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風

曹一之十四。詩經傳 朱熹  曹。國名。地禹貢袞州陶丘之北。雷夏荷澤之野。周武王以封其弟振鐸。今曹州。其地也。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憂矣。於我歸處。

·比也。蜉蝣。蟲名。头似蜻蛉而略小。有四翅。體細而狹。命短。朝生暮死。楚楚。鮮明貌。時人有玩細娛而忘遠慮者。故此詩以蜉蝣為比而刺之。言蜉蝣之羽翼。猶衣裳之楚楚可愛。然其朝生暮死。不能久存。故我心憂之。而欲其與我歸處耳。序以為刺其君。而未有考也。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憂矣。於我歸息。

·比也。采采。華飾也。息。止也。

蜉蝣掘閱。麻衣如雪。心之憂矣。於我歸說音稅

·比也。掘。未詳。說。舍息也。
蜉蝣三章。章四句。

彼候人兮。何戈與祋音代。彼其音記之子。三百赤芾音弗

·興也。候人。于道路迎送賓客之官。何。掘也。祋。殳音殊.兵器也。之子。小人也。芾。韠也。一命。緼芾黝珩。再命赤芾黝珩。三命。赤芾蔥珩。大夫以上。赤芾乘軒。此刺其君。遠君子而近小人之辭。言彼候人。何戈與祋。宜也。彼其之子。則三百赤芾。何哉。晉文公曹。數其不用僖負荊羈。而乘軒者三百人。其謂是歟。安氣也。

維鵜音啼在梁。不濡其翼。彼其之子。不稱其服。

·興也。鵜。今之鵜鶘也。

維鵜在梁。不濡其咮音晝。彼其之子。不遂其媾。

·興也。咮。鳥口也。喙也。遂。稱也。媾。寵也。

薈兮蔚兮。南山朝隮。婉兮孌兮。季女斯飢。

·興也。薈蔚。草木盛多之貌。隮。升雲也。朝隮。雲氣升騰也。婉。少貌。孌。好貌。薈蔚朝隮。言小人眾多而氣盛。季女婉孌自保。不妄從人而飢困。言賢者守道而貧賤也。
候人四章。章四句。

鳲鳩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儀一兮。其儀一兮。心如結兮。

·興也。鳲鳩。鴶鵴。今之布穀也。飼子朝從上下。暮從下上。平均如一也。如結。如物固結不散。詩人美君子之用心。均平專一。故言鳲鳩在桑。則其子七矣。淑人君子。則其儀一也。則心如結矣。然不知其何所指也。陳氏曰。君子動容貌。斯遠暴慢。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其見于威儀動作之閒者。有常度矣。豈為拘拘者哉。和順積中。而英華發外。威儀一于外。而心如結于內者。從可知也。

鳲鳩在桑。其子在梅。淑人君子。其帶伊絲。其帶伊絲。其弁音汴伊騏。

·興也。鳲鳩常言在桑。其子每章異木。子自飛去。母常不移也。帶。大帶也。帶用素絲。有雜色飾焉。弁。皮弁也。騏。馬之青黑色者。弁之色亦如此也。書云。四人騏弁。言鳲鳩在桑。則其子在梅矣。淑人君子。則其帶伊絲矣。其帶伊絲。則其弁伊騏矣。言。有常度。不差忒也。

鳲鳩在桑。其子在棘。淑人君子。其儀不忒。其儀不忒。正是四國。

·興也。有常度而心一。故其儀不忒。儀不忒。則足以正四國矣。大學傳曰。其為父子兄弟足法。而後民法之也。

鳲鳩在桑。其子在榛。淑人君子。正是國人。正是國人。胡不萬年。

·興也。儀不忒。故能正四國人。胡不萬年。願其考壽之辭也。
鳲鳩四章。章六句。

冽彼下泉。浸彼苞稂音郎。愾苦愛反我寤嘆。念彼周京。

·比而興也。冽。寒也。下泉。泉下流者也。苞。草叢生也。稂。童粱。莠類。惡草。與禾相雜。故詩人惡之。愾。歎息之聲也。周京。天子所居也。王室陵夷。而小國困弊也。故以寒泉下流。苞稂見傷為比。而興其愾然以念周京也。

冽彼下泉。浸彼苞蕭。愾我寤嘆。念彼京周。

·比而興也。蕭。高也。京周。周京也。

冽彼下泉。浸彼苞蓍音尸。愾無寤歎。念彼京師。

·比而興也。蓍。巫草也。京師。周京也。見大雅公劉篇。

芃芃音篷音暑苗。陰雨膏之。四國有王。郇音荀伯勞去聲之。

·比而興也。芃芃。盛美貌。膏。潤澤使肥也。郇伯。郇侯。文王之後。嘗為州伯。治諸侯有功。言黍苗芃芃然矣。又有陰雨以膏之。四國有王矣。又有郇伯以勞之。傷今之不然也。
下泉四章。章四句。程子曰。易剝之為卦也。諸陽消剝已盡。獨上九一爻存。如碩果不見食。將有復生之理。上九亦變。則純陰矣。然陽无可盡之理。變于上則生于下。无閒可容息也。陰道盛極時。其亂可知。亂極則思治。故眾心願戴于君子。君子得輿也。詩匪風下泉。所以居變風之終也。陳氏曰。亂極而不治。變極而不正。則天理滅矣。人道絕矣。聖人于變風之極。則系之以思治之詩。以示循環之理。以言亂之可治。變之可正也。

曹國四篇。十五章。六十八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