也。呂氏曰。鼠憂。幽也。劉氏曰。鼠病而憂在于穴內。所不知。范氏曰。凡物之多畏者。惟鼠爲甚。故謂癙憂。痒。病也。此詩亦大夫所作。言霜降失節。不以其時。使我心憂傷矣。而造姦偽之言。以或羣聽者。大而眾人未以為憂。我獨憂之。以至于病也。

父母生我。胡俾我瘉音兪。不自我先。不自我後。好言自口。莠音酉言自口。憂心愈愈。是以有侮。

·賦也。瘉。病也。自。從也。莠。醜也。愈。益也。進也。愈愈。益甚之意。疾痛。故呼父母。而傷己適丁時矣。訛言之人。虛偽反覆。好言醜語皆自口而不自心。故我之憂心愈甚。而反見侵侮也。

憂心惸惸音瓊。念我無祿。民之無辜。去聲其臣僕。哀我人斯。于何從祿。瞻烏爰止。于誰之屋。

·賦也。惸。憂也。無祿。不幸也。辜。罪也。幷。俱也。古者以罪人為臣僕。亡國所擄亦為臣僕。箕子所謂商之淪喪。我罔為臣僕者也。言不幸而遭國之將亡。與此无罪之民。將俱為囚擄。而同為臣僕。未知從何人而受祿。如視鳥之飛。不知止于誰之屋也。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視天夢夢。既克有定。靡人弗勝音升。有皇上帝。伊誰云憎。

·興也。中林。林中也。侯。惟也。殆。危也。夢。不明也。皇。大也。上帝。天也。言瞻彼中林。則惟心惟蒸。分明可見也。今民危疾痛。號訴于天。視天而天夢然。若无意于分別善惡者。然此特値其未定之時爾。及其定。則未有不為天所勝者也。夫天豈有所憎而禍之乎。福善禍淫。亦自然之理。申包胥曰。人眾則勝天。天定能勝人。或出于此。

謂山蓋卑。為岡為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召彼故老。訊之占夢。具曰予聖。誰知烏之雌雄。

·賦也。岡。山脊也。陵。廣平也。懲。止也。故老。舊臣也。訊。問也。占夢。官名。掌占夢者也。具。俱也。鳥之雌雄相似而難辨者也。謂山蓋卑。而其岡陵之崇也。民之訛言如此矣。而王猶安然。莫之止也。及其詢之故老。訊之占夢。則自曰聖矣。亦誰能別其言之是乎非乎。子思言于衛侯曰。君之國事。將日非矣。公曰。何故。對曰。有由然焉。君出言自以為是。而卿大夫莫敢矯其非。君臣既自賢矣。而羣下同聲賢之。賢之則順而有福。矯之則逆而有禍。如此。則善安從生。詩曰。具曰予聖。誰之鳥之雌雄。亦似君之君臣乎。

謂天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音積。維號音毫斯言。有倫有脊。哀今之人。胡為虺音卉音易

·賦也。局。曲也。蹐。小步也。號。長言之也。倫。常也。脊。理也。蜴。螈也。虺。蜴。蟲也。言遭世之亂。天雖高。不敢不局。地雖厚不敢不蹐。其所號呼此言者。有倫理可考也。哀今之人。胡為肆毒以害人。而至此乎。

瞻彼阪音反田。有菀音鬱其特。天之扤音兀我。如不我克。彼求我則。如不我得。執我仇仇音求。亦不我力。

·興也。崎嶇墝埆之處。菀。茂盛貌。特。獨生之苗也。扤。動也。仇仇。敖敖。傲也。力。物所勝也。瞻彼阪田。有菀然之特。而天之動我。如恐其不我克。何哉。亦无歸咎之辭。夫始而求之以為法。惟恐不我得矣。得之。則執我堅固如仇然。而終莫能用。求之艱。而棄之易。无常如此。
心之憂矣。如或結之。今茲之正。胡然厲矣。燎之方揚。寧或滅之。赫赫宗周。褒姒滅之。

·賦也。正。政也。厲。苛也。殘也。火田為燎。揚。盛也。赫。盛也。宗周。鎬京也。褒姒。褒。國名也。姒。姓也。幽王之妾。言我心之憂猶結者。為國政之厲故也。燎之盛時。寧有能撲而滅之者乎。而赫赫之宗周。一褒姒可滅之。蓋傷之也。時宗周未滅。褒姒以淫妒讒諂而王或。知周滅也。曰。此東遷後之詩也。時宗周已滅矣。言褒姒滅之。有監戒之意。而无憂懼之情。似道已然之事。而非慮其已然之辭。今未能其然否也。

終其永懷。又窘陰雨。其車既載。乃棄爾輔。載輸爾載。 將音槍音百助予。

·比也。窘。迫也。陰雨。則車易陷。載。承也。輔。兩旁夾車木也。輸。隳也。將。請也。伯。或者之字也。蘇氏曰。王為淫虐。譬如行險而不知止。君子思其終。知其有難。故曰終其永懷。又窘陰雨。而王不備難之將至。而棄賢臣焉。故曰乃棄爾輔。君子求助于未危。故難不至。苟載毀。而後號伯以助予。則无及矣。

無棄爾輔。員音云于爾輻。屢顧爾僕。不輸爾載。終踰絕險。曾是不意。

·比也。員。益也。輻。輪中木之直指者。所以益幅者也。屢。數也。顧。視也。僕。將車者也。此承上章。言若能无棄爾僕。以益其幅。而又數顧其僕。則不墜爾所載。而踰于絕險。若初不以為意者。能謹其初也。則終无難矣。一說。王會不以為意乎。

魚在于沼。亦匪克樂音洛。潛雖伏矣。亦孔之炤音灼。憂心慘慘。念國之為虐。

·比也。沼。池也。灼。明也。魚在于沼。生而蹙矣。潛雖深亦明于見也。言禍亂之及。无所避也。

彼有旨酒。又有嘉殽音爻。洽比音筆其鄰。昏姻孔云。念我獨兮。憂心慇慇音殷

·賦也。洽。比。合也。肉帶骨曰殽。云。旋也。慇。痛也。言小人得志。有嘉殽以雜合。比其鄰里。怡懌其昏姻。而我獨憂。以至于痛也。人有言。燕雀處堂。母子相安。自以為樂也。突決棟焚。而怡然不知禍之及。其此之謂乎。

佌佌音此彼有屋。蔌蔌音速方有穀。民今之無祿。天夭是椓音篤。哿音舸矣富人。哀此惸音瓊獨。

·賦也。佌佌。小也。蔌蔌。陋也。言王所用之小人也。穀。祿也。夭。禍也。椓。害也。哿。可也。惸。憂也。獨。單也。有屋而陋。有穀而民无祿。是天擊之禍矣。无所怨之辭也。亂至于此。或富人可勝。憂獨甚矣。故文王發政。先鰥寡孤獨也。

正月十三章。八章章八句。五章章六句。

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醜。彼月而微。此日而微。今此下民。亦孔之哀。

·賦也。十月以夏正言之。建亥之月也。交。日月會也。晦朔之閒也。歷法。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左旋于地。一晝一夜。則其行一周又一度。日月皆右行于天。一晝一夜。則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故日一歲而一周天。月二十九日有奇而一周天。又逐及于日而與之會。一歲十二會。方會而月光晦。已會。則月光復蘇而曰朔。晦後朔前十五日。日月相對。則月光正滿而曰望。晦朔而日月之合。東西同度。南北同道。

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國無政。不用其良。彼月而食。則維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賦也。行。道也。凡日月之食。有常度矣。而已為不用其行者。月不避日。失常道也。而所以然者。則以四國无政。不用善人故。如此。則日月之食。皆非常矣。而以月食為其常。日食為不臧者。陰亢陽而不勝。猶可言也。陰勝陽而揜之。不可言之也。故春秋日食必書。而月食則无紀焉。亦此爾。

㷸㷸音曄震電。不寧不令。百川沸騰。山冢崒崩。高岸為谷。深谷為陵。哀今之人。胡憯音慘莫懲。

·賦也。㷸。盛也。㷸㷸。電光貌。震。雷也。寧。安徐也。令。善也。沸。出也。騰。乘也。山頂曰冢。崒。危高也。崒若斷岸。高岸崩陷。故為谷。深谷填塞。故為陵。憯。曾也。言非日食而已。十月而雷電。山崩水溢。災異之甚者。宜恐懼修省。改紀其政。而幽王曾莫之懲也。董子曰。國將有失道之敗。而天先出災異以告之。不知自省。而再出怪異以懼之。不知變。而傷至。此見天仁人。而欲止其亂。

皇父音甫卿士。番維司徒。家伯維宰。仲允膳夫。棸音鄒子內史。蹶維趣馬。楀音矩維師氏。豔音艷妻煽音扇方處

·賦也。皇父。家伯也。仲。允。字也。番。聚也。蹶。楀。氏也。卿士。六卿之外。以宰屬而兼總六官。位卑而權重也。司徒掌邦教。冢宰掌邦治。皆卿也。膳夫。上士。掌王之飲食。內史。中大夫。掌爵祿廢置殺生予奪之法。趣馬。中士。掌王馬之政者也。師氏。中大夫。掌司朝得失之事者也。美色曰豔。豔妻者。褒姒也。煽。熾也。方處。方居其所。未變徙也。言所以致變者。由小人用事于外。而妾或王心于內。以為之主。故也。

抑此皇父。豈曰不時。胡為我作。不卽我謀。徹我牆屋。田卒汙音鳥萊。曰予不戕。禮則然矣。

·賦也。抑。語辭。時。農作隙也。作。動也。卽。就也。卒。盡也。汙。停水也。萊。草穢也。戕者。卒暴之名。害也。言皇父不自以為不時。欲動我以徙。而不與我謀。乃

徹我牆屋。使我田不獲治。卑者汙而高萊。又曰。非我戕汝。乃下供上役之常耳。

皇父孔聖。作都于向去聲。擇三有事。亶音僤侯多藏去聲。不憖遺一老。俾守我王。擇有車馬。以居徂向

·賦也。孔。甚也。聖。通明也。都。大邑也。周禮。畿內大都方百里。小都方五十里。皆天子公卿所封也。向。地名。東都畿內。今孟州河陽縣也。三有事。三卿也。亶。信也。侯。維也。藏。畜也。憖。且也。心不欲而自強之辭。有車馬者。富民也。徂。往也。言皇父自以為聖。而作都則不求賢。而取富人為卿。又不自畱一人以衛天子。但有車馬者。則悉與俱往。不忠于上。而貪利以自私也。

音敏勉從事。不敢告勞。無罪無辜。讒口囂囂音枵。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噂沓音䵬音佩憎。職競由人。

·賦也。力所不堪。心所不欲。而勉强爲之曰黽。囂。眾多貌。孽。災害也。噂。聚也。沓。重復也。職。主也。競。力也。言黽勉從皇父之役。未敢告勞也。而无罪遭讒。下民之孽。非天之所為也。噂噂沓沓。相對談語。背則相憎也。專力此者。行自讒口之人也。

悠悠我里。亦孔之痗音昧。四方有羨。我獨居憂。民莫不逸。我獨不敢休。天命不徹。我不敢傚。我友自逸。

·賦也。悠悠。憂也。里。居也。痗。病也。羨。餘也。逸。縱也。傚。法也。時。天下病矣。而憂我里之甚病。四方之人。盡有饒餘。我獨憂我里。眾皆得逸而我獨勞者。以皇父病之。而被禍甚。故也。此天命之不均。我豈敢不安所遇。而傚我友之自逸哉。

十月之交八章。章八句。 

浩浩昊天。不駿其德。降喪去聲飢饉。斬伐四國。昊天疾威。弗慮弗圖。舍音涉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無罪。淪胥以鋪。

·賦也。浩。大水貌。昊者。元氣博大之貌。駿。大也。德。惠也。穀不熟曰飢。蔬不孰曰饉。疾威。暴虐也。慮。圖。謀思也。舍。置也。淪。率也。言牽率相引。而徧得罪。胥。相也。鋪。徧也。飢饉之後。羣臣離散。其不去者。作此詩而責去者。故推本而言。昊天不大其惠。降此飢饉。而斬伐四國之人。如何旻天不思謀而為此乎。彼有罪而飢死。則伏其辜矣。舍之可也。此无罪者。亦相與而率亡。則如之何哉

周宗既滅。靡所止戾音麗。正大夫離居。莫知我勩音異。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諸侯。莫肯朝夕。庶曰式臧。覆音蝮出為惡。

·賦也。宗。族姓也。戾。定也。正。長也。周官八職。一曰正。謂六官之長。離居。以飢饉散去。而因以避讒禍也。我。不去者自我也。勩。勞也。苦也。三事。三公也。大夫。六卿與中下大夫也。臧。善也。覆。反也。言將有異姓之禍。其兆已見。而天變人離又如此。庶幾曰王改而為善。又覆出為惡而不悛也。或此亦東遷後詩也。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如彼行邁。則靡所臻。凡百君子。各敬爾身。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賦也。如何昊天。呼天而訴之也。辟。法也。臻。至也。凡百君子。羣臣也。言如何乎昊天也。法度之言而不聽信。則如彼行往而无底至也。凡百君子豈可以王之為惡。而不敬其身哉。不敬爾身。不相畏也。不相畏。不畏天也。

戎成不退。飢成不遂。曾我暬音薛御。憯憯音慘日瘁音翠。凡百君子。莫肯用訊。聽言則答。譖音簪言則退。

·賦也。戎。兵也。遂。進也。易曰。不能退。不能遂。暬。近也。暬御。侍御也。楚語。居寢有暬御之箴。漢侍中之官也。憯。痛也。憯憯。憂貌。瘁。病也。訊。告問也。譖。讒也。如其事曰訴。加誣曰譖。言兵寇成已。而王為惡不退。飢饉成已。而王遷善不遂。使我暬御之臣。憂之而憯憯日瘁也。凡百君子。莫肯以此告王者。雖王有問而欲聽其言。則亦答之而已。而不敢盡言也。一有譖言及己。則退而離居。莫肯朝夕于王矣。其意。王雖不善。而君臣之義可乎。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維躬是瘁。哿音舸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

·賦也。出。出之也。瘁。病也。哿。可也。言之忠者。當世之能言者也。故巧好其言。如水之流。无所礙滯。而使其處于安樂之地。蓋亂世昏主。惡忠直。好諛佞如此。詩人所以深歎之也。

維曰于仕。孔棘且殆。云不可使。得罪于天子。亦云可使。怨及朋友。

·賦也。于。往也。棘。急也。急。褊也。窄陿謂之褊。殆。危也。蘇氏曰。人皆曰往仕。不知仕之急且危矣。時。王之所謂不可使。直道者也。王之所謂可使。枉道者也。直道者。得罪于君。而枉道者。見怨于友。此仕之所以難也。

謂爾遷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鼠思泣血。無言不疾。昔爾出居。誰從作爾室。

·賦也。爾。離居者也。鼠思。猶言癙憂也。時。言之難能。而仕之多患如此。故羣臣有去者。有居者。居者不忍王之无臣。己之无徒。則告去者。使還復于都。而去者不從。託于无家以拒之。至于憂思泣血。有无言而不痛疾者。蓋其懼禍之深。至于如此。所謂无家者。非其情實。故詰之曰。昔爾之去也。誰為爾作室。而今以此言辭我哉。

雨無正七章。二章章十句。二章章八句。三章章六句。 歐陽公曰。古之人于詩多不命題。而篇名亦无義例。其有命題者。必述詩之意。雨無正之名。未有所考。闕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