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伯第八

泰伯第八
一.子曰。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得而稱焉。

泰伯。周代始祖古公亶父之子。   德。得也。升也。   稱。揚也。謂也。   讓。退也。

【疏】泰伯執義揚善至得也已矣.三次.應受國君之位而辭.民眾都不知道怎樣贊揚.

周還是西岐小國時.周君古公亶父.有三子.長泰伯.次仲雍.幼季歷.季歷之子名昌.古公亶父欲傳周與孫子昌.即後來的文王.有此個意.未說.按禮當長子泰伯繼承.泰伯看出古公亶父的意思.於是說自己要到南方去採藥.次子仲雍.見兄長不欲繼位.也說隨兄長去採藥.泰伯仲雍以此離周.季歷一看.自己不能走了.父親身邊總得有人.古公亶父死後.季歷就到南方找回二位兄長.泰伯說.我按照南方的習俗.已經斷發文身.不能再祭祀宗廟了.     真讓.誠心讓.可見其真無私.不為私心蒙蔽.以社稷為重.當國君是人最大的名.最大的利.自己讓掉.給最合適的人來當.真是人的最高境界.

詰責以辭謂之讓。當受而推曰三讓。一說。古公亶父有翦商之志。故讓而不繼。難考。三讓。曰不立。一也。逃之。二也。文身。三也。據前輩說。亦難考。三讓者。多次讓。非虛讓。固讓也。

至德民無得而稱焉。故當至德。民所以無得而稱焉。無毫厘之私。天下為公。己讓而天下能擇善者以治。稱其公也。

古公亶父。慧眼識人。擇孫昌以興周。何以預見。至誠之道可以前識也。

.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音喜。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恭。肅也。拱也。自拱持也。亦言供給事人也。  禮。理也。理者。治玉也。治玉得其治之方。謂之理。   勞。勤也。辛苦。 慎。專也。重也。  葸。音喜.畏懼。怯也。  亂。治也。不治也。亂本訓不治。不治則欲其治。  絞。繩子相交。剌人之非。 勇。氣也。猛也。  直。正曲爲直。 偷。薄也。  篤。音堵.厚實也。  親。家人也。  興。起也。

【疏】禮。春夏秋冬。日月星辰有其秩。遵從自然。效法天地秩序。人如天地有序。謂之禮。學禮。則通達人情世故。心時存恭敬。

恭而無禮則勞。言人為恭。而無禮以節之。則困苦。不當恭而恭。則勞。

慎而無禮則葸。言慎而無禮以節之。則畏縮也。怯也。不當謹而謹。則葸。大戴禮·曾子立事篇。人言善而色葸焉。近于不悅其言。

勇而無禮則亂。言人勇而不以禮節之。則為亂。當勇。其勇不亂。

直而無禮則絞。言人而為直。不以禮節之。則刺人之非也。不當直而直。其直謂絞。不寬也。

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言在上者能厚於親属。則民化之。亦相親友也。起而盛行仁。在上者能不遺忘其故舊。則民德歸厚也。遺者。亡也。言故交舊友本不當忘而失之也。不遺則厚。不偷則厚。人本仁。篤於親。則仁之發也。

三.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
疾。大病也。重症也。  啟。開也。 戰戰。發抖也。  兢兢。戒也。警戒也。  臨。視也。  履。踐踩也。  免。事不相及也。  如。然也。

【疏】曾子病重.召來門下弟子曰.打開.被子.我的足.完好.打開.被子.我的手.完好.慎於道慎於理如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從今以後.我知我可以免於違道了.諸弟子.  平靜而去.去之心安.從容.

啟予足。啟予手。以陳手足完好。啟。啓明也。示其孝。受不該受之傷。傷不當然。則父母心痛。使父母心痛則不孝。 手足之傷。衆人所惧。而違道於無形則未知。   此若言身體受之於父母。不敢毀傷。則有偏矣。

啟予足。以足示其行道无偏。啟予手。以手示其所為皆正。曾子曰詩云。君子未死之前。常恐失之。見人心惟危。

戰戰兢兢者。言懼而身不定。戒懼謹慎之貌。 如临深淵。如履薄冰者。如在上而視深淵之恐墜。如履薄冰之恐陷。懼及其禍也。而非驚恐萬狀。真履薄冰。則事不事矣。

四.曾子有疾。孟敬子問之。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籩豆之事。則有司存。

孟敬子。魯大夫。   容。內心也。  貌。外表也。  遠。離也。  暴。粗魯。  慢。不敬。  辭。言語。 氣。語氣。 倍。反也。以反者覆也。覆之則有二面。故二之曰倍。  鄙。輕薄也。  陋。醜猥也。   籩豆。祭祀用具。籩。竹具。豆。木具。  有司。官吏也。

【疏】孟敬子是卿大夫.把持魯國國政的三大宗族之一.來看望曾子.說明那個時代敬賢.說明當權者的對錯.由君子賢人來評判和約束.鳥之…至…也善.為了增強說服力.以勸告孟敬子.死.澌也.精氣一去.聲名俱盡.士.曰不祿.庶人曰死.大夫曰卒.天子曰崩.

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暴則粗厲。慢則放肆也。人之有暴。剛者之過也。人之有慢。寬者之過也。遠暴慢。則以和平為貴也。動容貌。須遠暴慢。遠。言己遠於暴慢。暴慢遠於己。

正顏色。斯近信矣。正顏色。便近信。顏色正。源於內心正。顏色正至如此。則其中之不妄可知也。故能得人信。 近信。謂顏色與日後所行不遠。

出辭氣。斯遠鄙倍矣。出辭氣。須遠鄙倍。出氣。謂語氣適當。須遠輕薄也。 出辭。謂言辭適當。言無口誤。修辭立其誠。遠逆理也。

籩豆之事。則有司存。禮文器數之事。設官分職。職有專司。雖亦有道。不可不謹。然則有司之事。我識不以為貴。

君子為人好。顏色實。言語是。經年養成矣。涵養莊敬至如此。自然如此。平日以道自省。經年或可於此效驗。

五.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犯而不校音叫。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

實。充盈。  虛。較少。  犯。抵觸。勝也。  校。音叫.角也。報也。角者。競也。  友。同門為朋。同志為友。

【疏】曾子說.有才能向沒有才能的人問.見的多聽的多向見識少的人問.有要表現得象沒有.充實要表現得不夠.遭遇抵觸而不爭彊.過去我的友人.曾經這樣做啊.

犯而不校。不校。謂不與人爭強弱比勝負。有容乃大。當容人。勿為人所容。所存者廣大。故人有校。自不覺。何與之相爭。有校。當自點檢。反求諸己。以不爭為爭。順理而已。

六. 曾子曰。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六尺。時尺比今短。如五尺之童。  託。寄也。託孤。國君將死。把孤子。父亡。託給可靠之臣。以助治國。  百里。天子封給諸侯之地。常方圓一百里內。  命。使也。從口從令。  奪。手持隹短尾鳥失之也。  節。竹節。止也。檢也。制也。

【疏】曾子曰.可以輔幼主.可以攝國政.無人能傾奪.是君子,一定是君子.

有才有節操。方可託孤寄命。若無其才。則不能止難。而徒有其節。雖死何益。若無其節而徒有其才。雖託如與竊。

臨大節不可奪。 言有所持。有所守。持其所持。守其當守。君子者。才德出眾之名。

七.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士。能事其事者偁士。孔子曰。推十合一爲士。  弘。弓聲也。大也。大之也。   毅。有決也。剛也。  弘毅。心志寬廣堅忍。

【疏】包曰。弘。大也。毅。彊而能斷也。士弘毅。然後能负重任。致遠路。孔曰。以仁为己任。重莫重焉。死而後已。遠莫遠焉。

士不可以不弘毅。弘者。弓聲也。弓弹射之時所發聲也。合小善之弓。則所射小。合大善之弓。則所射大。集眾善使之大謂弘。弘乃有能而勝得重任也。  毅者。豕怒毛豎。彊而能斷也。彊者。弓有力也。毅。則能擔得遠去。弘。則能負重。任重為弘。毅。則能遠行。道得遠為毅。弘而不毅。雖勝得所任。卻恐前途倒矣。 若待人弘。接物弘。事事弘毅。謂之士。

仁以為己任。言知仁與行仁。一體以為。當躬行實驗。  不亦重乎。未以身任之。未負。未知輕重。 死而後已若不毅。則無死而後已。

八. 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

詩。詩經也。  興。起也。  立。站。立身。

【疏】興於詩。  漢書曰。古者諸侯卿大夫交接鄰國。以微言相感。當揖讓之時。必稱詩以諭其志。蓋以別賢不肖而觀盛衰焉。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 興於詩。言詩之功。發人善心。警人惡志。詩所以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也。子曰。一言以蔽之思無邪。詩。人之真情實感也。興於詩。謂詩之所記。人性所起矣。

立於禮詩發性情。禮則節。發乎情。止乎禮。知敬為禮。知止為禮。不學禮。無以立。立於禮。謂知止。知所以止。知所以止之理。以萬物所從之理為守。謂之禮。

成於樂言樂之功。涵養德性。無不和不樂。相應為樂。移風易俗。莫善于樂。人性得理。則和。五音六律。有詩之興。有禮之立。故成於樂。

通書。禮理也。樂。和也。陰陽理而後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萬物各得其理而後和。故禮先而樂後。

今詩禮樂既廢。不知何由興成之。以古譜習古琴。或可知義理。知詩禮樂之理。學古樂習古琴。得靜。得安。收斂身心。久則心細而不粗。久久自然養得和樂。人皆正樂如此。則成於樂。

九.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民。普通人。一般人。  由。用也。

【疏】民可使用而不可使知者.

民。衆萌也。言萌而無識也。萌猶懵懵無知皃也。 衆者。多也。無力逐一解說所以如何如何。呂氏。非以愚民。蓋知之不至。適以起機心而生惑志也。

. 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

疾。恨也。  貧。窮也。  亂。無秩序。動盪。  已甚。過甚。過分。甚。極也。  勇。氣也。有膽量。敢做。

【疏】敢做又憎惡貧窮.亂了.好勇疾貧的.人本身就不仁.如果.再恨這種人.就更亂了.

好勇。謂敢為而不能自己。又不能安貧。則亂。好勇疾貧。則貪功利而犯險。故亂。可疾貧。不可求富而不擇手段。

不仁之人。可疾之。不可疾之過甚。疾之過甚。不能容之。其勢亦致亂。 聖人之道。不棄人也。合猶有可化之。分則為敵。

一一.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驕。恣也。馬逸不受控制也。  吝。鄙嗇也。鄙者。陋也。厭薄之也。嗇者。多入而少出。  美。甘也。善也。  使。令也。從也。   觀。諦視也。

【疏】如有周公旦的才能與辦事的完善.而從隨驕吝.自滿而且吝嗇.那.其餘的都不要仔細察看了.

誇其所無。謂之。挾其所有。謂之吝。有吝於財。有吝於事。有吝於為善。 吝其在我。則謂我有你無。可以驕人也。挾其所有。以誇其所無。謂之驕吝。不以禮。而行多入而少出。使人厭薄。其餘雖有善行。不足觀也。

一二. 子曰。三年學。不至於穀。不易得也。

至於。達到也。  穀。善也。祿也。

【疏】三年學者。未達善。亦有所獲。勸人學也。   不至於穀者。謂不暇及於祿。

一三.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篤。忠實。  信。不疑也。  危。在高而懼。  邦。國也。  居。住所。  見。現也。  貧。窮也。  賤。地位低。  富。有財產。  貴。地位高。

【疏】篤信。謂專厚不疑。好學。言覺悟而徙善。篤信。則好學。好學。則篤信也。 守死善道。臨利而不損於善。臨害而不去善道。故人貴乎有學。惟篤信。故能守死。惟好學。故能善道。

危邦不入。危者。在高而懼。未仕在外。則不入。危邦不入者。避禍遠害也。 亂邦不居。已仕在內。見其紀綱亂。諫之不從。吾志不得伸。則當去之。亂邦不居。欲治之志不得伸也。若得伸。或可居也。危者。有毁害不安也。身在外。則不入。身在內。則去之。已居亂邦。無可去之理矣。奈何。然其失。則在於不能早去。當及其方亂未危之時去之。可也。 

隱。非不作為。舉.魯無道。孔子辭官。廣招門徒。於為官則隱。於傳道則見。

一四.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謀。計劃。設法尋求。  政。正也。治理事務。  位。所處的地方。

【疏】各安職份。各有分限。不可侵人事權。身在此。只得守此。不者。未定之辭也。己雖不謀而不可不知。若遇問。一問不答。二問不答。三問當謀。

一五. 子曰。師摯之始。關睢之亂。洋洋乎盈耳哉。

師。太師官名。魯司樂。  摯。魯樂官之名。  洋。水。廣大也。  盈。滿器也。  關睢。詩經國風第一篇。  亂。樂曲末尾。总結全曲要旨。各種樂器齊奏。要合諧。  

【疏】師摯之始。周強盛時。有正樂。孔子時。周衰弱。流行鄭衛之作。正樂廢而天下失節。師摯知關睢。唱。奏。開始整理演奏關睢。

關睢之亂。樂之卒章曰亂。師摯之始之前。或有聲而無辭。故曰。關雎詩之首。樂之卒也。樂之卒者。謂既奏以文。又亂以武。有文王武王之德。

洋洋乎盈耳哉。演出人情。演出仁。演出合和。故孔子贊美正樂。洋洋乎盈耳哉。

一六.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狂。瘋犬。氣勢猛。  直。心口一致。 侗。幼稚。無知。  愿。謹也。  悾悾。空虛。誠懇。

【疏】狂而又口是心非.無知而又不老實.誠懇而又話不兌現.這三種人.我不了解他們啊.

這三種人與常相反.常人狂.一般就直.敢做敢擔.常人不聰明.一般就不耍滑頭.常人誠懇.一般就守信.反常的.既不能令.他人.的.又不受命.於他人的.很難打交道.所以不了解他們啊.不知之矣.頑劣的.也不能放棄.也不能不教化.也不能不往來.既頑又劣的人.凡人不知道.孔子應該是看透的.但嘴上講出來不知之矣.我不了解啊.最妥當.我們要對照一下.自己會不會犯這三種人的毛病.

狂而不直。狂者。進取而半廢。大言敢為。卻無以收拾。狂。則好高好大。補之宜直。  

侗而不愿。侗者。同也。於物同然一律。無所識別之謂。侗。則愚貌。不解以事。補之宜謹愿。  

悾悾而不信。悾者。空也。悾悾者。空而又空。無一長之實之謂。悾悾。則拙貌。無能。補之宜信。

吾不知之矣。有是德。則有是病。有是病。則有是德。有是病而無是德。則天下之棄才也。

一七.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

學。覺也。悟也。效也。  及。從後跟上。 猶。如同。尚且。

【疏】覺悟事理如追不上。學有所得還怕忘了。人人在學。所以憂心趕不上人。 知其所亡無。日日學新。學生。是讀生書。學生。讀熟了生。之前學熟怕又生了。月無忘所能。言学自外入。至熟乃可长久。

一八.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

巍。高也。高大貌。  與。當與。賜予。

【疏】象山一樣高大啊.舜禹得到天下.不是誰賜予的.

美舜。禹也。言已不与求天下而得之。舜禹之有天下。自以功德受禅。不與求而得之。所以其德巍巍然高大也。巍巍。首出庶物。高出萬物之表。至高也。 不與。不相干之義。言天下自是天下。我自是我。

一九. 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

哉。言之閒。  巍巍。高大貌。  則。法也。效仿。  蕩。大也。  煥。明也。火光。

【疏】堯是偉大的君王.象高山.只有天有這樣偉大.只有堯能效法天.廣大無邊.民眾都說不出來.太高大了.他做成的事.當中的光輝.只記載了很少的條目.

唯天为大。万物資始。四時行焉。惟尧能法此天道而行其化焉。

惟堯則之。雖蕩蕩無所能名。也亦有巍巍之功可見。又有煥乎之文章可睹。

煥乎。其有文章。謂有德行事功。禮樂法度也。

二十.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虞之際。於斯為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已矣。

治。管理好。  亂。治也。  唐。堯號。  虞。舜號。

【疏】舜有賢臣五人.而天下就管理好.武王曰.我有十個人能管理天下.孔子曰.大才難得.不得已而這樣.唐虞交會之間.周.這算是人才盛了.其中一個婦人.只剩九人而已.當時.天下三分之二的諸侯都歸向周.周.還是服事尊從殷.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已矣.

舜有臣五人。五人者。禹也。稷也。契也。皋陶也。伯益也。

有亂臣十人。十人者。謂周公旦也。召音紹公奭音是也。太公望也。畢公也。榮公也。太顛也。閎夭也。散宜生也。南宫適也。其一人謂文母也。

唐虞之際。唐虞皆号也。唐。荡荡也。荡荡者。道德至大之貌也。虞者。樂也。言天下有道。人皆樂也。故曰唐虞之際。

婦人焉舜交會之間。周盛。多賢才也。而有一婦人。其余九人而已。言大才難得。文母者。大姒也。文德之母。故有婦人焉。九人而已。非貶婦人。非揚婦人。以實記也。

三分天下有其二。時雍。梁。荆。豫。徐。楊歸文王。其余冀。青。兖属紂。九州而有其六。故三分有其二也。言德盛而遠近歸附。天下歸附而能服事殷。故至德也已矣。

二一. 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音負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

禹。夏禹王。  間閒。門漏光都是隙。閑才是無事。  菲。薄也。  鬼。自己不在世之父母祖父母。  神。生前做出較大貢獻。死後之稱謂。  黻。音負.天子禮服。上有日.月.星辰十二章紋飾。黻。兩個已字相背。一青一黑。  溝。灌田水道。  洫。灌田比溝大之水道。

【疏】禹王我對他無話可講.飲食清淡.而祭祀祖宗都致力於孝道.穿的衣不好.而正式場合的衣帽盡量美觀.宮室卑下.而盡力於農田灌溉.我對禹王無話可說.

孔子從衣食住的角度來考察禹王.禹王重視祭祖.以自己來教化民眾.不忘根本.禹王宮室簡陋.而注重水利灌溉.禹王.完全沒有一點是為自己.一切為天下蒼生.如果禹有一點點是為自己.那就不是王.而是一夫而已.孟子曰.一個獨夫.禹王祭祀.除了祭自己的祖宗.還要追到久遠的.我們共同的祖先.禹王祭祀也是昭告天下.我這個王位是光明正大承接來的.是從舜禪來的.而不是搶奪誰家的.今天稱作政權的合法性.想當官.想辦政治.想稱霸稱王.孔子意思.先去看看禹王.

黻。蔽膝也。以韋為之。韋。熟皮也。有虞氏以革。夏后氏以山。殷火。周龍章。祭服謂之黻。

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禹薄於奉己。而重於宗廟朝廷之事。致孝乎鬼神。言祭祀盈足。

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儉其常服而不敢放侈。以盛其祭服。

禹。吾无間然矣。孔曰。孔子推禹功德之盛美。言己不能复間其間。有意尋禹不是而不得也。

泰伯二十一章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禹王之天下。受禅於舜。舜帝之天下。受禅於堯。而天子是天之子。不能把天下與人。所以不與焉。天仁愛天下。天視自我民視。孟子曰。天聽自我民聽。天為天下人。尚書。舜禹所行為天下人。是以。與天命相合。舜禹。經長時期考驗。是經過多種難題考驗.一關一關通過的.一直到除了他沒有更合適的人.不求天下而得天下.是夠那個資格.就是老子的不爭.所以孔子贊美舜禹.

堯做了什麽.一是政治.開創了禪讓這種政治制度.二是治國.帝力何有於我哉.民眾自在.自由.堯政府的一切政策.都有利於民眾.效仿天然樣仁愛下面的民眾.所以民眾都感覺不到政府的存在.帝王的力量與.我有什麽相幹.自己支配自己.三是民生.史書記載.堯出遊時.有老者唱擊壤歌.那是我們求不到的景象.安居樂業.無憂無慮.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不要看小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我們做得到嗎.那是由國君到一般民眾.都沒有壓力.沒有憂愁.不患得.也不患失.才做得到的.那是尊從自然.才做得到的.那是敬天敬人敬事.才做得到的.堯不為自己.堯不為自己的家人.堯不為他的大臣……..的利益.只有天這樣.所以與天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