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淵第十二

顏淵第十二
正義曰.此篇論仁政明達.君臣父子.辨惑折狱.君子文為.皆圣賢之格言.仕進之阶路.故次先進也.凡二十四章.

.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仁乎哉。 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仁。親也。  克。勝己之私謂之克。  復。返也。  禮。天理也。  目。分條列舉。  勿。還返之辭。如旗風過則飄。風止則還垂。  敏。聰也。達也。   事。治也。職也。
【疏】顏淵問仁.子曰.約束私欲返還天理的自然.就是仁.一日是強調感化的作用.一個普通人一日克己復禮.那麼感化帶動一小群人.一國之君一日克己復禮.那麼感化帶動一國臣民.故而天下歸仁. 為仁由己.而由仁乎哉.不是坐等仁來.顏淵問求克己復禮的細項.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我雖不聰達.力求以此論述修養自己.

克己復禮。言克去己私。天理自復。自復於自然之理。

克己復禮為仁。禮訓天理。克去己私。而又能還於自然之理。則謂之仁。克己。克于私欲未發。將發。已發。隨其所知者。漸漸克去。落於復禮。復者。言禮為人本有。若克己而無落處。則空。不得謂之仁。落於他處。亦不得謂之仁。禮者。天理之節文。若行而不合節文。則有私意。不可謂仁。

樂記云。知誘物化。遂忘其正。程子曰。由乎中而應乎外。制於外所以養其中。則克己也。 制之於外。以安其內。則克己而復禮也。人能克己。則仰不愧。俯不怍。心廣而安。其樂可知。有息。則餒矣。

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者。言無私則仁。仁者。親也。親人親物。亦天理也。仁人本有。故克己復禮。非待克了己。再去復於禮。仁在內。撥去人欲所蔽。則復禮而見仁。仁禮原非二物。皆天生而有之之理。 一日者。呂氏云。一日有是心。則一日有是德。事事皆仁。故曰天下歸仁。天下歸仁。謂天下之人以仁稱之也。天下之人以仁與之也。

為仁由己。而由仁乎哉者。仁獨則無耦。耦則相親。王永彬曰。仁字從人。講仁者。不必遠求。人而不親人不親物。萬物何以生生。故為仁由己。人知人不知而天理自在。故而由仁乎哉。非坐以待仁與益。

請問其目者。聞綱而知其有目。

非禮勿視者。目不視邪色。要于視而克己復禮。非禮勿聽耳不聽淫聲。要于聽而克己復禮。非禮勿言者。口不言不中。要于言而克己復禮。非禮勿動者。身不為行非。要于動而克己復禮。 視聽言動。四者為覆禮之目。應眼耳口身四者。四者發而能覆于禮。非禮者。謂不循道理處。有不循道理處。能覆于禮。謂之非禮勿視勿聽勿言勿動。 

者。還返之辭。非禮勿視。已視矣。若全然未見。焉知非禮。所以非禮勿視。無意而過目。速止而不續。無意而已聽半句。知有非禮。止而不續。速還於禮。 餘同。 孔子之言者。無偏無禁也。東坡云。纔有思。便有邪。無思時。又只如死灰。卻要得無思時不如死灰。有思時卻不邪。則還於禮也。主於禮。克己復禮也。 

二. 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仲弓曰。雍雖不敏。請事斯語。
賓。所敬也。客也。大賓。公侯之賓。  使。令也。役也。指事使人。  承。奉也。受也。  祭。際也。人神相接。言人事至於神也。大祭。天子死後七七日所舉行之哀悼祭拜。  施。用也。加也。  邦。封也。封竟之內。封有功于是也。   家。大夫之邑曰家。  怨。恚也。恨也。  
【疏】出門與人交往.猶如見各路公侯之賓.動用民力.猶如受命辦理天子之祭. 己所不欲.人心如我心.推已及物.推已及人.勿施於人.   在封竟之內無怨.在大夫治下無怨. 無論做何事.在何處做.別人都沒有話講.沒有話講還有什麼話講.這就是仁.

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仁之道。以敬為尚。出門有失。辦事不利。倨傲也。如見大賓。則敬謹。敬謹則事順。役民有失。失於骄易。輕慢。使民如承大祭。何以有失。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者。非獨我。眾我也。由我始也。我所不欲。我亦所不欲。人人所不欲。人人勿施於人。 勿。還返之辭。可則無勿。不可則返。當施於人。則施於人。不當施於人。則不施於人。若人自犯罪。違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先。其以己之所不欲。而加之於人。故刑罰亦以其所不欲加之。觀其事之當理。則不欲變為欲。
在邦無怨。在家無怨。言人無怨。非己無怨。在家。謂事于大夫。在邦。謂事于君。

雍雖不敏。請事斯語者。言以聖賢言語體之於身。能持敬。克己。行恕之然也。不然也。

. 司馬牛問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訒。曰。斯言也訒。斯謂之仁矣乎。子曰。為之難。言之得無訒乎。
司馬牛。宋人。名耕。字子牛。   訒。音認.鈍于辭。
【疏】仁者。其言也訒。 訒者。遲頓不及事。所以待心有持定。故言難出也。仁者其言也訒。因之察其言。可知其本心之存與不存。天理人欲之勝負。本心存。則鈍于辭。人欲勝天理。則輕言妄語。前無據後無驗也。

為之難。言之得無訒乎者。言行合理。輕易不可。是以為之難。故不敢輕言。而如鈍于辭。

史记·弟子傳云。司馬牛多言而躁。故孔子以行仁難。言難教之以仁。隱教。不可心內不明而張口即言。

二答。皆未切仁之義。隱言。先自斟酌。而後可言可不言。學仁者。則當自謹言語。持謹言之心。輕易言語者。如何有仁。仁者。言自然訒。

. 司馬牛問君子。子曰。君子不憂不懼。曰。不憂不懼。斯謂之君子矣乎。子曰。內省不疚。夫何憂何懼。
省。視也。察也。   疚。病也。
【疏】司馬牛自宋來學。其兄將為亂。因之常憂懼。故司馬牛問請孔子。君子之行當何如。因此孔子曰君子不憂不懼。以開解之。君子自省無惡。故何憂何懼。言君子坦蕩蕩。無愧於天地。故無恐懼。

不憂不懼者。所由于內省不疚。 省者。察也。言入此中者當察視。不可妄也。實僞之辨。如此其省也。能以剛中而居其位。故不有疚病也。是以不憂不懼。不憂不懼則有德之光明。故為君子。

. 司馬牛憂曰。人皆有兄弟。我獨亡。子夏曰。商聞之矣。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亡。無也。  商。子夏名。
【疏】哀十四年。左传云。宋桓魋之寵害於公。公将討之。未及。魋先謀公。公知之。召皇司馬子仲及左師向巢。以命其徒攻桓氏。向魋遂入於曹以叛。民叛之。而奔卫。遂奔齐。是其行恶死亡之事也。桓氏即向魋也。又谓之桓司马。即此桓魋也。 司馬牛之兄桓魋圖謀反叛宋景公。所以憂宋國。憂其兄。憂其弟。所以問仁問君子。

死生有命者。有生之初。生則有命。死則無命。命為人子。命為人下。命為難事。命為易事。孟子曰。莫非命也。

富貴在天者。言富貴有時適然而遇。非我竭己力而所能期必。

死生富貴者。有可控。有不可控。可控者操治在我。不可者操治在天。故曰盡人事而安天命。

四海之內。皆兄弟也者。言在我者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則人與我之親。猶如兄弟之親也。開解司馬牛之義。

. 子張問明。子曰。浸潤之譖音掙。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明也已矣。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遠也已矣。
明。監察是非也。  譖。音掙.愬。訴也。註。如其事曰訴。加誣曰譖。 
【疏】明。如水之浸润。渐以壞物。如皮膚受塵。渐成垢穢。使人不覺知也。若能起始即覺知。可謂明也。若此二者皆不行。可謂遠也已矣

者。初則能辨是非。察覺浸潤。覺得真偽。  者。遠離浸潤之未起。是非之未發已離去。

.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信。誠也。言必由衷之意。 兵。械也。戎器也。器曰兵。用器之人亦曰兵。
【疏】足食則人知禮有節。足兵則不軌畏威。民信之則服命從化。以兵者凶器。民之殘也。財用之蠹。音毒.木中蟲也。故先去之。民人信。雖無足食。仍可與國共患難。若去民信。縱無外患。也有內亂。所以民無信不立。治國不可失信。失信則國不立也。故不言去。

民無信不立。民自不立也。民不立。則國亦不能以立矣。有信則相守而死。無信。則相欺相詐。臣棄其君。子棄其父。各自求生矣。

. 棘子成曰。君子質而已矣。何以文為。子貢曰。惜乎。夫子之說君子也。駟不及舌。文猶質也。質猶文也。虎豹之鞹音闊。猶犬羊之鞹音闊。
棘子成。衛大夫。  質。樸也。木素也。  文。美也。善也。  駟。四馬也。 鞹。音闊.去毛皮也。  惜。痛也。  夫子。子成也。  說。釋也。解也。
【疏】棘子成曰。君子之人。直樸而已。何用華美。乃為君子。 子貢曰。夫子之謂君子者。出言四馬之車無追也。 虎豹之異於犬羊者。以毛紋而異。如君子之文與野人之異者。如去皮之虎豹去皮之犬羊相近。如去文之君子与鄙夫何以别。 

棘子成說質未見文。固未盡善。子貢說文以矯子成。未見質。亦未盡善。  世間無禮。何以辨君子小人。當以質為本。飾之以文。形之以文。

. 哀公問於有若曰。年饑。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對曰。盍徹乎。曰。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對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
哀公。鲁君也。 有若。弟子。  饑。穀不孰爲饑。因之以饑饉。  用。可施行也。  盍。何不也。  徹。通也。  對。答回上位辭。  孰。何也。
【疏】此章明税法也.鲁哀公問孔子弟子有若.年穀不孰而饑饉.國用不足.使國用得足.當何為.有若對曰.何不依夏殷周通行稅法.十一而稅.哀公曰.十二而稅.猶不足.何以用通行之十一而稅. 有若對曰.百姓足.國用何以不足.百姓不足.國用何以足.

者。八家皆通出力合作九百畝田。收則計畝均收。公取其一。如助。則八家各耕百畝。同出力共耕公田。此助徹之別也。周法。什一而稅。謂之徹。爲天下之通法。

百姓足。君孰與不足者。有人斯有土。有土斯有財。若百姓不足。君雖厚歛。亦不濟事。十一而稅足用者。蓋生活有餘。民有積累。來年可再生大產。盍徹。十一而稅。而生產擴大。經年以後之十稅一。比今之十稅二多多。公羊傳曰。古者什一而藉。古者曷為什一而藉。多乎什一。大桀小桀。桀。凶暴若磔。寡乎什一。大貉小貉。貉。在荒服者也。貉之稅二十而取一。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什一行而頌聲作矣。

. 子張問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義崇德也。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誠不以富。亦祗以異。
崇。敬也。就也。  德。專久而美。正大。光明。 辨。判也。別也。  主。鐙中火。守也。  徙。遷也。  惑。亂也。  祗。敬也。
【疏】問崇德。能守忠信。見宜則徙意而從之。此謂崇德。忠信者根也。故為主為守。徙義者桿也進處也。無根。徙進不得。有根。不徙義。亦無緣得進。

問辨惑。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則心亂。心亂則惑。愛有愛之常則不惑。惡有惡之常則不惑。有其常則可辨其惑。若人有順己。己即愛之。便欲其生。此人忽逆於己。己即惡之。則欲其死。一欲生之。一欲死之。用心无常。則惑也。

誠不以富。亦祗以異者。诗·小雅·我行其野篇文也。祗。敬也。言此行誠不足以致富。足以為異耳。取此詩之異義。以非人之惑也。

一一齊景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
政。正也。
【疏】齊景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行君道。臣行臣道。父行父道。子行子道。君臣父子各行其當行之正道。為國之政矣。景公曰。善。 君臣父子不能各行其道。則國亂。雖有粟。但亂世危亡。還能食之乎。

時陳桓制齊。厚施於國。根株盤據。雖有粟。景公不得而食。晏子雖說。惟禮可以已其亂。然其失在初。履霜而未理。已至堅冰治何。豈晏子之所謂禮者可得而已之。 故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為下手處。

一二子曰。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與。子路無宿諾。
片。判木也。謂一分爲二之木。 片言。一二句話。 由。弟子子路。 折。斷也。 獄。确也。确實人之情僞也。  折獄。審判案件。  宿諾。隔夜諾言。
【疏】以雙方之一言二語。可斷案而确實人之情僞者。唯子路可。 片作判木也。一木分爲二。一片一言。

两辞以定是非。偏信一方之言而可确實人之情僞者。唯子路可。  片。半也。片言。半言也。

無宿諾者。許人不隔夜也。子路專厚於誠信。恐临時多故。所以無宿諾。

一三.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訟。爭也。 必。期必。
【疏】子曰。聽爭判訟。我如常人。 使不有訟爭。我所期也。言訟多者不治。訟寡者善。無訟則治之至。

為政篇道之以德。齊之以禮。以德化人以禮齊人。必無訟。 案。文王為西伯時。有虞。芮二君爭田。相約至周。請其評理。入其境。以至入其朝。所見農人。行人。士大夫。無不相讓。二君自慚而退。所爭之田讓為閒田。

一四. 子張問政。子曰。居之無倦。行之以忠。
居。凥處也。  倦。罷也。罷者。止也。休也。  忠。無私為人。
【疏】居之無倦者。言于己之事有首有尾。始終如一。

行之以忠者。行之者。事事在實也。以忠則表裏如一。行之以忠者。事事以實而為。

者。謂存之於心。無倦者。謂始終如一。行者。謂施之於事。以忠者。謂表裏如一。居之無倦。行之以忠者。言若有始無終。雖忠也不久。

一五.子曰。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畔。田界也。 弗畔。不違道。
【疏】雍也篇有此一章

一六.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成。就也。功卒業就謂之成。  美。嘉也。好也。  惡。不善也。過也。 小人。無德智修養者。
【疏】大戴禮曾子立事篇。君子己善。亦樂人之善也。己能。亦樂人之能也。君子不說人之過。成人之美。存往者。在來者。朝有過夕改則與之。夕有過朝改則與之。

者。欲也。非實能人功卒業就。

一七.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
季康子。康子。鲁上卿。諸臣之帥也。   帥。率也。循也。
【疏】康子為鲁上卿。諸臣之統領也。若已能遵循正。則下之臣之民誰敢不正也。 

政者正也。下所取正也。下有所取正也。正者。是也。  子帥以正。孰敢不正。言政以正民。正人先正己。為政在乎修已。

一八. 季康子患盜。問於孔子。孔子對曰。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患。憂也。 苟。假也。本為艸。假借也。 賞。賜有功也。 竊。盜也。  子。律書。子者。滋也。言萬物滋於下也。
【疏】注云。言民化君行也。君若好貨。而禁民淫於財利。不能正也。

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子作滋。若滋之以不欲。雖賞使竊。亦不竊。 喻治民在乎足民。使民足則雖亦有所欲而不行盜以得。聖人不以刑除盜。得人也。而治盜之所以盜。斷其根也。省己之為政也。

一九季康子問政於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就。成也。 偃。仆也。
【疏】在上君子為政之德若風。在下小人從化之德如草。加草以風。無不仆者。化民以正。無不從者。是以焉用殺。殺之為言。豈為人上之語哉。

二十.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子曰。何哉。爾所謂達者。子張對曰。在邦必聞。在家必聞。子曰。是聞也。非達也。夫達也者。質直而好義。察言而觀色。慮以下人。在邦必達。在家必達。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疑。在邦必聞。在家必聞。
士。事也。推十合一爲士。  達。通也。顯也。  邦。封竟。諸矦守地。在邦。指士仕於諸矦。 家。大夫之邑。在家。士仕於大夫也。大夫政將在家。  必。分極也。凖也。  違。離也。
【疏】子張問士要怎樣才叫作達.子曰.什麽是你所說的達.子張對曰.在邦在家皆能有名譽.使人聞之.子曰.這是名聞之士也.非通達之士也.達士之行也.正直好義知人甘為人下就是達.仕於諸矦是這個標準.仕於大夫也是這個標準. 而聞是這樣.外表採取仁.而行為離仁也.處在偽裝仁者而不疑惑.於是在邦求名.在家沽名.

者。實有為而能收斂於裏。能質直好義察言觀色慮以下人。則德修於己。而自孚於人。所行所知無窒礙矣。故曰達。

質直好義。其性樸實。謂之質。能執正見。謂之直。事事為之得其宜。謂之好義。  

察言觀色。言覆審人辭色而與之言。若自說自話。不顧人聽多與聽少。則謂不察言觀色。

慮以下人。恐有刺於人。恐其不收斂也。謙也。

者。謂求人知己。求人善譽也。

色取仁而行違。謂貌仁而行違仁。不務實而專務外。

二一. 樊遲從遊於舞雩之下。曰。敢問崇德。修慝。辨惑。子曰。善哉問。先事後得。非崇德與。攻其惡。無攻人之惡。非修慝與。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親。非惑與。
舞雩。台名。鲁求雨之坛。  雩。音域.求雨之祭。  崇。重也。  修。治也。  慝。音特.惡也。  攻。治也。摘人過失也。  惡。過也。  忿。恨也。怒也。
【疏】樊遲從孔子遊於求雨之坛下.德慝惑.為求雨之辭.於是問孔子崇德.脩慝.辨惑是何意思.子曰.善哉問.先劳於事.然後得报.是崇德.治己之過.無治人之過. 若人有犯己.一朝忿之.不思其難.則忘身也.辱其身則羞其親.

先事後得。非崇德與。以事當不當為。不以利而為。不以功而為。德自此而愈高起也。崇者。山大而高也。先事者。不有二心。一心在事。能先事則德自崇矣。

攻其惡。無攻人之惡。摘人過失。已自先失。故無言人非。無攻人之惡。斷人過惡。無言己是。只自檢點。方能自攻其惡。攻人之惡。於己於人無益。故不攻。攻人之惡。則不能攻己之惡。故不攻。

二二.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知。子曰。知人。樊遲未達。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樊遲退。見子夏曰。鄉也。吾見於夫子而問知。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於眾。舉皋陶。不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於眾。舉伊尹。不仁者遠矣。
達。通也。  舉。稱也。揚也。拔也。  錯。置也。  枉。人之不直者。  鄉。曏也。不久也。  富。備也。  皋陶。舜之臣。掌刑獄之事。  伊尹。名摯。商初賢相。湯伐桀。滅夏。遂王天下。湯崩。其孫太甲無道。伊尹放諸桐宮。俟其悔過。再迎之復位。卒時。帝沃丁葬以天子之禮。
【疏】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知.子曰.知人.樊遲未明白知人.子曰.選拔直者出來安置在不直者之中.就能使不直者學為直者. 樊遲退.見子夏曰.剛才.吾見於夫子而問知.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子夏曰.含義深啊.舜有天下時.在眾人之中選拔皋陶.仁者至矣.不仁之人由此遠矣.湯有天下時.在眾人之中選拔伊尹.仁者至矣.不仁之人由此遠矣.

舉直錯諸枉者。知人也。知人則知也。

能使枉者直者。愛人也。愛人則仁也。

不仁者遠矣。謂不仁者皆為仁。不仁之事無矣。

二三子貢問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毋自辱焉。
友。同志爲友。  毋。止之也。  忠。盡心盡力以勸。  道。所由適于治之路也。
【疏】子貢問友.子曰.盡心盡力規勸.又以好的方法引導.若不從己則止.毋强告導之以免自取困辱.

二四. 曾子曰.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

【注】輔.相助也. 會.合也.增.益也
【疏】君子以詩書禮樂之文合益友.以友相助成己之仁.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父有父的樣子。子有子的樣子。就是家教。與小孩做朋友。友非友。朋非朋。做四不象。做象則小孩無父。或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