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風

衛風   詩經傳 朱熹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音限兮。赫兮咺況晚切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音暄兮。
·興也。淇。水名。奧。隈也。綠。色也。其上多竹。漢世猶然。所謂淇園之竹也。猗猗。始生柔弱而美盛也。匪。貌也。文章著見之貌。君子。武公也。治骨角者。刻以刀斧。錯以銅鐵。治玉者。雕以槌鑿。磨以沙石。言其德之修致堅也。有進而无已也。瑟。矜莊貌。僩。嚴栗皃。咺。威儀容止宣著也。諼。忘也。衛人美武公之德。以綠竹始生之美盛。興其學問自修之進益也。如切如磋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僩音限兮者。恂慄也。赫兮咺況晚切兮者。威儀也。終不可諼音暄兮者。盛道至德。民不能忘也。
瞻彼淇奧。綠竹青青音精。有匪君子。充耳琇瑩。會音怪音汴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興也。青青。堅剛茂盛之貌。充耳。填也。琇瑩。美石也。天子玉填。諸侯以石。會。縫也。弁。冕也。以玉飾皮弁之縫。如星之明也。以竹之堅剛茂盛。興其服飾之尊。而見其德之稱也。
瞻彼淇奧。綠竹如簀。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寬兮綽兮。猗重較音角兮。善戲謔兮。不為虐兮。

·興也。簀。牀棧也。竹之密比似之。則盛之至也。金。錫。言其鍛煉之精純。圭。壁。言其生質之溫潤。寬。宏裕也。綽兮。謂仁於施舍。猗。歎辭也。重較。卿士之車也。較。高于軾。輢兩旁植木。較橫輢上。蓋古者車皆立乗。平常立則憑較。若應爲敬。乃俯憑軾。較在軾上。若兩較然。故云重較。善戲謔而不為虐者。言其樂易而有節也。以竹之至盛。興其德之成。又言其寬廣自如。和易而中節也。寬綽无斂束之意。戲謔。非莊厲之時。時常情所忽。而易過也。然可觀其有節焉。則其動容周旋之間。无適而非禮。亦可見矣。禮曰。張而不馳。文武不能也。馳而不張。文武不為也。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此之謂也。

淇奧三章。章九句。國語武公年九十有五。箴敬國日。卿以下。至師長士。苟在朝者。无謂我老耄而舍我。必恪恭于朝。以交戒我。遂作懿戒之詩以自警。而賓之初筵。亦武公悔過之作。則其有文章而能聽規諫。以禮自防可知矣。衛之他君。无及此者。故此詩美武公也。

考槃在㵎。碩人之寬。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賦也。考。成也。㵎。槃。盤桓之意。言成其處隱處之室也。陳氏曰。考。扣也。槃。器名。扣之以節歌。如鼓盆拊缶之為樂也。二說未知熟是。山夾水曰㵎。碩。大也。寬。廣也。永。長也。失。誓也。諼。忘也。无戚戚之意。雖獨寐而寤言。誓言其不忘此樂也。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音科。獨寐寤歌。永矢弗過音戈

·賦也。曲陵曰阿。簻。義未詳。或亦寬大之意也。永矢弗過。自誓所願不踰于此。若將終身之意也。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音谷

·賦也。高平曰陸。軸。盤桓不行之意。寤宿。已覺而高臥也。弗告者。不以此樂告人也。

考槃三章。章四句。

 

碩人其頎音祈。衣錦褧去潁切去聲。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

·賦也。碩。大也。碩人。大德之人也。莊姜也。頎。長貌。錦。文衣也。褧。衣無裏也。衣錦尙褧。歸眞反樸之意。錦衣加褧。為文之太著也。東宮。太子所居。齊太子得臣也。女子後生曰妹。妻之姊妹曰姨。姊妹之夫曰私邢侯。譚公。莊姜之姊妹之夫。互言之也。諸侯之女嫁于諸侯。則尊同。故歷言之。春秋傳曰。莊姜美而无子。衛人為之賦碩人。此章稱其族類之貴。以見其為正嫡小君。稱其衣錦尙褧以見其賢。所宜親厚。而歎莊公之昏慝也。

手如柔荑音啼。膚如凝脂。領如蝤音求音七。齒如瓠音互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賦也。荑。始生茆。柔而白也。凝脂。脂寒而凝也。領。頸也。蝤蠐。木蟲之白而長者。瓠。棲瓣也。瓠犀。瓠中之子。方正直白。而比次整齊也。螓。似蟬而小。其額廣而方。蛾。蠶蛾也。其眉細而長曲。倩。人美字也。盼。黑白分明也。此章言其容之美。猶前章之意。

碩人敖敖。說音稅于農郊。四牡有驕音曉。朱幩音汾鑣鑣音標。翟茀以朝。大夫夙退。無使君勞。

·賦也。敖敖。長貌。猶欣欣也。說。舍也。農郊。近郊也。四牡。車之四馬。驕。壯貌。鑣。飾也。鑣者。馬勒旁鐵。人君以朱纏之也。鑣鑣。盛也。翟。羽飾衣。翟車也。夫人以羽飾車。茀。道多草不可行。蔽也。婦人之車。前後設蔽。夙。音宿。早敬也。玉藻曰。君日出而視朝。退適路寢聽政。使人視大夫。大夫退。適小寢釋服。此言莊姜自齊來嫁。舍止近郊。乘車馬之盛。以入君之朝。國人樂得以為莊公之配。故謂諸大夫朝于君者早退。无使君勞于政事。不得與夫人相親。而歎今之不然也。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音括。施罛音孤濊濊。鱣音邅音洧發發。葭菼音毯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音訖

·賦也。河在齊西衛東。北流入海。洋洋。盛大貌。活。水流聲。活活。流貌。施。設也。罛。魚罟也。濊。罟入水聲也。鱣。大魚。形似龍。銳頭。口在頷下。背上腹下皆有甲。鮪似鱣而靑黑。頭小而尖。似鐵兜鍪。口在頷下。大者爲王鮪。小者爲叔鮪。肉白。味不逮鱣。發發。盛貌。菼。薍也。揭。長也。庶姜。姪娣也。庶士。媵臣也。朅。武壯貌。言齊地廣饒。而夫人之來。士女佼好。禮儀盛備如此。亦首章之義也。

碩人四章。章七句。

 

氓之蚩蚩音癡。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于頓丘。匪我愆音騫期。子無良媒。將音槍子無怒。秋以為期。

·賦也。氓。民也。自他歸往之民也。蚩。無知者也。蚩蚩。無知貌。怨而鄙之也。布。幣也。貿。買也。貿絲。初夏之時也。頓丘。地名。愆。過也。將。願也。請也。此淫婦為人所棄。自言其事。恨不能改也。夫既與之謀而不遂往。又責所无以難其事。再為之約以堅其志。此計狡也。以御蚩蚩之氓。宜其有餘。而不免于見棄。一失其身。人所賤惡。始雖以欲而迷。後必以時而悟。是以无往而不困耳。君子立身一敗。而萬事瓦裂者。何以異此。可不誡哉。

乘彼垝音鬼音袁。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賦也。垝。毀也。垣。牆也。復關。男子所居也。不敢顯言其人。故託言之耳。問龜曰卜。龜曰卜。蓍曰筮。巫咸作筮。筮。決也。體。兆卦之體也。賄。財也。遷。徙也。與之期矣。故及期而乘垝垣以望之。見之。則問其卜筮。所得卦兆之體。若无凶咎之言。則以爾之車來迎。當以我之賄往遷也。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嗟鳩兮。無食桑葚。于嗟女兮。無與士耽。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 不可說也。

·比而興也。沃若。潤澤貌。鳩。鶻鵃。似山雀而小。短尾。靑黑色。拙而不能爲巢。葚。桑實也。鳩食葚多則醉。過樂謂之耽。說。解也。言桑之潤澤。以比己之容色。又念其不可持此而從欲忘反。故戒鳩无食桑葚。以興下句。戒女无與士相樂也。士猶可說也。而女不可說也者。婦人被棄之後。深自愧悔之辭。言士與婦人各有所守。婦人无外事。惟以貞信為節。失其正。則其餘无所觀矣。不可謂士之耽惑。實无所妨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音商。漸音尖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去聲。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比也。隕。从高下也。徂。往也。湯湯。水盛貌。漸。漬也。濕也。帷。圍也。所以自障圍也。裳。障也。所以自障蔽也。帷裳。婦人車飾。亦名童容。爽。過也。貳者。心疑不一也。罔。天下羅罔。以取有罪。極。至也。言桑之黃落。以比己之容色凋謝。遂言自我往之爾家。而值爾之貧。于是見棄。乘車渡水以歸。言其過不在此而在彼也。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音欷其笑音肖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賦也。靡。無也。夙。早敬也。興。起也。咥。大笑也。笑。小笑。躬。猶身也。悼。傷也。言我三歲為婦。盡心竭力。不以室家之務為勞。早起夜臥。無有朝旦之暇。與爾相謀約之。言既遂。而爾與暴戾加我。兄弟見我之歸。不知其然。咥然其笑而已矣。蓋淫奔从人。不為兄弟所齒。故見棄而歸。亦不為兄弟所恤。理有其當然而然。亦何所咎哉。傷自哀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音判。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賦而興也。及。與也。泮。坡也。高下之判也。總角。女未嫁。則未及笄。結發為飾也。晏。和也。晏晏。和柔貌。旦。明也。言我與汝本期偕老。不知勞而見棄如此。徒使我怨也。淇則有岸矣。隰則有泮矣。而我總角之時。與爾晏樂言笑。成此信誓。曾不成思其反復。以至以此也。此則興也。不思其反復而至于此矣。則亦如之何哉。亦已而已矣。思其終也。思其復也。思其反也。之謂也。

氓六章。章十句。

 

竹竿
籊籊音惕竹竿。以釣于淇。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賦也。籊。竹長殺貌。竹。衛物。淇。衛地。衛女嫁于諸侯。思歸寧而不得。故作此詩。言思以竹釣于淇水。而遠不可致也。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遠去聲兄弟父母。

·賦也。泉源。百泉也。在衛之西北。而東南流入淇。故曰在左。淇在衛之西南。而東流與泉源合。故曰在右。思二水之在衛。而自歎其不如也。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音磋。佩玉之儺音娜

·賦也。瑳。玉色鮮白也。笑而見齒。其色瑳然。儺。行有度也。乘上章。言二水在衛。恨不得笑遊其閒也。

淇水滺滺音由。檜楫松舟。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賦也。滺。水流貌。檜。木名。似柏。楫。撥水舟行也。與泉水之卒章同意。

竹竿四章。章四句。

 

音丸蘭之支。童子佩觿音攜。雖則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興也。芄。蘭草。芄蘭。莞也。莞與藺蒲爲類。支。說苑作枝。今詩作支。觿。錐也。以象骨爲之。所以解結。成人之佩。非童子之飾也。知。智也。言其才不足知我。容遂。舒緩放肆之貌。悸。帶下垂貌。

芄蘭之葉。童子佩韘音攝。雖則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興也。韘。射決也。所以鉤弦。以象骨韋系著右巨指。甲。長也。言其才不長于我。

芄蘭二章。章六句。此詩不知所謂。不敢強說。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誰謂宋遠。跂音企予望之。

·賦也。葦。大葭也。杭。度也。跂。舉踵也。衛在河北。宋在河南。宣姜之女。宋桓公夫人也。生襄公而出歸于衛。襄公即位。夫人思之。而義不可往。蓋嗣君承父之重。與祖為體。母出與廟絕。不可私反。故作此詩。言誰謂河廣乎。以一葦加之。則可渡矣。誰謂宋遠。一舉踵而望。可見之矣。明非宋遠而不可至。義不可而不得往矣。

誰謂河廣。曾不容刀。誰謂宋遠。曾不崇朝。

·賦也。小船曰刀。小船形如刀。言小也。崇。終也。行不終朝而至。言近也。

河廣二章。章四句。范氏曰。夫人不往。義也。天下豈有无母之人。有千乘之國而不得養。其母則人之不幸。襄公者。若之何。生致其孝。沒盡其禮而已。衛有婦之詩。共姜至襄公之母。六人焉。皆止于禮而不敢過。夫以衛之政教淫僻。風俗傷敗。而女子有知禮畏義如此者。先王之化猶存焉。故也。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執殳音殊。為去聲王前驅。

·賦也。婦人目其夫曰伯。朅。武壯貌。桀。才過人也。殳長丈二而無刃也。夫久从役。婦因作此詩。言其君子之才如此。今執殳為王前驅也。

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音的為容。

·賦也。蓬。草名。其華如柳絮。聚而飛。如亂髮也。澤者曰膏。沐。濯髮也。適。主也。專也。言我髮亂如此。非无膏沐為容。不為者。君子行役。无所主也。女為悅己容。

其雨其雨。杲杲音縞出日。願言思伯。甘心首疾。

·比也。其者。將然之辭。將雨而杲然日復出矣。以比望其君子之歸而不歸也。不堪憂思之苦。而寧以首疾為甜也。甘。美也。甜也。思。念而時不亡也。

焉得諼音暄草。言樹之背。願言思伯。使我心痗音妹

·賦也。諼。忘也。諼草。合歡。食之令人忘憂者。背。北堂也。痗。病也。言焉得忘憂之草。樹之北堂。以忘吾憂。而終不忍忘也。故寧不求此草。而願思伯。心病亦不避耳。心痗。則其病深。

伯兮四章。章四句。兵殺人父。滅人子。不得已而為之。故心痗。首如飛蓬者。在我无心于妝。在君子則室家安。可前驅也。范氏曰。居而相離則思。期而不至則憂。人之情也。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比也。狐。妖獸也。綏綏。獨行求匹之貌。石絕水爲梁。梁。水橋也。在梁則可裳矣。國亂民散。喪其妃耦。有寡婦見鰥夫而欲嫁之。故託言有狐獨行。而憂无裳衣。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比也。厲。深水可涉處也。以衣涉水。由帶以上曰厲。帶。所以申束衣衣。在厲則可以帶矣。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比也。濟乎水。則可服矣。

有狐三章。章四句。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去聲也。

·比也。木瓜。木瓜属。可食。瓊。玉色之美爲瓊。非玉之名也。琚。佩玉名。言人贈微物。我報重寶。未足為報也。欲長為好而不忘。或男女相贈答之辭。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比也。瑤。玉之美者。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比也。玖。石之次玉黑色者。

木瓜三章。章四句。

衛國十三篇。三十章。二百三句。張子平曰。衛國地濱大河。其地土薄。故其人氣輕浮。其地平下。則其聲音淫靡。故聞其樂。使人懈慢而有邪僻之心也。鄭詩放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