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張第十九

子張第十九

此篇記士行.交情.仁人.勉學.接聞夫子之語.辨揚聖師之德.以其皆弟子所言.故善次諸篇之後.凡二十五章.

一. 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

士。事也。孔子曰。推十合一爲士。  危。在高而懼也。  致。送詣也。  命。使也。  義。宜也。  祭。祭祀也。  敬。恭也。愼也。  可。未足之辭。 喪。亾也。从哭从亾。
【疏】見危致命者。非謂不愛其身。以謹畏而至以解危。以精微深造而至以解危。以道而至以解危。此言士正而有為與。
見得思義者。行有所得而思宜。合宜則取。不合宜不取。此言士持中得宜。行事得體。
祭思敬。祭者。際也。人神相接。言人事至於神也。故以敬為祭。八佾篇。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恭肅而不解於位也。敬由心生。此言士守禮由心。謹事由心。
喪思哀。喪。哀以思。存亡與生死分別。我心傷悲。此言士有情。可為實所感。正而有為。持中得宜。謹事守禮。感於實而心動情。

四事有行。其可已矣。可為士矣。

二.子張曰。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亡。

弘。大之也。弓者彊力也。厶者。雄也。   篤。厚也。
【疏】執德而不使德大之。信道而不使道純厚牢固。焉能為有德有道。焉能為無德無道。

執德不弘者。言其不廣也。著不得。見人之善。必不喜。人告之以過。亦不受。

信道不篤者。雖信道。容受太廣。隨人而不能守正。

焉能為有。焉能為亡者。言皆不足為輕重。謂不弘不篤。不足倚也。

三. 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拒人也。

交。共也。合也。  拒。禦也。止也。  嘉。美也。樂也。  矜。惜也。  善。良也。佳也。  容。盛也。   眾。多也。爲人下者也。
【疏】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可者與之交。其不可者止息而留後也。拒者止也。止者留也。今息而留後路。留後之相交也。
尊賢而容眾。敬重多才多藝者。而又盛受多數爲人下者。盛受凡人。嘉善而矜不能。以嘉禮親良才。而憐惜撫掩不能者。我賢。人見容。我不賢人拒我。

二子所言相交之道。自察自省。並無高下之別。故不可相非。汎交而不擇。取禍之道。故子張之言汎交。亦未嘗不擇。蓋初無拒人之心。而其間自有遠近親疏厚薄爾。

四. 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

小道。謀近未知遠。謀形未知勢也。  必。分極也。从八戈。分極猶畺界也。  觀。示也。  致。送詣也。  恐。疑也。  泥。弱也。
【疏】小道雖有其所示。而送遠不至其処也。疑其弱。是以君子不為也。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者。言小道亦有其道之理。致遠恐泥者。言上求則不通。

五.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知。識也。覺也。  亡。逃也。  忘。不識也。
【疏】每天學其所當學.時累日積.無忘其已學而得之能.可謂好學也.

日知其所亡。一日之間知得所未知。當知未知。曰亡。 月無忘其所能。長遠後也記得其理在此。 知而用之不當。曰不能。知其所亡。無忘所能。檢校之意也。 知。言其識。 所能。言所學能力行。如此自無忘。

六. 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博。大通也。 篤。馬行實而緩。固也。厚也。 志。記也。知也。識也。 切。割也。刻也。要也。謹實。 近。附也。 思。繹理。 仁。生之性也。親人也。
【疏】學識廣通而知厚固。謹實問要而使所學幾近繹理通微。仁自在其中矣。

切問而近思者。切如剔骨之要。切問則于要處求聞。近者。依也。附也。聞要依於思要。問而不思則少获。思而或于一點則問。謂之切問。
學而不博則道寡。道寡則鲜志篤。篤志有正道亦有不正。博學以知道。篤志則力行於所學之道。
仁在其中矣。人能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則心不放逸。天理可存。故曰仁在其中。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雖非所以為仁。然學者用力於此。仁亦在其中矣。切問而近思則不或。博學而專一。則有益己有益人。可靈於萬物。故曰仁。行此四者。可為正道明正理。故仁在其中。

七.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

工。巧飾也。善其事曰工。  肆。陳物處。止舍處也。  道。理也。

【疏】百工居其造作處。以成其巧器。君子學以候至明事理。知得失。 

百工居肆。務必成器。以成其事也。工从彡。直中繩。二平中準。是規榘。以規榘成器。所以以工喻學。    君子學務致其道也。 工有不成器。學有不得道。所以務也。

八. 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

小人。識覺不足之人。  過。不適當。  必。果也。  文。繡然也。
【疏】小人有不適當。繡然飾其非。

小人不力學。識覺不足。恐人視己為下。所以文過飾非。 戒人勿自欺。學而知自省。勇于自省也。

九. 子夏曰。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
變。更也。   望。遙視也。    儼。矜莊貌。    即。就也。    溫。仁也。和也。    厲。嚴也。
【疏】君子有三像。遠望之則端莊穩重。就其近則溫潤親和。 聽其言則敬肅而含尊威。 此章言君子之德。其貌三像。

儼然者。貌莊而人自見其之重。者。不冷不熱而和。親人而人亦親之也。者。得事之正而言簡。人無可議也。得事之要而言簡。人無可辯也。
十. 子夏曰。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

信。誠也。  勞。用力甚也。  厲。旱石。剛於柔石者也。  諫。証也。以道正人之行。  謗。毀也。惡也。
【疏】居上位之君子。言必由衷。人不疑也。而後使民。民用力甚也。民疑而使之。則以己為砥礪磨石也。上如剛石。下如柔石。下不信。則如二石相磨。損而事不成。事不成而磨已。

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人不疑己而後言道以正人之行。別善惡以陳。人有疑己。而陳之與是非。人以為道其惡也。禮。爲人臣之禮。不顯諫。三諫而不聽。則逃之。子之事親也。三諫而不聽。則號泣隨之。舊唐書·職官志。凡諫有五。一曰諷諫。二曰順諫。三曰規諫。四曰致諫。五曰直諫。 周禮·地官。設有司諫。 漢設諫議大夫。若非諫在職。非三問。則不對。對宜比。宜隐。辭達而已矣。

一一. 子夏曰。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

德。升也。得也。  踰。越也。度也。  閑。闌也。門遮也。
【疏】大德有度.不越門遮.小得.但出.复返入.可也.

小德出入可也者。謂力量有行不及處。有力不及處。不免有小事放過者。已是不是。謂之可也。則未可。放小焉有大。勿因善小而不為。勿因惡小而為之。德也。德者升也。升至。臯陶曰。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塞。彊而義。章厥有常吉哉。

一二.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洒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

子游。言偃也。 門人小子。弟子也。從者也。 當。田相値也。 抑。止也。 末。木上曰末。小事。 本。木下曰本。大道。 應對。言語酬答。 進退。見面。告退之禮。 噫。歎也。 如之何。 不可奈何。 過。失中也。 傳。遽也。乗傳騎驛而使者也。 倦。懈也。疲也。 誣。加也。毁譽不以實。 始。初也。小道也。 卒。盡也。大道也。 有。又也。持也。不宜有也。   聖。通也。
【疏】子夏之門人。任洒掃。應對。進退。則可矣。然。止於此末事。大道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歎曰。子游此言過矣。不適當。君子教人之道。是時則教。未至時而教。則教者懈。學者疲。譬之於先教養草。後教育木。區以別矣。洒掃應對亦君子之初學。焉可毁譽不以實也。 教始知終者。其惟聖人乎。

此章言人學有初。少能至終。小道始至大道終。大道終至小道始。終始如一。大道小道以一貫之者。大知大通之人也。

洒。掃。應。對。進。退者。教人之道。小學學其事。學者行矣而著。習矣而察。自有所得。再匡之。直之。輔之。翼之。使自得之。然後從而振德之。治心修身是本。

言游過矣者。謂洒掃應對進退。事有大小。而理無大小。

君子之道。孰以末為先而可傳。孰以本為後而倦教者。謂學者之質有異。如草木之區別耳。故因才施教。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分別其小大。小子之學當如此。無本末之辨。

有始有卒者。非言聖人教人事。乃聖人分上事。惟聖人言始知卒。始終皆備。下學知上達。若教學者。則須循其序也。

一三. 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優。饒也。飽也。 學。覺也。悟也。效而有獲也。
【疏】為官而有餘力則學。學而有餘力則入官。   效先賢先王而有獲。仕以為天下之民。 此訓仕爲入官。  事其事則日就於覺悟也。覺悟而有餘力則事其事。 此訓仕爲事。            

仲尼燕居·第二十八音義。退朝而處曰燕居。仲尼燕居。子張。子貢。言游三子侍側。孔子為說禮事。各依文解之。 孔子閒居·第二十九音義。退燕避人曰閒居。孔子閒居。猶使一子侍。為之說詩。此可謂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學之為言效也。效而有獲也。故學非專言讀書也。

一四. 子游曰。喪致乎哀而止。

致。送詣也。極也。   哀。傷悲也。痛惜也。
【疏】親喪傷悲至極而止。言不得過毁以至滅性。滅性則非孝。

一五. 子游曰。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

張。子張也。

【疏】吾友於子張。其能為人所不能。然仁吾也未及其之仁。

一六. 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并為仁矣。

堂堂。容貌端正莊嚴。
【疏】子張容貌端正莊嚴。而仁也難與其并。不能與之相比為仁。

一七.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

夫子。孔子也。
【疏】吾聞之於夫子。人未能敬其事。親喪必敬事乎。言親喪而真情自然。

一八.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

孟莊子。魯大夫仲孫速也。  他。彼之稱也。此之別也。  改。更也。
【疏】吾聞之於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孝行。別人也可為之。其不改父之臣。其不改父之政。別人很難為之。父之為。有父之理。短時不宜改之。故稱其難。

一九. 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孟氏。魯下卿也。   陽膚。曾子弟子。  士師。典獄官。   道。正令也。

【疏】孟氏使陽膚為典獄官。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正政令。致民德散久矣。非民之過。如得民罪情。則須為罪人哀傷。憐憫而勿喜。

勿喜者。言律法解爭。民爭有律可判。偏而民不齊等謂之政令。政令無門可訴。是以上失其道。是以勿喜。

二十. 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

紂。殷王帝乙之子。名辛。字受。謚紂。謚法。殘義損善曰紂。  下流。為惡而處人下。向下注流。 甚。深也。
【疏】紂為不善。然不似記述之深恶。天下之惡皆歸於其也。如落深淵。殘義損善盡下注流。是以君子惡為惡而處人下。

二一. 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過。度也。   日月之食。月影遮日之象。地影蔽月之象。   仰。舉也。   更。改也。
【疏】君子所為過之。君子所為不及。如日月相蔽。人皆見之。君子改過而得當。如日月明生。人皆仰其明。
二二. 衛公孫朝問於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公孫朝。衛大夫也。  焉。疑也。  文武之道。文王武王之道。謂先王之道也。  墜。落也。   焉不學。何所不學。  常。恆也。
【疏】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世間。由人傳承。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賢者識其道之大者。不賢者識其道之小者。莫不有先王之道也。孔子何所不學。何所不學焉學。無歷久不變之師矣。
二三. 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屋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叔孫武叔。魯大夫叔孫州仇也。  武。謚也。  子服景伯。魯大夫也。  夫子之牆。夫子言孔子。  夫子之云。夫子言叔孫。  賢。多才也。  仞。八尺。七尺。  賜。子貢自稱。  或。有也。
【疏】叔孫武叔於朝。語諸大夫。曰。子貢之才多過孔子。子服景伯以此言告子貢。子貢曰。以宮牆匹而告之。賜之牆也及肩。低矮。屋外可見屋内之美。孔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不見百官之富。猶孔子之道不可小知也。聖阈非凡可及。故得其門而入者有也少矣。以此而言。武叔云子貢賢於仲尼。武叔所云與其所知。不亦相當乎。

宗庙之美者。祭義曰。右社稷。左宗庙。社稷宗庙在中門之外。外門之内。
二四.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自量也。
毀。缺也。缺者。器破也。 絕。斷絲也。 踰。越也。 多。重夕也。 量。稱輕重也。自量。度量己力。
【疏】叔孫武叔言仲尼不善。子貢曰。無以為也。無用言仲尼不善。以此折仲尼。仲尼不可折去。他人之多才者。丘陵也。猶可越也。仲尼如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斷於日月。於日月何能傷之乎。人雖欲折去仲尼。又何能傷及仲尼。多見其不知度量己力也。多。重夕也。一未能毀仲尼。二仲尼之知非凡人可測其深。三不知自量。

二五.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陳子禽。孔子弟子陳亢。字子禽。  慎。謹也。  及。逮也。至也。 邦。封也。分地邦而辨其守地。諸侯封國。  家。大夫封邑。  斯。卽也。就也。  綏。安也。
【疏】子禽見子貢每事稱美孔子。曰子貢敬肅孔子。仲尼之才德豈賢於子貢乎。子貢曰。君子出一言。是則人以此為知。君子出一言。非。則人以此為不知。一言而明知與不知。則言不可不謹重也。喻子禽不知。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有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夫子如得其時而治邦治家。則如成語所說。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立之以禮人能立。導之以德人能行。安之以仁人來就。動之以樂人能和。其生民也榮之。其死民也哀之。如之。何其可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