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風

齊一之八  詩經傳 朱熹  齊。國名。本少昊爽鳩氏所居之地。在禹貢青州之域。周武王以封太公望。東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太公姜姓。本四岳之後。封于齊。通工商之業。便魚鹽之利。民多歸之。故為大國。其地今青齊德濰棣也。

雞既鳴矣。朝音潮既盈矣。匪雞則鳴。蒼蠅之聲。

·賦也。既。已也。匪。非也。言古之賢妃御于君所。至將旦之時。必告君曰。雞既鳴矣。會朝之臣盈矣。欲令君早起視朝也。然其實非雞之鳴矣。乃蒼蠅之聲也。賢妃當夙興之時。心常恐遲。故以似為真。非其心存驚畏。而不畱于逸欲。何以能此。故詩人述其事以美之也。

東方明矣。朝既昌矣。匪東方則明。月出之光。

·賦也。東方明。則日將出矣。昌。盛也。此再告也。

蟲飛薨薨音轟。甘與子同夢。會且歸矣。無庶予子憎。

·賦也。蟲飛。夜將旦則百蟲作也。薨。呼宏切。音訇。衆也。疾也。甘。樂也。會。朝也。三告也。言當此時。我豈不樂與子同寢而夢哉。然群臣之會于朝。俟君不出。將散而歸矣。无乃以我之故。而非以子為憎乎。

雞鳴三章。章四句。

子之還兮。遭我乎峱音鐃之閒兮。並驅從兩肩兮。揖音挹我謂我儇音旋兮。

·賦也。還。便捷貌。峱。山名。在齊地。從。逐也。獸三歲曰肩。揖。手著胷曰揖。拱手上下左右之以相禮也。儇。慧利也。獵者交于道。以便捷輕利相譽如此也。而不自知其非也。其俗之不美可見。而其來亦必有所自矣。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並驅從兩牡兮。揖我謂我好兮。

·賦也。茂。美也。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陽兮。並驅從兩狼兮。揖我謂我臧兮。

·賦也。昌。盛也。山南曰陽。狼。似犬。銳頭白頰。高前廣後。臧。善也。

還三章。章四句。
 
音仕我於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瓊華乎而。

·賦也。俟。待也。我。嫁者自謂也。門屏之閒曰著。充耳。以纊懸瑱。禮以一绦五采横冕上。两端下垂。系黄綿。綿下又懸玉為瑱以塞耳。尚。加也。瓊華。瑱也。美石似玉者。東萊呂氏曰。昏禮壻往歸家親迎。奠鴈。御輪而先歸。俟于門外。婦至則揖以人。時齊俗不親迎。故女至壻門始見其俟已也。

俟我於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尚之以瓊瑩音榮乎而。

·賦也。庭。大門之內。寢門之外也。瓊瑩。美石似玉者。呂氏曰。此昏禮所謂壻道婦及寢門揖人之時也。

俟我於堂乎而。充耳以黃乎而。尚之以瓊英乎而。

·賦也。瓊英。美石似玉者。呂氏曰。陞階而後至堂。此昏禮所謂陞至西階之時也。

著三章。章三句。

東方之日兮。彼姝音殊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興也。履。踐也。即。就也。言此女躡我之跡。而相就也。

東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闥兮。在我闥兮。履我發兮。

·興也。闥。門內也。發。行去也。

東方之日二章。章五句。
 
東方未明。顛倒上聲衣裳。顛之倒上聲之。自公召之。

·賦也。自。從也。群朝之臣。別色始入。此詩人刺其君興居无節。號令不時。言東方未明而顛倒衣裳。既早矣。而有從君所而來召之者。以為晚矣也。或曰所以然者。以有自公所而召之者。故也。

東方未晞。顛倒裳衣。倒之顛之。自公令之。

·賦也。晞。明之始升。令。號也。

折柳樊圃。狂夫瞿音句瞿。不能辰夜。不夙則莫音牧

·比也。柳。小楊也。楊之下垂者。柔脆之木也。樊。籠也。種菜曰圃。瞿瞿。驚遽不審貌。夙。早也。折柳樊圃。雖不足持。然狂夫見之。驚顧而不敢越。以比辰夜之限甚明。人所易知。今不能知。而不失之早。則失之莫也。莫。夕也。

東方未明三章。章四句。
 
南山崔崔。雄狐綏綏音雖。魯道有蕩。齊子由歸。既曰歸止。曷又懷止。

·比也。南山。齊之南山也。崔崔。高大貌。狐。妖獸也。鬼所乗之。狐性疑。疑則不可以合類。故从孤省。綏。孤貌。綏綏。求匹貌。魯道。適魯之道也。蕩。平易也。齊子。襄公之妹。魯桓公夫人文姜。襄公通焉者也。由。從也。婦人謂嫁曰歸。反曰來歸。懷。思也。止。語辭。言南山有狐。以比襄公居高位而行邪。文姜已從此道歸于魯矣。襄公何為而思之乎。

葛屨音句五兩。冠緌音蕤雙止。魯道有蕩。齊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從止。

·比也。屨。履也。兩。二屨也。緌。系冠纓也。冠緌。服之尊者。屨必兩。緌必雙。物各有耦。不可亂也。庸。用也。用此道以嫁于魯也。從。相從也。

音藝麻如之何。衡從音宗其畝。取妻如之何。必告音谷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興也。蓺。種樹也。畝。壟也。鞠。窮也。欲樹麻者。必先從橫耕其田畝。欲娶妻者必先告其父母。今魯桓公既告父母而娶矣。又曷為窮其欲而至此哉。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極止。

·興也。克。能也。極。窮也。

南山四章。章六句。春秋·桓公十八年。公與夫人姜氏至齊。公薨于齊。傳曰公將有行。遂與姜氏往齊。申繻曰。女有家。男有室。无相瀆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公會齊侯于濼。遂及文姜往齊。齊侯通焉。公謫之。以告。夏四月。享公使公子彭生乘公。公薨于車。此詩前二章刺齊襄。後二章刺魯桓也。
 
無田音佃音斧田。維莠音酉驕驕。無思遠人。勞心忉忉音刀

·比也。田。治田也。甫。大也。莠。似稷而無實。亂苗之草也。驕驕。張也。王之意。忉。憂心貌。言无田甫田也。田甫田而力不給。則草盛矣。无思遠人也。思遠人而人不至。則心勞矣。以戒時人厭小而務大。忽近而圖遠。將圖勞而无功矣。

無田甫田。維莠桀桀。無思遠人。勞心怛怛。

·比也。桀桀。猶驕驕也。怛怛。猶忉忉也。

婉兮孌兮。總角丱音慣兮。未幾見兮。突而弁音汴兮。

·比也。婉孌。美好貌。丱。總角。聚兩髦也。未幾。未多時也。突。高出之貌。弁。冕也。言總角之童。見之未久。忽然戴弁以出。非其躐等而強求之也。循其序而勢有必至耳。此以明小知可大。邇之可遠。能循其序而修之。則可忽然而至其極。若躐等而欲速。則反有不達矣。

甫田三章。章四句。
 
盧令令音零。其人美且仁。

·賦也。盧。田犬也。令令。犬頷下環聲。此詩大意與還同。
盧重平聲環。其人美且鬈音權

·賦也。重環。子母環也。鬈。鬚鬢好貌。

盧重鋂音梅。其人美且偲音鰓

·賦也。鋂。大鎖也。一環貫二也。偲。多鬚之貌。春秋傳。所謂于思。此字也。古同用耳。

盧令三章。章二句。

敝笱音苟在梁。其魚魴鰥音關。齊子歸止。其從去聲如雲。

·比也。敝。壞也。笱。曲竹捕魚笱也。魴。鰥。大魚之名。歸。歸齊也。如雲。眾也。齊人以敝笱不能制大魚。比魯莊公不能防閑防者備也。閑者禦也。法也。正義曰。治家之道在初。卽須嚴正立法防閑也。文姜。故歸齊而從之者眾也。

敝笱在梁。其魚魴鱮音敘。齊子歸止。其從如雨。

·比也。鱮。魚名。似魴。厚而頭大。如雨。多也。

敝笱在梁。其魚唯唯上聲。齊子歸止。其從如水。

·比也。唯唯。行出入之貌。如水。多也。

敝笱三章。章四句。按春秋·魯莊公二年。夫人姜氏會齊侯于禚。四年。夫人姜氏享齊侯于祝丘。五年。夫人姜氏如齊師。七年。夫人姜氏會齊侯于防。又會齊侯于穀。

載驅薄薄。簟音磹茀朱鞹音廓。魯道有蕩。齊子發夕。

·賦也。薄薄。疾驅聲。簟。竹方文席也。茀謂車之後戸也。朱。朱漆也。鞹。去毛皮也。

四驪音離濟濟上聲。垂轡濔濔音你。魯道有蕩。齊子豈音愷弟。

·賦也。馬純黑曰驪。濟濟。美貌。濔濔。柔貌。豈弟。樂易也。言无忌憚羞恥之意也。

音問水湯湯音傷。行人彭彭音邦。魯道有蕩。齊子翱翔。

·賦也。汶。水名。在齊南魯北二國之竟。湯湯。水盛貌。彭。多貌。言行人之多。亦以見其无恥也。

汶水滔滔音叨。行人儦儦音標。魯道有蕩。齊子遊遨。

·賦也。滔滔。流貌。儦儦。衆貌。遊遨。猶翱翔也。

載驅四章。章四句。 

猗嗟昌兮。頎音祈而長兮。抑若揚兮。美目揚兮。巧趨蹌兮。射則臧兮。

·賦也。猗嗟。歎辭。昌。盛也。頎。長貌。抑而若揚兮。美之盛矣。揚。目之動也。蹌。巧趨貌。趨翼如也。射。說文。弓弩發於身。而中於遠也。禮•射義。古者。天子以射選諸侯卿大夫士。射者。男子之事也。因而飾之以禮樂也。臧。善也。齊人言。魯莊公威儀射藝之美如此。刺其不能以禮防閑其母。若曰惜乎。其獨寡此耳。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儀既成兮。終日射音石侯。不出正音征兮。展我甥音生兮。

·賦也。名。猶稱也。言其威儀射藝之可名也。清。目明也。儀既成。言其終事而禮无達也。侯。射布也。方十尺曰侯。四尺曰鵠。正。射之的也。于侯中射之者也。大射。則張皮侯而設鵠。賓射。則張布侯而設正。展。誠也。姊妹之子爲甥。言稱其為齊之甥。而又以明非齊侯之子。此詩人之微辭也。按春秋·桓公三年。夫人姜氏至齊。六年九月。子同生。即莊公也。十八年。莊公與夫人如齊。則莊公誠非齊侯之子矣。

猗嗟孌兮。清揚婉兮。舞則選兮。射則貫兮。四矢反兮。以禦亂兮。

·賦也。孌。美好貌。清。澂水之皃。面目清如水也。揚。舉也。顯也。婉。好眉目也。選。異于眾也。或曰。齊于樂節也。貫。穿也。四失。禮射。每發四失。反。復也。四發四中而得其故處也。言莊公射藝之精如此。可以禦亂。如以金僕姑射。南宮長萬可見。

猗嗟三章。章六句。或曰。子可以制母乎。趙子曰。夫死從子。通乎其下。況國君乎。君者。人神之主。風教之本也。不能正家。如正國何。若莊公者哀痛以思父。誠敬以事母。威刑以馭下。車馬僕從。莫不俟命。夫人徒往乎。夫人之往也。則公哀敬之不至。威命之不行耳。東萊呂氏曰。此詩三章。譏刺之意。皆在言外。嗟嘆再三。則莊公所大闕者。不言可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