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弓之什

 

詩經卷之五

彤弓之什二之三  詩經傳 朱熹

彤弓弨音超兮。受言藏之。我有嘉賓。中心貺音况之。鐘鼓既設。一朝饗之。

·賦也。彤弓。朱弓也。弨。弛貌。貺。與也。大飲賓曰饗。此天子燕有功諸侯。而錫以弓矢之樂也。呂氏曰。受言藏之。言其重也。弓人所獻。藏之王府以待有功。不敢輕與人也。中心貺之。言其誠也。中心實欲貺之。非由外也。一朝饗之。言其速也。以藏王府之弓。一朝舉以畀人。未有遲畱顧惜之意。後世視府藏為己私分。至有以武庫兵賜弄臣者。則與受言藏之者異矣。賞賜非出于利誘。則迫于事勢。至有朝賜鐵券而暮屠戮者。則與中心貺之異也。屯膏吝賞。功臣解體。至有印  而不忍予者。則與一朝饗之者異矣。

彤弓弨兮。受言載之。我有嘉賓。中心喜之。鐘鼓既設。一朝右之。

·賦也。載。抗之也。喜。樂也。右。勸也。尊也。

彤弓弨兮。受言櫜音高之。我有嘉賓。中心好之。鐘鼓既設。一朝醻音酬之。

·賦也。櫜。韜也。弓衣也。甲衣也。好。說也。醻。報也。飲酒之禮。主人獻賓。賓酢主人。主人又酌自飲。而遂酌以飲賓。謂之醻。醻。猶厚也。勸也。
彤弓三章。章六句。春秋傳寗武子曰。諸侯敵王所愾。而獻其功。故賜之彤弓一。彤失百。玈弓矢千。以覺報宴。注曰。愾。恨怒也。覺。明也。言諸侯有四夷之功。王賜弓矢。又為歌彤弓。以明報功燕樂。鄭氏曰。凡諸侯賜弓矢。後專徵伐。呂氏曰。專徵者。如四夷入邊。臣篡子弒。不容待報者。餘則九伐之法。乃大司馬所職。非諸侯所專也。與後世強臣敗表輒行者異矣。

菁菁者莪
菁菁音精者莪。在彼中阿。既見君子。樂音洛且有儀。

·興也。菁菁。盛貌。莪。蒿屬。中阿。阿中也。大陵曰阿。君子。賓也。此燕賓之詩。言菁菁者莪。則在彼中阿矣。既見君子。則我心喜樂。而有禮儀也。或曰。以菁菁者莪。比君子容貌威儀之盛也。下置此。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音止。既見君子。我心則喜。

·興也。中沚。沚中也。喜。樂也。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見君子。錫我百朋。

·興也。中陵。陵中也。古者貨貝。五貝為朋。錫我百朋者。見之而喜。如得重貨之多也。

汎汎楊舟。載沉載浮。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比也。汎。浮貌。楊舟。楊木為舟也。載。則也。載沉載浮。猶言載清載濁。載馳載驅之類。以比未見君子而心不定也。
菁菁者莪四章。章四句。
六月
六月棲棲音西。戎車既飭音敕。四牡騤騤音逵。載是常服。玁音憸音尹孔熾。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國。

·賦也。六月。建未之月也。棲棲。猶遑遑也。不安之貌。戎車。兵車也。飭。整也。騤騤。強貌。常服。戎事之常服。獫狁。北狄也。亦匈奴別號。孔。甚也。熾。盛也。匡。正也。成康既沒。周室寢衰。八世而厲王胡暴虐。周人逐之出居于彘。獫狁內侵。逼近京邑。王崩。子宣王靖即位。命尹吉甫帥師伐之。有功而歸。詩人作歌。以序其事如此。司馬法。冬夏不興兵。今六月而出師者。乃獫狁甚熾。其事危急。于是不得已而出征。以正王國也。

比物四驪。閑之維則。維此六月。既成我服。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也。比物。齊力也。凡大事祭祀朝覲會同。毛馬而頒之。凡軍事物馬而頒之。毛馬齊其色。物馬齊其力。吉事尚文。武事善強也。則。法也。服。戎服也。三十里。一舍也。古者吉行日五十里。師行日三十里。既比其物。而日四驪。則其色又齊。見馬之有餘矣。閑習之而皆中法則。見教之有素矣。故此月之中。即成我服。既成我服。即日引道。不徐不急。盡舍而止。見應變之速。從事之敏。而不失度。王命以此而出征。欲其有以敵王所愾。而佐天子耳。

四牡脩廣。其大有顒魚容切。薄伐玁狁。以奏膚公。有嚴有翼。共音恭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國。

·也。脩。長也。廣。大也。顒。大貌。奏。薦也。膚。大也。公。功也。嚴。威也。翼。敬也。共。供也。服。事也。言將帥皆嚴敬以共武事。

玁狁音孺匪茹。整居焦穫音護。侵鎬及方。至于涇陽。織文鳥章。白旆音沛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啟行。

·也。匪。貌也。茹。兵相連也。整。齊也。穫。地名。焦穫。周地接于玁狁者。鎬。方。皆北方地名。其所在未詳。方。或朔方也。涇陽。涇水之北。豐鎬之西北。言其深入為寇也。織。幟也。旆。繼旐之旗也。沛然而垂。央央。鮮明貌。元。大也。戎。兵車也。元戎。軍之前鋒也。啟。開也。行。道也。言玁狁不自度。建旗選鋒銳進。深入為寇如此。聲其罪而討焉。直而壯。律而臧。有所不戰。戰必勝矣

戎車既安。如輊如軒。四牡既佶。既佶且閑。薄伐玁狁。至于大音泰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也。輊。車覆而前也。軒。車却而後也。佶。壯健貌。大原。地名。至于大原。言逐之而已。非窮追。先王治戎狄之法如此。吉甫。尹吉甫也。時之將。憲。法也。非文无以附眾。非武无以威敵。能文能武。則萬邦以之為法矣。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來歸自鎬。我行永久。飲御諸友。炰音庖龞膾鯉。侯誰在矣。張仲孝友。

·也。祉。福也。御。進也。侯。維也。張仲。吉甫之友也。善父母曰孝。善兄弟曰友。此言吉甫燕樂。多受福祉。蓋以其歸自鎬而行永久也。故飲酒進饌于友。而孝友之張仲在焉。言其所燕者之賢。所以賢吉甫而善此燕也。
六月六章。章八句。
采芑
薄言采芑音起。于彼新田。于此菑音緇畝。方叔涖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音始。方叔率止。乘其四騏。四騏翼翼。路車有奭音釋。簟音磹音弗魚服。鉤音溝膺鞗音條革。

·興也。薄。語辭。芑。似苦菜。莖靑白色。摘其葉。白汁出。肥。可生食。亦可蒸爲茹。宜馬食。軍行采之。人馬可食。田一歲曰葘。二歲曰新田。三歲曰畬。方叔。宣王卿士。受命為將者也。蒞。臨也。其車三千。法當用三十萬眾。蓋兵車一乘。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又二十五人。將重車在後。凡百人也。此盛而言。或難足此數。師。眾也。干。扞也。試。用也。言眾練也。率。領也。將也。翼翼。序貌。路車。戎路也。奭。赤貌。簟笰。以方文竹簟為蔽也。鉤。馬頷鉤。婁頷之鉤。膺。馬帶也。鞗。轡也。宣王時。蠻荊叛。王命方叔南征。軍行。採芑而食。故賦其事以起興曰。薄言采芑。則于彼新田。于此菑畝矣。方叔涖止。則其車三千師干之試。則言其車馬之美。以見軍容之盛也。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鄉。方叔涖止。其車三千。旂旐央央。方叔率止。約軝音祈錯衡。八鸞瑲瑲音倉。服其命服。朱芾音弗斯皇。有瑲蔥珩音行

·興也。中鄉。民居。其田尤治。約。束也。以皮纏束車之轂而朱之也。錯。文也。軝。轂之旁出者也。鈴在鑣曰鸞。瑲瑲。聲也。命服。天子所命之服也。朱芾。黃朱之芾也。皇。煌也。煇也。瑲。玉聲。蔥。蒼色如蔥。珩。佩首橫玉也。禮。三命赤芾蔥珩。

音聿彼飛隼。其飛戾音麗天。亦集爰止。方叔涖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鉦音征人伐鼓。陳師鞠旅。顯允方叔。伐鼓淵淵。振旅闐闐音田

·興也。鴥。飛貌。隼。鷂屬也。戾。至也。爰。于也。鉦。鐃類也。鉦以靜之。鼓以動之。伐。擊也。鉦鼓各有人。故言鉦人伐鼓。鞠。告也。二千五百人為師。五百人為旅。此言將戰。陳師旅而誓告之。陳師鞠旅。互文也。淵淵。平和不怒也。鼓聲。謂戰時進士眾也。振。止也。旅。眾也。言戰罷而止其眾入也。春秋傳曰。出曰治兵。入曰振旅。闐闐。鼓聲也。或曰盛貌。程子曰。振振。亦以鼓行金止。言隼飛戾天。而亦集于所止。以興師眾之盛。而進退有節。如下文云。

蠢爾蠻荊。大邦為讎。方叔元老。克壯其猶。方叔率止。執訊獲醜。戎車嘽嘽音癱。嘽嘽焞焞音推。如霆如雷。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音畏

·賦也。蠢。動而无知之貌。蠻荊荊州之蠻也。大邦。猶言中國也。元。大也。猶。謀也。言方叔雖老。而謀則壯也。嘽嘽。眾也。焞焞。盛也。霆。疾雷也。方叔與于北伐之功。蠻荊聞其名而來畏服。
采芑四章。章十二句。
車攻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四牡龐龐音籠。駕言徂東。

·賦也。攻。堅也。同。齊也。傳曰。宗廟齊豪。尚純也。戎事齊力。尚強也。天獵齊足。尚疾也。龐龐。充實也。東。東都洛邑也。周公相成王。營洛邑為東都以朝諸侯。周室衰。禮久廢。至于宣王內脩政事。外攘夷狄。復文王之竟土。脩車馬。備器械。復會諸侯于東都。因田獵而選徒焉。故詩人作此以美之。首章汎言將往東都也。

田車既好。四牡孔阜。東有甫草。駕言行狩。

·賦也。田車。田獵之車。好。善也。阜。盛也。甫草。地名。此章言將往甫田。

之子于苗。選徒囂囂音消。建旐設旄。搏獸于敖。

·賦也。之子。有司也。苗。狩獵之通名。選。數也。囂囂。聲眾盛也。數車徒者。其聲囂囂。則車徒之眾。可知也。且車徒不譁。而惟數者有聲。又見其靜治也。敖。地名。此章言至東都而選徒以獵也。。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音昔。會同有繹。

·賦也。奕奕。連絡布散之貌。赤芾。諸侯之服。金舃。赤舃而加金飾。大夫之服。時見曰會。殷見曰同。繹。陳列聯屬之貌。此章言諸侯來會朝于東都也。

決拾既佽音刺。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音恣

·賦也。決。以象骨為之。著于右手大指。所以鉤弦開體。拾。以皮為之著于左臂以遂弦。故亦名遂。佽。比也。調。謂弓強弱與失輕重相得也。射夫。蓋諸侯來會者也。同。協也。柴。此字。說文上作此下作手。謂積禽也。使諸侯之人。助力舉之。言獲多也。此章言會同而田獵也。

四黃既駕。兩驂不猗。不失其馳。舍音捨矢如破。

·賦也。猗。偏倚不正也。馳。驅馳之法也。舍失如破。巧而力也。蘇氏曰。不善射御者詭遇則獲。不然不能也。今御者不失驅馳之法。而射者舍失如破。可謂善射御矣。此章言田獵而見射御之善也。

蕭蕭馬鳴。悠悠旆旌。徒御不驚。大庖不盈。

·賦也。蕭蕭。悠悠。閒暇之貌也。徒。步卒也。御。使馬也。徒御。車御也。驚。如漢書。夜軍中驚之驚。不驚。言比卒事。不喧嘩也。庖。廚也。大庖。君庖也。不盈。言取之有度。古者田獵獲禽。面傷不獻。踐殘也毛不獻。不成禽不獻。擇取三等。自左膘脅前而射之。達于右腢肩頭為上射。以為前豆。奉宗廟。達右耳本者次之。以為賓客。射左髀達于右骶為下殺。以充君庖。每禽取三十焉。每等得十。其餘以與士大夫習射于澤宮。中者取之。故獲雖多君庖不盈也。張子曰。饌雖多而无餘者。均及于眾而有法也。凡事有法。何患不均舊說。不驚。驚也。不盈。盈也。亦通。此章言終事嚴而頒禽均也。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賦也。允。信也。展。誠也。聞師之行而不聞其聲。言至肅也。信矣。君子也。誠哉其大成也。此章敘其事之始終而深美之。

車攻八章。章四句。以五章以下考之。或四章章八句。
吉日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從其羣醜。

·賦也。戊。剛日也。伯。馬祖也。謂天駟房星之神也。醜。眾也。謂禽獸之羣眾也。此亦宣王之詩。言田獵用馬力。故以吉日祭馬祖而禱之。既祭而車牢馬健。可歷險而從羣也。以下章而推之。此日戊辰與。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獸之所同。麀音憂鹿麌麌音俁。漆沮平聲之從。天子之所。

·賦也。庚午。剛日也。差。擇也。齊足也。同。聚也。麀。牝鹿也。麌麌。羣聚貌。漆沮。水名。西都涇渭之北。戊辰之日。既禱矣。越三日庚午。擇馬而乘。視獸所聚。牝鹿多處而從。惟漆沮之旁眾。宜為天子田獵之所也。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音標俟俟。或羣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賦也。中原。原中也。祁。大也。趣則儦儦。行則俟俟。獸三日羣。二日友。燕。樂也。言從王者視彼禽獸之多。故率其同事之人。各共其事。以樂天子也。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音巴。殪音意此大兕音祀。以御賓客。且以酌醴。

·賦也。發。䠶發也。豝。牝豕也。殪。一失而死曰殪。兕。狀如野牛而靑。言能中微能制大也。御。進也。酌。盛酒行觴也。醴。甜酒也。禮也。釀之一宿而成。醴有酒味而已也。言射而獲禽以為俎實。進于賓客而酌醴也。

吉日四章。章六句。東萊呂氏曰。車攻吉日。所以為復古者何也。蓋蒐狩之禮。可以見王賦之復焉。可以見軍實之盛焉。可以見軍律之嚴焉。可以見上下之情焉。可以見綜理之周焉。欲明文武之功業者。此亦足以觀矣。
鴻雁。
鴻雁于飛。肅肅其羽。之子于征。劬音衢勞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鰥寡。

·興也。大曰鴻。小曰雁。肅肅。羽聲也。之子。流民自相謂也。征。行也。劬勞。病苦也。矜。憐也。老而无妻曰鰥。老而无夫曰寡。舊說。周室中衰。萬民離散。而宣王能勞。來還安定集之。故流民喜之而作此詩。追敘其始而言曰。鴻雁于飛。則肅肅其羽矣。之子于征。則劬勞于野矣。且劬勞者鰥寡而可哀憐之人也。今未見其為宣王之詩。後三篇置此。

鴻雁于飛。集于中澤。之子于垣音袁。百堵皆作。雖則劬勞。其究安宅。

·興也。中澤。澤中也。垣。牆也。一丈為板。五板為堵。究。終也。流民自言。鴻雁集于澤中。以興己之得其所止。而築室以居。今雖老苦。終安定也。

鴻雁于飛。哀鳴嗷嗷。維此哲人。謂我劬勞。維彼愚人。謂我宣驕。

·比也。流民以鴻雁哀鳴自比而作此歌。哲。知也。宣。示也。驕。縱也。知者聞此歌。知其出于劬勞。不知者謂我閒暇宣驕。韓詩云。勞者歌其事。魏風云。我歌且謠。不知我者。謂我士也驕。歌多出于勞苦。不知者以為驕也。

鴻雁三章。章六句。
庭燎 
夜如何其音基。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鸞聲將將音槍

·賦也。其。語辭。央。中也。庭燎。大燭也。諸侯將朝。司烜以物百枚。幷而束之。設于門內也。君子。諸侯也。將將。鸞鑣聲。王將起視朝。不安于寢。而問夜之早晚。曰。夜如何哉。夜雖未央。而庭燎光矣。朝者至而聞其鸞聲也。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君子至止。鸞聲噦噦音嘒

·賦也。艾。盡也。晣晣。小明也。噦噦。近而聞其徐行有節也。

夜如何其。夜鄉晨。庭燎有煇音熏。君子至止。言觀其旂音祈

·賦也。鄉晨。近曉也。煇。火之光。火氣也。天欲明而見煙光相雜也。至而觀其旂。則辨色矣。

庭燎三章。章五句。
沔水
音免彼流水。朝音潮宗于海。鴥音聿彼飛隼。載飛載止。嗟我兄弟。邦人諸友。莫肯念亂。誰無父母。

·興也。沔。水流滿也。亂。不治也。諸侯春見天子曰朝。夏見曰宗。此憂亂之詩。言流水猶朝宗于海。飛隼言或有所止。而我之兄弟諸友。乃无肯念亂者。誰獨无父母乎。亂則或憂及之。豈可不念哉。

沔彼流水。其流湯湯音傷。鴥彼飛隼。載飛載揚。念彼不蹟音迹。載起載行。心之憂矣。不可弭忘。

·興也。湯湯。波流盛貌。不蹟。不循道也。載起載行。言憂念之深。不遑寧處也。弭。止也。水盛隼揚。以興憂念之不能忘也。

鴥彼飛隼。率彼中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音澄。我友敬矣。讒言其興。

·興也。率。循也。訛。偽也。懲。止也。隼之飛。猶循彼之中陵。而民之訛言。无止之者。而我之友。能敬以自持矣。則讒言何興乎。始憂于人。而卒反諸己也。

沔水三章。二章章八句。一章六句。 
鶴鳴
鶴鳴于九皋。聲聞于野。魚潛在淵。或在于渚。樂音洛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蘀音託。它山之石。可以為錯入聲

·比也。鶴。鳥名。長頸高脚。丹頂白身。頸翅有黑。常以夜半鳴。聲聞八九里。皋。澤之坎。水岸也。水邊淤地也。從外數至九。喻深遠也。草木凡皮葉落陊地爲蘀。錯。礪石也。此詩之作不知所由。然陳善納誨之辭也。蓋鶴鳴于九皋。而聲聞于野。言誠之不可揜也。魚潛在淵。而或在于渚。言理之无定在也爰有樹檀。而其下維蘀。言愛當知其惡也。它山之石。可以為錯。言憎當知其善也。四者引而伸之。天下之理。其庶幾乎。

鶴鳴于九皋。聲聞于天。魚在于渚。或潛在淵。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穀音谷。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比也。穀。惡木也。攻。錯也。玉之溫潤。而兩玉相磨。不可成器。以石磨之。而後玉成器。猶君子之與小人相處也。橫逆脩加。然後脩省畏避。動心忍性。增益預防。而義理生焉。道德成焉。吾聞諸邵子云。

鶴鳴二章。章九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