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也第六

雍也第六
此篇記賢人君子之行而觀仁知。凡二十八章。

一.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問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簡。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乎。子曰。雍之言然。

雍。弟子。姓冉名雍字仲弓。 伯子。人名。  南面。人君聽政之位。  居。自處也。  簡。柬也。揀也。擇也。 

【疏】可使南面。謂可使為政也。言仲弓德度簡嚴 。宜居位。 可也簡。言其人可而未足也。簡。略也。去煩碎。居敬。謂自處亦身敬肃。則中有所主而自治嚴。理明則心虛。心虛則居敬。以敬自處。行簡。所行擇而得其要。以簡易临下。临下則寬而約要。御眾以寬。臨下以簡。大简者。言居身寬略。而行又寬略。

居敬者。眾寡小大無敢慢。此心日行天下幾遍。洞察情形。而挈其綱領。所行處精神在焉。即所不行處。精神亦無不在。如此行簡。民安可知。居簡之簡。一切放下。全無關攝。廢事生弊。可勝言哉。自己每事琢磨。不厭其煩。施行則擇其要。去繁就簡。

鹿善繼四書說約。治民全在不擾。而省事本於勞心。故雍之言然。

二.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
遷。徙也。登也。  過。度也。越也。超也。失也。  怒。恚也。恨也。  亡。無也。

【疏】不遷怒克己也。遷者。移也。此事之怒。不帶至彼事。已怒。不使加怒。怒不越度。不為怒氣所動而遷也。凡人若任情。則喜怒理。若任道。則怒不越度而當其理。不移易。不遷怒者。

不貳過。過者。度也。史記·贾生傳。自以爲過之。今不及也。不及於度。謂一過。越於度。謂二過。學者所求。無不及無越度。得宜為中。

不貳過者。用功也。其意雖有過。略有而止。過作有過之過。不貳過。非謂有一過不有其後過。聖人之學。明之于心。知所往。明事理于前。謹言慎行于中。寡過于終。求無過求無失。學則不以不識而誤犯也。不待有過而改。不待下不為例。不貳過者。始無過。終無過。

爾雅·釋詁。貳。疑也。疏。貳者。心疑不一也。不貳過者。於所學无疑也。

顏回性情不遷怒。不貳過。所行得當。言顏子所行如此。證驗如此。克己效驗如此。已然也。故好學者也。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今未得見有驗者也。

學者當知。易亦有二過。大過者。不成功便成仁。小過者。燕過無聲。

三.子華使於齊。冉子為其母請粟。子曰。與之釜。請益。曰。與之庾。冉子與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之也。君子周急不繼富。 原思為之宰。與之粟九百。辭。子曰。毋。以與爾鄰里鄉黨乎。

子華。弟子公西华。字赤之。  冉子。冉有。  粟。嘉穀實也。  釜。六斗四升。  益。增也。  庾。十六斗。  秉。一百六十斗。  請。乞也。  周。備也。給也。贍也。收也。箋。周。當作賙。  繼。續也。  原思。孔子弟子原宪。字思。  辭。卻不受也。  毋。止之也。

【疏】子華為官魯國.出使於齊.冉子為其母乞糧.子令人曰.給六斗四升.冉子嫌少.乞多給.子令人給十六斗.冉子還嫌少.認為當給子華之母一百六十斗.子曰.赤之去齊出使.乘肥馬.衣輕裘.我聽說.君子使急者順而不急.不有意加財於已富者. 孔子为鲁司寇.以原宪为家邑宰.給他粟九百.原宪不受.孔子令.不可.你要是用不完.可分與你的鄰里鄉黨.  

請粟。冉求乃為其母請。其意欲資之也。可以予。可以不予。不使傷於惠耳。若禄法所得。當受無讓。若為其母請。則止於附益之。故責之以繼富。用財雖小事。也莫不恰好。

吾聞之也。假人之口耳。我聽說。如此說。聽者其耳易入。其心易受。我聽說。以此而免于爭辯。我聽說。少擔責也。言不當可推之于人。

四.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

仲弓。弟子。姓冉。名雍。字仲弓。列於孔門德行之科。  犁。耕也。  騂。赤色。  剛。壯也。   角。謂競勝負也。

【疏】耕牛之子。色赤。剛。壯能勝。雖有人欲勿用。山川宁置之而不用乎。

山川喻治國。 選賢以能以德。不選以出身。言其父如何。不害於其子之美。犁牛之子者。聖人不言人父不善也。以此微辭。

五.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回。孔子弟子颜回。  三月。久也。   違。離也。
【疏】颜回久不違仁。其餘則數日一月不違仁。其餘則于仁亦即亦離。顏子天理純然。無一毫私偽間雜。故能三月不違。夫子所以獨稱之。

六.季康子問。仲由可使從政也與。子曰。由也果。於從政乎何有。曰。賜也可使從政也與。曰。賜也達。於從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從政也與。曰。求也藝。於從政乎何有。

季康子。鲁卿季孫肥。  仲由。賜。求。子路也。  子贡。冉有。  何有。不難也。 果。決斷。  達。謂通於物理。  藝。謂多才藝。
【疏】季康子問。乃求才也。季氏若疑其短。則其問不必再三。子曰果達藝者。各言其才也。聽其自決而已。時人有不欲為家臣。

 於從政乎何有。何有者。不難也。有餘力也。三弟子各有所長。能取其長。皆可用也。呂氏曰。則有斷。則不滯 。則善裁。皆可使從政也。 

七.季氏使閔子騫為費宰。閔子騫曰。善為我辭焉。如有復我者。則吾必在汶上矣。

費。季氏邑。采地。  宰。官稱。  辭。卻不受也。  復。往來也。  汶上。汶水以上。齊也。  使。令也。
【疏】季氏欲令閔子騫為費宰.閔子騫對傳令者曰.好好幫我推脫.如再來令我為費宰.我離魯往齊.

必。謂離魯往齊為分。 季氏不臣。而其邑宰數畔者。僭禮樂。逐昭公。不臣也。 季氏不臣。所以閔子騫不為所使。閔子騫所辭雖是。其言辭義剛而不和。

八.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音酉執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伯牛。弟子冉耕。字伯牛。 問。訊也。謂其有所知識。可與之爲言辭。  牖。音有.窗也。  亡。失也。  命。白虎通曰。命者。何謂也。人之壽也。天命己使生者也。命有三科以記驗。有壽命以保度。有遭命以遇暴。有隨命以應行。  斯。此也。
【疏】孔子自窗探視.伯牛疾甚.執其手而慰之也.失之.命矣.此人.不當有此疾也.此人.不當有此疾也.

自牖執其手。永訣也。慰之也。安之也。不忍其去也。 執其手而感知體。知其亡。知失之無日。

亡之。命矣夫。伯牛危言正行。故惜其死。歎之曰命也。無可奈何而安之命。而有斯疾也。則以為不當有此疾也。

九.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回。颜回。  簞。小竹筐也。  瓢。瓠也。  憂。愁也。
【疏】回也不改其樂。非樂貧。胸中自有樂。則不為貧所累。私欲既去。天理流行。則樂。颜子所樂者所行道也。悅心之至。不知貧賤富貴可為吾之憂樂。 不改其樂。謂能免於改。益進則樂在其中。能忘物也。

學而第一之一四君子居無求安。食無求飽。

十.冉求曰。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

畫。界也。象田四界。止也。
【疏】非不說子之道。說者。悅也。非不樂學子之道。   力不足也者。欲為而不能。中道而廢。謂懶而無進。凡人。庸人敗於惰。中道而廢。謂行道中。力未足不得已而止。今女畫。自畫者。可為而不為。未盡心盡力。事未成而止。乃自謂材質不敏而不肯為學者。此章孔子勉其上進也.

一一.子謂子夏曰。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

儒。優也。柔也。能安人。能服人。以道德民。有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以教民。有六德六行六藝。曰德行道藝。  
【疏】 君子儒。儒者。濡也。以先王之道能濡其身。學為己。以明道也。 小人儒。小人於學。欲見知於人。學為人。誨子夏。以明道為務。勿以才求名。  

一二.子游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爾乎。曰。有澹臺滅明者。行不由徑。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

武城。鲁下邑。 宰。官稱。治也。主也。周禮·天官。立天官冢宰。使帥其屬掌邦治。  澹臺。姓澹臺名滅明。  焉爾乎。皆語辞。
【疏】孔子問子游.女治理武城.得其有德才之人乎.曰有澹臺滅明者.行由路不由徑.非公事則不造訪子游.

行不由徑。古井田制。路在井田之外。徑在井田之內。行則由路不由徑。其規矩也。見其禮有守。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可見其公也。

舉此二者。以見澹臺品行之正。喻以得人。觀小事。可知其方。子游不言得人。而舉二事。得人之義多。不敢斷也。

焉爾乎。語辞。用之見聖人寬緩。聞之者不迫也。

一三.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將入門。策其馬。曰。非敢後也。馬不進也。

孟之。魯大夫孟之側。  伐。功也。美也。  奔。走也。急赴也。   殿。軍敗後奔曰殿。前曰启也。  策。擊馬也。
【疏】左傳·哀公十一年。齊师伐我。及清。孟孺子泄帅右師。冉求帅左師。師及齊師戰于郊。右師奔。齊人從之。孟之側後入以為殿。抽矢策其马。魯與齊戰。魯軍敗。右師軍士退軍回奔。而孟之側掩護撤退。殿在军後。返及國門。以馬箠擊其馬。走至退軍前部。曰。非我敢在後拒敵。馬不進也。  

不伐不自稱其功也。孟之側非但不言有功。以言以事自掩其功也。德美矣。不欲居功。克己。無私欲。不爭勝。無人上人之欲。學者若去其欲上人之心。則天理自明矣。若知凡事皆職之所當為。亦自然無伐心矣。

事定。眾人論功。孟之側不言冒死殿於後。有功而言馬不進也。人可以法。故聖人言其事。

一四.子曰。不有祝鮀音托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難乎免於今之世矣。

祝鮀音托。卫大夫子鱼也。  佞。巧讇高材也。  宋朝。宋公子。宋之美人。善淫。
【疏】無鮀之巧言。有朝之令色。難免患於當世矣。 祝鮀以佞諂而寵於靈公。宋朝以美色見愛於靈公夫人南子。無道之世。並以取容。孔子惡時民濁亂。唯佞色是尚。忠正之人。不容其身。故發難乎之談。將以激亂俗。亦欲發明君子全身遠害也。

此章孔子歎衰世好諛悅色。非此難免於禍。深傷之。

一五.子曰。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

戶。半門曰戶。
【疏】人不能出不由戶。何故卻行不由道。

若出入不由户。則違常理。不合理則非道也。事有其道。物有其道。人有其道。人立身成功當由道。

一六.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質。本也。體也。  勝。加也。 文。會集衆綵。以成錦繡。  野。郊外。  史。記事者也。掌文籍之官。   彬。文質備也。
【疏】質勝文則野。本源多於修飾則朴野少禮。 文勝質則史。修飾多於本源則難以持中守正。文與質皆備。言行文雅而實。其君子之貌也。

一七.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生。進也。象艸木生出土上。    直。正見也。  罔。網。誣罔。毀謗冤枉。  幸。非分而得。所以驚人也。  免。去也。止也。脫也。
【疏】人生在世。骨直以立。正理才能得生。誣罔而有終。是碰巧而得免.

者。天地就而生生之理也。渴飲飢食。生理之本直也。罔則枉天理。自屈折也。孟子。枉尺而直尋。
正義。人以正直為德。人之所以生於世而自寿終不横夭者。以其正直故也。人有诬罔正直之道而亦生者是幸而获免也。

一八.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疏】知之者。知之而未至。雖知其實在彼。不在己。  好之者。 牽掛於心。有自得之樂。見得可愛可求。雖篤而未能有之。故心誠好之。  樂之者。好之已至。而此理已得之於己。凡人事物之理皆具於身。則樂之。

言用心深淺之異。立志有別。

一九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

語。一人辯是非謂之語。與人相答問辯難謂之語。  中人。才也。知也。
【疏】學有先後。才識各異。 因人才知。量為語之。聖人教人。不問智愚高下。先淺近。而後及其高深。 

可以語上。言知之雖未足。而已至明於所言之語。語之有益。

不可以語上。言知之未至。難明於所言之語。語之無益。老子云。上士聞道。堇能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為道。

二十.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問仁。曰。仁者先難而後獲。可謂仁矣。

【注】樊遲。弟子。  民。衆萌也。  鬼神者。亡魂神靈也。  獲。得也。
【疏】之所宜為者.不可不務也.不輕慢鬼神而當遠之也.

務民之義。義者。宜也。民之所宜為者不務。若求之幽冥。欲避禍求福。此豈謂之知者哉。民者。衆萌也。言萌而無識也。識不足。故有求之幽冥者。欲避禍祈福也。 

遠之。遠鬼神則近人。遠鬼神則近民。知也。 鬼神不可測識。故當遠之。鬼神不得徵驗。本不宜敬。敬則以不黩而可也。不污濁而可也。事鬼神敬而能遠之。亦無不可。 勸人盡人事矣。

禮記·表記。孔子曰。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後禮。周人尊禮尚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

仁者先難而後獲。言先為人所難為。不期有獲。難莫難於去其私欲。私欲去。无計功之心。則仁矣。

二一.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

【注】知。識也。覺也。  水。準也。準平物也。 山。宣也。產也。  靜。息也。  動。作也。  壽。久也。
【疏】知者樂水.天下莫平於水.諭成德在水.如水流而不知已.取靈活變通不息義.水濡養萬物.至柔.能攻堅.水遇曲.何如.遇折.何如.遇直道何如.故樂水者知.

仁者樂山。山。宣也。宣氣散生萬物。山。產也。產萬物者也。如山之安固。自然不動。而萬物生焉。萬物生則仁。故樂山者仁.   

知者動。日進故動。地有不同。而水隨之以為態為度。以至於達而後已。時有日進。知者處世。隨時而動。動而得宜。   

仁者静。無欲故静。靜則息。息則不遷。不遷以成德之體。   

知者樂。知者善用才知。周漩事物之間。而得水準。取水平。所以能樂。處世當理。而不受擾。所以能樂。不因動而不明所以。知動靜有常也。

仁者壽。仁者少思寡欲。性常安静。故久。仁者得天之理。故靜而樂山。且長久。

二二.子曰。齊一變。至於魯。魯一變。至於道。

變。更也。  道。治天下之道。
【疏】齊變可至於魯。魯國變可至於正道。太公封於齊。注重功利。周公封於魯。注重文治。後齊行霸道。魯行王道。周公知齊後世必強於魯。然必先魯而亡。 

齊重功利而毀法度。魯雖衰而有禮。魯修廢舉墜。則可復周公之道。故齊變魯。魯變道。呂氏曰。齊政雖修。未能用禮。魯秉周禮。故至於道。

二三.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觚。音孤.禮器。盛酒二升。寡也。饮當寡少。   觚哉。非觚也。
【疏】觚。不盛酒二升。則非觚矣。喻各安本分。為政不得其道則不成。

二四.宰我問曰。仁者。雖告之曰。井有仁焉。其從之也。子曰。何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宰我。弟子。  雖。詞兩設也。不定也。况辭也。  逝。往也。行也。  陷。墜入地也。  欺。昧其心也。  罔。羅也。
【疏】宰我問。告知仁者。有仁人墜井。承告之仁者自投往救乎。承告之仁者不自投往救乎。子曰。何故如斯。君子可往也。不可墜入井也。人可昧其心。使仁者往於井。不可令仁者自墜入井也。

雖告之曰。宰我以仁者當濟人於患難。雖告之以赴井為仁。亦從之乎。設問以難仁。雖。詞兩設也。其意不自投往救。非仁者。自投往救。不知生死。有不得救。亦非仁者。

井有仁焉。猶言自陷井以施仁術也。

何為其然也。何故如斯。逼迫仁者。以井有仁。其從之也。問仁不當理。不知有義。不知有知。

君子可逝也。來告之者。己不往救。何有閒時來告。何為其然也。所以君子見不善。可逝而去也。亦可往井。視而後定。  兩說。

可欺也。不可罔也者。可昧其心而詐使至井。不可以网不仁之罪而令自投井也。

二五.子曰。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約。纏束也。   可。未足之辭。    弗。違也。  畔。田界也。
【疏】君子博學於文又約之以禮.未足亦不違界.    

博學於文。多識前言往行也。多聞。多見。多讀。多思。多行也。博學於文。則明事理。非博學於文無以驗之于事。

約之以禮。乃踐履之實。禮禁未然之前。約之以禮。則通人。非約之以禮無以體之于身。

二六.子見南子。子路不說。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

矢。弓弩矢也。言其有所指向。  予。我也。  否。不也。 厭。棄也。
【疏】卫灵公夫人南子淫亂.所以孔子見南子而子路不悅.孔子指誓曰.我見南子.不為行道.則天使我銷靡也.

世紀·世家。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謂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為兄弟者。必見寡小君。寡小君原見。孔子辭謝。不得已而見之。

子路不悅。不悅于孔子見之迫也。迫于禮。迫于南子。

仕於其國。於禮當見。在我者有可見之禮。而彼之不善。於我何與焉。孟子曰。仲尼不為已甚。可知聖人達節。非俗情所能測矣。

二七.子曰。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

中。内也。 庸。用也。常也。  至。由此達彼。極也。 德。升也。得也。  鲜。罕也。
【疏】德合乎中庸.可謂至矣.鮮有中庸之德也.

中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常理。無越度無不及於度。得宜為中。

德。得也。行中庸而得其宜也。

民鮮久矣。自世教衰。民不興於行。

二八.子貢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濟眾。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

病。短也。  方。道也。術也。法也。以愼辨物曰方。中矩者方。  立。存立也。林也。如林木森然。各駐其所也。住也。   達。薦也。進也。通顯也。  仁。親也。  取譬。取物事為喻。  
【疏】子貢問孔子.如有廣施恩惠於民.而又能濟眾於患難者.何如.可謂之仁乎.若必以事論仁.即使聖與堯舜猶病其難之乎.己欲立而先立他人.己欲達而先達他人.尋取別的事物作譬喻.可謂言仁之得法也.

堯舜其猶病諸。堯舜合德與位者。猶難博濟。其他或有德。或有位。則更難以為。民眾待施待濟既多。而貨財有限。博施救濟。孰能周遍。則無仁人也。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蓋人皆爭勝。故使人勝。人勝於明。己勝於隱。己立一人。則三人共己。是以立。己達一人。則三人達己。是以達。老子云。聖人以其無私而達其私。

能近取譬。忖度其義於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