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靈公第十五

衛靈公第十五

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對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明日遂行。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陳。敶。列也。布也。 對。答也。 俎音祖。祭宗庙器。豆。古食肉器也。 嘗。經過者爲嘗。 軍。圜圍也。圜圍兵車也。旅。軍之五百人。興。起也。 慍。怒也。見。露也。 有。不宜有也。窮。竆。斂曲之皃也。困屈也。固。守也。濫。水延漫也。反禮爲濫。 小人。人格卑下者。斯。卽也。病。憂也。。問列兵布陣。對曰。在下而答上位。離席而答。敬人以禮。豆之事言祭祀之事有聞。未之學也。以未知學而答不宜答。則人不怨我。 衛靈公長於用人。而非聚軍作戰。問陳者。問細目兵事也。當語將帥。與昧於列兵布陣之人。語列兵布陣。費辭而已。故孔子對曰未之學。是言當言是人。不當言則不言。非輕甲兵也。 衛靈公當問軍政要略。問綱。左傳哀十一年。孔文子之将攻大叔也。訪於仲尼。仲尼曰甲兵之事。未之聞也。此則不許文子國内用兵也。 君子固窮。事之巳然者曰固。以固答有。小人窮則為竊矣。

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賜。弟子。子貢。 予。我也。 識。與誌同。記也。 然。如是也。 非。違也。然。非與。 然謂多學而識。非與。謂不然。蓋其時子貢只以己為多學。而不知一以貫之之理。非也者。相背於我所行。但言自己。而未下人。一以貫。聖人誨子貢多學而識。雖善而未足。當學而能一貫也。庄子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所以學一以貫之。予一以貫之者。言聖人所以為聖。博學多識而能一以貫之也。予所以能一以貫之。蓋聖人所持正道合於天理。萬物雖殊途而可同歸。理出一。百慮而一致。以萬物為舉。山河雷電何所從來。孔子曰。太極。其大無外。其小無內。陰陽化生萬物。萬物自生自長。自形自色。以太極為一貫萬物所由。 以事為舉。上古先王遵從自然之理。以此謂之一。貫之。百世可知也。以人為舉。聖人由大本大原裏而發。視自然明。聽自然聰。色自然溫。貌自然恭。在父子則為仁。在君臣則為義。從大本中流出。以成萬理。一貫而穿去。所主則忠。發則無非恕。

子曰。由。知德者鮮矣。

由。子路名。知。識也。覺也。德。同悳。得也。 鮮。寡也。少也。罕也。上章。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  言君子固窮。而子路慍見。故謂之少於知德也。知德者鮮矣。  言於内身心所自得者寡矣。於外惠澤使人得者寡矣。 德者。外得於人。内得於己也。人恐天下人負己。故知德者雖有亦寡。寧天下人負我。我不負天下人則有大德。鮮矣者。无而不言盡。

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恭。敬也。肅也。 正。通政。又定也。無為而治者。言已治而可不再治。聖人所謂無為者。未嘗不為。非不事事。付之當然之理。故可無為而治。其舜也與。後之王者。罕能及矣。罕能及舜。罕能無為而治。恭己者。謂定天下。舜典。舜用二十二人。各司其職。皆得其人。用人是以舜無為而能治。然孔子所言。 恭也。恭則王之道。無為清静而民化之。 在貌爲恭。在心爲敬。貌多心少爲恭。心多貌少爲敬。故恭己則人可用。恭己正南面而已矣。非無為。己正而物正也。篤恭而天下平也。後世天下不治者。不能篤恭盡敬。若能盡其恭敬。則視必明。聽必聰。而天下之事豈有不理。南面。處赤道以北。向南則光明。故人君聽政之位居北。其面向南。後謂居人君之位。易·說卦。聖人南面而聽天下。

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子張書諸紳。

行。人之步趨也。 蠻貊。南蠻。北狄。未開化。 篤。厚也。純也。 雖。不定也。 州里。州里合稱。鄉里。 其。忠信篤敬。 參。叢立貌。 衡。古通橫。車內橫木。供人倚扶。  紳。帶之垂者也。以帶束腰。垂其餘以爲飾。紳之形制。言忠信。行篤敬。已忠信篤敬。再去其不忠信篤敬者。進益矣。篤。厚也。篤敬。則無曲礙之患。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言如此念念不忘。念念不忘忠信篤敬。則立。行皆不離忠信。然後可行。子張書之於紳者。子張急而就書於紳。恐亡。重孔子所言也。者。後之笏也。謂官曰垂紳插笏也。

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直。正也。不曲也。 史魚。衛大夫。 蘧音區. 伯玉。衛大夫。矢。弓弩矢。弓弩所發。 卷懷。謂收藏也。史魚見之審則能矯其枉。邦有道其直如矢。邦無道其直如矢。蘧伯玉邦有道。則為官從政。邦無道。則捲收學力而懷藏之。孔子引詩·小雅。其直如矢。喻史魚不曲。正枉為直。固善。皆直則偏。故曰直哉。邦有道則仕。肆其聪明而在仕也。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言韜光晦知。不與時政。亦常柔順不忤逆校人。故曰君子哉也。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知。識也。覺也。言而不失者。此章戒知人。戒明事。當言不言。則人怨。所以失人。當而言。有道是。知人則哲。能官人。故不失人。亦不失言。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也。可與言。不可與言。此一時彼一時也。知人。明事。識時也。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志。心之所之也。 仁。親也。 無。虛無之閒也。 有。不宜有也。 殺。戮也。志士仁人。此仁。可稱之為仁者。無求生以害仁。此仁。與人相親。兼愛。愛己。愛人。愛物。無求生有殺身謂之前曾有之。以人舉。伯夷。叔齊。比干。殺身以成仁者。志而已。臨大節。有不可奪也。殺身以成仁者。 有。不宜有也。不當有而有之偁。孔子不曾教人就死。不愛其身。非仁也。然當死則死。當殺則殺。殺身以成仁者。謂行所當行而已矣。

子貢問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

工。造器也。 利。宜也。 事。奉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喻為仁當先事賢者。友仁人。事賢者。友仁人為入德之方。為仁之徑。孔曰。言工以利器為用。人以賢友為助。居是邦不非其大夫。不議其以往過惡。若大夫有不善。當諫正者。諫正。

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輅。轅縛。大車也。冕。大夫以上冠也。韶舞。繼也。紹也。韶之言紹也。舜樂名。放。棄也。置也。鄭聲。淫蕩不雅正之樂。服。用也。佞。巧讇高材也。殆。危也。行夏之時。行夏歷法。夏曆以寅月為歲首。稱建寅。淮南子。天文天一元始。正月建寅。後之陰曆正月也。取其歷與人農事合。與天候合。而易知。乘殷之輅。左傳曰。大輅越席。越席。編結蒲草為席。置於車中。以為坐墊。昭其儉也。取其素儉。服周之冕。冕者。免也。以其後高前下。令貴者下賤。故制此服。周冕有垂旒。遮眼而不察為明。有黈纊懸冕兩邊。塞耳而聽聰。不察不聽而得治。孫子曰。以能而視之不能。樂則韶舞。韶之言紹也。言舜能繼紹堯之德。舜帝韶樂。盡美盡善。則之。聖人就四代中各舉一事。教人以意推之。顏子明事。故聖人斟酌禮樂而告之。外定歷法。車制。服制。內修樂禮。欲用四代禮樂。固本以治而行其餘。放鄭聲。 謂立雅以為正。雅者。古正也。棄媚俗。 鄭衛樂詩之所載。放鄭聲者。棄其樂。置其辭於詩以為戒也。所以遠鄭聲也。孔子曰。鄭聲淫何。鄭國土地民人。山居谷浴。男女错雜。為鄭聲以相悅懌。故邪僻聲。皆淫色之聲也。能惑人。遠佞人。佞人言偽而諂媚。其亂善行。倾覆國政。遠小人。諂媚能言使人危。故遠之。

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慮。謀思也。必。分極也。立表爲分判之準。憂。和之行也。从心从頁。頁。首也。心憂則髮白。 近。附也。戒人備豫不虞也。君子當思患而預防之。無遠慮。初或吉。久則道窮。道窮則憂附。周易·既济·象辞。既濟不忘未濟也。既濟。定也。未濟。男之窮也。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已矣。罷了。算了。 乎。語辭。 好。美也。引伸爲人情之好惡。 色。顔气也。德者。得也。外得於人。内得於己也。於内身心所自得矣。於外惠澤使人得矣。得理於心。得道於行。行而有得。以孝舉。實能事亲。則得孝之德。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也。色者。誘人本欲之物者也。

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

臧文仲。鲁大夫。 柳下惠。氏展。名獲。字禽。柳下是其所食之邑名。惠。諡也。竊。盜自中出也。 其。指事也。 與。自得也。又用也。其竊位者與。在其位。當舉賢。知賢不舉。如偷。偷安於位。自得苟安。 知賢不舉。如偷。偷君王可用之材。 偷百姓良官。 勉人舉賢也。列女傳。柳下惠死。門人將諡之。妻曰。夫子之諡。宜為惠乎。門人從。以為諡。 諡法。柔質慈民曰惠。

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躬。身也。 厚。重也。 薄。林薄也。躬自厚者。自責厚也。責己多也。責人不為己。則己厚矣。薄責於人者。責人薄。薄至於無責。責而彼不覺。如此之薄。言莫責人也。則自遠怨矣。薄。林薄也。林木相迫不可入曰薄。相迫則無閒可入。無閒即有閒。遠怨者。責人無揚己。責人不為己而為人。人有得。人有益。仁者一心愛人。故人無怨。

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如之何。奈何。 末。木上曰末。樹梢。補全。子曰。不曰。初不曰如之何。中不曰如之何。末曰如之何者。吾如之何也已矣。  始不問。中不問。至末了。吾奈何。  戒人善始善終。慎始而能善終也。戒人再三反復思量。若率意妄行。雖聖人亦無奈何。

子曰。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

群居。聚集。 義。宜也。慧。智也。敏也。整天聚集一處。言所不當言。好耍小聰明。難成事矣。群居終日。久則無時以學。人不學。不知道。故言不及義。欲隱其無識。故姸黠而多便利。言不及義者。謂於人於己無益之言。難矣哉者。言其終无所成。

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義。仁及人也。質。平也。正也。禮。得其事體也。 出。自中而外也。 信。誠也。 成。就也。畢也。義者。宜也。質者。以物相贅也。義以為質者。制事先決其當也。禮以行之。雖決事得其當。亦以節文次第行之。禮則敬。敬人則人助我行。敬事則事可行之。敬天則不違自然之道。孫以出之。知其節文。而不能以孫出之。事亦難成。子卑於父。孫益卑焉。我退則人皆親之信之。故孫。信以成之。信則人任之而不疑。故可成。信則一事有始終。故可成。 

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病。憂也。知。識而聞也。君子懼用而不治。故病己不能。能不能在己。知不知在人。故不病人不知己。

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

疾。病也。沒世。死也。名。自命也。功也。稱。衡輕重也。君子患於生而終。無可以自名稱道之作為。名不稱。君子不為利不為名。君子無私。所以自己稱量。非求人稱揚。疾沒。患也。憂患一生無有益之為。

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求。覓也。索也。諸。之也。於也。君子。有見識之人也。小人反是。君子思己過。小人思人之不是。禮·射義。射求正諸己。不中。問己不問人。

子曰。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

矜。莊以持已。爭。競也。群。類也。輩也。軍發車百兩爲一輩。黨。助也。偏也。君子莊恭持已而不務勝人。合同類而不相助匿非。君子矜而不爭。書曰。不矜細行。終累大德。矜者。珍惜持守也。不者。未定之辭。不爭者。以不爭為爭。以自賢而勝人也。群而不黨。黨。歷代所鮮有。有亦黨禍。 荀子·强國篇。不比周。不朋黨。 書·洪範。無偏無黨。王道蕩蕩。有黨則有偏。偏則黨同伐異。偏則相助匿非。黨以利結私。群以同為類。異群不相私助。君子為天下。不為群黨。故君子不黨。群而不黨。言君子有同類而不結私以利。

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舉。稱也。揚也。拔也。言。宣彼此之意也。 廢。放置。不以言舉人。聞人所言。未知其心。未知其所行。未知所由。未知所以。故不足舉人。憲問篇之五有言者不必有德。 史記·商君傳。貌言華也。至言實也。苦言藥也。甘言疾也。不以人廢言。去于人之好惡。就事取義。恐人不言。恐人言而不實。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一言。一句話。 恕。仁也。 施。與也。恕者。仁也。孔子曰。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矣。恕近仁之道。道者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恕者。推己及人。仁之施也。如心爲恕。人心如我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則人無怨己。故可終身行之。

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毀。訾也。 誰。何也。譽。稱。言爯也。 試。用也。少嘗之也。 斯。析也。三代。夏商周。直。樸素。 道。遵從自然。直道。樸素自然之道。
誰毀誰譽。 毀。訾也。訾者。不思稱意也。云不善之意。言人之惡。而過其實也。 譽者。揚人之善。而過其實也。禮·表記。君子不以口譽人。則民作忠。稱揚人。亦可害人。得其反。斯民也者。此民也。言彼時之民。民無古今。三代之民如此。所以三代以直道行之於民。

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已夫。

及。逮也。史。記事者也。掌書之官。文。錯畫也。字。 闕。門觀也。臺上構屋。可以遠觀者也。 亡。失也。史官遇不識之文。闕然空置。以待識文之人。有馬不能調良者。則借人乘習。以調良之。吾猶及見其人如此。今無有矣。  戒人勿妄作。勿妄加穿鑿。

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

亂。治也。不治也。不治則欲其治。小。物之微。大。不同同之。忍。能也。動聽而不實之言使德不治。小細節不能忍耐。則壞全盤大計。 戒人慎口忍事也。巧言亂德。巧言害德之義。而德不治。者。能行能止之義。敢於殺人謂之忍。俗所謂忍害也。敢於不殺人亦謂之忍。俗所謂忍耐也。小不忍則亂大謀。有忍乃有濟。能行小事。若不能止。則無以同不同。所以亂大謀也。 

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

眾。多也。 惡。有過而人憎之。 必。審也。 察。覆也。倒易其上下。察。則人事至矣。眾惡之眾好之。皆為非常。所以初審。覆審。倒易其上下審。 非常對非常。常則審可也。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弘。大之也。 道。所行道也。道。合天地人三才。為萬物共由者也。道據天理而不自名。故惟人能弘道。人知不知道自在。道亦無自作而助人之理。知之自得。不知自去。所以非道弘人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過。 過之與不及皆為過。度也。不識而誤犯也。 改。更也。不識而誤犯之過。不為過。不改則過。深責不改之過。

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嘗。曾也。試也。思。深明也。通也。終日不食終夜不寢者。勞心勞力以求必求也。急於求成也。非謂不寢。言之以義也。不食不寢。焉能有得。故無益。不學無以思。故不如學也者。卑遜其志。寬廣以求之。順事理也。

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

君子。士人。 謀。慮難曰謀。 道。所行道也。 餒。餓也。祿。福也。福者。備也。貧。財分少也。學也。君子學所當該學。在其中矣。不必在其中而在焉者矣。君子謀道不謀食。非勸人不耕不謀食。耕未必不餓。學則所用有足。勸人學也。君子憂道不憂貧。謂君子所以為學者。所憂在道耳。非憂貧而學也。君子之心見道不見祿。憂道不憂貧。則君子之命在其中矣。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不為。於義合取而有不得。當歸之命爾。憂道者。憂得天理。得人之心。若憂貧不憂道。則不擇手段以取富貴。非久遠。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涖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知。識也。覺也。 莊。嚴也。敬也。尊也。 敬。恭也。愼也。肅也。 涖。臨也。 動。作也。 禮。理也。 未。昧也。旦昧。知及之。知可得天下。邦國得由知而得。知能得位。及。逮也。知及之。知所可得者。然不能以仁守所得。則雖得之。亦失之。惟人者。可得人心。得人心則得人。得人故可守。知及之。知所可得。仁能守之。然面臨民眾不自尊嚴。則民不恆自肅警。知及之。知所可得。仁能守之。莊以涖之。皆做好了。 然動之不以禮。所作不合於理。未善也。將至善而未至。如旦昧。天將明而未明也。動之以禮。動者。使也。使民以禮。易·坤卦。六二之動。直以方也。書·說命。慮善以動。動惟厥時。厥。其也。惟。凡思也。動則慮善者。謂當時。直。方也。知得。仁守。禮治。動以成。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受。交接也。相付也。容納也。 大。天大。地大。人亦大。何晏集解。君子之道深遠。不可以小事了知其能力。然而他可以接受重大任務。小人之道淺近。可以小事見知於人。然而不能擔當大任。小知者。小有才也。大受者。大有德也。

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

民。古謂民曰萌。古文民。葢象萌生䋣廡之形。 蹈。踐也。履也。道也。 甚。安樂也。眾民之於仁。甚於水火之日必用。我有見死於水火者。未見行仁而死者也。孟子盡心篇曰。民非水火不生活。此章勸人行仁自覺也。

子曰。當仁不讓於師。當。遇也。 讓。先人後己。遇行仁之事。己可不後於師而行。

子曰。君子貞而不諒。

君子。有知者。 貞。卜問也。正也。 諒。信也。誠也。貞。作卜問。 君子問卜而不盡信。  有疑也。既疑何必問卜。多一慮一徑也。子曰。不佔而已矣。貞。作正。 理正則行之而不必守小信。  貞者。事之幹也。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

事。職也。奉也。 食。因之用供口腹。先小心處事。而後自得食禄。以勛績為先。

子曰。有教無類。

教。上所施。下所效也。 類。種類相似。欲學則教。無分等別類。親人重道故無類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道。理也。 謀。慮難。道不同者。所持之理各異。所行道各異。力不得同舉。相謀則事不成。故不相為謀。吳語大夫種曰。夫謀必素見成事焉而後履之。

子曰。辭達而已矣。

辭。說也。釋也。 達。宜也。通也。言莫過實。言莫過虛。言莫過文。言莫過直。言莫過多。言莫過寡。言及于義。無所不宜。謂辭達而已矣。

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

師冕。樂人盲者。相。導也。 道。理也。階前。有臺階。及席。席也。坐前。坐席。皆坐。曰。某某人于此。某某人于此。歷告師冕者。禮也。敬也。愛人也。

在陳絕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