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子第十八

微子第十八
此篇論天下無道.禮壞樂崩.君子仁人去.隱沦岩野.周流四方.記周公戒鲁公之語.四乳生八士之名.以前篇言
群小在位.則致仁人失所.故以此篇次之.凡十一章.

. 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子。爵也。 微。國名。 箕。國名。  奴。古之罪人。周禮·秋官·司厲。男子入于罪隸。女子入于舂藳。凡有爵者。與七十者。未齔者。皆不爲奴。
【疏】微子去之者。微子。名啟。商紂王之庶兄。紂淫亂。數諫不聽。去之。周武王滅紂。復其官。成王時封於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比干曰。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爭。乃强諫紂。紂怒曰。吾聞聖人心有七竅。剖比干。觀其心。箕子懼。乃佯狂為罪人。紂又囚之。是也。

史記·卷三·殷本紀。殷有三仁。微子去無道。箕子狂遁。比干諫死。三子之行。微子之去。欲存宗祀。比干之死。欲紂改行。箕子之明夷。內難而能正其志。外雖徉狂。而心守得定。易·明夷。利艱貞。晦其明也。三子言其各一行者。觀鳳一羽。則知五色之備。

三仁者。無私當理。惓惓憂國之心。念念不斷。仁者親人。三子皆詣其至理。憂國。寧民。親人愛人也。故孔子許其仁。

. 柳下惠為士師。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柳下惠。魯人。展氏。名获。字禽。邑柳下。諡惠。  士師。典獄之官。辯然不謂之士。  黜。貶下也。  焉。疑也。焉往。何往也。  枉。衺曲也。邪曲也。
【疏】柳下惠掌魯刑獄.數次被貶退。人問柳下惠。不可以離魯而去乎。柳下惠曰。以直為事人之道。往何處而不三黜。以邪曲為事人之道。何必離父母所居之邦而去。

其妻勸去魯而去。柳下惠曰。油油之民。將陷於害。吾能已乎。死。其妻累舉其平生實行。誄曰。蒙恥救民。德彌大兮。雖遇三黜。終不蔽兮。諡法。柔質慈民曰惠。

三黜者。非君子之所能免。不黜去。則失於和。 焉往而不三黜者。所至之國俱當復三黜。柳下惠言行歸潔其身而有餘。

直道而事人。亦當亦不當。未得中也。柳下惠以心正。故直以事人。

察其所言。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者。柳下惠必以其道而不失焉者。而亦見其心有不恭。

察其所言。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言不三黜行枉道可矣。見其心有不恭。

. 齊景公待孔子曰。若季氏則吾不能。以季。孟之閒待之。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孔子行。

待。遇也。安也。待孔子。待作遇。待之。待作安。  季氏。魯上卿。  孟。魯下卿。  若。相似也。相類也。
【疏】齊國景公與孔子相會。曰。置你在季氏之下。孟之上。 相當於魯國季氏。則吾力所不能。孔子遂行。

以季。孟之閒待之者。 以虛禮待之也。

吾老矣。不能用也者。景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欲景公君有君樣。臣有臣樣。景公悅。其下臣據耳。景公為臣下所制。 故曰吾老矣。不能用也。不能以己意用人。 

四. 齊人歸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歸。女嫁也。從外至也。  桓子。魯君季孙斯也。  受。相付也。  朝。見君曰朝。  行。適也。往也。去也。
【疏】史記衛世家·衛靈公三十八年孔子來。 孔子去魯適衛。齊人贈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與臣議政。  女樂事。論語所載與史記異。若如論語所載。似太匆遽。當闕。

孔子行者。諫事已行者。遂去不留。今欲有為。亦須成敗有命。無必成之理。君擇臣。臣擇君。就無道則不成。故孔子行。

. 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

狂。衆幼穉且狂。  接輿。楚人。  鳳。神鳥也。  諫。証也。別善惡也。  追。及也。救也。  殆。危也。  已而。已。止也。而。語辭。罷了。  下。落也。自上而下也。  趨。行也。  辟。明也。
【疏】楚之狂人接輿。行經孔子。歌曰。鳳兮鳳兮。何德衰。往者不可為之別善惡。來者猶可救也。罷。罷。今之從政者危矣。 孔子聞。尊其才而下。欲與之言。赴所至而求明達歌義。不得與之言。以鳳喻孔子。明君出。鳳鳥出。今無明君鳳鳥出。故衰。 來者猶可追。勸孔子避世以免危也。 又。辟。作避。則趨而辟之。言接輿走而避孔子。此章言孔子驚於所聞之言。禮賢而下士。求其明也。

君子之仕。行其義也。亦不可滅跡山林。然仕而道不行。則當去耳。

.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 是也。曰。是知津矣。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桀溺。楚隱士。 長沮。人名。 過。經也。徑也。 津。渡也。 焉。疑也。安也。 執輿。執轡。轡。御馬繩也。 滔滔。水流滾滾貌。且。又也。 而。因辭。因是之謂也。 辟。明也。 耰。摩田器也。輟。車小缺復合者。 憮然。失意皃也。 斯。析也。 徒。衆也。
【疏】長沮與桀溺二人並力耕作。孔子路經。使子路問渡何在。長沮曰。執韁繩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 言孔子知渡口。暗喻孔子不迷津。何問人。又問於桀溺。桀溺曰。子何。曰。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天下混亂如水流滾滾。而誰能變之。故明達人。豈若明達世。 言孔子遊列國以明達人。而列國滔滔之亂。豈若明世之士。 深耕而不小缺。耕無止之義。 子路行以告。孔子若有所失曰。鳥為鳥群。獸為獸群。鳥。獸不可與同群。吾不與天下衆人同群。與誰同。天下有道。丘不與變也。變無道為有道。當然明人明世。鳥。獸不可與同群。言若天下無道而不易。不改之。則人存於世。與鳥獸活於世無異。斯。析也。析以別鳥獸人衆。

七. 子路從而後。遇丈人。以杖荷蓧。子路問曰。子見夫子乎。丈人曰。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孰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殺雞為黍而食之。見其二子焉。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隱者也。使子路反見之。至。則行矣。子路曰。不士無義。長幼之節。不可廢也。君臣之義。如之何其廢之。 欲潔其身。而亂大倫。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丈人。年長者。  荷。擔也。  蓧。莜也。艸田器。  體。四支也。  勤。勞力也。  分。別也。 不。未定之辭。  拱。抱鼓。斂手也。 倫。道理也。
【疏】四體不勤。五穀不分。 四體若勤。則手忙腳亂。五穀分。則別草穀以除。 孰為夫子。誰留意你夫子。
植其杖而芸。以杖荷莜。謂子路見丈人。手用杖。莜加於肩。行來至田。則置杖於地。以莜芸田。除艸曰芸。植杖者。置杖也。云以杖荷莜。置杖而芸。子路拱而立。 禮讓長者也。立道側拱手。立時敬則拱手。右手在內。左手在外。是謂尙左手。男拜如是。左手在內。右手在外。是謂尙右手。女拜如是。吉拜如是。喪拜反是。
子路返見。丈人則出行矣。不士無義。士者事也。義。宜也。 無所作為。不宜。言子路留言。以語丈人之二子。令其父還則述之。隱者雖隱。亦持長幼之節。如之何其廢之臣之義何其廢之。欲潔其身者。不仕於濁世。亂大倫。不仕則無君臣之義。是謂亂倫。亂。猶廢也。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君子之出仕。是為行其君臣之義。 道之不行。已知之矣。道有不行。道有行。是天意。謂之自然。知之矣。

不仕無義者。仕則可以行其義。不仕則無以行其義。亦無君臣之義也。

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義。有進有退。去就在茲。如丈人。直是截斷。孟子云。迎之致敬以有禮。則就之。禮貌衰。則去之。之意。不如長沮桀溺之徒。纔見大綱行不得。則去。

. 逸民。伯夷。叔齊。虞仲。夷逸。朱張。柳下惠。少連。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齊與。謂柳下惠。少連。降志辱身矣。言中倫。行中慮。其斯而已矣。謂虞仲。夷逸。隱居放言。身中清。廢中權。我則異於是。無可無不可。

逸。奔也。縱也。隱也。遁也。  中。宜也。成也。  倫。道也。理也。  慮。謀思也。  放。逐也。妄也。 權。稱錘也。  清。明也。澂水之皃。  廢。屋頓也。謂屋鈍置無居之者也。
【疏】伯夷叔齊。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齊餓死不士。不降志也。柳下惠。少連。降志辱身。然。言中倫。粗言之。其言合道。精言之。其言合理。中倫。得宜而順其理也。行中慮。所為得慎思之宜。其斯而已矣。如此而已。 中。作得宜為中。虞仲。夷逸。隱居放言。隱居。所以其辭妄肆顯露。身中清。謂成其不濁之身。廢中權。稱量當世。而放置己身。成其不入世。 中。作成也。我則異於是。異於三類逸民。我亦不必进。亦不必退。

不降志者。言直己之心。以存清白之身也。

無可無不可活流不拘而中義也。活流不拘而得其宜。  中義者。義者宜也。時也。其時進為宜。則進。宜多進。則多進。其時退為宜。則退。當多退。則多退。得宜為中。無可無不可者。非無所立定。舉以直報怨。報怨無可無不可。以正為所立定。

. 大師摯適齊。亞飯干適楚。三飯繚適蔡。四飯缺適秦。鼓方叔。入於河。播鼗武。入於漢。少師陽。擊磬襄。入於海。

大師。樂官。摯。人也。  亞。次也。亞飯。一日之第二飯。  干。人也。  繚。缺。武。皆人。 播。搖也。 鼗。音陶。如鼓而小。持其柄搖之。兩耳還自擊。  海。邊地也。  入。內也。
【疏】大師摯往齊。亞飯干往楚。三飯繚往蔡。四飯缺往秦。擊鼓人方叔入於河內.搖播鼗者武。入於漢內。少師名陽者。擊磬師名襄者。 入於邊地。天子一日四餐。諸侯一日三餐。以樂助食。此章言樂人皆去。

鼓方叔。播鼗武者。 白虎通。王者食所以有樂何。樂食天下之太平。富之饒也。明天子至尊。非功不食。非德不飽。故傳曰。天子食時舉樂。王者所以日食者何。明有四方之物。食四時之功也。四方不平。四時不順。有彻樂之法焉。所以明至尊著法戒也。

亞飯干適楚。三飯繚適蔡。四飯缺適秦者。王平居中央。制御四方。平旦食。少陽之始也。昼食。太陽之始也。脯食。少陰之始也。暮食。太陰之始也。諸侯三飯。卿大夫再飯。尊卑之差也。弟子职曰。暮食士偃禮。士也。食力无數。庶人职在耕桑。戮力勞役。飯即食。飽即作。故无數。

. 周公謂魯公曰。君子不施其親。不使大臣怨乎不以。故舊無大故。則不棄也。無求備於一人。

魯公。周公之子伯禽。封於鲁。  施。旗皃。讀曰移。 以。用也。 親。情意懇到。  故。事也。  備。盡也。足也。 求。索也。
【疏】周公對其子魯公曰。君子仁恩慈惠而不如旗之起伏摇曳。誡魯公愛民。 不使大臣怨乎不以。不使大臣忿恨不得見用。 誡魯公惜才愛才。 故舊無大故。則不棄也。故交舊友無大事。則不棄也。 誡魯公不慢舊也。泰伯第八。故舊不遺。則民不偷無求備於一人。有人多才多能。善。然不彊為索覓。誡魯公見人之長。勿見人之短。  無。逃也。亡也。原有而亡。無作不有。則僵化禁錮。未得中。 

一一. 周有八士。伯達。伯适。仲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隨。季音瓜。

伯仲叔季。兄弟長幼次序。長兄稱伯。次稱仲。次稱叔。次稱季。  騧。音瓜。人名。
【疏】周有八士。言四次生產。一次二子之故事。四產而得八男。皆显士俊雄也。 疑有言記者未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