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

陳一之十二 詩經傳 朱熹  陳。國名。大皞伏羲氏之墟。在禹貢豫州之東。其地廣平。无名山大川。西望外方。東不及孟諸。周武王時。帝舜之冑有虞閼父。為周陶正。武王賴其利器用。與其神明之後。以元女大姬。妻其子滿。而封之于陳。都于宛丘之側。與黃帝帝堯之後。共為三格。是為胡公。大姬婦人尊貴。好樂巫覡歌舞之事。其民化之。其地今之陳州也。
 
子之湯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無望兮。

·賦也。子。遊盪之人也。湯。盪也。四方高中央下。曰宛丘。洵。信也。望。爲人所仰視。國人見此人遊于宛丘之上。故述其事以刺之。言雖信有情。思而可樂矣。然无威儀可仰視也。

坎其擊鼓。宛丘之下。無冬無夏。值音治其鷺羽。

·賦也。坎。擊鼓聲。值。植也。鷺。李時珍曰。水鳥也。林棲水食。羣飛成序。潔白如雪。頂有長毛十數莖。毿毿然如絲。欲取魚。則弭之。名曰絲禽。羽。以其羽為翳。舞者持以指麾也。言无時不出遊。而鼓舞如此也。

坎其擊缶音否。宛丘之道。無冬無夏。值其鷺翿音導

·賦也。缶。瓦器。盆也。可節樂。翿。翳也。

宛丘三章。章四句。

東門之枌音焚。宛丘之栩音許。子仲之子。婆娑音梭其下。

·賦也。枌。枌楡先生葉却著莢。皮色白。子仲氏之女也。婆娑。舞貌也。此男女聚會歌舞。而賦其事以相樂也。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績其麻。市也婆娑。

·賦也。穀。善也。差。擇也。善旦以會于南方之原。棄其業以舞于市而往會也。

穀旦于逝。越以鬷音宗邁。視爾如荍音翹。貽我握椒。

·賦也。逝。往也。越。于也。鬷。數也。邁。行也。荍。芘芣也。椒。樹名。似茱萸。有針刺。葉堅而滑澤。言以善旦而往。與眾行。男女相道。慕悅之辭。曰。我視爾顏色之美。如芘芣之華。遺我以一握之椒。而交情好也。

東門之枌三章。章四句。

衡門之下。可以棲遲。泌音祕之洋洋。可以樂音洛飢。

·賦也。衡門。橫木為門也。門之深者。有阿塾堂宇。此惟橫木為之。棲遲。遊息也。泌。泉水也。洋洋。水流貌。此无求者隱居自樂之辭。言衡門雖淺陋。亦可遊息。泌水雖不飽腹。亦可樂其中而忘飢。

豈其食魚。必河之魴。豈其取妻。必齊之姜。

·賦也。姜。齊姓。

豈其食魚。必河之鯉。豈其取妻。必宋之子。

·賦也。子。宋姓。

衡門三章。章四句。

東門之池。可以漚麻。彼美淑姬。可與晤歌。

·興也。池。城池也。漚。久漬也。治麻者必先以水漬之。晤。遇也。此亦男女會遇之辭。因會遇之地所見以起興。

東門之池。可以漚紵音宁。彼美淑姬。可與晤語。

·興也。紵。亦麻也。

東門之池。可以漚菅音姦。彼美淑姬。可與晤言。

·興也。菅似茅。滑澤無毛。筋宜爲索。漚與曝尤善。

東門之池三章。章四句。

 
東門之楊。其葉牂牂音臧。昏以為期。明星煌煌。

·興也。東門。相期之地也。楊。柳之揚起者。牂。盛也。牂牂然盛貌。明星。啟明也。煌煌。大明貌。此男女期會。而有不至者。故因其所見以起興也。

東門之楊。其葉肺肺音沛。昏以為期。明星晢晢音制

·興也。肺肺。茂貌。晢晢。星光也。

東門之楊二章。章四句。

墓門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國人知之。知而不已。誰昔然矣。

·興也。墓門。凶僻之地。多生荊棘。斯。析也。夫。所刺之人也。昔。久也。言墓門有棘。則斧斯之矣。此人不良。則國人知矣。國人知之而不自改。則往昔日久而然。非一日之積矣。所謂不良人。不知何所指。

墓門有梅。有鴞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訊之。訊予不顧。顛倒思予。

·興也。鴟鴞。似黃雀而小。惡聲鳥也。萃。集訊。告也。顛倒。狼狽狀。墓門有梅。則有鴞萃止矣。夫也不良。則有歌其惡以訊之者。訊之而不顧。至于顛倒。而後思予。豈有所及哉。訊予之予。或依前章作而字。

墓門二章。章六句。

 
防有鵲巢。邛音窮有旨苕音徒。誰侜予美。心焉忉忉音刀

·興也。防。隄也。人築以捍水。邛。丘也。旨。美也。苕。饒也。翹也。夏生。莖如勞豆而細。葉似蒺藜而靑。其莖綠色。可生食。如小豆藿。侜。壅蔽之意。猶鄭風之迋。欺也。予美。與之私者也。忉。憂貌。此男女有私而憂有閒之辭。故曰防則有鵲巢。邛則有旨苕。今此何人。誑我予之所美。使我憂之而忉忉。

中唐有甓音薜。邛有旨鷊音逆。誰侜予美。心焉惕惕。

·興也。廟內路曰唐。甓。瓴甋。陶器也。虉。小草有雜色。似綬。惕。懼也。憂懼。

防有鵲巢二章。章四句。

月出皎兮。佼音絞人僚音了兮。舒窈糾音矯兮。勞心悄兮。

·興也。皎。月之白也。僚。好貌。窈。深遠也。窈糾。舒之姿也。悄。憂也。

月出皓兮。佼人懰音留兮。舒懮音黝受兮。勞心慅音草兮。

·興也。懰。好也。或作㚹。懮受憂思矣。慅。勞也。

月出照兮。佼人燎音料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興也。燎。明也。紹。糾緊之意。慘。痛也。

月出三章。章四句。 

胡為乎株林。從夏上聲南。匪適株林。從夏南。

·賦也。株林。夏氏邑也。夏南。徵舒字也。靈公淫夏徵舒之母。朝夕而往夏氏邑。故其民相與語曰。君胡為乎株林乎。曰從夏南耳。非適株林也。特以從夏南故耳。蓋淫乎夏姬。不可言也。故以從其子而言之。詩人之忠厚如此。

駕我乘馬。說于株野。乘我乘駒。朝食于株。

·賦也。說。舍也。馬。六尺以下曰駒。

株林二章。章四句。春秋傳。夏姬。穆公之女也。嫁于陳大夫夏御叔。靈公以其大夫孔寧。儀行父。通焉。洩冶諫。不聽而殺之。後為其子徵舒弒。楚莊王誅徵舒。

 
彼澤之陂音杯。有蒲與荷。有美一人。傷如之何。寤寐無為。涕泗滂沱。

·興也。陂。澤障也。蒲。水草。可以爲席者。荷。芙渠。芙蓉。自目曰涕。自鼻曰泗。此詩言彼澤之陂。有蒲與荷矣。有美一人而不可見。雖憂傷如之何哉。寤寐無為。惟涕泗滂沱而已矣。

彼澤之陂。有蒲與蕑。有美一人。碩大且卷。寤寐無為。中心悁悁音娟

·興也。蕑。蘭也。卷。鬢髮之美。或作捲。悁悁猶悒悒也。憂心不安貌也。

彼澤之陂。有蒲菡音函音旦。有美一人。碩大且儼。寤寐無為。輾轉伏枕。

·興也。菡萏。荷華也。儼。矜莊貌。輾轉伏枕。臥而不寐。思之深久也。

澤陂三章。章六句。

陳國十篇。二十六章。一百一十四句。東萊呂氏曰。變風終于陳靈。其閒男女夫婦之詩。一何多邪。曰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儀有所錯。男女者。三綱之本。萬事之先也。正風所以正者。舉其正以勸也。變風所以變者。舉其不正以戒也。道之升降。時之治亂。俗之汙隆。民之死生。于是乎在。錄之煩悉。篇之重複。亦何疑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