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政第二

為政第二

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

以。用也。用者。可施行也。有也。  德。得也。善也。美也。惠也。正大。光明。  北辰。天之北極。星辰。東南西北各有七。北方者曰北辰。北斗七星也。   所。處所。  居。凥處也。从尸。得几而止也。   政。正也。  眾。多也。 共。向也。擁也。合也。公也。德者。得也。外得於人。内得於己也。於内身心所自得矣。於外惠澤使人得矣。得理於心。得道於行。行而有得。以孝舉。實能事亲。則得孝之德。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也。素書。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德足以懷遠。君有德者。見之則利於天下。利于民人。 臣有德。盡職份而能薦賢。舉憲問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音篆。與文子同升諸公。為政以德者。政者。正也。正人之不正。以正道使天下正。在內。修身立德。則眾人敬服其德。 非以強力迫人。在外。施以德治。則遠近來歸。孔子家語•卷一•大婚解第四。夫政者。正也。君為正。則百姓從而正矣。君之所為。百姓之所從。君不為正。百姓何所從乎。 為政以德。故重禮樂而輕刑罚。  為政以德。非以德而行政。德為政事其有不足。為政以德。謂以德而行感化。使受感化者自覺于事。自願于政。政者。所以正人之不正。必有所作為。以民為貴。謂之為政以德。居其所者。孔子言。无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有德則能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轻。以民為貴。故可無為而居其所。眾星共之者。若以君為重。則國強而民不富。民不富則不服。不服共何故人之歸往不在政事。願歸往。歸于德也。政平而以德為本。則民富而有德。故民念思之而歸。近者說服。遠者懷之。有德而為政。故如眾星共之。季氏篇。季氏將伐顓臾。孔子不許。均。安。和。修文修德。則遠人服而自共之。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詩。風雅頌。三百零五篇。   蔽。當也。總言之也。  思。念也。慮也。繹理爲思.。   邪。不正也。邪者。 則行當正。思亦當正。 淫奔之詩亦由其耻而反正。朱熹曰。蓋詩之言。美惡不同。或勸或懲。皆有使人得其性情之正。思无邪出於詩·魯頌。以真情實感而化人。發學者本性。由真情引至心性。詩。不言理。而言情。不務勝人。而務感人。詩三百者。三百有五。而言三百。勿固也。由通詩三百。而達思無邪。故謂一言以蔽之。下學上達矣。思無邪非謂作者無邪心也。思無邪者。以其有邪也。言學者思無邪也。詩所美者善為可法。詩所恶者可愧人為戒。詩所无善无恶者亦可感人。皆真情實感。時俗之記。東坡云。纔有思。便有邪。無思時。又只如死灰。卻要得無思時不如死灰。有思時卻不邪。還於禮也。落於禮。克己復禮也。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道。人所行。道者所由適于治之路也。  齊。等也。不出位也。  禮。心知敬行知止也。  格。正也。法式也。  免。去也。止也。脫也。 政。政令。政治。 恥。辱也。 辱者失耕時。於封畺上戮之也。道之以政政令。顧此失彼。得彼失此。依靠政令。無事生事。不平之始。故衆民求免以求事不相及。不善之民尋隙以求利。齊之以刑民懼刑而非自覺。久之則刑隨時而繁。刑愈多愈不齊。愈不齊則刑愈多。刑愈多則所犯愈多。行之則條律日繁。千律有漏。万律有遺。終不得治矣。呂氏云。政刑能使懦者畏。不能使強者革。此之謂失其本心。民免而无耻民懼刑而遠政之罰。非耻于事之不正。民被迫也。故無恥。道之以德感人之善心。欲民為己先為。非廢刑罰。行德禮以去非心。民自覺也。自願也。齊之以禮荀子·富國篇。必將修禮以齊朝。正法以齊官。平政以齊民。無有貴賤。謂之齊民.德有厚有薄。因人而異。故以禮齊之。以使人知止。以使不肖者知舉其踵。明規矩以有準繩可守。法言義疏。禮禁未然之前。法施已然之後。高下自見。有恥且格耻于事之不正。而心生自覺。為則自律以至善。唯德禮可平天下。格者。歸於正。誠言正心。格其非心。至于善也。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有。又也。加也。 繼之辭也。學。學本然之理。志。心之所之也 。立。堅也。天。自然也。命。時也。天命。自然之命。順。循也。循其理也。 從。順也。矩。曲尺也。畫方用具。十五志於學者。志於學。心專一理也。孔子幼好以禮之儀為戲。十五心專一蕘舜文王周公之道。  凡人學為人。學明理。學諸藝。周禮八歲入小學。至十五知開心化。故能心有所之。而志於一學。十五為學奮進之年。三十而立者。 凡人三十立正。正者。十五志於學至二十明事理辨是非。二十五心立是行絕非。進益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三十而心有定守。物不能動。故知言曰。何立也。曰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不退轉也。行而不退轉謂之立。四十而不惑者。 不惑。非无疑。言所學所知可正可覆可反。不為非所惑。不為物事所惑。知當然而然。故知言曰。何不惑也。曰卓然立乎萬物之表也。五十而知天命者。 天者。自然也。自然之外别无天。人事物有其可控。有其不可控。可控操之在我。不可控操之在天。謂之天命。 天命者。天之令人所感也。知天命者。知萬物有其自然而然。知當然而然之所以然。得理之所出自。故知言曰。何知也。曰浩然與萬物同流。處之各得其分也。 六十而耳順者。 順者。理也。順之所以理之。未有不順民情而能理者。未有不順聞而能聽者。耳順者。聞言不思而知其妙也。不思而得謂之耳順。聞微知著。聞而知言外之意。聞而知言者內心。耳順時見得理熟。事理皆通。无所不通。知之之至也。 故知言曰。何耳順也。曰所過者化。所存者神。幾于天矣。七十而從心所欲者。不踰矩。凡人所從利己之心。不踰矩。所從无我。順自然而然。故可從心所欲。知言曰。何不逾也。曰以其動也天故。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孟懿。弟子。姓仲孫。名何忌。諡號懿。 樊遲。弟子。 御。駕馬車。 違。背也。離也。 對。因事之辞也。 事。奉也。使也。無違者。告孟懿不違親之欲。不違生。死。葬。祭于人子之禮。 學禮為孝。戒三家事君不僭禮為孝。當為而不為。謂之違。不當為而為。謂之違。孝。始於事親。實能事亲。謂之孝。中于事君。誠能以忠事上。誠能忠人之事。謂之孝。終于立身。視終如始。始中一貫至於終。可謂孝矣。生事之以禮。內心時時敬。事親不苟且。死葬祭以禮。尊禮尊其義。哀痛敬仰為本。謂之以禮。禮樂孔子從先進之素樸。喪孔子寧儉寧戚。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孟武伯。孟懿長子。唯。專辭。韻會。六經惟維唯三字皆通。作語辭。   其。言孝子。父母唯其疾之憂者。子疾。疾非子自為之。故可憂。行為得義而不敢勞父母。若能知愛其身。必知所以愛其父母。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子游。弟子。姓言名偃字游。  是。正見也。  謂。論人論事得其實也。   養。育也。畜也。長也。何以別乎者。以敬為別。察其所以然。今以能供養父母。稱為孝。有行于外。遮人耳目。以犬馬作喻。犬馬亦為人服其勞。犬馬服勞。无敬。孝行于外。遮人耳目。无敬。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音四。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

子夏。弟子。有文彩。  色難。和顏悅色難。事。營也。治也。饌。具食。食音四。一米也。酒。飲品。曾。乃。指定之辭。色難者。凡人心動而形于色。形于色而心動。內外不一而不形于色。難。內外一而不形于色。愈難。事親色難者。承父母颜色。悅色順承。逆色來亦順受。不還以顏色。難。不以色逆父母。難。積得厚。方能形見。所以難為。勉強不可得。 己有難事。亦勿露色于父母。難。 曾是以為孝乎。服勞饌食之事。可奉先生可事親。二者別于色。先生疏而肅敬以色。父母親而失謹以色。四章皆問孝。告知不一也。朱子曰。孔子各欲其於情性上覺察。不使之偏勝。則其孝皆平正而無病矣。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回。顏回。弟子。省。省察。觀察。私。自營爲厶。此非公私之義。集注。蓋與之言。顏子無可否。似箇愚者。及退而觀其所行。皆夫子與之言者。言終日者。顏回與孔子言語契合也。不違如愚者。言不知難而避如非是是非。默識心融。故不違如愚。不違者。無可否也。退而省其私者。私者。人不易知而己知。察其私所言。察其私所行。其自營。明是是乎。知非非乎。聖人教人。非止于所見。省其私。盡心盡力矣。亦足以發者。聞孔子之言而發孔子之理。聞孔子之言而見於行事。孔子告其然。顏回知所以然。一一做出。足以發明得夫子之道。

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所。 致力于一事爲所。以。用也。用者。可施行也。由。經也。言所經從。安。寧也。定也。焉。疑也。 視。所為而人見。 觀。諦視也。審視。以中正示人而爲人所仰。察。覆審也。 廋。隱也。謂隱匿也。 視其所以者。視。是也。察是非也。常事曰視。視其常行。所以。視其此時所為事。視其日常所行。視其施行之顯見。視人之凡日。而得識其人。知其取舍。譬如善惡。知愚。信實之類。觀其所由者。常事曰視。非常曰觀。所由。觀其此前為事。觀其之前經從之顯見。因前事觀其意之所從來。審人何為。審人所行之立意而得其之心術。觀。審其遠之行事。觀審其心之深處。察其所安者。所安。察其此後所意為之事。察其于前已為之事安否。察其所以所由。其心安焉。察。覆審以知其心安焉。安者。心靜而得寧也。事不義。有人心動。有人心無所動。人焉廋哉者。有事雖惡。而人本存善心。所以所由所安。如抽絲剝繭。人安能隱。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溫。不冷。不使忘也。故。事也。新。即時所學所得之事。師。範也。法也。效也。溫故者。可得新矣。朱子曰。記問之學不足為人師。不知新義。不足以應學者之求。 溫故而知新者。温者。數思也。故者。事也。温故謂見事遇物而數思其義。知新者。得其理也。溫書而知新義。溫事而有新得。溫人事物。溫往今來而有義理所得。溫故。聞見之在外者。知新。義理之得於己者。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見事而能行溫者。當日知其所未有。日有進益。凡人雖下學。溫故而能漸漸上達。人而能行溫故不已。則知新不止。故人可效之。可為人之範。可以為師者。可作僅可。未足之辭也。溫故而能知新。可以為師。未足以為師。 以溫故知新而以授人以道為常事。則偏而不全。未足而僅可。舉教不嚴師之惰。師有才。未必能授人。此章勸人學而不已矣。

子曰。君子不器。君子。有德多才者。

器。犬守之口。君子者。才德出眾之名。 器。則各守一物。凡一器一用。君子不器者。君子者。成德全才者也。不拘於一也。非止于一才一藝。君子學而明理。事有其時時而變。有其不變。君子所學不變之常理。以常而貫通。故君子无理不知。无事不明。何器之有。不器也。微子篇我則異於是。無可無不可。故不器。君子勤于學。敏于事。察万物之理。故能不器。器大。則合諸器之才于一身。亦不器矣。君子不器。非謂不專。有專又多能也。君子器者何。子路篇。及其使人也。器之。器作能。量才而用也。彼器非此器。

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後從之。

君子。修身者。 從者。隨行也。言從行後。未行不言。行之後可言。可不言。子貢多言。故告之以此。非勸人不言。亦非有行而無言。憲問之五。有德者必有言。 勸人重實行。里仁。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君子。无私者。周。遍也。 比。較也。君子。無私者。周比者。忠信爲周。阿黨爲比。周則遍及天下。二人向隂爲比。比則昵於親。惟理。無輕重厚薄。則周。周而不比者。周。遍也。猶終竟也。人前背後皆如此。君子為公。行歸于周。天下衆民盡得中也。君子為天下眾民計。不為少數計。比而不周者。小人為少數計。如物之裹結。昵於親而未能遍也。小人不為天下眾民計。比之與周。皆親厚之意。周則無所不愛。比則厚厶。此章。言公厶之貌。公則周。厶則比。君子心公而大。所以周。小人心狹而常厶。有親厚也親厚一偏。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思。念也。慮也。繹理爲思。 罔。無也。殆。疑問。清·王引之以公羊傳應徵。  學。覺悟也。效也。學而不思考。則无所學。思索而不學。則疑問還在。學而不思者。學作覺也悟也。學而不思則不明理。 猶記問之學不足以明理。故罔。   學作效。 效做而不思則無所得。 學物事之表。思物事之理。思物事所隱之理。不思則罔然。思而不學者。不學則所見寡。所識寡。思亦無所得。故殆。

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已。

攻。擊也。治也。異。分也。不同於常也。端。猶專也。害。說文。傷也。从宀从口。言从家起也。已。甚也。攻者。攻。擊也。擊異端不擊人。春秋繁露。君子攻其恶。不攻人之恶。 攻人則無益。攻異端。无可亦无不可。異端者。違常理違自然之理者也。分而就彼不能合者也。近思錄曰。異端。其始甚微。其終則不可救。攻乎異端者。 攻。治也。治習于分也。專於分。治習於非常。則傷。 眾邪眾異。貌雖不一。不能合為其同。異端。始則和善。言亦似近理。故人受其或而不覺。   攻不作擊。雖見異端。不必撲打扣殺。異端之言。似是實非。雖近理而多不得驗。不得徵。異端之為。分而私其私。殊途而不能同歸。其終自破。斯害也已。以異為正。害之甚也。以非常為正。害之甚也。以分為正。害之甚也。以至禍由家起。貽害無窮。 人既入於邪則害漸侵也。攻乎異端斯害也者。異作不同。專力于偏。專力于非常。而荒于正業。則害之甚也。以小是為是。而荒于正道。害之甚也。子張篇。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

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由。子路。弟子。事親極孝。剛猛勇敢。性格爽朗。樂於改過。  女。汝也。你也。  誨。教也。  知。識也。覺也。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者。孔子之後一百五十年。莊子解此章曰。夏蟲不以語冬冰。夏蟲至冬而死眠。未歷冬。而與言冬之冰。焉得說明。自尋煩惱。故為不知。至言必逆俗人耳。故為不知。知之者。我知人亦當知。則可為知之。不知者。我知人不知。為不知者。人不當知則己不言與知。是知也者。子路剛直。孔子憂子路因言致禍。因剛猛勇敢致禍。故以此教。逢人三分話。此人當知一分。言之一分。彼人。當知三分。與之言三分。不當知。則一分不言。  依文面知為知。不知為不知。則費辭。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子張。弟子。干。求也。祿。居官所給廩。尤。怨也。過也。慎。謹也。闕音缺。門觀也。空去聲也。殆。始也。慢也。 悔。恨也。 多聞則識廣。人自不淺陋迫狹。往事有啟發于今事。故多聞。多聞者。見人之所言。而擇其善者從之。莫辨者則闕闕疑者。存疑以思之之意。有或則存而不論。不妄而推斷。慎言其餘慎言者。有所欲言而不言。待再思矣。其餘者。言至口邊留半句。雖三思而不言。懼言出而不驗矣。如此則寡尤。言寡出位。則人无怨矣多見多見得其廣而識之。多見者。見人之所為。史之實者亦為己之所見所聞。闕殆者。所見之事若可疑。則闕。空而不敢行也。慎行其餘者。多聞慎言多見之後。無或之事。行之亦敢而謹。言寡尤。行寡悔者。言無傷人。言無損事。行無不至。則祿在其中矣。祿在其中。言祿自来。非只求祿。求柴米亦然。 此章教謹言謹行。

哀公問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舉。任用。取用。  直。不曲也。 錯。放置也。 諸。之於二字合音。 枉。歪斜。 服。心願行從。對。回答。敬語。用於答上位問。哀公為君孔子為臣。故用對字。三大公族把持魯國。魯哀公政令不行。不得意。所以求教于孔子。孔子所對。尚書周文王周公亦如此。舉直錯諸枉者取是置於非之上。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取非置於是之上。則民不服。直作是。枉作非。用一不正者。此人再用三不正者。推之國。則國腐。君王雖欲動亦難。蓋不正之人私欲惟務。所以眾民不服。何為則民服者。哀公欲人畏從於己而問曰。孔子舍其末而道之以本。蓋人雖有善惡。心內皆敬賢而鄙肖小。故孔子勸哀公進賢人退肖小。取是舍非。舉。措得宜。

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勸。

季康子。魯國三大公族之一。把持魯政最重。孔子為大夫。所以不對而曰。 臨。面對。 莊。嚴也。是也。 勸。悅從也。勸者。凡在上者。動則施法。雖迫而使。亦有所限也。民皆進退多疑。季康子知之而求悅從。臨之以莊則敬者。上能壯盛精嚴。則下和從不逆。謹也。民有知分寸者。有不知分寸者。不知分寸者舉止无度。故以莊使知止。孝慈則忠者孝。善事父母者。子承老也。推之則老吾老。幼吾幼。孝始於事親。推及於眾。故人愛其善而盡心。慈者。愛出於心。恩被於物也。故能行慈則人感而盡心。孝以身率之。慈以恩結之。己不孝不慈。則人于己不忠。雖惡人。其心亦向孝慈。舉善而教不能者。善者。言行得宜也。舉善則不善者自離。不善者自離亦教不能。無為而教不能也。則勸者。舉善則眾悅從。舉善則不能者亦自反。自省而非受罰。舉善。以正引之使趨於善也。以是勸。故悅從。
或謂孔子曰。子奚不為政。子曰。書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於有政。是亦為政。奚其為為政。或。疑辭也。奚。為何。友。善也。云。說也。書。經籍總名也。施。用也。加也。惟孝友于兄弟者。政欲治。必先治人。治人始於孝。孝而後弟。人倫政之本也。施于有政者。人已受教。行則為孝弟。孝弟忠信之人出而為政。由此為政。善推也。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音尼。小車無軏音越。其何以行之哉。

輗。音尼.接牛與車之關鍵。軏。音越.接馬與車之關鍵。人而无信者。信。人可立於其言旁。誠也。在彼不疑也。在己不欺也。信則人任之。故聖人教以信。其何以行之哉者。言不忠信。人疑之。雖州里行乎哉。

子張問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

世。代也。三十年爲一世。 因。仍也。襲也。 禮。國體。政體。制度。  損。減也。 益。增也。進也。所因者。因大體。因大勢。勢之所迫。非人能逆。因天定。自然。有其變有其不變。變放置。不變有其不變之理。明不變。有所可因。所損益者。所損益者曰禮。謂文為制度。隨時而增減。知其之變而有所變。損其餘。益其不足。修其不合時宜。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者。盛衰消長之勢。自不可已。盛而衰。衰而盛。其勢如此。周柔弱。故秦變為強戾。秦變過。而為暴虐。故漢興。定是寬大。殷變夏。夏變周。周變秦去先王之法。而寒來暑往不變。夫婦父子不變。人有私欲不變。人有公義不變。故知百世。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見義不為。無勇也。

鬼。人所歸爲鬼。精神離形。各歸其眞。 祭。人神相接。際也。言人事至於神。 諂。媚也。卑屈也。 見。視也。顯露也。 義。宜也。祭者。祭尊其義。子張篇祭思敬。其可已矣八佾篇祭神如神在。非其鬼者。非己所當祭。如天子祭天地。諸侯祭山川。大夫祭五祀。庶人祭其先。庶人可祭親。祭戶。祭灶。祭室神。祭土地之神。者。以不善先人者謂之諂。見義不為者。雖見義。見之不明。知之未至。為之无力。欲為乏術。故不敢而不為。無勇也者。謂心思為。而行膽怯。為之无力。謂无勇。勇必為義。勇必合宜。诗·小雅·信南山。祭以清酒。從以騂。馬。享于祖考。祭祀己親為知恩報本。報答根本。故祭必己亲。

為政二十四章

讀書有感

.正也.以正道使天下正.就是政治.依靠所謂制度是有問題的.以人類的經驗和智慧.沒有一個制度是沒有爭議的.只有依靠德.把權交給有德者.這人不會弄權謀私.譬如.孔明當宰相前後.個人財產沒有變化.他的弟弟.兒子沒有在蜀漢政府當官.依靠德.沒權的有德者也不會造反.正.也是在整個天下選拔人才.而不是在一部分人中選.    你在農場管理二十個人.要不要用德.答案只有一個.自己看著辦. 為什麽不是為政以法.德.是交給別人評判.你說你執政為民.民眾同意嗎.對比.法是自己說了算.說你違法.你就違法.背後是槍. 為什麽不是選民投票.投票.只能選出中等智慧的人.投票就是不合.投票要分.分別政黨.有黨就有偏.就是有私心.難以服務好更多的人.黨.尚書·洪範.無黨無偏.王道盪盪.無偏無黨.王道平平.投票有很多問題.如投票者有幾個人真的了解被投票事物. 

德修於己而人自感化.蕘重法.舜以法有不足. 尚書.有一漁場.年輕的漁民总是佔據獲魚多的水面.那年齡大的漁民怎麼辦.於是舜就到那裡.去了一段時間以後.那裡年輕的漁民都把最好捕魚的水面讓給年齡大的漁民.舜有德民自感化.

異端。譬如.子不分男女.異端偏而分出兒子.女兒.分為他她.明明一家和合.偏而說有代溝.其實何有代溝.

色難。別生枝蔓。事君色難。下對上。討好取悅之色乎。臣臣色難。上對下。故作厲色乎。交友色難。笑貌出自心乎。夫婦色難。夫不凝目于妻。妻不含情視夫。婚姻有危矣。故色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