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氏第十六

季氏第十六

季氏將伐顓音專音語。冉有季路見於孔子曰。季氏將有事於顓臾。孔子曰。求。無乃爾是過與。夫顓臾。昔者先王以為東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顛而不扶。則將焉用彼相矣。且爾言過矣。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冉有曰。今夫顓臾。固而近於費。今不取。後世必為子孫憂。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為之辭。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夫如是。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內。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季氏。魯大夫季康子。顓臾音專語國名。風姓。伏羲後裔。魯附庸。無乃。委婉反問。東蒙。山名。蒙山。顓臾國在山下。周任。古之良史。陳。列也。布也。列。行次也。位序也。夫子。季康子也。止。不妄動也。相。助也。顚。仆也。彼。對此之稱。兕音四。獸名。似牛。柙。檻也。櫝。匱也。匣也。費。季氏邑。蕭牆。蕭。肅敬。牆。屏風。君臣相見。於屏風處愈加肅敬。冉有季路。皆季氏家臣。故來告孔子。季氏將伐顓臾。孔子問冉有。無乃爾是過與。你所為不宜乎。昔日先王使主祭東蒙。且顓臾在魯封地之中。屬魯社稷之臣。何用伐之為。冉有對曰。夫子欲之。季康子欲伐之。 我與季路皆不欲也。孔子曰。冉有。史官周任言。陳力就列。不能者止。當陳其才力。度己所任。以就其位。不能則不妄動。主有危而不持。主有仆而不扶。如此何須你作輔助。且你所言伐顓臾季康子之欲。也不當。虎兕出於檻。龜玉毀於匣中。誰之過與。冉有對曰。今夫顓臾。堅牢而近於季氏封地。今不取。後世必為子孫憂。孔子曰。舍也。放季氏貪圖顓臾不言。欲之。而言顓臾。後世必為子孫憂之說辭為君子之患。我也聞。有國之諸侯。有家之卿大夫。不患民貧。而患民不平。不患民寡。而患民不安。蓋平則能無怨。和則遠方人來而無寡。相安則不召外患而家國不致傾危。若如此。遠方人如不歸順。則修養文化道德。以使其來歸。彼既來之。則使其安之。今。仲由與冉求輔助季氏。遠人不服。而不能自來。邦分崩離析。而不能保有。反而計謀邦內用兵。我恐怕季孫之憂患。不在顓臾。而在其蕭牆之內。然天子外屏。諸侯內屏。大夫以簾。士以帷。季氏大夫。應無屏。故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蕭牆之內即魯哀公。意為季氏將伐顓臾。欲以伐顓臾。而抗魯哀公。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者。以典守之過。喻二子為相之過。患不均。均而言政平。政教平。修文修德以使遠人服而自來。非財富平均。而不能守也者。言攻人貴在攻心。能攻心則反側必消。力取強奪。雖一時有得。守之則廢國力。一旦有事。邦分崩離析服。皆有所成。伐為下。人服為上。均。安。和。修文修德。則遠人服而自來。

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則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庶人。平民。百姓。陪臣。諸侯之大夫對天子自稱。又大夫的家臣亦稱陪臣。世 。三十年爲一世。 希。罕也。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所以強幹弱枝。尊天子。卑諸侯也。諸侯之義。非天子之命。不得動眾起兵誅不義者。天子為諸侯共立。諸侯由天子分封。所以天子制禮作樂。共立則共尊。庶人不議。言天下有道。則上酌民言以為政教。所行皆是。故庶人無非議。無所非議。無有非毁謗議也。

孔子曰。祿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於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禄。俸也。居官所給廩。公室。指魯君。 三桓。謂仲孫。叔孫。季孫。逮。及也。孫。遁也。微。隱行也。魯君不能定祿。已五代。政事把持於大夫四世矣。所以仲孫。叔孫。季孫也衰弱無力。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三家為各自私利爭奪四世。故衰。

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直。宜也。 諒。誠也。信也。聞。知聞也。便。安也。辟。除也。損。減也。做事適當。人無不是之言。 待人誠而信。博學見識廣。益矣。 辟人所忌而迎合人。面柔以誘人。巧言善辯。阿諛逢迎。損矣。

孔子曰。益者三樂。損者三樂。樂節禮樂。樂道人之善。樂多賢友。益矣。樂驕樂。樂佚遊。樂宴樂。損矣。節。約也。約者。纏束也。禮。理也。得其事體。 樂。音要.喜也。崇也。喜好。欣賞。作喜樂之樂則音肋樂節禮樂。喜約之以理。動得禮樂之纏束。喜樂以崇德。 樂道人之善。喜言人之善。稱人之美。隱惡揚善。樂道人之善。則心常汲汲於好善。有自勉而思企及之意。能樂道人之善者。所見皆人之高大。人之鄙于我无益。故如未見。 樂多賢友。與多才又有善行之人為友。樂驕樂。喜放縱恣肆。 恃尊貴以自恣。 樂佚遊。喜無節制之遊蕩。出入不節。佚遊則傲惰而惡聞善。無向上之心。 樂宴樂。喜宴飲尋樂。宴安酖毒。樂宴樂者。則近小人而遠君子。 

孔子曰。侍於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侍。承也。愆。音千。過也。人有失度也。及。水火相逮。躁。愁不安也。隱。蔽也。瞽。目但有朕也。朕兆者。謂其幾甚微。取其意。言未及之者。言未切要。未動人之心。識事未中。者。愁不安也。物燥乃動而飛揚也。言未及之。不安之故。 易·繫辭。躁人之辭多。者。言能得其宜而不言。人以為有間。者。未察顏觀色而言。未識幾微。幾微。征兆。迹象。謂隱約未動而要之所。未見顏色者。未能察顏觀色也。人有至誠。有傾聽。有不得已。貌為許可。君子見顏色。動人之心也。小人見顏色。迎合趨湊以求利也。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戒。警也。血氣。元陽也。初始之動也。色。顔气也。壯。彊也。盛也。方。常也。 剛。強斷也。鬥。兩士相對。 得。求而獲。少之時。元陽動而為穩。易於衝動。沉不住氣。 故戒之在色。當警於顔气。喜怒不形於色。 壓氣沉色。及其壯。元氣極。 彊而盛。 剛則易斷。故戒之在鬥。及其老也。元陽減弱。聚則無益。故警於行而有獲。財散人聚或可。淮南詮言訓。凡人之性少則猖狂。壯則強暴。老則好利。本於此章。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天命。人力所不能。 大人。和天地之德者。 聖人。無私為人有功者。 畏。怯也。忌也。 狎。犬可習也。 侮。傷也。 小人。察事不明者。者。人力而有所不能。所以畏。畏天命者。明自然之理。所以謹於人行。不敢違。天命者。天理也。畏大人者。敬大人也。大人有大德。非敬之無以學其得。故畏之。有位。有齒。有尊。有德者。皆謂之大人。畏聖人之言者。於事無不通之謂聖。聖通而先識。故心服而敬也。小人懵然。何由知其可畏。此小人所以無忌憚。無知者無畏也。先有知。而後有畏。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知。識也。覺也。困。四塞也。謂有所不通。斯。此也。即也。民。衆萌也。言萌而無識也。穀梁傳·成元年。古者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農民。有工民。註。德能居位曰士。辟土植穀曰農。巧心勞手成器物曰工。通財貨曰商。生而知之者。物事起始出。而知其所以然。故上也。敏于事者也。 生者。進也。象艸木生出土上。學而知之者。事起有明。知其然。學而後知其所以然。故次也。好學者也。困而學之。因其行事有所困。理有所不通。而學之者。故又其次也。無奈而學者也。困而不學。知有所不通。而不學。則蒙昧固蔽。愚之民也。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思。念也。慮也。 明。監察是非。 聽。靜。然後所聞審也。 聰。耳之所聞。旣順且審。故謂之聰。 色。顏氣也。人之憂喜。皆著於顏。故謂色爲顏氣。 溫。寬緩和柔。貌。容儀也。 恭。和從不逆謂之恭。 忠。 內盡其心。而不欺也。 敬。慎也。 疑。不定也。 問。 訊也。辭也。 忿。 恨也。怒也。 難。不易之稱也。九思者。非一事多思。思九行也。各專其一。思者。繹理爲思。如抽絲剝繭理之。思之要。慮於未發。謀定而後動為常也。視思明者。視察是非也。不蔽於眼也。所見未必為實。故思所見。以察是非。見幾微。見幾為明。聽思聰者。耳順以審也。有無益之言。無稽之言。有甘美之言。有道聽而途說之言。管子·宙合篇。耳司聽。聽必順聞。聞審謂之聰。凡人逆聞而寡審。順者。理也。順之所以理之。未有不順民情而能理者。未有不順聞而能聽者。色思溫。色和曰温。顏氣寬緩也。動容未發。思以和柔之色待人。詩·大雅。温温恭人。貌思恭。容儀和從也。舉身未舉。思其恭。心敬則貌恭。貌恭則和從不逆。子曰。恭則遠于患。書•洪範·五事。一曰貌。言思忠。言盡其心也。盡己之心而無不實。未言而思忠。子曰。忠則和于眾。事思敬。執事慎謹也。動出於外應事接物一絲不苟。則事成矣。子曰。敬則人愛之。疑思問。不定則訊也。已有疑事。不使在躬。問以辨之也。忿思難。不生恨怒也。心雖忿怒。不可輕易。當思其後有无患乎。易·否卦。君子以儉德辟難。見得思義。君子九思則有所得正見。或以是為從。以宜為從也。

孔子曰。見善如不及。見不善而探湯。吾見其人矣。吾聞其語矣。隱居以求其志。行義以達其道。吾聞其語矣。未見其人也。如。從隨也。及。逮也。探。遠取之也。見善恐追隨而不及見不善而探湯。以探湯喻見惡事避之也。  吾見其人矣者。言今人有之。吾聞其語矣者。言古人有之。吾聞其語矣。未見其人也。隱居以求其志。行義以達其道。非人力而能行。行義者。得時得位。而行其所當為。

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民到于今稱之。其斯之謂與。景公。齊君。景。諡也。 駟。一乘也。四馬也。齊景公有馬四千。死之日。其德。民無可稱。伯夷。叔齊餓於首陽山之下。民到于今稱之。此所謂以德為稱者也。 其斯之謂與。此所謂以德為稱。民稱贊伯夷。叔齊維護正統之德。 史記•伯夷傳。伯夷。叔齊。殷孤竹君之子。兄弟讓國。隱居首陽山。周武王伐紂。夷。齊扣武王之馬而諫。阻曰。不可以臣伐君。武王左右欲殺之。姜太公勸止。夷。齊離去。武王伐紂成。周立。夷。齊恥之。不食周粟。遂在首陽山採薇而食。後有人對夷。齊言。此薇為周所有。夷。齊聞此語。薇亦不食。餓屍于首陽山。此章以下。非孔子曰。 曰而闕孔子曰。

陳亢問於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者。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陳亢。字子禽。孔子弟子。 伯鱼。孔子之子。名鲤。異。不同也。 趨。疾行。 庭。堂階前也。 詩。後人謂詩經。陳亢以伯魚孔子之子。所闻當有不同于人。故而問。 伯魚對曰。未也。 述而篇.孔子曰吾無隱乎爾。不學詩。無以言。言不學詩。則其所言无以感人之心。无以化人之行。蓋詩不務言理。而務感人化人。不學禮。無以立。謂無以立身。禮者。恭儉莊敬。知止為禮。人有禮則安。不知禮則危。鯉退而學。所以學之之理。學而後知也。不學詩。焉知詩之感人心。焉知子曰。君子之遠其子。言孔子溫而厲。一言而子從。亦言孔子教其子與教人子無別。不常與孔鯉嘻嘻亵慢。使自學。

邦君子之妻。君稱之曰夫人。夫人自稱曰小童。邦人稱之曰君夫人。稱諸異邦曰寡小君。異邦人稱之亦曰君夫人。夫人。諸侯之妻。邦君子之妻。稱夫人。夫人對國君自稱小童。 國人稱國君之妻為君夫人。本國臣民向他國人稱本國國君之妻為寡小君。他國人稱我國君之妻。稱呼君夫人。妻。與己齊者也。配己而成德者也。君夫人者。夫尊於朝。妻榮於室。隨夫之行。時諸侯嫡妾不正。稱號不審。故孔子正言其禮。正夫人之稱。使人知也。

 

凡一十四章

枝蔓  天子為諸侯共立。諸侯由天子分封。所以天子制禮作樂。共立則共尊。那誰來制約天子。士。後世由士來評判天子。士不代表任何利益群體。由士維護天下為公。天子可殺士。而那正是士的歸宿。十世希不失矣。即罕有十世不失。 十世。五世。三世是孔子在總結他之前的歷史。庶人不議。是說無官職的平民無言評。表明舉國上下都沒有大的分歧。

言思忠。法言.君子之言.幽必有驗乎明.遠必有驗乎近.大必有驗乎小.微必有驗乎着.无驗而言之謂妄.君子妄乎.不妄.君子不言.言必有中.中者可徵驗也.    漢書·董仲舒傳.蓋聞善言天下者.必有徵于人.善言古者.必有驗于今.

漢書云。古者諸侯卿大夫交接鄰國。以微言相感。當揖讓之時。必稱詩以諭其志。蓋以別賢不肖而觀盛衰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