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鳴之什

詩經卷之四    詩經傳 朱熹

小雅二雅者。正也。正樂之歌也。其篇本有大小之殊。而无正變之別。今考之。正小雅。燕饗之樂也。正大雅。會朝之樂。受釐陳戒之辭也。故或歡欣和說。以盡群下之情。或恭敬其莊以發先王之德。辭氣不同。音節亦異。多周公作時所定。其變也。事不同。而各以其聲附之。其次序時世。則有不可考者矣。

鹿鳴之什二之一。國風多寡不等。不稱什。雅頌无國別。故以十篇為一卷。而謂之什。猶軍法以十人為什也。

呦呦音幽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興也。呦呦。聲之和也。苹。無根浮水而生者。我。主人也。賓。所燕之客。瑟。笙。燕禮所用之樂。簧者。笙管之中金薄鑠也。承。奉也。筐。篚屬。所以盛幣帛。將。行也。奉筐而行幣帛。飲則以酬賓送酒。食則以侑賓勸飽也。周行。大道也。古者于旅也語。故欲于此聞其言也。 此燕饗賓客之詩也。蓋君臣之分。以嚴為主。朝廷之禮。以敬為主。然一于嚴敬。則或情不通。而无以盡其忠告之益。故先王因其飲食聚會。而制燕饗之禮。以通上下之情。而其樂歌又以鹿鳴起興。而言其禮。義之厚如此。庶乎人之好我。而示我以大道也。記曰。私惠不歸德。君子不自畱焉。蓋其所望于羣臣嘉賓者。惟在于示我以大道。則不以私惠為德而自畱矣。嗚呼。此其所以和樂而不淫也與。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音挑。君子是則是傚音豪。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興也。蒿。菣也。孔。甚也。昭。明也。視。示也。恌。偸也。薄也。敖。游也。言嘉賓之德音甚明。足以示民使不偷薄。而君子所當則傚。亦不待言語之閒。而其所以示我者深矣。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音琴。我有嘉賓。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樂音洛且湛。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

·興也。芩。草也。根如釵股。葉如竹。蔓生澤中下地鹹處爲草。湛。樂之久也。燕。安也。言安樂其心。則非止養其體。娛其外而已。蓋所以致其殷勤之厚。而欲其教示之无已也。
鹿鳴三章。章八句。范氏曰。食之以禮。樂之以樂。將之以實。求之以誠。此所以得其心也。賢者豈以飲食幣帛為悅哉。夫婚姻不備。則貞女不行也。禮樂不備。則賢者不處也。賢者不處。則豈得樂而盡其心乎。

四牡騑騑音非。周道倭音威遲。豈不懷歸。王事靡盬音古。我心傷悲。

·賦也。車有一轅四馬。中兩馬夾轅。名服馬。兩邊名騑馬。亦名驂馬。騑騑。行不止之貌。周道。大路也。倭遲。回遠之貌。盬。不堅固也。此勞使臣之詩也。夫君之使臣。臣事君。禮也。故為臣者。奔走于王事。特以盡其職分之所當為而已。何敢自為勞哉。然君之心。不敢以是而自安也。故燕饗之際。敘其情以閔其勞。言駕此四牡而出使于外。其道路之回遠如此。時。豈不思歸乎。以王事不可以不堅固。不敢徇私以廢公。故內顧而傷悲也。臣勞于事而不自言。君探其情而代之言。上下之閒。可謂各盡其道矣。傳曰。思歸者。私恩也。靡盬者。公義也。傷悲者。情思也。無私恩。非孝子也。無公義。非忠臣也。君子不以私害公。不以家事辭王事。范氏曰。臣之事上也。先公而後私。君子之勞臣也。先恩後義

四牡騑騑。嘽嘽音灘音洛馬。豈不懷歸。王事靡盬。不遑啟處。

·賦也。嘽嘽。眾盛之貌。白馬黑鬣曰駱。遑。暇也。啓。跪也。處。居也。

翩翩音篇者鵻音佳。載飛載下。集于苞栩音許。王事靡盬。不遑將父。

·興也。翩翩。飛貌。鵻。夫不也。今䳕鳩也。凡鳥之短尾者也。苞。草木叢生也。栩。栗屬也。柞櫟也。將。養也。翩翩者鵻。猶或飛或下。而聚于所安之處。今使人勞苦于外。而不遑養其父。此君人者。所以不能自安。而深以為憂也。范氏曰。忠臣孝子之行役。未嘗不念其親。君之使臣。豈待其勞苦而自傷哉。亦憂其憂如己而已矣。此聖人所以感人心也。

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音起。王事靡盬。不遑將母。

·興也。杞。枸檵也。

駕彼四駱。載驟音縐駸駸音侵。豈不懷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

·賦也。驟。馬疾步也。駸駸。馬行疾貌。諗。告也。以其不獲父母之情。而告于君也。非使人作是歌也。設言其情以勞之也。獨言將母者。因上章之文也。
四牡五章。章五句。此詩所以勞使臣之來。或本為勞使臣而作。後他用。

皇皇者華。于彼原隰音習。駪駪音莘征夫。每懷靡及。

·興也。皇皇。輝也。明也。華。榮也。高平曰原。下濕曰隰。駪駪。衆多之皃。不曰馬者。以詩言人也。征夫。使也。懷。思也。此遣使之詩也。君之使固欲其宣上德而達下情。而臣之受命。惟恐无以副君之意也。故先王遣使。美其行道之勤。而述其心之所懷。曰。彼皇皇之華。則于彼原隰矣。此駪駪然之征夫。則其所懷之思。常若有所不及矣。蓋亦因以為戒。然其辭之婉而不迫如此。詩之忠厚。亦可見矣。

我馬維駒。六轡如濡。載馳載驅。周爰咨諏。

·賦也。如濡。鮮澤也。周。遍也。爰。于也。咨諏。訪問也。故廣詢博訪。以補其不足而盡其職也。程子曰。咨訪使之大務。

我馬維騏。六轡如絲。載馳載驅。周爰咨謀。

·賦也。如絲。調忍也。咨謀。猶咨諏。

我馬維駱。六轡沃若。載馳載驅。周爰咨度入聲

·賦也。沃若。猶如濡也。度。猶謀也。

我馬維駰。六轡既均。載馳載驅。周爰咨詢。

·賦也。隂白雜毛曰駰。均。調也。詢。猶度也。
皇皇者華五章。章四句。本遣使而作。後他用。叔孫穆子曰。君教使曰。每懷靡及。諮謀度詢。必諮于周。敢不拜教。此詩之意矣。范氏曰。王者遣使于四方。教之以諮周善道。將以廣聰廣明也。夫臣欲助君之德。必求賢以自助。故臣能從善。則可善君矣。臣能聽諫。則可諫君矣。未有不自治而能正君者。

常棣之華。鄂不韡韡音偉。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興也。常棣。棣也。子如樱桃。可食。鄂。鄂然。外見貌。不。猶豈不也。韡韡。光明也。此燕兄弟之樂歌。故言常棣之華。其鄂然而外見者。豈不韡韡乎。凡今之人豈有如兄弟者乎。

死喪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蒲侯切矣。兄弟求矣。

·賦也。威。畏也。懷。思也。裒。聚也。言死喪之禍。他人所畏惡。惟兄弟相恤耳。至以聚于原野之閒。亦惟兄弟相求也。此詩周公誅管蔡而作。故此章以下。言死傷急難之事。其志切。其情哀。乃處兄弟之變。如孟子謂其兄關弓而射之。則己垂涕泣而道之者。

脊令音零在原。兄弟急難。每有良朋。況也永歎。

·興也。脊令。 水鳥名。況。發語辭。脊令。飛則鳴。行則搖。有急難之意。故以起興。言當此之時。雖有良朋。不過為之長嘆而已。或力不相及也。東萊呂氏曰。疎其所親。而親其所疎。此失其本心者也。故此詩覆言朋之不如兄弟也。蓋示之以親疎之分。使之反循其本也。本心既得。則由親及疎。秩然有序。兄弟之親既篤。朋友之義亦敦矣。初非薄于朋友也。苟雜施而不孫。雖曰厚于朋友。如无源之水。朝滿夕除。胡可保哉。或曰。人之在難。朋友亦可坐視與。曰。每有良朋。況也永歎。則非不憂憫。但視兄弟急難為有差等耳。詩人之辭。容有抑揚。然常棣周公作也。聖人之言。小大高下皆宜。而前後左右不相悖。

兄弟鬩迄逆切于牆。外禦其務。每有良朋。烝音蒸也無戎音絨

·賦也。鬩。很也。禦。止也。烝。語辭。戎。助也。言兄弟設有不幸。相怨恨于內。而有外侮。則同心禦之也。雖有良朋。豈能有所助乎。兄弟雖有小忿。不廢懿親。

喪亂既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

·賦也。友生。朋友也。上章言患難之時。兄弟相救。非朋友可比。此章言安寧之後。乃有親兄弟不如友生者。悖理之甚矣。

儐爾籩豆。飲酒之飫音淤。兄弟既具。和樂音洛且孺。

·賦也。儐。陳也。飫。飽也。足也。具。俱也。孺。親慕意。言兄弟歡洽。如小兒慕父母也。言成籩豆以醉飽。而兄弟有不具焉。則无以共享其樂矣。。

妻子好去聲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音吸。和樂且湛。

·賦也。翕。言妻子好合。如琴瑟之和。而兄弟有不合焉。則无以久其樂矣。

宜爾室家。樂爾妻帑音奴。是究是圖。亶其然乎。

·賦也。帑。子也。究。窮也。圖。謀也。亶。信也。宜爾室家者。兄弟具而後樂而孺也。樂爾妻帑者。兄弟翕而後樂而湛也。兄弟于人。其重如此。試以是究而圖之。豈不信其然乎。呂氏曰。告人以兄弟之當親。未有不以為然者也。苟非是究是圖。實從事于此。亦未有誠之其然者也。不誠知其然。而所之者。其名而已矣。凡學莫不然。
常棣八章。章四句。此詩委曲漸次。說盡人情矣。

伐木丁丁音爭。鳥鳴嚶嚶。出自幽谷。遷于喬木。嚶其鳴矣。求其友聲。相去聲彼鳥矣。猶求友聲。矧音哂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聽之。終和且平。

·興也。丁丁。伐木聲。嚶嚶。鳥聲之和也。幽。深也。遷。登也。去下之高也。喬。高也。相。視也。矧。况也。此燕朋友故舊之樂。故以伐木者丁丁。興鳥鳴之嚶嚶。而言鳥之求友。喻人之不可无友。人能篤朋友之好。則神之聽之。終和且平矣。

伐木許許音虎。釃音師酒有藇音序。既有肥羜音苧。以速諸父。寧適不來。微我弗顧。於粲洒去聲掃。陳饋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諸舅。寧適不來。微我有咎。

·興也。許許。眾人共力聲。淮南子曰。舉大木者。呼邪許。舉重勸力之歌也。釃。下酒也。猶籭取之也。以茅泲之。而去其糟也。藇。美貌。羜。五月羔也。未成羊。速。召也。諸父。朋友之同姓而尊者也。微。無也。顧。念也。於。歎辭。粲。鮮明貌簋。器之盛也。諸舅。朋友之異姓而尊者也。咎。過也。言具酒食以樂朋友如此。寧使彼有故而不來。而无使我恩義不至也。孔子曰。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如此可謂能先施矣。

伐木于阪。釃酒有衍音演。籩豆有踐上聲。兄弟無遠。民之失德。乾餱以愆音遣。有酒湑我。無酒酤音孤我。坎坎鼓我。蹲蹲音存舞我。迨我暇矣。飲此湑矣。

·興也。衍。多也。踐。陳列貌。兄弟。朋友之同儕者。無遠。皆在也。乾餱。食之薄者也。愆。過也。湑。以茅泲之。而去其糟也。酤。買也。坎坎。擊鼓聲。蹲蹲。舞貌。迨。及也。言人之所以失朋友之義者。非有大故。或如乾餱之薄。不以分人。而有愆耳。故我與朋友不計有無。但及閒暇。則飲酒以相樂也
伐木三章。章十二句。

天保定爾。亦孔之固。俾爾單厚。何福不除。俾爾多益。以莫不庶。

·賦也。保。安也。爾。言君也。固。堅也。單。盡也。除。去舊而生新也。庶。眾也。鹿鳴五詩。人君以燕臣。臣受賜者。以此詩答其君。言天之安定我君。使之獲福如此。

天保定爾。俾爾戩音翦穀。罄無不宜。受天百祿。降爾遐福。維日不足。

·賦也。戩。盡也。穀。善也。云盡善者。猶曰單厚多益也。罄。盡也。遐。遠也。爾有以受天之祿矣。而又降爾以福。言天人之際。交相與也。此書所謂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其語意如此。

天保定爾。以莫不興。如山如阜。如岡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賦也。興。盛也。大陸曰阜。大阜曰陵。皆高大之義。川之方至。言其盛長之未可量矣。

吉蠲音涓為饎音熾音。是用孝享。禴音藥祠烝嘗。于公先王。君曰卜爾。萬壽無疆。

·賦也。吉。言諏日擇士之善。蠲。潔也。言齋戒滌濯之潔也。饎。酒食也。享。獻也。宗廟之祭。春曰祠。夏曰禴。秋曰嘗。冬曰烝。公。先公也。後稷以下至公叔祖類也。先王。大王以下也。君。先公先王也。卜。猶期也。此尸傳神意以嘏主人之辭。文王時。周末有曰先王者。武王以後所作也。

神之弔音狄矣。詒音怡爾多福。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羣黎百姓。徧為爾德。

·賦也。弔。至也。神之至矣。猶言祖考來格也。詒。遺也。質。實也。言其質實无偽。日用飲食而已。羣。眾也。黎。黑也。百姓。庶民也。為爾德者。言則而象之。猶助爾而為德也。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音牽不崩。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

·賦也。恒。弦也。升。出也。月上弦而就盈。日始出而就明。騫。虧也。承。繼也。言舊葉將落。而新葉已生。相繼而長茂也。
天保五章。章六句。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音暮止。靡室靡家。玁音險音允之故。不遑居。玁狁之故。

·興也。薇。菜名。作。生出地也。莫。晚也。靡。无也。玁狁。北狄也。遑。暇也。啓。跪也。此遣戍役之詩。以其出戍之時。采薇以食。而念歸期之遠也。故為其自言。而以采薇起興。曰。采薇采薇。則薇亦作止矣。曰歸曰歸。則歲亦莫止矣。使我舍家室而不暇啓居者。非上人之人。故為此苦我也。以玁狁侵陵之故。有不得已而然耳。敘其勤苦悲傷之情。而又風以其義也。程子曰。毒民不由其上。則人懷敵愾之心矣。又曰。古者戍役。兩期而還。今年春莫行。明年夏代者至。復畱備秋。至過十一月而歸。又明年。中春至。春莫遣次戍者。每秋與冬初。兩蕃戍者。皆在疆圉。如今之防秋矣。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歸曰歸。心亦憂止。憂心烈烈。載飢載渴。我戍未定。靡使歸聘。

·興也。柔。始生而弱也。烈烈。憂貌。載。則也。定。止也。聘。問也。言戍人念歸期之遠。而憂勞之甚。而戍事未已。无人可使歸問室家之安。
采薇采薇。薇亦剛止。曰歸曰歸。歲亦陽止。王事靡盬。不遑啟處。憂心孔疚。我行不來。

·興也。剛。成而剛也。陽。十月也。時純陰用事。嫌于无陽。故名之陽月。孔。甚也。疚。病也。來。歸也。此見士之竭力致死无遠心也。
彼爾維何。維常之華。彼路斯何。君子之車。戎車既駕。四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捷。

·興也。爾。華盛貌。常。常棣也。路。戎車也。君子。將帥也。業業。壯也。捷。勝也。彼爾然而勝者。常棣之華也。彼路車者。君子之車矣。戎車既駕。而四牡盛矣。則何敢以定居乎。庶乎一月之閒。三戰而三捷爾。
駕彼四牡。四牡騤騤音逵。君子所依。小人所腓音肥。四牡翼翼。象弭魚服。豈不日戒。玁狁孔棘。

·賦也。騤騤。彊也。依。猶乘也。腓。猶芘也。隨動也。如足之腓。足動而隨之動也。翼翼。行列整治之狀。象弭。以象骨飾弓弰也。魚。獸名。似豬。東海有之。其皮骨上斑文。腹下純青。可為弓鞬失服。戒。警也。棘。急也。言戎車者。將帥之所依乘。戍役之所芘倚。其行列整治器械精好如此豈不日相警戒乎。玁狁之難甚急。誠不可忘備矣。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賦也。楊柳。蒲柳也。霏霏。雪甚貌。遲遲。長遠也。此章設役人預其歸時之事而自言。見其勤勞之甚。憂傷之情。上能察其情。則雖勞而无怨。雖憂而能勵矣。范氏曰。采薇見先王以人道使人。後世則牛羊矣。
采薇六章。章八句。

我出我車。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謂我來矣。召彼僕夫。謂之載矣。王事多難。維其棘矣。

·賦也。郊外謂之牧。言可放牧也。自。從也。天子。周王也。僕夫。御夫也。此勞還率之詩。追言其受命出征之時。出車于郊外而語人曰。我受命于天子之所而來。于是乎召僕夫。使之載其車以行。而戒之曰。王事難。不可以緩矣。
我出我車。于彼郊音高矣。設此旐音肇矣。建彼旄音毛矣。彼旟音兪旐斯。胡不旆旆音沛。憂心悄悄。僕夫況音翠

·賦也。郊在牧內。前軍已至牧。而後軍猶在郊也。設。陳也。旐。兆也。龜知氣兆之吉凶。建之於後。察度事宜之形兆也。建。立也。旄。注旄于旗干之首也。旟。畫鳥其上。鳥隼龜蛇。前朱雀後玄武也。師行之法。四方之星各隨其方。以為左右前後。進退有度。各司其局。則士无失伍離次矣。旆旆。飛揚之貌。悄悄。憂貌。況。茲也。言出車在郊。建設旗幟。彼旗幟。豈不旆旆飛揚乎。將帥以責大任重而憂。僕夫亦為之恐懼而憔悴。東萊呂氏曰。古者出師。以喪禮處之。命下之日。士皆泣涕。夫子之言。行三軍。亦曰臨事而懼。皆此義也。
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旂音祈旐央央。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賦也。王。周王也。南仲。大將也。方。朔方。今靈夏諸州之地。彭彭。眾盛貌。旂。倚也。畫作兩龍相依倚也。交龍爲旂。此謂左青龍也。央央。鮮明也。赫赫。威名光顯也。襄。除也。或上也。與書·堯典。懷山襄陵之襄同。言勝之也。東萊呂氏曰。大將傳天子之命以令軍眾。遂車馬眾盛旂旐鮮明。威靈氣焰。赫然動人矣。兵事以哀敬為本。而所尚則威。二章之戒懼。三章之奮揚。並行而不悖也。程子曰。城朔方而玁狁之難除。禦戎狄之道。守備為本。不以攻戰為先也
昔我往矣。黍稷方華。今我來思。雨雪載塗。王事多難。不遑啟居。豈不懷歸。畏此簡書。

·賦也。華。盛也。塗。凍釋而泥塗也。簡書。鄰國有急。則以簡述戒命也。或曰。簡書。策命臨遣之辭也。此言其歸在塗。而本其往時所見。與今還時所遭。以見其出之久也。東萊呂氏曰。采薇之所謂往。遣戍時也。此詩之所謂往。在道時也。采薇之所謂來。戍畢時也。此詩之所謂來。歸而在道時也。
喓喓音腰草蟲。趯趯音剔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音充。既見君子。我心則降。赫赫南仲。薄伐西戎。

·賦也。此言將帥之出征也。其室家感時物之變而念之也。以為未見而憂之如此。必見而後心可降矣。此南仲。今何在乎。往伐西戎而未歸也。豈卻玁狁而還師以伐昆夷也與。薄之為言聊耳。蓋不勞餘力矣。
春日遲遲。卉音惠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執訊獲醜。薄言還歸。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賦也。卉。草也。萋萋。盛貌。倉庚。黃鸝也。喈喈。聲之和也。訊。其魁首當訊問者也。醜。徒眾也。夷。平也。述其歸時。春日暄妍。草木榮茂。而禽鳥和鳴。于此之時執訊獲醜而歸。豈不樂哉。此詩亦伐西戎。而言平玁狁者。玁狁大。故以為始。以為終。
出車六章。章八句。

有杕音第之杜。有睆音莞其實。王事靡盬。繼嗣我日。日月陽止。女心傷止。征夫遑止。

·賦也。睆。實貌。嗣。續也。陽。十月也。遑。暇也。此勞還役之詩。故追述其未還之時。其室家感時物之變而思之日。特生之牡。有睆其時。則秋冬之交也。而征夫以王事出。乃以日繼日。而无休息之期。至于十月。可歸而不至。故女心悲傷。而曰征夫亦可暇也。曷為而不歸哉。或曰興也。下章置此。

有杕之杜。其葉萋萋。王事靡盬。我心傷悲。卉木萋止。女心悲止。征夫歸止。

·賦也。萋萋。盛貌。春將暮之時也。歸止。可歸也。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憂我父母。檀車幝幝音闡。四牡痯痯音管。征夫不遠。

·賦也。檀木堅。宜為車。幝。車弊貌。痯痯。罷貌。登山采杞。則春已暮。而杞可食矣。蓋託以望其君子。而念其以王事詒父母之憂。而檀車之堅而敝矣。四母之壯而罷矣。則征夫之歸。不遠矣。

匪載匪來。憂心孔疚。期逝不至。而多為恤。卜筮偕止。會言近止。征夫邇止。

·賦也。載。裝也。疚。病也。逝。往也。恤。憂也。筮。決也。偕。俱也。會。合也。言征夫不裝載而來歸。固已使我念之而甚病矣。歸期已至而不至。則使我多憂恤。宜如何哉。故且卜且筮。相襲俱作。合言于繇。而皆曰近矣。則征夫亦邇而將至矣。范氏曰。以卜筮終之。言思之切而无所不為也。
杕杜四章。章七句。遣將帥及戍役。同歌同時。欲其同心也。反而勞之。異歌異日。殊尊卑也。記曰。賜君子小人不同日。此其義也。王氏曰。出而用兵。則均服同食。一眾心也。人而振旅。則殊尊卑。辨貴賤。定眾志也。范氏曰。出車勞率。故美其功。杕杜勞眾。故極其情。先王以己之心為人之心。故能曲盡其情。使民忘其死以忠于上也。

鹿鳴之什一篇無辭。凡四十六章。二百九十七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