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而第七

述而第七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述。循也。作。創作。古。古人之樸素。老。老子。竊。私也。述而不作。謂行順於前人。因於四代。刪詩。定書。集人事以成春秋。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又公羊穀梁傳云。其辭。則丘有罪焉耳。擔負何其重。知知愈多。愈知不足。故不敢言作。信而好古。信之者。知其有理而相信從。好之者。古之事理牽掛於心。于古有自得之樂。竊比於我老彭。老彭者。老聃。彭祖也。老子出關。作道德經。而言所作者古人容成氏。

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識。音志.常也。知也。厭。滿也。足也。誨。教也。教化。倦。懈也。默。人靜之偁。默而識之。乃口無聲而所知存之於心。用心深切。故能記所見知所聞。默者。靜而念思。自思所得。故此物常在也。非聞人之說而後記之知之。今之背誦。則出聲以記人之說。學而不厭。學而不自以為滿。學之有間斷。曰厭。誨人不倦。教人無怠惰。仁者親人。有愛人之心。則能誨人不倦。不棄人。則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言此三者我不有。聖人自疑之意。自見有欠闕。不平於心也。亦非自謙。所測之深淺有異。深則欠。淺則满。

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修。治也。 徙。遷也。避也。憂。从心从頁。頁。首也。心憂則髮白。講。和解也。義。宜也。德之不修。 德者得也。得理於心。得道於行。舉實能事亲。則得孝之德。 修則自治。自求愈善也。修德者。篤行善道之謂。修身。修者。饰也。身者。可屈伸也。修身者。親人也。修德也。修知也。擇善而從。博學於文。約之以禮。謂之修身。不合者調龢之。紛糾者解釋之是曰。博學。審問。慎思。明辨。曰講學。易曰。君子以朋友講習。和而解不明也。相順相譍而解。人我相學。各得其益也。故學之不講。是吾憂矣。聞義不能徙謂聞人行之得宜。則自遷於合宜處。凡人以善為之。而不知其義。以以善為之為是。而不知得其宜為是。不能徙。未為不是。不合宜矣。不能徙者。見不明也。覺識不足。以己為是。不善不能改。則為失。有不識而誤犯。不學不知道。故未能改。有識而犯。未能改也。不以為意。失之重矣。故是吾憂矣。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燕居。閒暇無事。燕。安闲也。申。束身也。夭。屈也。色愉貌。孔子閒暇私處。體貌。容色輕松隨意。申申夭夭。體貌和舒也。说文。申從一直以象其申直從臼。臼。雙手叉腰。束身。既申又束。自持。言中和。自然。安適之貌。申申。舒泰也。言其不局促。夭夭。好貌。凡人欲學閒暇私居。小有嚴小有肅。則可。不然。則無下手處。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夢。寐中所見事形也。周禮·春官·占夢。以日月星辰占六夢之吉凶。一正夢。二噩夢。三思夢。四寤夢。五喜夢。六懼夢。心存此事。便夢此事。思夢也。孔子自言老矣。以周公之道不可得行。思慮亦不到此。故不復夢。甚歎其衰如此。天之無意於斯世也。

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志。慕也。心中好之。道。自然之理也。據。依仗也。德。升也。得也。 仁。親也。藝。才也。術也。五禮。六樂。五射。五驭。六書。九數也。游。位不定也。志於道。志者。自覺自願好之也。心存所當然之理。日行所當為之道。譬如孝。心存事親之天理。亦非空念於見解。而當日行於實能事親。謂志於此也。道者。舉理而言。於德。德者。得之於身。得之于人。德之于己。舉。一言一行之謹。曰德。事兄長。曰弟德。既得之。守不定則失之。不失則常據。常依仗所得。德者。舉所行而言。依於仁。仁之理常存於心。日用之間常常為仁。人事物以仁為倚。游於藝。藝謂禮樂射御書數。游。謂閒暇無事位不定之時亦在于學。言君子於學無時暫替。亦非止六藝。多學多才也。志於道。欲行未行。先知道。明理而有所立。據於德。則於事有歸。依於仁。則于行有正。游於藝。則于德有術。道如陽光土水氣。仁如樹根。德如樹幹。藝如枝葉。

子曰。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嘗無誨焉。束修。十條幹肉。引為酬師。誨。明曉而教之也。未嘗。不曾也。束修。定師生也。古人未識。則相識不空手。束脩輕。羔雁重。 束修。束者縛也。引為衣著不亂。修者。飾也。饰而使完美。則言穿戴整齊。而往拜。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不在束修多寡。衣冠整齊。則敬師。誠于學。亦教之。未嘗無誨焉。

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憤。懣也。煩也。啟。開導。悱。欲言而无辭。發。漢失十二放為一發。此作開解啟發。隅。角落也。反。類推也。憤。謂心已喻而未甚通。。口欲言而未能達。有辭而不達其意。憤悱者。已用其力。添一柴而水沸。舉一三反。凡屋有四隅。舉一隅。則其三隅之理可推。若不能以三隅推。則於此一隅亦恐未必理明。舉一。亦非一二三四之一。以孔子之誨人不倦。舉一者舉三也。一事舉三方。學之者。得其通徹。不復。不能自用其力。故不再舉。待其自力。而後變而教。變而學。此教未能效。以彼再教。不復者。不以之前之教而教。

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子於是日哭。則不歌。食。音四.宴也。哭。吊也。安死者族屬。日。當天。孔子赴喪宴。不曾吃飽。當天哭。而不歌。未嘗飽也。言食不下咽。人有喪。何以有心於食。飽。則無側隱之心。哭。孝子哭。子亦哭。情性厚重。自然流露。誠於喪之至也。聖人情性是理。則不歌。古者喪服。自始死至終喪。中間節次漸漸變輕。不歌者。是日余哀未忘也。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不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與。車也。舍。止也。暴虎。徒搏。空手搏虎。馮河。徒涉。無舟楫渡河。懼。敬事。是。謂用之則行。舍之則藏。軍。一萬贰千五百人為軍。大國三軍。用之則行。舍之則藏。言用之則見成。止之則匿。凡物善者必隱於内也。易·繫辭。君子藏器于身。待時而動。常人用之不能見成。止之而不能待時。故惟我與爾用舍行藏。用舍有預於己。行藏安於時所遇。行三軍者。白虎通義。國有三軍何。所以戒非常。伐無道。尊宗廟。重社稷。安不忘危也。三軍之要在於勇。行三軍者之要在於謀。臨事而懼如為將者坐于漏水舟之上。立于火燒屋之下。必心怵而奉之以戒愼也。戒愼者惕而审也。非恐懼。閑時已思事之變。至事臨則再審以應。謂之安而後能慮也。如此之好謀。於理可成也。

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執鞭。一說管市者。一說為王公車馬開道者。王用八人。公用四人。而。然也。富而可求。 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言富貴不可求而得之。 如不可求。言富貴可遇也。從吾所好則在己。

子之所愼。齊。戰。疾。齊。齋也。戒也。潔也。戰。鬬也。鬥也。疾。病也。愼。謹也。未有不誠而能謹者。故其字从眞。。戒也。祭祀前七天三天。去杂念。敬也。愼齋。誠也。言臨事而懼。以懼而敬于事。謂之謹也。則有死。重其民命。愼戰。言戰无可无不可。臨事而懼。好謀而成。。病之來多無期無迹也。患也。愼疾。言疾之侵久矣。言疾之治當謹。季康子饋藥。子曰。丘未達。不敢嘗。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韶。虞舜樂也。斯。此也。圖。謀之而苦其難也。不圖。未規畫其事之始終曲折。漢書·禮樂志。舜之後人在陳。陳公子陳完至齊。因而韶樂亦至於齊。陳完之後改姓田。故在齊問韶。韶之言紹也。言舜能繼紹堯之德。史記。子在齊聞韶音。學之三月不知肉味。可知非三月之久不知肉味。學之三月耳。三月言其久。非定數。不知肉味亦非真亡肉味。言舜帝之樂。如斯之美。聖人之學。如斯之誠。如斯之力。故於食心不在焉。食而不知其味。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言盡美之樂。可揚舜盡善之德。預之如燭光。入其境。則明月也。

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為。助也。諾。應辭。答也。應也。怨。恨也。恚也。怒也。吕氏春秋·誠廉。史記·伯夷列傳。伯夷叔齊之父。定叔齊為繼。叔齊認辭。伯夷亦不就。武王伐紂。二人扣馬諫阻。武王伐紂成。伯夷叔齊不食周粟。餓屍于首陽山。所以謂求仁而得仁子貢善問。衛靈公與其子蒯爭國君之位。孔子時在衛。受衛靈公食養。故冉有欲知孔子何以助。以常法言之。則衛公於義當立者也。故疑夫子必助之。不直問。而聞者知所問。故問伯夷叔齊可知也。父子之爭為家事。外人助父助子皆為失。故答以求仁得仁求仁。衛靈公與蒯之爭。為父子相爭國。伯夷叔齊為兄弟相讓國。所求立判。仁者。人相親也。伯夷讓。違父之命。不安於嫡長之分。為求仁。叔齊逃。不敢從父兄之命。以亂嫡庶之義。為求仁。求仁得仁。言不傷其本心而已。伯夷叔齊若不相讓。終於心不安。伯夷叔齊之心本仁。傷本心。則不仁矣。怨乎伯夷叔齊扣馬諫阻于前。不食周粟於後。相與讓國於前。見相讓為是。相讓無悔。己所求也。故無怨。又何怨。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疏。粗糙。蔬菜。肱。手肘也。義。正也。當也。宜也。富。錢多也。貴。位高也。樂亦在其中。此樂不言及於貧富。而言別有所樂也。清貧以明志。安則樂。富貴皆過眼云煙。富貴無常。義。人所宜也。義則取。若所宜而得富貴。則當得也。當得則自來。不當得則不自來。故於我如浮雲。人各有所求。各安天命。

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五十。五年。十年也。易。周易。過。度也。卦名也。無。亡也。豐也。商書曰。庶草繁無。史記·卷四十七·孔子世家。孔子學易。韋編三絕。此見易之道無窮也。易。未有事。預說理。歷伏羲畫卦。文王為之彖象以釋其義。至孔子作十翼。五十以學易。非謂孔子年及五十而學易。欲贊易。而發此語。可以無大過孔子贊易。勸人學易。以明吉兇消長之理。知進退存亡之道。

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雅。常也。 雅言。正言也。執。守也。持也。雅者。正也。雅言者。道其語有辭章也。子所雅言。謂得詩。書。執禮之正。義正而有文。難有更而愈益者。謂皆雅言也。若子所言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正言雅言也。言今之正者。以爲後世法。詩書可以言語教學。禮禁未然之前。禮在于守。故曰執禮

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音社。公。名諸良。楚大夫。在葉地食采。女。汝也。奚。何也。云爾。語辭也。史記。孔子時年六十。發憤忘食者。謂自覺不足。而奮力為之。以至於忘食。樂則無係累。以至於忘憂。脫然無所係累也。發憤忘食以見義理之無窮。樂以忘憂則不知身世之可憂。歲月之有變也。故不知老之將至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知之。知事理也。敏。聰也。達也。好。美也。善也。我非生而知之者。勸凡人力學也。好古者。以堯舜文武之事理為念也。時在變。事在變。不變有其變。變有其不變。觀古之時事。以得其理。者。能以已知解新聞。多能於事也。好古力學而敏以知之。下移一等說以教人。聖人有其自生而知之。

子不語怪力亂神。語。一人辯論是非謂之語。與人相荅問辯難謂之語。怪。異也。力。舉千鈞也。亂。不理也。神。不得驗之事。法言。君子之言幽必有驗乎明。遠必有驗乎近。大必有驗乎小。微必有驗乎着。无驗而言之謂妄。君子妄乎。不妄。君子不言。言必有中。中者可徵驗也。漢書董仲舒傳。蓋聞善言天下者。必有徵于人。善言古者。必有驗于今。怪。力。亂。神。難于驗證。故君子不語。不語者。言人欲證真。人自證。人欲證偽。人自證。我不語。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事无可以徵驗。語之无益。孔子有不語。而辨木石水土諸怪。因人之問而答之。此所答當為博物而知其然。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行。人之步趨也。師。範也。必。詳也。熟究也。三人行。三非一二三四之三。言觀所能及察能所及之人也。必有我師。言天下萬物。凡有感乎者。無非足以發吾義理之正也。人無賢愚。師無常師。以言行而取。其不善者而改之。改之者。見人有不善。以其不善校我之有無不善。以人為鏡改我之不善也。改己而非改人。匹夫不可奪志。故不改人。人可教化而不可改。

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音退其如予何。予。我也。德。善也。美也。惠也。正大。光明。桓魋音退宋恒公之後。姓司馬。名桓魋。魋。毛淺赤黃。似小熊。魯哀公五年。孔子之宋。與弟子於樹下習禮。 桓魋欲拔樹以加害。故孔子言。若以時勢言。則害聖人易。唯聖人自知其理有終不能害者。德合天地。人岂能害。故必其不能違天害己也。

子曰。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隱。藏也。與。給也。共也。二三子。弟子也。聖人知廣。道深。弟子故不能及。道有大小精粗。聖人教人。就其小者近者教人。大者精者亦隱於小。大小精粗初無二致。要在學者下學上達。自見得耳。在我則初無所隱也。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文。文心雕龍·原道第一。文之為德也大矣。與天地並生者何哉。夫玄黃色雜。方圓體分。日月疊壁。以垂麗天之象。山川煥綺。以鋪理地之形。此蓋道之文也。仰觀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兩儀既生矣。唯人參之。性靈所鐘。是謂三才。為五行之秀。實天地之心。心生而言立。言利而文明。自然之道也。文。文以發其蒙。孔子以古聖先賢之遺文而教。。道也。行以善其道。積其德。德行。在內心曰德。做出為行。者。誠心盡力也。盡己之心而無不實。盡己之力而无不力行。无我而一心一意以成人之欲成。忠以立其節。在彼不疑也。在己不欺也。信則人任之。信以全其終。忠信。本也。正也。受人敬也。能行遠也。忠信以立行之方也。子以四教。文行忠信。由表及裡以教。文則窮理。學文既明。而後修於行。既行矣。又恐行之有未誠。則反之於心。無一毫不實。乃是忠信。非忠信。則所行不成。

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恒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恒矣。亡。音無.本有而無也。泰。丰盛。約。簡也。盈。滿也。聖人。無所不通。明大道者。君子。德才兼備者。恆。常久也。虛。寡也。古之圣人。明大道。無所不通。其出人也远矣。故不得見。君子者。思得理。行則得宜。善人者。自然無惡者也。自覺不為惡者也。有恒者。則能定於不為惡。而未及善人之自然自覺。守分而已矣。虛夸。不可以久。是以不能常。

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綱。总繩。弋。以有繩之箭射鳥。宿。止也。釣而不綱一桿釣魚。長久有得釣捕魚不以大網。尊從自然。大網截河而漁。違自然。無愛心。弋不射宿者。射在巢之鳥。捕宿鳥則不仁。捕無防無備則不正。愛也。慈也。仁也。宿鳥。宿。止也。歸也。不射夜宿歸巢之鳥。不射在巢休息之鳥。親鳥叼蟲。反巢飼餵小鳥。則愈不可射。或少一曰字。子曰釣而不綱。弋不射宿。射義者。以其記燕射。大射之禮。觀德行取其士之義也。

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蓋。語辭。 識音志認也。記也。知也。知。識也。覺也。作。起也。為也。次。不前。不精也。不知而作。依多聞多見之意旨。作者。作事也。非作文。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聞前言往行。聞有善有惡。不善則隱。不令人再聞。隱惡。善則揚善。多聞。則已聞得事之善善。又從中揀擇。愈善。擇其得宜者。必有得於己。故從之。多聞者。兼聽則明也。擇者。辨善惡也。從則己有得。多見而識之見目今所為見。不識可闕之。多見雖親切。然未必見則當行。故記在。待擇。多見而記住。臨事之時。則思有及於物。思有所依。知之次也者。言雖知之。次于多見而識之。多聞多見者。處處留心皆學問也。

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互鄉。地名。門人。弟子。甚。過分。進。來學。退。不學。潔。使清白。見。出現。難與言。謂言語自專。不達時宜。以己之意解人之義。故難與言。門人或。弟子惡惡而不寬。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一人退。則退十人。一人進。則進十人。聖人不棄人也。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仁。親人也。親物也。 欲。不足也。仁本內固於人。欲之則至。支撐人事。隨時可為。故不遠。在己而已。然求利祿者有。求仁者無。蓋人心出入。不出則入。出乎此。則入乎彼。是以孔子謂。吾未見好仁者。所謂好仁如好色。須真好德如好色時僅可。

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陳。國名。司敗。官名。巫馬期。弟子。姓巫馬。名施。字期。昭公。魯君。黨。偏袒也。相助也。魯君昭公與吳君皆姓姬。魯昭公娶吳國女子。不敢稱姬夫人而改稱吳孟子。知禮者。為君隱也。昭公娶同姓之事。不得已之故。非貪其色而然也。周公禮。同姓不婚。以別血統。不曰孟姬。而曰吳孟子。則昭公亦已自知其非矣。孔子為魯君之臣。人後可勸諫。人前則支撐。人責亦如此。所以為君隱惡者何。君至尊。常設輔弼。置諫官。本无失。

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反。復也。 和。共唱。和歌。古人之樂。後和之。不於其初歌便和。恐混雜。而人不盡其意也。此見聖人與人為善。若不待其反而後和。則人有善亦不得而知。今使之反之而後和之。則不以己之善掩人之善。聖人氣象。

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文。文章。莫。疑辭。躬。己親身。聖。通達明了萬事萬物者。若。至若。抑。雖然……但。云爾。語辭。公西華。弟子。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言聖人亦有不讓人處。為之。言為仁聖之道。誨之。言以仁聖之道誨人。正唯弟子不能學也。莫若公西華親曾去做。故知為之不厭。誨人不倦。非易事。

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于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禱久矣。疾。病。小病曰病。大病曰疾。請。告也。求也。乞也。問也。諸。之於。之乎合讀合音。誄。音累。累列生平事跡。禱。告事以求福。祗。敬也。見神示則敬。神。神明。禱。史記。民無能名曰神。子路於孔子之疾。無所用力之際。不致禱。則在弟子之心有疑。疑去孔子之疾不足也。故禱之。子路本亦有心去疾。有諸。審於事也。聖人不直拒子路。疑子路禱之非正。故問有諸。以待子路之說。凡人聞請禱。則截而不與聞人說。則斷之以非。丘之禱久矣。無過可悔。無善可遷。素行合於神明。故禱久矣。

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寧固。孫。小孩被繩縛。順也。儉者。約也。不敢放侈之意。固。無罅漏之謂。奢。夸張侈大謂之奢。僭禮犯上謂之奢。奢侈鋪張。則內心有驕。心內無人。儉則所為有其不足。故若未能得人所宜。則以儉行而固。孫。子卑於父。孫愈卑焉。孫則遁。遷也。隱也。 教人孫者。避其禍也。使人而無禍也。孫則有所依阻也。謂寧固。

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坦。寬而平也。荡。平坦也。 戚。憂懼也。君子坦坦蕩蕩言君子無私而意誠。不患己得。不患己失。李二曲曰。君子不為名牽。不為利役。府仰無愧。府則對天。仰則對地。所謂心寬體胖。坦蕩自得也。小人長戚戚。小人。則利位之奴。得失憂愁恐懼。為名為利。未得時患得。既得時患失。所以長憂懼。小人度上之意而定己行。不以是非為準繩。故終日度上之意而憂懼也。

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溫。和也。不冷不熱。厲。嚴肅。望之嚴然。威。敬畏。猛。氣勢大。剛暴。恭。肅敬也。安。自然性之也。總言孔子氣象。溫與厲。威與猛。恭與安。孔子既不過分。也無不足。恰到好處。 厲。有威之意。不猛。則有溫。溫則不偏。厲。威。猛。恭。安皆得溫。溫以和偏。得各各兼備。聖人之德容自然如此。

 


皆雅言也一說孔子教先王典法。必先正其音。以使義全。故以通行之言語而教。此雅言。國語也。古音古義也。或此說有偏。

大過卦.過則大通.不過則當有而亡. 大過之時大矣哉.程頤曰.如立非常之大事.興不世之大功.成絕俗之大德.皆大過之事也.  大過之事當有大過之人.譬如.倉頡造字.事甚大.字成.大過矣.莊子·天地篇.不同同之謂大.

定州汉墓竹简記.以學.亦可以毋大過矣.與鲁壁古文記有異.或師傳有異.但義相近.

見不賢自省.人有不善.要悄悄對照一下.自己有沒有類似的不好.有則趕緊改掉.運用.既然三人必有我師.那麼開會或幾個人在一起.要怎麼樣.就是讓別人先說.別人的意見沒自己好.自己再說.如果別人的意見比自己好呢.辛虧我沒說.老子的不爭.就有此意.

聞韶樂。三月不知肉味孔子學鼓琴師襄子。十日不進。師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已習其曲矣。未得其數也。有間。曰。已習其數。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間。曰。已習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為人也。有間。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遠志焉。曰。丘得其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長。眼如望羊。如王四國。非文王其誰能為此也。師襄子辟席再拜。曰。師盖云文王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