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風

鄭風   詩經傳 朱熹

緇衣之宜兮。敝予又音亦改為兮。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賦也。緇。帛黑色。緇衣。卿大夫朝服。宜。稱也。敝。敗衣也。又。復也。改。更也。適。之也。館。客舍也。粲。餐也。精鑿食也。舊說。鄭桓公武公相繼為周司徒。善其職。周人愛之。故作此詩。言子宜服緇衣。敝則我復為子更為之。將適子之館。既還又授子以粲。言好之无已也。

緇衣之好兮。敝予又改造兮。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賦也。好。猶宜也。

緇衣之蓆兮。敝予又改作兮。適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賦也。蓆。大也。程子曰。蓆有安舒之義。服稱其德。則安舒也。

緇衣三章。章四句。記曰。好賢如緇衣。又曰。于緇衣見好賢之至。

音槍仲子兮。無踰音兪我里。無折我樹杞。豈敢愛之。畏我父母。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賦也。將。請也。仲子。男子之字也。踰。越也。我。女子自我也。里。邑也。居也。周禮·地官·遂人。五家爲鄰。五鄰爲里。杞。枸檵。枸杞也。里之地域溝樹也。莆田鄭氏曰。此淫奔者之辭。

將仲子兮。無踰我墻。無折我樹桑。豈敢愛之。畏我諸兄。仲可懷也。諸兄之言。亦可畏也。

·賦也。牆。垣蔽也。左傳曰。人之有牆。以蔽惡也。故曰垣蔽。古者樹牆下以桑。

將仲子兮。無踰我園。無折我樹檀。豈敢愛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賦也。園者。圃之樊。其內可樹木也。檀。木也。强韌之木。

將仲子三章。章八句。

 

叔于田。巷無居人。豈無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賦也。叔。莊公弟共叔也。事見春秋。田。獵也。取禽也。巷。里中道。里塗也。洵。信也。美。好也。仁。愛人也。段不義而得眾。國人愛之。作此詩。言叔出而田。則所居之巷若無人居矣。非實无人居也。雖有而不如叔之美且仁。故若无人也。或此亦民間男女相悅之辭也。

叔于狩。巷無飲酒。豈無飲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賦也。冬獵爲狩。

叔適野。巷無服馬。豈無服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賦也。適。之也。邑外曰郊。郊外曰野。服。乘也。

叔于田三章。章五句。

叔于田。乘乘下去聲馬。執轡如組。兩驂如舞。叔在藪音叟。火烈具舉。襢音但音錫音菢虎。獻于公所。將音槍叔無狃音紐。戒其傷女音汝

·賦也。叔。亦段也。車衡外兩馬曰驂。如舞。謂偕和中節。藪。大澤也。火。燬也。物入中皆毀壞也。烈。火猛也。列也。具。俱也。列人持火具舉。言衆同心。襢。袒也。謂不障也。去上衣曰裼。襢裼。肉袒也。暴。空手以搏之。公。莊公也。狃。習也。國人戒之曰。請叔无習此事。恐傷汝也。叔多才好勇。而鄭人愛之如此。

叔于田。乘乘黃。兩服上襄。兩驂雁行音杭。叔在藪。火烈具揚。叔善射忌音記。又良御忌。抑磬音慶控忌。抑縱送忌。

·賦也。乘黃。四馬皆黃也。衡下夾轅兩馬曰服。襄。駕也。上駕。馬之最良者也。雁行者。驂少次服後。如雁行也。揚。起也。忌御。語辭也。騁馬曰磬。謂使之曲折如磬。止馬曰控。謂有所控制不逸。舍拔曰縱。覆彇曰送。縱送。善射之貌。

叔于田。乘乘鴇音寶。兩服齊首。兩驂如手。叔在藪。火烈具阜。叔馬慢忌。叔發罕忌。抑釋掤音冰忌。抑鬯音暢弓忌。

·賦也。驪白雜毛曰鴇。烏驄也。齊首。如手。兩服並首在前。而兩驂在旁。次其後。如人之兩手也。阜。盛也。慢。遲也。發。䠶發也。罕。稀也。釋。解也。掤。箭筩蓋。鬯弓。弢弓。弓衣。弓囊也。言田事畢。從容整暇如此。亦喜其无傷之辭也。

大叔于田三章。章十句。陸氏曰。首章作大叔于田者誤。蘇氏曰。二詩皆曰叔于田。故加大以別。不知者以段有大叔之号。而讀曰泰。加大于首章。失之矣。

清人在彭。駟介旁旁。二矛重平聲英。河上乎翱翔。

·賦也。清。邑名。清人。清邑之人也。彭。河上地名。駟介。四馬而被甲也。旁旁。馳驅不息之貌。二矛。酋矛夷矛也。英。以朱羽為矛飾也。酋矛長二丈。夷矛長二丈四尺。並建于車上。則其英重疊而見。翱翔。遊戲之貌。鄭文公惡高克。使將清邑之兵。禦敵于河上。久而不召。師散而歸。鄭人為之賦此詩。

清人在消。駟介麃麃音標。二矛重喬。河上乎逍遙。

·賦也。消。亦河上地名。麃麃。武貌也。矛之上句曰喬。所以懸英也。英弊而盡。所存者喬而已。

清人在軸。駟介陶陶。左旋右抽。中軍作好。

·賦也。軸。亦河上地名也。陶陶。樂而自適貌也。左。謂禦在將車之左。執轡而禦馬者也。旋。還車也。右。謂勇力之士。在將車之右。執兵以擊刺者也。抽。拔刀也。中軍。謂將在鼓下。居車之中。即高克也。好。謂容好也。東萊呂氏曰。言師久而不歸。无所聊賴。姑遊戲以自樂。潰之勢也。不言已潰而言將潰。其情深。其辭危矣。

清人三章。章四句。事見春秋。胡氏曰。人君擅一國之名寵。生殺予奪。惟我所制耳。使高克不臣之罪已著。按而誅之可也。情狀未明。黜而退之可也。愛惜其才。以禮馭之亦可也。烏可假以兵權。委諸竟上。坐視其離散而莫卹乎。春秋曰。鄭棄其師。責之深矣。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彼其音記之子。舍音赦命不渝。

·賦也。羔。羔羊之皮。裘。皮衣也。羔裘。大夫之服也。濡。潤也。洵。信也。直。順也。侯。美也。其。語辭。舍。處也。渝。變也。言羔裘潤。毛順美。服此者當生死之際。能以身居其所受之理。而不可奪。美其大夫之辭。然不知其所指矣。

羔裘豹飾。孔武有力。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賦也。飾。緣袖也。禮。君用純物。臣下之。故羔裘而以豹皮為飾也。孔。甚也。豹甚武而有力。故服其所飾之裘如此。司。主也。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彼其之子。邦之彥兮。

·賦也。晏。鮮盛貌。三英。裘飾也。未詳其制。粲。明也。美士爲彥。

羔裘三章。章四句。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袪兮。無我惡去聲兮。不寁子感切故也。

·賦也。遵。循也。摻。擥也。執也。袪。衣袂也。寁。居之速也。故。舊也。淫婦為人所棄。故于其去也。擥其袪而畱之曰。子无惡我而不畱。故舊不可絕也。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手兮。無我魗兮。不寁好也。

·賦也。魗與醜。古今字。欲其不以己醜而棄之也。好。情好也。

遵大路二章。章四句。

女曰雞鳴。士曰昧旦。子興視夜。明星有爛。將翱將翔。弋鳧音扶與鴈。

·賦也。昧。夜向晨也。旦。明也。昧旦。天將明未全明也。明星。啟明之星。先日而出者也。爛。明也。弋。以繩繫矢而射也。鳧。水鳥。此詩人述賢夫婦相驚戒之詞。言女曰雞鳴。以驚其夫。而士曰昧旦。則不止于雞鳴矣。婦人又語其夫曰。如此則子可起而視夜之如何。意者明星已出而爛然。則當翱翔而往。弋取鳧雁而歸矣。其相與驚戒之言如此。則不畱于晏昵之私可知也。

弋言加之。與子宜之。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賦也。加。中也。史記所謂以弱弓微繳加之鳧雁之上。是也。宜。和其所宜也。內則所謂雁宜麥之屬。射者。男子之事。而中饋。婦人之職。故婦謂其夫。得鳧雁以歸。則我當為子和其滋味之所宜。以之飲酒相樂。期于偕老。而琴瑟之在御者。亦莫不安靜而和好。其和樂而不淫可見矣。御。侍也。進也。

知子之來之。雜佩以贈之。知子之順之。雜佩以問之。知子之好之。雜佩以報之。

·賦也。來之。致其來者。如所謂修文德以來之。雜佩者。左右佩玉也。上橫曰珩。下繫三組。貫以蠙珠。中組之半。貫一大珠曰瑀。末懸一玉。兩端皆銳曰衝牙。兩旁組半。各懸一玉。長博而方曰琚。其末各懸一玉。如半壁而內向曰璜。又以兩組貫珠。上繫珩兩端。下交貫于瑀。而下繫于兩璜。行則衝牙觸璜而有聲也。呂氏曰。非獨玉也。觸燧箴管。凡佩者皆也。贈。送也。順。愛也。問。遺也。婦再語其夫曰。我苟知子之所致而來。及所愛者。則當解此雜佩以送。遺報之。不惟治其門內之職。欲其君子尊賢友善。結其驩心。而无所愛于服飾之玩也。

女曰雞鳴三章。章六句。

有女同車。顏如舜華。將翱將翔。佩玉瓊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賦也。舜。草也。木槿也。樹如李。其華。朝生暮落。華。榮也。孟。字也。姜。姓也。洵。信也。都。美也。盛也。或此亦淫奔之詩。言所以同車之女。其美如此。又歎之曰。彼美色之孟姜。信美矣而又都也。

有女同行。顏如舜英。將翱將翔。佩玉將將音鏘。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賦也。榮而不實者謂之英。將將。聲也。德音不忘。言其賢也。

有女同車二章。章六句。 

木槿

木槿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音疽

·興也。扶蘇。小木也。荷。芙渠。荷華。扶渠也。子都。美男也。狂。狂人也。都則美好。狂則醜惡。且。語辭也。淫女戲其所思者曰。山則有扶蘇矣。隰則有荷華矣。今不見子都。見此狂人何哉。

山有橋松。隰有游龍。不見子充。乃見狡童。

·興也。上竦无枝曰橋。亦作喬。游。枝葉放縱也。龍。馬蓼。紅草也。葉大而白。生于澤中。高丈餘。子充。猶子都也。狡童。謂狡好之童。言有貌而無實。

山有扶蘇二章。章四句。

蘀兮蘀兮。風其吹女音汝。叔兮伯兮。倡音唱予和女。

·興也。草木凡皮葉落陊地爲蘀。叔。伯。男子之字也。倡。發歌句也。予。女子自我也。女。叔伯也。此淫女之辭。言蘀兮蘀兮。風將吹女矣。叔兮伯兮。則盍倡予而予將和女矣。

蘀兮蘀兮。風其漂女。叔兮伯兮。倡予要音腰女。

·興也。漂。飄也。要。成也。

蘀兮二章。章四句。 

 
彼狡童兮。不與我言兮。維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賦也。此淫女見絕而戲其人之詞。言悅己者眾。子雖見絕。未至使我不能餐也。

彼狡童兮。不與我食兮。維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賦也。息。安也。

狡童二章。章四句。

 
子惠思我。褰音愆裳涉溱音臻。子不我思。豈無他人。狂童之狂也且音疽

·賦也。惠。愛也。溱。鄭水名。狂童。猶狂且狡之童。且。語辭也。淫女語其所思者曰。子惠然而思我。則將褰裳涉溱以從子。子不我思。則豈无他人之可從。而必于子哉。狂童之狂也且者。謔之之辭也。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音鮪。子不我思。豈無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賦也。洧。鄭水名。士。未娶者之名。

褰裳二章。章五句。

子之丰兮。俟我乎兮。悔予不送兮。

·賦也。丰。容色美好貌。俟。音仕。待也。巷。門外也。直曰街。曲曰巷。婦人所期之男子。已俟乎巷。而婦人以有異志而不從。既則悔之。而作此詩曰。

子之昌兮。俟我乎堂兮。悔予不將兮。

·賦也。昌。當也。盛也。盛壯貌。將。送也。

衣錦褧衣。裳錦褧裳。叔兮伯兮。駕予與行。

·賦也。褧。衣無裏也。叔伯。或人之字也。婦人悔其始不送。而失此人也。曰我之服備矣。豈无迎我偕行之車乎。

裳錦褧裳。衣錦褧衣。叔兮伯兮。駕予與歸。

·賦也。女嫁曰歸。

丰四章。二章章三句。二章章四句。

 
東門之墠音阮。茹藘音閭在阪。其室則邇。其人甚遠。

·賦也。東門。城東門也。墠。築土爲壇。茹藘。蒨也。可以染絳。阪。坡也。門之旁有墠。墠之外有阪。阪之上有草。識其所與淫者之居也。室邇人遠者。思而未得見之辭也。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賦也。踐。行列之貌。門之旁有栗。栗之下有成行成列之家室。亦識其處也。即。就也。

東門之墠二章。章四句。

風雨淒淒。雞鳴喈喈。既見君子。云胡不夷。

·賦也。淒。寒涼也。喈。鳥鳴聲。此為雞鳴聲。喈喈。和聲之遠聞也。風雨晦冥。淫奔之時也。君子者。外期之男也。夷。平也。悅也。淫奔之女。言當此之時。見其所期之人心悅也。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音交。既見君子。云胡不瘳音抽

·賦也。瀟瀟。風雨暴疾貌。膠。和也。膠膠。猶喈喈也。瘳。疾病瘉也。言積思之病。至此而瘉也。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賦也。晦。昏也。已。止也。

風雨三章。章四句。 

青青子衿音金。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賦也。青青。純也。綠之色。具父母。衣純以青。子。男子也。衿。領也。悠悠。思之長也。我。女自我也。嗣。續也。繼也。嗣音。續其聲問也。此亦淫奔之詩。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賦也。青青。組綬之色。佩。佩玉也。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賦也。挑。輕儇跳躍貌。達。放恣也。

子衿三章。章四句。 

揚之水。不流束楚。終鮮上聲兄弟。維予與女汝也。無信人之言。人實迋音誑女。

·興也。兄弟。婚姻之稱。禮所謂不得嗣為兄弟。予。女。男女自相謂也。人。彼也。淫者相謂。言揚水不流束楚矣。終鮮兄弟。則維予與女。豈彼人離閒之言而疑之哉。彼之言。誑汝耳。

揚之水。不流束薪。終鮮兄弟。維予二人。無信人之言。人實不信。

·興也。

揚之水二章。章六句。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雖則如雲。匪我思存。縞衣綦音其巾。聊樂音洛我員音云

·賦而興也。如雲。象雲回轉形。美而多姿也。縞。白色。綦巾。未嫁女所服。此人自目其室家也。員。同云。語辭也。人見淫奔之女而作此詩。以為女雖美而多姿。而非我思之所存。不如己之家室。雖貧陋而聊可自樂也。時淫風行。而其閒有如此之人。能自好而不為俗移。人有羞惡之心。豈不信哉。

出其闉音因音都。有女如荼音徒。雖則如荼。匪我思且音疽。縞衣茹藘。聊可與娛。

·賦也。闉。城內曲重門也。闍。城門臺也。荼。茅秀。物之輕者。飛行無常。言美女顏貌如茅荼之柔也。且。語辭。茹藘。可以染絳。故以名衣色。娛。樂也。

出其東門二章。章六句。 

野有蔓草。零露漙音團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賦而興也。蔓。延也。漙。露多貌。清揚。眉目之閒。婉然美也。婉。順也。邂逅。不期而會也。男女相遇于野田草露之閒。故賦其所在以起興。言野有蔓草。則零露漙矣。有美一人。則清揚婉矣。邂逅相遇。則得適我願矣。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音穰。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賦而興也。瀼。露濃貌。臧。善也。與子偕臧。言各得其所欲也。

野有蔓草二章。章六句。 

溱與洧音委。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音疽。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音洛。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

·賦而興也。溱。洧。水名。渙渙。水盛貌。冰解而水散之時也。蕑。蘭也。且。語辭。洵。信也。訏。大也。謔。戲也。勺藥。草名。以花入藥。三月開花。芳色可愛。鄭俗。三月上巳之辰。采蕑水上。以拔除不祥。盛弘之·荆州記。都梁縣有山。山下有水淸泚。其中生蘭草。名都梁香。因山爲號。其物可殺蟲。毒除不祥。故鄭人方春三月。于溱洧之上。士女相與秉蕑而祓除。故女問于士曰。何不往觀乎。士曰。吾既往矣。女復要之曰。且往觀乎。蓋洧水之外。地信寬大而可樂也。士女相戲。以勺藥為贈。而結情之厚。此詩淫奔者自述之詞。

溱與洧。瀏其清矣。士與女。殷其盈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將謔。贈之以勺藥。

·賦而興也。瀏。深貌。殷。眾也。將。作相。聲之誤也。

溱洧二章。章十二句。 

勺藥

勺藥

鄭國二十一篇。五十三章。二百八十三句。鄭衛之樂皆淫聲。然以詩考之。衛詩三十有九。淫奔四之一。鄭詩二十有餘。淫奔七之五。衛為男悅女之辭。鄭為女或男之語。衛多刺譏懲創之意。而鄭人幾于蕩然。無羞愧悔悟之萌。以此推之。鄭聲之淫甚于衛矣。故夫子論為邦。以鄭聲為戒。不及于衛者。舉重而言也。固自有次第也。詩可以觀。豈不信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