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黨第十

鄉黨第十

孔子於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廟朝廷。便音片便音片言。唯謹爾。鄉黨。所也。鄉里。恂。信心也。恂恂。信實之貌。溫恭貌。嚴謹貌。便音片.安也。辨也。人有不便。更之。宗。尊也。廟。貌也。所以仿佛先人之形容也。先祖形貌所在也。宗廟。供奉祭祀祖先之所。天子。國君曰宗廟。大夫曰家廟。凡人曰宗祠。祠堂。所以立者。外宣承繼。內念祖恩。朝廷。理國之殿堂。唯。專辭。謹。慎也。如。從隨也。同也。孔子於鄉黨。對鄉族親友。其貌溫而恭。以親人。其言。似不能言者。以卑遜為。所以象不能言者。謙恭之甚。非全不言。不敢多言耳。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唯謹爾。唯敬人而慎也。孔子於宗廟。便便言。自然隨意而所言肅。聞之者敬肅。敬祖。唯謹爾。唯敬祖而慎也。孔子於朝廷。便便言。辨難合理而所言明於事。聞之者無可辯。唯謹爾。唯敬事而慎也。不言有可爭之言。安也。窮到至處。讓而人不得。所謂宗廟朝廷便便言

朝與下大夫言。侃侃如也。與上大夫言。誾音音音音如也。君在。踧音醋音級如也。與與如也。侃。剛直。從川取不止意。和樂。孔安國。通衎。誾。音音和說而諍。諍者。止也。誾誾。中正也。 踧。音醋.踖。音級.恭敬也。君在。在。存也。禮。君於太陽出時至朝。臣於太陽出之前於廷外候。侃侃如也。侃从川。取其不舍晝夜。造字本義。人口如水流。侃侃如也者。與下大夫言。隨意直言。寡忌寡諱。立誠之節。故侃侃而無所屈也。發露得盡。誾誾如也。誾者。言居門中也。得正位而有所守。開入世。閉自省。進退有所。故得以中正貌與上大夫言。若進言亦平和中正也。開門言以止其失。不納。則可閉門不語。不至於曲從。不失其事之理。誾誾如也者。進言而含蓄不盡也。 漢書云。誾誾侃侃。得禮之容。緘默邪心。非朝廷福。踧踖如也。踧踖。敬貌。踧者。行平易也。踖。長脛行也。心有君。故行有容儀也。行有敬之氣象。與與如也。恭敬貌。威仪中適。安便自得又不解惰也。知理得禮也。

君召使擯音賓。色勃如也。足躩音覺如也。揖所與立。左右手。衣前後。襜音常如也。趨進。翼如也。賓退。必復命。曰。賓不顧矣。音賓。承者。凡四方之使者。大客則擯。色勃。變色貌。正色。精氣神足。躩音覺。快步也。揖。拱手禮。日常左手於右手前。包覆右手。喪事右手於前包覆左手。 襜音常。衣蔽前謂之襜。整貌。趨。走也。顧。還視也。旋視也。君召使擯者。有賓使迎之。擯如其命數之半。九命擯五人。介則如命數。賓主相見。自擯以下列兩行。行末相近。如主人說一句。主人之擯傳許多擯者訖。又交過末介傳中介。直至賓之上介。方聞之賓。司益职。文其傳辭。司儀之交擯也。其列擯介。傳辭委曲。色勃如也。正色領命也。足躩音覺如也。盤辟貌。足盤辟而爲敬。曲而面君。非直行。 揖所與立。左右手。為擯之禮。依次傳命。故揖左人。則左其手。傳命出也。揖右人。則右其手。傳命入也。一俯一仰。衣前後。動而齊。襜如也。趋進。翼如也者。謂疾趋而進。張拱端好。如鳥之張翼也。賓退。必復命曰。賓不顧矣。謂賓禮盡。上擯送賓出。反告於君。已去矣。不反顧也。

入公門。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門。行不履閾音玉過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攝音捏音姿升堂。鞠躬如也。屏氣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顏色。怡怡如也。沒階趨進。翼如也。復其位。踧踖如也。音玉。門榍。門槛。門下横木。履。足所依也。 過。經也。 位。列中庭之左右謂之位。 音捏音姿長衫少提。以利步行。女子不可以手上提。而以腳踢高長裙。 怡。和也。悅也。沒。盡也。沒階。階下盡矣。入公門。鞠躬如也。如不容。入君之門。彎腰行禮之貌。言敛身也。象門不容人入。立不中門。行不履閾。古人常闔左扉。所謂中門者。謂右扉之中也。自內出而言之右也。乃君出入之所。出入不踐履門限。一則門限高。二踐則不净而污長裳。不敬也。過位。色勃如也。位。謂君之虛位。門內屛外。人君視朝所寧立處。古者朝會。君臣皆立。通過君所立之位。肅然起敬。君雖不在。如在。其言似不足者。其所言之声和悅。堅不足。柔亦不足也。摄齊者。提衣也。将升堂時。两手於裳前。提挈裳使起。恐衣長轉足蹑履之。仍复曲敛其身。以至君所。則屏藏其氣。似无氣息者也。慎之重也。降一等。逞顏色。怡怡如也。前屏氣。下阶舒氣。故怡怡如也。復其位。踧踖如也。復至其來時所過之位。則又容有恭行有敬。始乎敬。終乎敬。終如始。

執圭。鞠躬如也。如不勝。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戰色。足蹜蹜如有循。享禮有容色。私覿音笛愉愉如也。圭。瑞玉。以玉爲信也。 勝。任也。舉也。揖。拱其手使前曰揖。授。予也。戰。鬥也。色。顔气也。  蹜音素。小步走。 循。行順也。 享。五官致貢。容。盛也。覿音笛。見也。私。禾也。愉。薄也。同偷。苟且敷衍。執圭者。持信圭。將為君之使。鞠躬如也恐為使有失而貌敬。如不勝者。如不能任君之使。慎之至也。上如揖。舉圭高如揖以遜。下如授。持圭低如手付之令其受也。勃如戰色。既受。則排擠常色變如鬥士之貌。志在必得矣。足蹜蹜如有循。不敢大步。舉足狹數而有所依。奉職循理。亦可以爲治。何必闊步哉。享禮有容色。享禮。代君出訪。至所訪國。主賓先行聘禮。之後享禮。至行享時。則有容色。 容色。人容己色。己容人色。一言一行受也。各各安也。聘禮篇。聘初見時。故其意極於恭肅。既聘而享。則用圭璧以通信。有庭實以將其意。比聘時漸紓也。 私覿愉愉如也。既享。乃以私禮見。故颜色愉愉然和說也。

君子不以紺緅音鄒飾。紅紫不以為褻音謝服。當暑。袗音真音池音希。必表而出之。緇音資衣羔裘。素衣麑音尼裘。黃衣狐裘。褻裘長。短右袂。必有寢衣。長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喪無所不佩。非帷裳音常.必殺之。羔裘玄冠。不以弔。吉月。必朝服而朝。紺。帛深青揚赤色。 緅音鄒。黑中带红的颜色。 飾。由他物而後明。 褻音謝。私居服。 袗音真。服。一層單衣。 絺音池。細葛布。 綌音希。粗葛布。 緇。音資。帛黑色。 素。白緻繒。 表。衣外也。 羔。羊子也。 緇。帛黑色。 裘。皮衣也。 麑。音尼.幼鹿。袂。音妹.衣袖也。 寢。臥也。 有。又也。 句。蹲也。安也。坐也。 厚。皮毛密毛長。 去。除也。 佩。大帶玉飾。 裳。音常.上衣下裳帷。 帳也。幔也。圍也。 殺。戮也。 獲也。裁去多餘。 弔。問終也。 吉。二月初。正月。不紺緅飾。飾。袖口。領口。對襟邊條用另外的顏色。紺緅色那時是用於喪祭的。平時穿喪祭的顏色。是對喪祭大禮的不敬。所以孔子不用這兩種色做衣邊。 褻服。相當於現在便服。休閒服。為什麽不用紅紫。紅色和紫色是間色。就是兩種色混合的色。所以不用。用什麽色。按五方。東方色青。西方色白。陰。南方色赤。赤是比朱色稍暗的色。北方黑。火所熏之色。中央色黃。地色。用五種正色。  必表而出。葛做衣料。是不分貴賤的常服。可能太薄。看得到肌膚。所以出門要加一件。  緇衣羔裘。羊皮。應該是黑羊。黑毛在裡。革朝外。再用黑色絲織品。縫在革外。外黑裡黑外白裡白。表裡一致也。表裡如一也。  短右袂。古人手不露出來。所以袖長。蓋住手。右袖短。方便做事。 寢衣。蓋在桌子。蓋在家具。用具上的布。都是衣。長。音仗。仗量。身長又加身長的一半。是寢衣長度。冷天折起邊。免寒氣進入。  佩。大夫佩水蒼玉。世子佩瑜玉。士佩瓀玫。農夫佩耒耜。工匠佩斧。婦人佩鍼縷。凡帶必有佩玉。唯喪否。守喪期間不佩。玉。溫潤。隱義人溫潤。讓人看到玉佩。想到戴它的人性情溫和。我戴玉。待人要像玉那樣溫良。不動怒。君子無故。玉不去身。以玉來修養自己的品德。必殺之。服裝是有規定的。上朝。祭祀的禮服寬大。玄冠。弔喪用白色。那哪能倒穿。以衣冠配合心境。  朝服。孔子是魯國大夫。此時已辭官。但正月必拜國君。遵從禮的規定。 

齊。必有明衣布。齊。必變食。居。必遷坐。齊。齋也。戒也。潔也。 變。更也。必。審也。居。蹲也。安也。坐也。 遷。登也。移也。 坐。住處。處所之義。明衣。布衫。長一身有半。浴衣也。布。著也。布明衣。著明衣也。齊必變食。改常馔也。不食五辛。變食。非謂不酒不肉。禮中亦有飲不至醉。居。必遷坐。易常處。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食饐音意而餲音矮。魚餒音内而肉敗不食。色惡不食。臭音袖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肉雖多。不使勝食氣。惟酒無量。不及亂。沽酒。市脯。不食。不撤薑食。不多食。祭於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食不語。寢不言。雖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食。米也。 厭。滿也。 精。擇也。 膾。細切肉。 饐.音意.飯傷溼也。 音哎.飯久而味變。 音内魚爛從內發。音袖味變。失。縱也。飪。大熟也。 割。以刀裂之也。截也。宿。止也。住也。語。論難曰語。答述曰語。 言。發端曰言。直言曰言。 寢。臥也。 脯。肉幹。。鳥飛上翔不下來也。不下來。何有上翔。飛弗止乎。故不有三義。故不。度也。人所宜為度。不有已定義。有未定義。活也。食不厭精。谷碾成米。去殼得糠。殼糠擇米而出。曰精。殼糠雜粗。人腸難受也。不宜人食。膾不厭細。肉細切。言時有炒之作。若煮。大塊亦可。不時不食。食。日定時月定節。 肉。蔬受限於節令。不合於時。食未得其味。從自然也。隨時而味。春多酸。夏多苦。秋多。冬多咸。割不正不食。謂宰殺分割。不合乎理。割不正不食。此聖人之心純正。故日用間有不正。便與心不相合。心亦不安。不得其醬。周禮·天官·膳夫。肉醬。魚醬。蟲醬。蔬醬。譬如。吃姜桂肉干。配以蟻卵酱。醬用百有二十罋。隨所用而不同。不得其醬不食。欲得其當然之則故也。惟酒無量。無量者。謂可多可少。不及亂則可。晏子春秋。古之飲酒也。足以通氣合好而已矣。所以不及亂。以不及亂為度。藥性歌刮四百味。酒通血脈。消愁遣興。少飲壯神。過多損命。沽酒市脯不食者。不知其材。不知何物之肉。不知其所作。故不食。不撤薑。薑有炮薑。幹薑。功有不同。生薑開胃。所以不撤薑。但不以開胃多食。不宿肉。所分之祭肉。不隔夜而食。祭祀用太牢。三牲。第一天祭。第二天續祭。終。主祭分肉與陪祭人等。雖無上等祭品。雖菜豆。亦誠以祭。必齊如也。食祭。菜肉供於案。感念生時有恩於我者。  

席不正不坐。席。釋也。可卷可釋。 坐。跪也。席正者。遵禮也。席之正。非專為飲食也。為行禮也。此明坐席及飲酒之禮也。凡為席之禮。天子之席五重。諸侯之席三重。大夫再重。席南鄉北鄉。以西方為上。东鄉西鄉。以南方為上。如此之类。禮之正也。席以待賓客之禮。故若不正。則不坐也。此聖人之心純正。故日用間有不正。便與心不相合。心亦不安。。雙膝跪地。腳立以十趾撐地。臀落腫。此勢。立起。手可不撐地。速起。可雙手動與立起身形同所。

鄉人飲酒。杖者出。斯出矣。鄉人儺音挪朝服而立於阼音作階。杖。所以扶行也。儺音挪。驅疫也。 阼音作。主階。東階。阼階。東階。主人立此待賓。所以答酢賔客。階。陛也。升高也。鄉人飲酒。杖者出。出矣言尊賢養老之義老者出。則可畢。老者未出。則少不可出。 禮·曲禮。大夫七十而致仕。若不得謝則必賜之几杖。又王制。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鄕。七十杖于國。八十杖于朝。者。驅疫也。若民皆疾。則挨家挨戶。驅趕疫鬼。亦娛。迎神賽會以樂舞驅疫鬼。立於阼階。孔子朝服而立於庙之阼階。存室神之禮也。鬼神依人。庶其依己而安。存室神者。蓋五祀之屬。吾之精神。即祖考之精神。故祖考之精神依於己。若門。行。戶。灶之屬。吾身朝夕之所出處。則鬼神亦必依己而存。五祀。宅内外五神。門。户。中溜。灶。行也。汉·王充 ·論衡曰。室中霤之功。门户人所出入。井灶人所欲食。中霤。房室中。人所托處。五者功鈞。故俱祀之。

問人於他邦。再拜而送之。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嘗。問。訊也。聘問也。 邦。封也。小國也。 再。一舉而二也。 康子。季康子。 丘。孔子自稱。 達。行不相遇也。無所不宜。遣使者問人於他邦。則主人拜而送之。望其背而拜。一拜。遙拜遠方他邦之遺人。再拜誠心誠意也。丘未達言己不通醫道。不識藥草。无饋藥之禮。不敢嘗醫不三世。不服其藥。孔衝遠引舊說云。三世者。一曰黃帝針灸。二曰神農本草。三曰素女脈訣。後云。一曰黃帝內經。二曰神農本草經。三曰傷寒論金匱。醫不三世。不與人藥。若熟食。少嘗。重禮物也。藥。不能便食。亦恭以受物。而不敢嘗。者。大夫有賜。拜而受之。禮也。未達不敢嘗。所以慎疾。可告之者。直也。直而有禮。故其直而不絞。可不告之者。曰亦自言私語。

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廄。馬舍也。 不。未定之辭。馬舍失火。孔子退朝歸。承告而問。有傷人乎。重人也。不問馬。非賤畜。首問非馬而已。

君賜食。必正席先嘗之。君賜腥。必熟而薦之。君賜生。必畜之。侍食於君。君祭先飯。疾君視之。東首。加朝服拖紳。君命召。不俟駕行矣。賜。予也。多用於上對下。下对上獻。平謂贈。 薦。進也。腥。肉未熟。侍。承也。 飯。食也。 疾。病也。從失。急也。 拖。曳也。  紳。大帶也。 命。使也。 俟。待也。 駕。馬在軛中。君賜食。君之惠也。必正席先嘗之。恭惠以敬君也。先者。謂己先嘗。後依次賜人。君賜腥。必熟而薦之。生肉。必做熟而進供祖先。榮君賜也。君賜生必畜之者。謂活物養之以待重大之用也。侍食於君。君祭先飯。曲禮云。主人延客祭。注云。祭。祭先也。君子有事不忘本也。君子不忘本者。有德必酬之。故得食而種。種出少许。置在豆間之地。以報先代造食之人也。若敵。客則得先自祭。降等之客則後祭。若臣侍君而賜之食。則不祭。若賜食。而君以客禮待之。則得祭。虽得祭。又先须君命之祭。後乃敢祭也。此言君祭先飯。則非客之禮也。故不祭而先飯。若為君嘗食然也。疾君視之。東首。加朝服拖紳者。孔子有疾。君來視。東首。頭朝向東。令君得南面而視之。古者室必有戶有牖。牖東戶西。皆南鄉。  病者。常居北牖下。為君来視。則暂南牖下。以病卧。但加朝服於身。又曳大带於上。禮也。君命召。不俟駕行矣。不待馬車而先行。不待駕車而即行出。車駕而隨之後及也。敬而不敢怠也。

入太廟。每事問。廟。尊先祖貌。古者廟以祀先祖。凡神不爲廟也。爲神立廟者。始三代以後。頌儀。  太廟。魯國周公廟。  每。非一定之辭。  問。訊也。入太廟者。因助魯君祭周公而入太廟。 每事問者。慎之至也。莊子·外物篇。聖人躊躇以興事。以每成功。躊躇以興事。故每事問。閒問以諭君之志。故每事問。凡上下之交。上相問與溫也。故每事問。行寬政乃以下安。故每事問。命改不宜。故每事問。訊不宜以問。故每事問。

朋友死。無所歸。曰。於我殯。朋友之饋。雖車馬。非祭肉。不拜。歸。不返也。  殯。死在棺。將遷葬柩。賓遇之。  饋。進食于尊者。 朋友。同志爲友。同門為朋。朋友死。無所歸。曰。於我殯。  無所歸。言更無親暱可歸。於我殯。言自承喪主。此非泛泛之交。若泛泛之交。生時周旋。至于勸善規過足矣。古人交友稱其信也。執友稱其仁也。師。吾哭諸寢。朋友。哭諸寢門之外。所知。哭於野。謂隨其深淺厚薄。度吾力而為之。寧可施之厚。不可施之薄。  雖車馬非祭肉不拜者。謂恩有別。祭肉重。重在人心。

寢不尸。居不容。見齊音姿音催者。雖狎必變。見冕者與瞽者。雖褻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負版者。有盛饌。必變色而作。迅雷風烈必變。寢。卧也。堂室。 尸。陳也。在牀曰屍。 容。盛也。安也。齊。音姿.衰。音催。喪服也。 狎。相習之偁。 冕。大夫以上冠。瞽。盲也。盲人眼如鼓皮。褻。狎也。 貌。容儀也。 凶服。喪服也。 式。軾也。負。有所恃也。 版。判也。负版者。持邦國之图籍。司书职曰。邦中之版。土地之圖。饌。具食。 作。起也。盛。黍稷在器。 迅。疾也。烈。火猛也。寢不尸。尸者。古者祭祀。皆有尸以依神。所祭者之孙也。因祖考遺體。以凝聚祖考之氣。為尸不得動。為寢不亂動。寢不尸。不能復自勝斂也。自然舒展而不斂形體也。有寢形也。 居不容謂私居之時不容儀。和舒可也。見齊音姿音催者。雖狎必變。言孔子見所哀恤。及敬重其事。容為之变也。 狎。慣忽之言。慣見而忽也。雖狎。雖平日親而不壯。見冕者與瞽者。雖褻必以貌。見冕者。尊其在位之勞形。見瞽者。恤人之有殘也。故雖數相見。必以貌禮之。凶服者式之。式負版者。見送死之衣物。見持邦國之图籍者。孔子乗而俛首致恭。式之。式謂人所憑依而式敬。有盛饌。必變色而作。有豐盛甘美之食。必改容而起。敬人之親之饋也。迅雷風烈必變。迅雷風烈。物無不同時應者。故變容以敬天。不當然也。凡人視而不見。

升車。必正立執綏。車中不內顧。不疾言。不親指。升。登也。 立。住也。各駐其所也。 綏。車中把。顧。迴首也。環視也。疾。急也。  親。躬也。此章乘車之禮。正立執綏升車必正立。執綏所以安也。車中不內顧。避人之私也。 不疾言。不親指。不以言或人也。

色斯舉矣。翔而後集。曰。山梁雌雉。時哉時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色。顏氣也。斯。析也。斧析也。 舉。鳥飛也。 翔。回飛也。集。羣鳥在木上。 梁。水橋也。 山梁山脊。崗。 雉。鳥也。 雌。鳥母也。 嗅。以鼻取氣。 作。起也。行也。色斯舉矣。言鳥見人之顏色不善。則飛去。   翔而後集。鳥回翔審觀而後下止。曰。山梁雌雉。時哉時哉。 見山崗雌雉饮啄得所。故曰時哉。嘆雌雉當其時而動。時哉時哉者。前一時哉。言雌雉得時。後一時哉。當有所指。或嘆人不得其時也。子路共之。三嗅而作。子路失指。以夫子云時哉者。言時物也。 一說。故取而共具之。孔子以非已本意。義不苟食。又不忍逆子路之情。故三嗅其气而行也。一說。子路欲共具張設。雌雉三探而起去。一說。子路聞雌雉得時。遂向雌雉拱手。雌雉起。

鄉黨一十八章。

山梁雌雉

。明人葉春及惠安政書。祭厲日。俱行儺禮。或十月不儺。移于臘月。謂之大儺。儺用狂夫一人。蒙熊皮。黃金四目。鬼面。玄衣朱裳。執戈揚盾。又編黃葦為長鞭。黃冠一人執之。擇童子年十歲以上。十二歲以下。十二人。或二十四人。皆赤幘持桃木。而噪入各人家室。逐疫鳴鞭而出。各家或用醋碳以逐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