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用字字義

古書常用字義

者。親也。親親。仁民。愛物。人而不親人親物。萬物何以生生。所以仁為天生而有之之理也。 爱之理爱發而見於外乃仁之用千人一心。從千心作       仁獨則無耦。耦則相親   人與人相互支撑為仁。王永彬曰仁字從人。講仁者。不必遠求。 素書。仁者。人之所親。有慈惠惻隱之心。以遂其生成。春秋繁露云。仁之法在愛人。不在愛我。

者。宜也。釋言語云。裁制事物。使合宜也。天理之宜。天理所宜為公。當然而然。宜之理。事物各得其宜乃義之用。裁断當理。然後得宜。王永彬曰義字從我。講義者。不必遠求。 素書。義者。人之所宜。賞善罰惡。以立功立事。春秋繁露云。義之法在正我。不在正人。

者。義之和也。有安吉之利。有貨財之利。有貴人之利。人情所欲為私當然而然。有不當然而然。有當取而取。謂之利。有不當取而取。謂之不利。

者。理也。禮。春夏秋冬。日月星辰有其秩。遵從自然。效法天地秩序。人如天地有序。謂之禮。學禮。則通達人情世故。心時存恭敬。以萬物所從之理為守。謂之禮。敬之理。心之敬。而天理之節文也。心中有个敬。油然自生便是禮。見於應便自然有个節文。節則无過。文則无不及。 禮者。心知敬。行知止也。 釋言云。禮。體也。得事體也。禮為德體。无禮是无體也。素書。禮者。人之所履。夙興夜寐。以成人倫之序。禮者。自吾心恭敬。至於事為之節文。兼本末而言也。

法言義疏曰。夫禮禁未然之前。而法施已然之後。法之所為用者易見。而禮之所為禁者难知。

禮樂者。白虎通曰。禮樂者。何謂也。禮之為言履也。可履踐而行樂者。樂也。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欲。 孝經曰。安上治民。莫善於禮。移風易俗。莫善於樂。

者。兩可之辭。如風吹旗飄飄左來。勿勿。像聲像形。右去 

者。上一橫代表天。下為鳥 上翔不下來。那是一直飛而不下來嗎。想到這裡。思維就活了。故不有要之義。不有是之義。不。已定未定之辭。

者。 藝苑雄黃。无亦作亡。古皆用亡无。秦時始以蕃橆之橆爲有無之無。詩。書·春秋·禮記。論語本用无字。變篆者變爲無。惟易。周禮盡用无。然論語亡而爲有。我獨亡。諸無字。蓋變隸時誤讀爲存亡之亡。故不改也。

自然也。邵子曰。自然之外別無天。哀公問云。无為而物成。是天道也。天者。理而已矣。

者。天之令也。人所稟受。莫之為而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朱子曰。以理言之謂之天。自人言之謂之命。白虎通則言人壽。曰。命者。何謂也。人之壽也。天命己使生者也。命三科以記驗。有壽命以保度。有遭命以遇暴。有隨命以應行。

天命人事物有其可控。有其不可控。可控操之在我。不可控操之在天。謂之天命。 

。 天地間本然之道。人所行道也。董仲舒傳。道者。所由適于治之路也。道之大綱。日用間人倫事物所當行之理。

者。同悳。得也。外得於人。内得於己也。於内身心所自得矣。於外惠澤使人得矣。得理於心。得道於行。行而有得。以孝舉。實能事亲。則得孝之德。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也。素書。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德足以懷遠。

者。始於事親。實能事亲。謂之孝。中于事君。誠能以忠事上。誠能忠人之事。謂之孝。終于立身。視終如始。始中一貫至於終。可謂孝矣。孝以身率之。

孝順者。順訓理。順之則理之。孝順。謂順于孝之道。不逆于倫。

愛出于心。恩被于物也。能行慈則人感而盡心。慈以恩結之。

者。在物當然如此。恰到好處。治玉得其治之方。

君子者。无私心者。才德備者。位尊而有德者。資治通鑑·唐紀。德勝才。謂之君子。才勝德。謂之小人。晉紀。去就以道。可謂君子。

小人者。私心重者。寡德者。一般人。普通人。

優也。柔也。能安人。能服人。以道得民。有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以教民。有六德六行六藝。曰德行道藝。以先王之道能濡其身。通天地人曰儒。禮記·第四·十一。有儒行一篇。

聖人者。傳曰。於事無不通之謂聖。注云。聖通而先識。舉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今謂真正為人民服務而有重大貢獻者。

一贯者。天道一以貫之。一為天。為本。貫為穿。為習。衛靈公第三章。

者。就己心而說。中在心上。盡己之心而無不實。盡己之力而无不力行。无我而一心一意以成人之欲成。朱子云。既受人之託。若不盡心與他理會。則不惟欺人。乃是自欺。忠非逆理以順旨。中于己心。中于彼心。中于理。中者得宜也。順旨逆旨難言忠不忠。

忠信者。本也。正也。受人敬也。能行遠也。忠信以立行之方也。

者。如心。人心如我心。推己及人。就待人接物处說。忖度其義於人也。

者。敬之貌。動出於外應事接物一絲不苟。敬之義。敬。畏也。有所畏謹。不敢放縱。心裡有人為敬。心裡有事為敬。敬之德。人能得敬。天理常明。無一分著力處。亦無一分不著力處。敬之工。內無妄思。外無妄動。敬之持。嚴威儼恪。動容貌。整思慮。持敬患不能久。習得熟則自久。敬之目。正衣冠。尊瞻視。頭容直。目容端。足容重。手容恭。口容止。氣容肅。非著意。自安然。敬之用。涵養用敬。處事集義。敬以直內。義以方外。

恭敬所以能恭能敬者。所見皆人之高大。人之鄙于我无益。故如未見。則心有敬。貌有恭。

者。詰責以辭謂之讓。當己而辭曰讓。應受而推曰讓。先人後己謂之讓。讓者謙遜也。謙攘也。讓為禮之實。讓為德之基。辭讓則見實而信。

禮讓者。禮者理也。故以理而讓。理當讓則讓。理當不讓則不讓。讓與不讓合理合宜。讓服人。不讓人服。

者。伊川方云。无妄之謂之誠。真實無欺誕謂之誠。

者。心之所之。猶向也。有趋向。期必之意。心之所向。必欲日後得之。謂之志。

者。人可立於言旁。誠也。在彼不疑也。在己不欺也。信則人任之。信以全其終。鳥之乳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言不忠信。人疑之。雖州里行乎哉。 

者。知有是非。而取於義理。以求其是而去其非。所謂知也。

者。心之所發。志之發也。

者。說文。象臂脛之形。天地之性最貴者也。脛直立狀。臂。離地狀。其義別於彼獸也。天地之性最貴者。言無人。則天地無義。

成人者。德術兼備。管子·樞言。既智且仁。是謂成人。

人倫者。舜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此亦孔子之教人。

者。錯畫也。象交文。文以發其蒙。文心雕龍·原道第一。文之為德也大矣。與天地並生者何哉。夫玄黃色雜。方圓體分。日月疊壁。以垂麗天之象。山川煥綺。以鋪理地之形。此蓋道之文也。仰觀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兩儀既生矣。唯人參之。性靈所鐘。是謂三才。為五行之秀。實天地之心。心生而言立。言利而文明。自然之道也。

七敎。父子。兄弟。夫婦。君臣。長幼。賔客。朋友也。禮·王制。明七敎以興民德。

文化者。文明教化。文治教化。漢·劉向·說苑·卷十五。指武。凡武之興。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後加誅。文選·束晳·補亡詩六首之六。文化內輯。武功外悠。

者。字者。孳也。六義相生無窮也。黃帝臣沮誦倉頡。體卦畫。摹鳥跡。引伸觸類。文字之形始立。

社稷者。社者。地主也。稷者。五穀之長。 白虎通。王者所以有社稷何。為天下求福報功。人非土不立。非谷不食。土地廣博。不可遍敬也。五谷眾多。不可一一祭也。故封土立社。示有土尊。稷。五穀之長。 故封稷以祭之也。歲在何祭。春求谷之義也。

四體者。道.德.義.禮。以仁為本。故曰以一人而兼統四體。

者。晏子春秋。晏子對曰。嬰聞之。輕死以行禮謂之勇。誅暴不避彊謂之力。故勇力之立也。以行其禮義也。湯武用兵而不為逆。并國而不為貪。仁義之理也。誅暴不避彊。替罪不避眾。勇力之行也。古之為勇力者。行禮義也。

者。晏子春秋。古之飲酒也。足以通氣合好而已矣。故孔子云。惟酒無量。不及亂。

五教者。五倫之教也。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也。

修身者。修者。饰也。身者。可屈伸也。修身者。親人也。修德也。修知也。擇善而從。見義而徙。博學於文。約之以禮。謂之修身。

者。荀子·修身篇。非是是非之謂愚。

者。釋名。聽。靜也。靜。然後所聞審也。聞而能包覆而深別之也。置己之義於邊而能包覆。盛人之意於心而能深別之。包覆而深別謂之聽。

者。識其所以然也。

法度行之以寬而非廢弛之謂。左傳·子產謂子大叔曰。唯有德者能以寬服民。寬以濟猛。猛以濟寬。政是以和。御衆以寬。寬而有制。從容以和。書經·舜典。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寬。

考功名者。春秋繁露云。考試之法。大者緩。小者急。貴者舒而賤者促。諸侯月試其國。州伯時試其部。四試而一考。天子歲試天下。三試而一考。前後三考而絀陟。命之曰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