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問第十四

憲問第十四
正義曰此篇論三王二霸之迹.諸侯大夫之行.為仁知耻.修已安民.皆政之大節也.故以类相聚.次於問政也.凡四十六章.

. 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

二.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仁則吾不知也。

憲。弟子原宪。 恥。辱也。 穀。續也。百穀之緫名。 克。勝也。 伐。自稱其功。 怨。恨怒也。 欲。感於物而動。
【疏】憲問恥.子曰.邦有道接受君王奉祿.邦無道接受君王奉祿是恥辱.道有二義.一是合理一是行路.邦有道.走的路線合理合義.就要出來做事.服務君王.得到穀得到奉祿是應當的.邦無道.那合理合義的事做不了.隨大流.幾近跟着做壞事.也得穀.拿這個奉祿恥也.恥是辱.辱是失耕時.於封畺上戮之也.辰者.農之時也.爭勝.自稱其功.恨怒.見物動心.這些不出現.可否算是仁.孔子答.做到這些已不易.是不是仁我不宜說.
不知孔子焉能不知仁。知者。詞也。意內而言外也。言外不許為仁矣。意內不直言也。
克伐怨欲不行。但能無損於人。不能有益於人。仁者。人與人相互支撐。無益於人。何撐也。故不許為仁。克伐怨欲不行。言克己。涵養以敬。於其方萌即絕之。

克伐者。有意勝人也。見得事事皆己當為。則矜伐之心自無。 不行者。忍於內。使不出耳。見得人己一體。則求勝之心自無。

. 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

懷。念思也。 居。凥處。从尸得几而止。 足。滿也。止也。
【疏】子曰.士而貪念安逸生活.不足以為士矣. 不足。非不夠格。溫潤以言。

.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邦.封也.諸矦之土. 危.節度.在高而懼也.懼而有節有度. 孫.爾雅釋親文也.子卑於父.孫更卑焉.故引申之義爲孫順.爲孫遁.
【疏】子曰.邦有道.言有節.行有度.邦無道.行有節度.言順遁.
節者.纏束也.度者.權量也.節度者.規矩分寸.日月之行.有常節度.邦有道.其常之一.是和合.和上下左右.合眾人之力.為邦做事.為此不宜以為義而獨行猛進.要顧慮別人感受.所以要明節度.邦有道時也有忠臣良將.亡於非命.所以邦有道危言危行. 邦有道危行.是為了更好的為邦出力.邦無道危行.是為了免災避禍. 邦無道言順遁.顺言辞以避當時之害也.言順邦情而理.言順無道而理. 遁是設法避開.遷至無禍又對得起良心的高處.

.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德。善美正大光明。純懿之稱也。 必。分極也。極猶凖也。審也。 仁。親也。 言。直言曰言。 勇。志氣之帥也。猛也。
【疏】有德者言亦有德。能言者難判為有德。 仁者外勇而內仁。勇者難判心仁。

有德者必有言言有德。內心懷德。言則益人。

仁者必有勇。輕死以行禮謂之勇。湯武用兵而不為逆。并國而不為貪。仁義之理也。

勇者不必有仁。譬如。赤手空拳打虎。勇則勇矣。然不愛性命。審其所以。難言其仁。誅暴不避彊。替罪不避眾。謂之勇。

南宮适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音傲盪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南宮适。南宫敬叔。鲁大夫。 羿。有穷國之君。非射日者羿。 奡。音傲.寒浞子。多力。能陸地行舟。 盪。行也。 禹。夏王號。 稷。農師。  尚。重也。
【疏】南宮适問孔子.羿善於射箭.奡力能盪舟.俱不得善終.禹致力於治水.後受舜禪而為夏王.稷教民稼穡.其後建周.禹.稷二人的力氣比不上羿.奡.但都得了天下. 孔子不答.南宮适出去後.子曰.尚德之君子.

羿善射。奡盪舟俱不得其死然者。 言德之可貴。而力之不足恃。南宮适意欲有德者當位。

不答。禹稷有天下不止躬稼。故夫子不然其言而不答也。南宮适意欲以禹稷比孔子。夫子不然也。故不答。夫子然也。故不答。禹稷與羿奡難校。故不答。此曲直可置之。當見大節。大節者。君子之心。亦為其所當為。而不計其效之在彼。蓋必然之中。或有不然者存。

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君子者。道德之稱也。君之為言群也。子者。丈夫之通稱也。此君子謂弟子。弟子者。民也。

.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疏】君子而不仁。有之。修仁未熟未固。故不免違仁。至於小人。未知仁。所以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勞。勤也。 誨。敎示也。 忠。盡心。
【疏】子曰.愛之.哪能不勤勉助之.盡心.哪能不明曉而教之. 通俗來說.愛之則強迫之.開蒙之.勤奮之.    勿作禁止之辭.
子曰. 愛之.有聲有色勞之.有聲有色誨之. 勿作州里所建旗.借音借意.可能更符合孔子的溫潤如玉.

愛之而弗勞。則姑息之愛也。凡人之愛。多失於寬容。放縱。

. 子曰。為命。裨諶音誠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修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

裨諶。音誠.鄭大夫。姓裨名諶。 世叔。鄭大夫游吉也。 行人。外事主官。 子羽。鄭大夫公孫揮。字子羽。 子產。鄭大夫公孫僑。字子產。 東里。地名。子產之號。
【疏】子曰.作外交文書.先請裨諶起草稿.再請游吉論要義.之後由外交主官公孫揮修飾文句.之後由子產潤色辭藻.

一文書。四道手。四大夫。各盡所長。足見慎重。知人用人。

. 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

或。邦也。疑也。 惠。賜也。予也。 彼。外之之詞。 駢邑。地名。
【疏】問子產。子曰。仁恩被物。愛人之人。 問子西。曰。彼人哉無足稱也。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食邑三百。致伯氏貧。飯疏食。然伯氏老至沒齒也無怨。管仲當理之人。

子產心主於寬。雖言政尚嚴猛。其實乃以濟寬耳。所以為惠人。

一一子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

怨。恚也。从心夗聲。 驕。恣也。自矜也。
【疏】貧生不滿而恚。恨。 富則志得意滿。無傲慢任性易。    稍能守本分。則可無驕。所以易。貧怨富驕皆因俗。胸無大志。

一二. 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

公綽。魯大夫。 趙。魏。晉卿所食采邑名。 老。家臣。 滕。薛。小国名。 優。餘也。益也。
【疏】子曰。孟公綽為趙。魏家臣則優。不適宜為滕。薛大夫。 公綽性寡欲。趙。魏務多賢。所以為趙。魏家臣有餘。 家臣與大夫。職異。所負不同。

一三. 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成人。德術兼備。管子·樞言。既智且仁。是謂成人。    若。不定之辭。  臧武仲。魯大夫臧孫紇。  公綽。魯大夫孟公綽。 卞莊子。卞邑大夫。  文。繡也。飾之也。  亦。總也。  命。猶道也。人所稟也。  久要。舊約也。  平生。猶少時也。
【疏】子路問成人.子曰.如有臧武仲之覺識.公綽不欲之廉.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知勇藝又繡然於禮樂之下.可謂德術兼備之人.子路曰.今之成人者.何須如是也.見利思義. 遇欲毀害.付之以道. 之前所約.少時之約.也不忘其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臧武仲之知者。臧武仲。至齊避禍。齊莊公欲與田武仲。武仲見齊莊公所為。預其將敗。不願受田。以免後患。因此以言語激怒莊公。使其作罷。能避齊祸。武仲之知也。

卞莊子之勇者。卞莊子孝子也。其母在世時。其隨軍作戰。三戰三敗。朋友下視。國君羞辱。及其母死三年。魯國興師伐齊。其請從戰。三戰三獲敵人甲首。後又衝殺七十人而告陣亡。

見利思義者。見。 察是非。繹理為見。臨于利。察是非。繹理以宜。不苟得。 遇欲毀害。當付之以道。

見危授命者。 命。非生之極。授命非以死而行。非教人行力所不及。 危者。毀害欲生而未發也。此時以人所稟受付之。一者先天稟受。二者後天歷練。臨則由此二者生出所為。臨之當何為則何為。平日所持所習操之在我。臨危則有操之在天。不思而斷。無豫而為。付之天命也。

知。不欲。勇。藝。有四德。舉四人。見四行。有知而不能不欲。則無以守其知。能不欲而不能勇。則無以決其為知。不欲且勇矣。而於藝不足。則於天下之事有不能者矣。

文之以禮樂者。非文不足以達至禮樂。不欲文之以禮樂剛中有柔。勇文之以禮樂則義。藝文之以禮樂則善。曰。 唯文之以禮樂。始能取四子之所長。而去四子之所短。集眾善也。

一四. 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公叔文子。衛大夫公孫拔。文。公孫拔諡號。 公明賈。衛人。姓公明。名賈。 過。度也。 厭。鎭也。壓也。 豈。非然之辭。
【疏】孔子問公明賈.信乎.疑.不疑公叔文子不言.不笑.不取.公明賈對曰.傳說此話的人偏頗了.公叔文子當說時才說.人順從其言.心喜然後笑.人會其心.當取才取.人許其取. 孔子說.其然.如此也.哪能皆如此.

不信。當時人稱之已過當。及夫子問之。而賈所言又愈甚。故夫子不信。

其然。豈其然乎。美其得。其不能悉然。不平於心也。

一五.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以。用。可施行也。  防。武仲故邑。  為後。猶立後也。  要。勒也。 雖。不定也。
【疏】子曰.臧武仲占據防邑.以此求魯君.為臧氏立後.假如說不是挾迫魯君.吾疑也.
者。乃臧武仲故邑。魯襄公二十三年。武仲為孟氏所譖。成罪。逃至邾。後由邾回防。使其異母兄送禮魯君。求魯君姑念其祖先之功。為臧氏立後。以守其先人之祀。魯君便立其異母兄臧為。武仲把防邑交給臧為之後。便逃至齊。
占據之前封邑在前。求魯君立後在後。為要君。

一六. 子曰。晉文公譎音玦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譎。音玦.權詐也。欺也。謬欺天下曰譎。  正。是也。守一以止。方直不曲。
【疏】春秋。僖公九年。齊桓公在葵丘會盟諸侯。一切以禮待周天子。 左傳。春秋僖公二十八年。晉文公踐土之盟。召周天子之踐土。受諸侯朝禮。並引孔子之言以臣召君。不可以訓。

晉文公而不正。晉文公伐衛以致楚師。而陰謀以取勝。

一七. 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九。多也。九合。史記。兵車之會三。乘車之會六。
【疏】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隨公子糾而死.管仲不死而請囚.曰.未仁乎.子曰.齊桓公為諸侯盟主.九合諸侯.不用武力.都是得力於管仲.如其仁.如其仁.管仲如召忽之仁. 管仲不死.复臣桓公.所以子路問管仲未仁乎.
左傳莊公九年春。齊人杀无知。公及齊大夫盟于既。夏。公伐齊納子糾。齊小白入于齊。秋七月丁酉。葬齊襄公。八月庚申。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九月。齊人取子糾殺之。冬。浚洙。  九年春。雍廪杀无知。公及齊大夫盟于既。齊无君也。  夏。公伐齊。納子糾。桓公自莒先入。 秋。師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公喪戎路。傳乘而歸。秦子。梁子以公旗辟于下道是以皆止。  鲍叔帥師來言曰。子糾。親也。請君討之。管召仇也。請受而甘心焉。乃殺子糾于生窦。召忽死之。管仲請囚。鲍叔受之。乃堂阜而税之。歸而以告曰。管夷吾治于高傒。使相可也。

如其仁如其仁者。召忽死。聖人許其仁。管仲不死聖人亦許其仁。許其九合諸侯。不以兵車之事仁也。子路疑管仲仁乎。孔子舉事以告。如其事仁也。

一八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與。類也。又語辭。 匡。正也。 霸。爲諸侯之長。 賜。予也。 微。隱行也。 被。寢衣。 衽。謂裳幅所交裂也。夷狄左衽。  匹夫匹婦。普通人。一般人。 豈。疑辭。 諒。信也。 經。絞也。縊也。以繩大義直縣而死。縱曰經。橫曰緯。 溝瀆。水道。
【疏】子貢曰.管仲非仁者.齊桓公殺公子糾.管仲不能從公子糾死.反為齊相.子曰.管仲為桓公相.使齊為諸侯之長.天子微弱.桓公帅諸侯以尊周室.一正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假使管仲未出.無為齊相.我輩長髮散亂衣衿向左.管仲豈似普通人為小信.譬如.為夫婦相匹而已.自縊於溝旁.從死於溝中.而莫之其所以.孔子美管仲也.

霸諸侯者。天子衰。諸侯興。曰霸。昔三王之道衰。而五霸存其政。率諸侯朝天子。正天下之化。興复中國。攘除夷狄。故謂之霸也。霸者。伯也。行方伯之职。會諸侯。朝天子。不失人臣之義。故聖人與之。霸犹迫也。把也。迫胁諸侯。把持其政。

吾其被髮左衽者。劉氏正義。見夷狄入中國。必用夷狄變夏。中國之人。既習於被髮左衽之俗。亦必滅棄禮義。馴至君不君。臣不臣也。管仲使先王衣冠禮樂之盛未淪於夷狄。夷狄利而無親。

一匡天下者。一正天下。帥诸侯以尊周室。仲糾合諸侯。雖尊王室。然朝聘貢賦皆歸己。而命令皆由己出。自成霸業而已。則不是。管仲。孔子言其過。言其功。過不揜功。

匹夫匹婦者。白虎通曰。庶人。称匹夫者。匹。偶也。与其妻为偶。阴陽相成之義也。一夫一婦成一室。明君人者。不當使男女有過時。无匹偶也。

一九.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音篆。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

文子。衛獻公之孫。名拔。 僎。音篆.名也。 公。諸侯議事之所。 文。周書諡法。文有六等。稱經天緯地。道德博厚。勤學好問。慈惠愛民。愍民惠禮。錫民爵位。
【疏】公叔文子舉薦其家臣僎與衛靈公。後僎與公叔文子一同上衛靈公朝堂。 孔子聞此事。曰。依典制。可諡文。公叔文子內舉不避。見其公也。薦賢與衛靈公見其忠也。不蔽賢人。見其義也。

二十. 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音欲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無。失也。有而很少。 道。上古之道。上古賢王思想行為。 奚。疑辭。 喪。棄亡之辭。 仲叔圉。孔文子也。圉。音欲。
【疏】子言。衛靈公偏離上古之道。康子曰。假使這樣。衛何不亡邦。靈公何未失位。孔子說。仲叔圉辦理外交。祝鮀主持祭祀。王孫賈總管軍務。如此何為喪。此三人。所任者各當其才。此章言治國在任材也。 

二一. 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

怍。慚也。心作動也。
【疏】人若内有其實。則其言之不慚。然内積其實者。為之也難。實言難。言真難。

二二. 陳成子弒簡公。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恒弒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子後。不敢不告也。

成子。齊大夫陳恒也。  討。治也。發其紛糾而治之。  三子。仲孫。叔孫。季孫。  之。往也。
【疏】左氏哀公十四年傳。孔子請伐陳恒。曾判陳恒弒其君。民之不與者半。以魯之眾。加齊之半。可克也。

陳恒弑其君。孔子沐浴而朝。請討之。王者侯之子篡弑其君而立。臣下得誅之者。廣討賊之義也。春秋傳曰。臣弑君。臣不討賊。非臣也。又曰。蔡世子班弒其君。楚子誅之。沐浴而朝者。敬也。誠也。重其事也。

告於哀公欲討成子也。

告夫三子者。以警三子無君之心。

以吾從大夫之後謙也。讓也。不敢不告也者。職之所在也。

二三.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事。職也。  欺。詐也。 犯。侵也。漸進也。 而。能也。
【疏】子路問事君.子曰.勿匿行作偽.而漸進也.

勿欺也者。有瞞人之意。則欺也。子路性勇。言過。則近乎欺。是以孔子誡其勿欺。  犯之者。諫能侵潤。爭能漸進。 諫爭為職。易之於無形也。

二四. 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

上。高也。此古文上。指事也。 達。通也。 下。底也。指事。 小人。不自修者。
【疏】君子上達者。君子循天理。日進則通高明。 小人下達者。小人從其欲而任其意。日究則趨污下。

二五. 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疏】 為己。欲得之於己也。學而能行也。  為人。欲見知於人也。己不能行。空能為人言說也。

二六. 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蘧伯玉。衛大夫。姓蘧。音取.名瑗。  使。令人治事也。  夫子。蘧伯玉也。  寡。少也。
【疏】蘧伯玉派人拜訪孔子.孔子請使者坐然後問.曰.夫子在做什麽.使者對曰.夫子欲使自己少點不適當.而未能.使者離去.子曰.使得其人.使得其人. 使得其人.

夫子何為者。蘧伯玉有君子之名。故孔子問其使人曰。夫子何所云為。而得君子之名。

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者。言夫子常自省。欲寡少其過。而未能无過也。未能也者。伯玉心无欺也。

使乎使乎者。言蘧伯玉使人得宜。

二七.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不。未定之辭。
【疏】泰伯篇亦有此章.陳成子弒簡公.其時.孔子已辭官.告魯哀公則在其位謀其政.請討陳成子.則不在其位.而謀其政.

不.未定之辭.當謀則謀.當不謀則不謀.當者.得宜為中也.

二八.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思.念也.慮也.繹理爲思. 位.所也.
【疏】思不出其位者。言安守本分。亦言困於其位。而所見止於其域。曾子引艮卦思不出其位。以明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其位者。 象曰。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艮卦。上為山。下為山。二山。所以兼山。遇二山。奈何。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艮其止。止其所也。言之。思。可出其位。可不出其位。觀其時也。 

君子思不出其位者。言君子思則物各得其所。而天下之理得矣。不出物事之理之所也。

二九. 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

恥。辱也。 過。度也。謹權量。
【疏】君子以躬之不逮為辱。故力行其所欲言。恥其言者。以言行不相符為辱也。 過其行者。力行也。

三十.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道。所行道也。言也。 能。熊屬。取熊彊壯。稱傑之義。
【疏】子曰。君子所行者三。我未出眾。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言也。

仁者親人則無害。樂天而知命。故不憂。 知者明於事。故不惑。 勇者折冲御侮。得義而不懼。 我無能焉。孔子謙尊而光也。

三一. 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方。併船也。方人。二人相併。比方。以二人相比。  賢。有善行也。  暇。閑也。
【疏】子貢比方人.子曰.賜啊.以人作比方好嗎.我則沒這樣空閑.

子貢方人。有言人過惡之義。所以非善行。孔子誨人。言我則不暇者。曉教溫潤。非不可方人。而言子貢不謹也。

三二.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不己知。不知己也。 患。憂也。
【疏】勉人勤學修身以立德也。

三三. 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

逆。迎也。易說卦。知來者逆。 謂先事預度之也。 億。意也。測度。 信。誠也。 抑。語辭也。亦。總也。 覺。明也。警覺人之意。 賢。多才也。善也。 先。前進也。 是。此也。正見也。
【疏】子曰.不先於事預度人為詐.不測度人不誠.總是事前警覺人的人.多才啊
不逆詐。不億不信。彼意起。我覺其意覺其人。故可不逆詐。不億不信。先覺為賢。不疑人。或虧。疑人。則與人疏遠。而難成事。

人有詐。不信。吾之明足以知之。謂先覺。明則不疑。凡事之多疑。皆生於不明。

三四. 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栖栖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

微生畝。隱士之姓名也。 謂。正韻。非與之言而稱其人亦曰謂。 栖。棲。爲鳥在巢。說文日在西方而鳥棲。故因以爲東西之西。禽經。陸鳥曰栖。 栖栖。取鳥翔集不定之義。  無乃。推測辭。委婉反問辭。  佞。巧讇高材也。  疾固。疾者小病。固者堅牢。病難去也。
【疏】微生畝與人言及孔子.曰.孔丘做了什麽.而如鳥栖之徬徨不安.莫非巧讇高材. 孔子聽到後.曰.不敢巧諂捷給.疾難去也.

丘何為是栖栖者與微生畝。年長於孔子。故可直呼孔子之名。 微生畝聽聞孔子周遊列國。以栖栖喻孔子席不暇煖。
疾固。     喻諸侯國各執一己之利。各家學說各持一端。此病難去也。    者。執一不通也。

三五. 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

驥。千里馬也。 稱。揚也。謂也。
【疏】子曰。馬。不贊揚牠行千里。而贊揚牠調良之品德。
馬為人役。馬德者。調良之謂。有德則和馴。和馴則可馭。勤而耐苦則可用。孔子以馬喻德重於才。而後世分才德為二者。則恐失之。蓋有德者必有才。有才者不必有德。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有德有才之驥。可偏取其德。不可偏而取其力。

三六. 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或。邦也。各守其守。不能不相疑。故孔子曰。或之者。疑之也。 德。得也。善。美。惠。正大。光明。純懿之稱也。 報。 怨。恚也。恨也。仇也。讎也。  直。値也。當也.彼此相遇。相當曰値。
【疏】疑而問.以恩惠報恚恨.何如.孔子說.得到恚恨報之以恩惠.那得到恩惠以何回應.所以以直報怨.心裡.覺得這樣做値.就這樣回應.覺得那樣做値.就那樣回應.但是.得到恩惠要還報恩惠.
以德報怨。語出老子。義固。寬身之仁也。雖善。然則德無以報故孔子所不許。故陳其正法。難道小偷偷一百。還送其五十。如果值。亦無不可。

以直報怨。當為則為。無怨矣。義活。與人舊怨。而今彼善。則善之。彼至今不肖。可棄之。可不棄。直則可也。直者。臨事而未思之感。

以德報德。蓋人有德於我。自饒潤於人。所謂公法行於上。私義伸於下也。

三七. 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莫我知。莫知我也。無人識我。 尤。過也。 學。覺也。悟也。 達。通顯也。
【疏】子曰.莫知我.子貢曰.何謂無人不識夫子呢.子曰.不怨恨天對己不公.不把過推賴別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下悟人事而上通天命.知我者.天也.

不怨天者。於天無所怨。 道有行。道有不行。在天。時有否泰。故用有行藏而不怨天。順自然也。不求力用於世。無生不逢時之感。樂天。故不怨天。

不尤人者。人不知己亦不非人。於人無所逆也。安土。故不尤人。

下學而上達者。下學人事而上知天命。故能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者。事也。上達者。理也。於事中有得也。修下學而自上達。

知我者其天乎者。言人不及知而天知。與天相合故天知。

三八. 公伯寮愬子路於季孫。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於公伯寮。吾力猶能肆諸市朝。子曰。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公伯寮。姓公伯。名寮。字子周。魯人。 愬。恐懼。 子服景伯。魯大夫子服。名何。 肆。陳尸。 市朝。當時成語。大夫以上死罪者。陳其屍體於朝。士則陳屍於市。
【疏】公伯寮誣告以罪.使子路在季孫氏面前恐懼.子服景伯把此事告知孔子.說.季孫確實疑惑子路.但對於公伯寮.我景伯尚能有力為子路辯護.使季孫誅寮.陳其尸體於市朝.子曰.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能拿子路命怎樣. 有人欲救子路.而孔子不鼓勵.

。 易·履卦。九四。履虎尾。愬愬。終吉。踩蹋虎尾。恐懼。終吉。孔子已算就。故曰道也命也。其意不由公伯寮也。

命也。呂氏曰。道出乎天。非聖人不興。無聖人。則廢而已。 故孔子以道之廢興付之命。以文之得喪任諸己。

三九. 子曰。賢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子曰。作者七人矣。

辟。隱也。去也。   世。三十年爲一世。  其次。次第在後。次序居後者。  作。為也。 七人。長沮。桀溺。丈人。石門。荷蕢。儀封人。楚狂接舆。

【疏】辟世。文言。天地閉。賢人隱。天下亂。賢人無處可避。藏身逃名於人群。辟地。危地不處。亂邦不居。擇地而處。棄亂就治。 辟色。觀上之色。而決去就。察禮數已疏。待己已變。則辭去。 辟言。聞上之言辭不善。即辭去。

作者七人矣。文言傳。天地閉賢人隱。上位者莫得其而事。其次者擇地而處。去亂世往治邦。 其次者觀上位者顏色。色若怨己。去也。 其次者上位者有惡言。去也。 子曰。為之者七人矣。此章言亂世之隱遁情行。

四十. 子路宿於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

石門。城外門。 晨門。開閉石門之人。前章七人之一。  奚。疑辭也。 自。從也。由也。 是。正見也。

【疏】子路宿於城外門.開閉門的人問.從哪裡來.子路答.來自孔氏.再問.是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孔氏嗎. 此章記隱者晨門之言也.

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謂聖人有不可為之事。無不可為之時。

四一. 子擊磬於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磬。音慶.樂石也。 荷。擔也。 蕢。音愧.艸器也。 哉。口然而心不然之辭也。 有。不宜有也。 鄙。不然也。 硜。音鏗.硜硜。小人貌。 莫。無也。 斯。此也。 既。已也。 乎。上句之餘聲。 厲。濿也。履石渡水也。 舉也。褰衣涉水。由膝以下也。 果。木實所得。 末。樹梢。木上曰末。木下曰本。 過。行舍。謂行而就人館。
【疏】孔子居衛國時擊磬.有擔艸器的人.休息於孔子居處.說.不當有心而有心.擊磬兮. 接著又說.鄙哉.不該這樣.硜硜兮.而不自知.只知自己而已.涉水.水深則履石渡水.水淺.則拉高袴裳渡水. 孔子曰.果實著木.有似星之著天也.高遠.難啊.

有心哉。擊磬乎。有心謂器與樂合之聲貌。故言此擊磬之聲乎。

硜硜乎。史記·樂書。石聲硜硜以立別。鄙哉者以硜聲之果勁喻人為凡人。

深則厲。淺則揭。出於詩·國風·邶風·匏有苦葉。履石渡水為厲。揭者。舉也。褰衣涉水也。荷蕢者引之。欲令孔子隨世以行己。若水。深則當厲不當揭。淺則當揭而不當厲。以喻行己。知其不可。則不當為也。

果哉。末之難矣。果者。勇也。未知己志而諫己。所以为果。末者。无也。无之難者。以其不能解己之道。

四二. 子張曰。書云。高宗諒陰。三年不言。何謂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總已以聽於冢宰三年。

書。尚書。 高宗。殷帝。名武丁。 諒。信也。陰。默也。 諒陰。天子居喪。政事託臣。默而不言。 薨。音虹.公侯卒也。 冢宰。佐王治者。周制。為百官之長。
【疏】冢宰。王制曰。大冢宰制國用。所以名之為冢宰何。冢者。大也。宰者。制也。大制事也。

聽于冢宰三年。所以聽于冢宰三年者何。以為冢宰职在制国之用。是以由之也。三年畢。王自理事。君去。雖太子繼位。但太子守喪三年。三年未滿。不能聽政。 三年不言。孝矣。三年不言。君臣信矣。三年無改於父之道。三年喪畢。謂心喪畢。亦可旁立察臣。或曰國不可一日無君。則君不君臣不臣。彼此不信也。

四三. 子曰。上好禮。則民易使也。
上。高也。指事也。 禮。敬人敬事。得其事體也。
【疏】尊者以得其事體為美。則民莫不敬人敬事。禮達則分定。故易使也。

四四子路問.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

修。治也。 敬。恭肃。 如斯而已乎。岂如此而已。 安。寧也。定也。 病。疾加也。猶憂也。難也。
【疏】修己以敬。審己之所有餘。而強其所不足。而至於謙恭肅穆。可為君子。修己以敬。言修己以無私心不為私利。故敬。

修己者。修己之身也。修者。饰也。身者。可屈伸也。修身者。親人也。修德也。修知也。擇善而從。博學於文。約之以禮。謂之修身。
修己以安人。修己以使旁人寧靜和樂。可為君子。以一家言之。一人不修己。一家人安也不安。故修己可安人。
修己以安百姓。百姓作官。修己以使天下百官。安守四方。可為君子。百姓者。百官族姓也。以其所封之地為姓。故稱百姓。
修己以安百姓。百姓作民。修己以安民。民歸於自然之性。民不為生計而竭力。當勞則勞。當息則息。悠悠自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自然之性安民也。

堯舜其猶病諸。堯舜也以修己以安民為憂。以使天下百官。安守四方為憂。

四五 .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以杖叩其脛。

原壤。魯人。孔子故舊。  夷。踞也。  俟。待也。  孫。順也。 弟。第也。相次第。  述。術也。循也。  賊。傷害也。
【疏】孔子往訪原壤。原壤箕踞以坐待。子曰。幼而不順次第。及長而無術。老而不死是為害也。以杖叩其脛。令不踞也。
坐。先屈膝如跪。兩脛向後。然後臀部落坐於兩足。踞則臀先坐下。兩足向前張開。兩膝弓起。其形如箕。謂之箕踞。
原壤者孔子舊人。故以違禮戲孔子。孔子還之以戲言戲行。以直而報也。夷俟之時。不可教誨。故直責之。復叩其脛。朋友之道自當如此。非友則待其自好矣。

四六. 闕黨。童子將命。或問之曰。益者與。子曰。吾見其居於位也。見其與先生並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

闕黨。黨名也。 童子。未冠者也。 或。疑而未定之辭。各守其守不能不相疑。  將命。禮職也。傳賓主言語者。  與。疑辭。  非。違也。離也。 韋者。相背也。
【疏】闕里。有一童子能於賓主相見禮中。傳賓主言語。疑而問曰。此童子是否藉此學益。子曰。吾見其居於成年人之位。見其與先生並行也。背離求獲教益。急於作成年人。

非求益者也。行當行。坐當坐。察微知著。觀其行知其心。

欲速成者也。禮。童子隅坐無位。父之齒隨行。兄之齒雁行。當行少長之禮。越禮則違謙。如何受益。求益有次第。欲越至處。則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