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風

邶風 詩經傳 朱熹 

柏舟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

·比也。汎。浮貌。一曰任風波自縱也。柏。木名。陰木。耿耿。小明。心有所存。不能忘之貌。隱。痛也。微。猶非也。婦人不得于其夫。故以柏舟自比。言以柏為舟。堅緻牢實。而不以承載。无所依薄。但汎然于水中而已。故其隱憂之深如此。非為无酒可以敖遊而解之也。列女傳以此為婦人之詩。今考其辭氣卑順柔弱。且居變風之首。而以下篇相類。亦壯姜之詩也歟。

我心匪鑒。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賦也。匪。非也。鍳。鏡屬。茹。度也。據。依也。愬。訴也。告也。言我心匪鍳而不能度物。雖有兄弟。而不能依以為重。故往告之而反遭其怒也。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

·賦也。棣棣。富而閑習之貌。簡擇也。言石可轉。而我心不可轉。席可卷。而我心不可卷。威儀无一不善。又不可得而簡擇取舍。皆自反而无闕之意。

憂心悄悄。慍于群小。覯音垢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音殍

·賦也。悄悄。憂貌。慍。怨也。有怨者必怒之。群小。眾妾也。言見怒于眾妾也。覯。遇見也。閔。病也。辟。拊胷也。摽。擊也。拊心皃。

日居月諸。胡迭音絰而微。心之憂矣。如匪澣音緩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比也。居諸。語辭。迭。更也。微。虧也。匪澣衣。謂垢污不濯之衣。奮飛。如鳥奮翼而飛去也。言日當長明。月當則有時而虧。猶正嫡當尊。眾妾當卑。今眾妾反勝正嫡。猶日月更迭而虧矣。故憂之至。如衣不澣之衣。恨不能奮起而飛去也。

柏舟五章。章六句。

綠衣  
綠兮衣兮。綠衣黃裏。心之憂矣。曷維其已。

·比也。綠。帛靑黃色也。閒色。深靑勝黃之色。黃。地之色也。中央色也。正色。裏。衣內也。閒色賤而以為衣。正色貴而以為裏。言皆失其所也。莊公或于嬖妾。夫人莊姜賢而失位。故作此詩。綠衣黃裏以比賤妾尊而正嫡幽微。使我憂之不能自已也。

綠兮衣兮。綠衣黃裳音常。心之憂矣。曷維其亡。

·比也。上曰衣。下曰裳。記曰。衣正色。裳閒色。今以綠為衣。而黃者自裏轉而為裳。其失所益甚矣。亡之為言忘矣。

綠兮絲兮。女音汝所治兮。我思古人。俾無訧兮。

·比也。女。于其君子而言也。治。理而織之也。俾。使也。益也。訧。過也。言綠始為絲。而女又治之。以比妾方少艾。而女又嬖之也。艾。美好也。賤而得幸曰嬖。思古人有嘗遭此而善處之者。以自勵焉。使不至有過而已。

絺兮綌兮。淒其以風。我思古人。實獲我心

·比也。絺。細葛也。曰綌。淒。寒涼也。綌遇寒風。猶己之過時而見棄也。故思古人之善處此者。能先得我心之所求也。

綠衣四章。章四句。莊姜事見春秋傳。此詩无所考。從序說。下三篇同。

燕燕 
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興也。燕。也。玄鳥也。謂之燕燕者。重言之也。差初宜反池。不齊之貌。燕飛也。之子。戴媯也。歸。大歸也。莊姜无子。以陳女戴媯之子完為己子。莊公卒。完即位。嬖人之子州吁弒之。故戴媯大歸于陳。而莊姜送之。作此詩也。
燕燕于飛。頡音潔之頏音杭之。之子于歸。遠于將之。瞻望弗及。佇立以泣。

·興也。飛而上曰頡。飛而下曰頏。將。送也。佇立。久立也。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于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

·興也。鳴而上曰上音。鳴而下曰下音。送于南者。陳在衛南。

仲氏任只。其心塞淵。終溫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賦也。仲氏。戴媯字也。以恩相信曰任。只。語辭。塞。實也。淵。深也。終。竟也。溫。和也。惠。順也。淑。善也。先君。莊公也。勖。勉也。寡人。寡德之人。莊姜自稱也。言戴媯之賢如此。又以先君之思勉我。使我常念之而不失其守也。楊氏曰。州吁之暴。桓公之死。戴媯之去。皆夫人失位不見答于先君所致也。而戴媯猶以先君之思勉其夫人。可謂溫而惠矣。

燕燕四章。章六句。

日月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胡能有定。寧不我顧。

·賦也。日居月諸。呼而訴諸也。之人者。莊公也。逝。發語辭。古處。不詳。或云以古道相處。胡。寧。何也。莊姜不見答于莊公。故呼日月而訴之。言日月之照臨下土久矣。今乃有如是之人。而不以古道相處。為其心志或。亦何能有定哉。而何為其獨為不我顧也。見棄如此。而猶有望之之意焉。此詩之所以為厚也。

日居月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呼皓切。胡能有定。寧不我報。

·賦也。冒。覆也。報。答也。

日居月諸。出自東方。乃如之人兮。德音無良。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賦也。旦旦必出東南方。月望亦出東南方。德音。美其辭。無良。醜其實。俾也可忘。言何獨使我為可忘者邪。

日居月諸。東方自出。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報我不述。

·賦也。畜。養也。卒。終也。不得其夫。而嘆父母養我之不終。憂患疾痛之極。嗟呼父母。人之至親也。述。循也。言不循義理也。

日月四章。章六句。此詩當在燕燕之前。下篇置此。

仲尼之徒觀八卦。乾位東南。故日月出東南。實也。詩言東方者。東南方也。文也。蘇氏。當見大節。不必竊論曲直。取小名而招大悔矣。

終風   
終風且暴。顧我則笑。謔浪笑敖。中心是悼。
·比也。終風。終日之風也。暴。疾也。謔。戲也。浪。放蕩也。悼。傷也。莊公之為人。狂蕩暴疾。莊姜不忍斥言之。故以終風且暴為比。言其狂暴如此。雖亦有顧我則笑之時。但出于戲慢之意。而无愛敬之誠。則使我不敢言。而心獨傷之耳。蓋莊公暴慢无常。而莊姜正靜自守。所以忤其意而不見答也。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比也。霾。雨土蒙霜也。惠。順也。悠悠。思之長也。終風且霾以比莊公之狂或也。雖云狂或亦惠而肯來。有莫往莫來之時。則使我悠悠而思之。望其君子之深厚之至也。

終風且曀音翳。不日有曀。寤言不寐。願言則嚏音啼

·比也。陰而風曰曀。言掩翳日光使不明也。有。又也。不日有曀。言既曀矣。不旋日又曀也。以比人之狂或暫開而復蔽也。願。思也。疐。悟解气也。从口疐聲。人氣感傷閉鬱。又為風霜所襲。則有此疾也。懷。思也。

曀曀其陰。虺音灰虺其靁。寤言不寐。願言則懷。

·比也。曀曀陰貌。虺虺。聲也。靁將發而未震之聲。以比人之狂或愈深而未已也。

終風四章。章四句

擊鼓   
擊鼓其鏜。踊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賦也。鏜。鐘鼓之聲。踊躍。坐作擊刺之狀也。兵。戈戟之屬。土。土功也。國。國中也。漕。衛邑名。衛築城于漕。衛人從軍者自言其所為。因言衛國之民。有役土工于國。有築城于漕。而我獨南行。有鋒死鏑死之憂。危苦尤甚。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賦也。孫氏。子仲。字。時軍帥也。平。和也。合二國之好也。舊說以此為春秋隱公四年。州吁自立之時。宋衛陳蔡伐鄭之事。或也。以。猶與也。言不與我而歸也。忡。憂也。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賦也。爰。于也。于此居。于此處。于此喪其馬。而求之于林下。見其失伍離次。无鬭志也。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賦也。契闊。隔遠之意。成說。成其約誓之言。役者念其室家。因言始為室家之時。期以死生契闊。不相忘棄。相與執手。而期以偕老也。偕。俱也。七十曰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音申兮。

·賦也。于嗟。歎辭也。闊。契闊也。活。生也。洵。信也。敻也。信。申也。言昔者契闊之約如此。而今不得活。偕老之信如此。而今不得申。意必死。不復得與其室家遂前約之信也。

擊鼓五章。章四句。

凱風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與腰同。母氏劬其俱切勞。

·比也。南風溫濕。謂之凱風。長養萬物者也。棘。小木。叢生。多刺難長。弱而未成者也。夭夭。少好貌。劬勞。病也。衛淫風流行。雖有七子之母。猶不能安其室。故其子作此詩。以凱風比母。棘心比子之幼時。曰。母生眾子。幼而育之。劬勞甚矣。本其始而言。以起自責之端也。

凱風自南。吹彼棘薪。母氏聖善。我無令人。

·興也。聖。叡也。令。善也。棘可以為薪。則成矣。而非美材。故以興子之壯大而无善也。復以聖善稱其母。而自謂无令人。其自責也深矣。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

·興也。浚。衛邑。諸子自責。言寒泉在浚之下。猶能有所滋益于浚。而有子七人。不能事母。而使母至于勞苦乎。若微指其事。而痛自刻責。以感動其母心也。母以淫風流行。不能自守。而諸子自責。但以不能事母。使母勞苦為辭。婉辭幾諫。不顯其親之惡。可謂孝。下章放此。

與演同與莞同黃鳥。載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興也。睍睆。清和圓轉之意。言黃鳥猶能好其音以悅人。而我七子。獨不能慰悅母心哉。

凱風四章。章四句。

雄雉   
雄雉于飛。泄泄其羽。我之懷矣。自詒伊阻。

·也。雄者。爾雅·釋鳥。鳥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雉。野雞。雄雉有冠。長尾。身有文采。善鬬。泄泄。飛之緩也。懷。思也。詒。遺也。阻。隔也。婦人以其君子從役于外。故言雄雉之飛。舒緩自得如此。而我之所思者。乃從役于外。而自遺阻隔也。

雄雉于飛。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實勞我心。

·興也。下上其音。言其飛鳴自得也。展。誠也。言誠言實。所以甚言此君子之勞我心也。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遠。曷云能來。

·賦也。悠悠。思之長也。見日月之往來。而思其君子從役之久也。

百爾君子。不知德行。不忮與至同不求。何用不臧。

·賦也。百。猶凡也。忮。害也。求。貪也。臧。善也。言凡爾君子豈不知德行乎。若能不忮害。不貪求。則何所為而不善哉。憂其遠行之犯患。冀其善處而得全也。

雄雉四章。章四句。

匏有苦葉  

音包有苦葉。濟有深涉。深則厲。淺則揭。

·比也。匏。說文。瓠也。从夸。包聲。苦者不食。共濟而已。嚴粲·詩緝。匏經霜葉枯落。乾之腰以度水。今葉在。可用之時未至。濟。渡也。過渡謂之涉濟。涉。膝以上爲涉。   厲。岸危處曰厲。以衣涉水。由帶以上曰厲。一说拴葫芦在腰泅渡。揭。褰衣涉水。由膝以下也。提起下衣渡水。言匏未可用。行者當量其深淺而後渡。若男女相際。當以禮。義為深淺之度。
有瀰濟盈。有鷕音杳雉鸣。濟盈不濡軌音九。雉鳴求其牡。

·比也。瀰。水滿也。盈。滿器也。鷕。音杳。雌雉鳴也。濡。漬也。軌。音九。車轍也。法也。則也。牡。畜父也。飛曰雌雄。走曰牝牡。水滿則岸漫。雌雉生而聲鳴。此為常。今曰水漫不浸漬車轍。雌雉所鳴以求牡。此為反常。亂在外爲姦。在內爲軌。非其配偶。女求男為亂。非禮。不合於理。非義。不宜。不適當。
音拥音拥鳴雁。旭日始旦。士如歸妻。迨冰未泮。

·賦也。雝雝。音拥。雁聲和也。雝。和也。 旭。明著之名。 旦。正月朔旦。歸。女嫁也。迨。及也。泮。南面禮儀之方有水。冰泮。春天也。以雁迎親以昏。取其信。雁秋南春北。納采以正月一日。請期以月一日。而歸妻以春天。迨冰未泮之時。言古人婚姻節之以禮。以理。
招招舟子。人涉卬音仰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

·比也。招招。音韶。號召之貌。舟子。主渡濟者。卬。音仰。我也。卬。猶姎也。女人稱我曰姎。由其語轉。故曰卬。须。待也。
舟子招人以渡。眾人皆從之。我獨不渡。待我之友也。以此比。男女必待其配耦而相從。刺雉鸣求牡者之不然也。

匏有苦叶四章。章四句。

 


比者。比方於物。諸言如者。皆比詞也。 賦之言鋪。直鋪陳今之政敎善惡。

論語憲問第十四之四一引用 深則厲。淺則揭。

谷風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黽音猛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與封同采菲與匪同。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

·比也。習習。和舒也。東風謂之谷風。力所不堪。心所不欲。而勉强爲之曰黽。葑。蔓菁也。菲。菜名。下體。根也。葑菲。根莖可食。而其根側有時而美惡。德音。美譽也。婦人為夫所棄。故作此詩。以敘其悲怨之情。言陰陽和而後雨澤降。如夫婦和而家道成。故為夫婦者。當黽勉以同心。而不至于有怒。又言采葑菲者。不可以其根之惡。而棄其莖之美。如為夫婦者。不可以其顏色之衰。而棄其德音之善。德音之不違。則可與爾同死矣。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不遠伊邇。薄送我畿音祈。誰謂荼音徒苦。其甘如薺音疵。宴爾新昏。如兄如弟。

·賦而比也。遲遲。舒行貌。違。相背也。邇。近也。門內曰畿。荼。苦菜也。蓼屬也。詳見良耜。薺。甘菜。宴。樂也。新昏。夫所更娶之妻也。言我之被棄。行于道路。遲遲不進。蓋其足欲前。而心有所不忍。如相背然。而故夫之送我。乃不遠而甚邇。亦至其門內而止耳。又言荼雖苦。反甘如薺。以比己之見棄。其苦有甚于荼。而其夫方且宴樂其新昏。如兄如弟而不見恤。蓋婦人重情。欲從一而終。今雖見棄。猶有望夫之情。厚之至也。

涇以渭濁。湜湜音殖其沚。宴爾新昏。不我屑以。毋逝我梁。毋發我笱與苟同。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比也。涇渭。二水名。湜湜。水清貌。小渚曰沚。屑。潔也。以。與也。逝。之也。梁。水堰也。堰石障水。堰水爲關空。承之以笱。以捕魚。笱。曲竹爲之。以承孔。使魚入其中不得去者。閱。容也。遑。暇也。恤。憂也。賑也。涇濁渭清。然涇未屬渭之時。雖濁未甚見。由二水既合而清濁益分。然其別出之渚。流有稍緩。則猶有清處。婦人以自比其容貌之衰久矣。又以新昏形之。益見憔悴。然其心則固猶有可取者。但以故夫之安于新昏。故不以我為潔而與之耳。又言毋逝我之梁。毋發我之笱。以此欲戒新昏。毋居我之處。毋行我之事。而又自思我身且不見容。何暇恤我已去之後哉。知不能禁。而絕意之辭也。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淺矣。泳之游之。何有何亡。黽勉求之。凡民有喪。匍匐救之。

·興也。方。泭也。桴也。舟。船也。泳。潛行水中也。游。浮水行也。匍匐。手足並行。急遽之甚也。婦人自陳其治家勤勞之事。言我隨事而盡心力為之。深則方舟。淺則泳游。不計其有與亡。而勉強以求之。有周睽其鄰里鄰黨。莫不盡其道也。

不我能慉。反以我為讎音酬。既阻我德。賈用不售。昔育恐育鞫音菊。及爾顛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賦也。慉。養也。阻。不受也。讎者。至怨之稱。鞫。窮也。承上章。言我以女家勤勞如此。而女既不我養。而反以我為仇讎。惟其心拒我之善。故雖勤勞如此而不見取。如賈之不見售也。因念其昔時相與為生。惟恐其生理窮盡。而及爾皆至于顛覆。今遂其生矣。乃反比我于毒而棄之乎。張子曰。育恐。生而陷于恐。育鞫。生而陷于窮之際。亦通。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爾新昏。以我御窮。有洸有潰。既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來塈。

·興也。旨。美也。畜。聚也。御。當也。洸。武貌。潰。怒色也。肄。勞也。塈。息也。言我之所以聚美菜者。欲以御冬月乏無之時。至于春夏則不食之矣。今君子安于新昏而厭我棄我。是使我御于窮苦之時。至于安樂則棄之也。又言于我極其武怒。而盡遺我勤勞之事。曾不念昔者我之來息時也。追言其始見君子之時。接禮之厚。怨之深也。

谷風六章。章八句。

葑草

葑草

葑根

葑根

葑花

葑花

式微
式微式微。胡不歸。微君之故。胡為乎中露。

·賦也。式。發語辭。微。猶衰也。再言之者。言衰之甚矣。微。猶非也。中露。露中也。言有霑濡之辱。而无所芘覆也。舊說以為黎侯失國而寓于衛。其臣勸之曰。衰微甚矣。何不歸哉。我若非以君之故。則亦胡為而辱于此哉。

式微式微。胡不歸。微君之躬。胡為乎泥中。

·賦也。泥中。言有陷溺之難。而不見救也。

式微二章。章四句。此无所考。姑從序說。

旄丘
旄丘之葛兮。何誕音憚之節兮。叔兮伯兮。何多日也。

·興也。前高後下曰旄丘。誕。闊也。叔伯。衛之諸臣也。舊說黎之臣子自言久寓于衛。時物變矣。故登旄丘之上。見葛長大而節疎闊。因託以起興曰。旄丘之葛。何其節之闊也。衛之諸臣。何其多日而不見救也。此詩本責衛君。而斥其臣。可見其優柔而不迫。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賦也。處。安處也。與。與國也。以。他故也。因上章何多日也而言。何其安處而不來。意必有與國相俟而俱來耳。何其久而不來。意其有他故而不得來耳。詩之曲盡人情如此。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叔兮伯兮。靡所與同。

·賦也。大夫狐蒼裘。蒙戎。亂貌。言弊也。自言客久而裘弊也。豈我之車不東告于女乎。而叔兮伯兮不與我同心。雖往告之而不肯來。始微諷切之。或曰狐裘蒙戎衛大夫也。譏其憒亂之意。匪車不東。言非其車不肯東來救我。其人不肯與俱來也。今按黎在衛之西。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叔兮伯兮。褎音又如充耳。

·賦也。瑣。細也。尾。末也。流離。漂散也。音又。多笑貌。充耳。塞耳也。聾者多笑。言黎之君臣。流離瑣尾若此。其可憐也。而衛之諸臣。褎然塞耳而无聞。何哉。不迫如此。其人亦可知矣。

旄丘四章。章四句。此无所考。姑從序說。

簡兮
簡兮簡兮。方將萬舞。日之方中。在前上處。

·賦也。簡。簡易不恭之意。萬舞者。舞之總名。武舞干戚。文舞羽籥。日之方中。在前上處。言當明顯之處。賢者不得志而事于伶官。有輕世肆志之心焉。故其言如此。若自譽而實自嘲也。

碩人俁俁音語。公庭萬舞。有力如虎。執轡如組。

·賦也。碩。大也俁俁。大貌。轡。韁也。組。織絲為之。言其柔也。禦能使馬。則轡柔如組。自譽其才之無所不備。亦上章之義也。

左手執籥音藥。右手秉翟音狄。赫如渥赭。公言錫爵。

·賦也。執籥秉翟者文舞也。籥。如笛而六孔。或曰三孔。翟。雉之羽也。赫。赤貌。渥。厚漬也。赭。赤也。言其色之充盈也。公言錫爵者。儀禮燕飲而獻工之禮也。以碩人而得此。亦辱矣。

山有榛。隰有苓音蓮。云誰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興也。榛。似栗而小。隰。下濕也。苓。大苦也。西方美人。託言以指周之盛王。西方之人者。嘆其遠而不得見。賢者不得志于衰世之下國。而思盛際之顯王。故其言如此。而意遠矣。

簡兮四章。三章章四句。一章六句。

榛

泉水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懷于衛。靡日不思。孌彼諸姬。聊與之謀。

·興也。毖。泉流貌。孌。美好貌。諸姬。姪娣也。衛女嫁于諸侯。父母終。思歸寧而不得。故作此詩。言毖然之泉水。亦流于淇矣。我之有懷于衛。則亦无日而不思矣。是以集諸姬而與之謀。為歸衛之計。如下兩章之云耳。

出宿于泲音濟。飲餞于禰音你。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問我諸姑。遂及伯姊。

·賦也。泲。地名。飲餞者。古之行者。必有祖道之祭。祭畢。處者送之。飲于其側而後行也。禰。亦地名。皆自衛來時所經之處也。諸伯姊。所謂諸姬也。言始嫁來時。則固亦遠其父母兄弟矣。況今父母既終。而復可歸哉。是以問于諸姑伯姊。而謀其可否云耳。鄭氏曰。國君夫人。父母在則歸寧。沒則使大夫寧于兄弟。女嫁歸省父母曰寧。

出宿于干。飲餞于言。載脂載牽。還音旋車言邁。遄臻于衛。不瑕有害。

·賦也。干。言地名。適衛所經之地也。脂。以脂膏塗其。使車軸潤澤也。牽。車軸也。不駕則脫之。設之而後行也。還。轉也。轉其嫁來之車也。邁。往也。遄。疾也。臻。至也。瑕。玉之病也。言如此。則去衛疾矣。然豈不害于義理乎。疑之而不敢之辭也。

我思肥泉。茲之永歎。思須與漕。我心悠悠。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賦也。肥泉。水名。須。漕。衛邑也。悠悠。思之長也。寫。徐也。既不敢歸。然其思衛地不能忘也。安得出遊于彼。而寫其憂哉。

泉水四章。章六句。揚氏曰。衛女思歸。發乎情也。其卒也不歸。止乎禮也。適異國者。夫母終无歸寧之義。能自克者知所處矣。
北門
出自北門。憂心殷殷。終窶音巨且貧。莫知我艱。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比也。北門。背陽向陰。殷殷。憂也。窶。無財以爲禮。艱。土難治也。衛之賢者。處亂世。事暗君。不得其志。故因出北門而賦以自比。嘆其貧。人莫知之。而歸之于天也。

王事適我。政事一埤音陴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讁音折我。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賦也。王事。王令所為之事。適之也。政事。其國之政事也。一。猶皆也。埤。厚也。夫以婦爲室。徧。周也。讁。責也。王事既適我矣。政事復埤益于我。其勞如此。而窶貧又甚。室人至无以自安。而交徧讁我。則其困于內外極矣。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遺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賦也。敦。猶投擲也。遺。加也。摧。沮也。

北門三章。章七句。揚氏曰。忠信重祿。所以勸士也。衛之忠臣至于窶貧而而莫知其艱。則无勸士之道矣。士之所以不得志也。先王視臣如手足。豈有以事投。遺之而不知其艱哉。然不擇事而安之。无懟憾之辭。知其无可奈何而歸于天。所以為忠臣矣。
北風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音磅。惠而好我。攜手同行。其虛其邪音徐。既亟只且音疽

·也。北風。寒涼之風也。涼。寒氣也。雱。雪盛貌。惠。愛也。行。去也。虛。寬貌。邪。緩也。亟。急也。只。且。語辭。言北風雨雪以比國亂將至。而氣象愁慘也。故欲與其相好之人。去而避之。曰。是尚可以寬徐乎。彼其禍亂之迫已甚。而去不可不速也。

北風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攜手同歸。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比也。喈。鳥鳴聲。疾貌。霏。雰也。雨雪分散之狀。歸。去而不反之辭也。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惠而好我。攜手同車。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比也。狐。獸名。烏。孝鳥也。體全黑。不祥之物。人所惡見者也。所見无非此物。則國將危亂可知。同行同歸。如賤者也。同車則貴者亦去矣。

北風三章。章六句。
靜女

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賦也。靜者。貞靜也。賢雅之義。姝。美色也。城隅。幽僻之處。不見者。期而不至也。踟蹰。猶踌躇也。此淫奔期會之詩也。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賦也。孌。好貌。則見之矣。彤管。赤管筆。女史記事規誨之所執。必用赤者。示其以赤心正人也。朱曰。未詳何物。相贈以結殷勤之意耳。煒。赤貌。言既得此物。又悅澤此女之美也。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匪女音汝之為美。美人之貽與異同

·賦也。牧。外野也。歸。亦貽也。荑。始生茆也。洵。信也。女。荑也。言靜女又贈我以荑。而其荑美而異。然非此荑之為美。以美人之所贈。故其物亦美矣。

靜女三章。章四句。
新臺

新臺有泚。河水瀰瀰。燕婉之求。籧音蕖音除不鮮。

·賦也。泚。水淸也。鮮明貌。瀰瀰。水流盛貌。燕。安也。婉。順也。籧篨。人体臃肿。不能下俯。疾之醜者也。蓋籧篨本竹席之名。人編以為困。其狀如人之臃肿而不能俯者。故因以明此疾也。鮮。少也。舊說以為衛宣公。為其子汲取于齊。而聞其美。欲自娶之。乃作新臺于河上而要之。國人惡之而作此詩以刺之。言齊女本求與伋為燕婉之好。而反得宣公醜惡之人也。

新臺有洒。河水浼浼音免。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賦也。洒。高峻貌。浼浼。水流平貌。殄。盡也。絕也。言其病不已也。

魚網之設。鴻則離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興也。鴻。鴈也。大曰鴻。小曰鴈。離。麗也。近曰離。遠曰別。戚施。背曲而不能仰。患醜疾也。言設魚網而反得鴻。以與求燕婉。而反得醜疾之人。所得非所求也。

新臺三章。章四句。凡宣姜事。首末。見春秋傳。于詩皆未有考也。諸篇放此。
二子乘舟

二子乘舟。汎汎其景。願言思子。中心養養。

·賦也。二子謂伋壽也。乘舟。渡河如齊也。景。古影字。養養。猶漾漾。憂不知所定之貌。舊說以為宣公納伋之妻。宣姜也。生壽與朔。朔與宣姜。愬及于公。公令伋之齊。使賊先待于隘而殺之。壽知之。以告伋。伋曰。君命也。不可以逃。壽竊其節而先往。賊殺之。伋至。曰。君命殺我。壽有何罪。賊又殺之。國人傷之。而作此詩也。

二子乘舟。汎汎其逝。願言思子。不瑕有害。

·賦也。逝。往也。不瑕。疑辭也。義見泉水。此則見其不歸而疑之也。

二子乘舟二章。章四句。至于宣公之子。以婦見誅。弟壽爭死以相讓。俱惡傷父之志。然卒死。何其悲也。亦獨何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