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巢    詩經傳 朱熹 
維鵲有巢。維鳩居音車之。之子于歸。百兩御之。

·維。發語辭。猶連結也。鵲春三月乳子。已。舍巢去。他鳥居之。拙者莫如鳩。不能爲巢。之子者。夫人也。車有兩輪。故曰兩。御者。進也。迎也。興也。諸侯之子嫁于諸侯。送御百兩也。南國諸侯被文王之化。能正心脩身以齊其家。女子亦被後妃之化。而有尊敬純一之德。故嫁于諸侯。而其家人美之曰。維鵲有巢。而鳩來居之。是以之子于歸。而百兩迎之也。詩意。猶周南之有關雎也。

維鵲有巢。維鳩方之。之子于歸。百兩音亮將之。

·興也。方。有之也。將。送也。

維鵲有巢。維鳩盈之。之子于歸。百兩成之。

·興也。盈。滿也。謂眾媵姪娣之多。成。成其禮也。

鵲巢三章。章四句。

采蘩   詩經傳 朱熹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蘩。白蒿也。陸璣曰。春始生香。美可蒸食。秋名曰蒿。可以爲葅。沼。池也。一說圓曰池。曲曰沼。小渚曰沚。事。祭事也。

·赋也。南國被文王之化。諸侯夫人能敬誠以奉祭祀。而其家人敘其事以美之也。蘩所以生蠶。蓋古者后夫人有親蠶之禮。此詩亦猶周南之有葛覃也。

于以采蘩。于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宮。

·赋也。㵎。山夾水也。宗廟曰宮。公桑蠶室或亦曰宮。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還音旋歸。

·赋也。被。首飾也。編髮為之。僮僮。竦敬也。有如愚之義也。夙。早敬也。公。事也。公所也。祁祁。舒遲貌。去事有儀也。祭義曰。及祭之後。陶陶遂遂如人將復然。不欲遽去。愛敬之無已也。或曰公謂公桑也。 陶陶遂遂者。相随行貌也。

采蘩三章。章四句。

草蟲   詩經傳 朱熹
喓喓音腰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降。

·喓喓。聲也。草蟲。蝗屬。奇音青色。趯趯。躍貌。阜螽。蠜也。似蝗而小。善跳者也。忡忡。心憂貌。止。語辭。覯。古后切。遇見也。降。下也。賦也。南國被文王之化。諸侯大夫行役在外。其妻獨居。感時物之變。而思其君子如此。亦若周南之卷耳也。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見君子。憂心惙惙音桌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說音悅

·賦也。登山。蓋託以望君子。蕨。虌。郭註初生無葉可食。亦感時物之變。惙惙。憂貌。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見君子。我心傷悲。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夷。

·賦也。薇。菜也。似蕨有芒而味苦。謂之迷蕨。或庄子所謂迷陽者。夷。平也。

草蟲三章。章七句。

 

蕨之可食

采蘋   詩經傳 朱熹

于以采蘋。南㵎之濱。于以采藻。于彼行潦音勞

·賦也。四葉合成一葉。如田字者。蘋也。濱。厓也。藻。水草也。潦。雨水大皃。南國被文王之化。大夫妻能奉祭祀。而其家人言其事。以美之也。

于以盛音成維筐及筥音舉于以湘之。維錡音蟻及釜音父

·賦也。方曰筐。圓曰筥。湘。烹也。粗熟而淹以為葅也。錡。其綺反。三足釜也。有足曰錡。無足曰釜。釜。取其化生成熟也。此足以見其循序有常。嚴敬整飭之義。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誰其尸之。有齊季女。

·賦也。奠。置也。宗室。汉·毛亨·傳。宗室。大宗之廟也。大夫士祭于宗室。古者室必有戶有牖。在牆曰牖。在屋曰窗。牖下。室西南隅。所謂奧也。尸主也。齊。肅也。敬貌。季。少偁也。祭祀之禮。主婦主薦豆。實以葅醢。少而能敬。見其質之美。而化之所從來遠矣。

采蘋三章。章四句。

蘋

甘棠   詩經傳 朱熹
蔽芾音沸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音鈸

·賦也。蔽芾。盛貌。 甘棠。今棠梨。一名杜梨。翦。翦其枝葉也。伐。伐其條幹也。伯。方伯也。茇。草舍也。召伯循行南國以布文王之政。或舍甘棠之下。其後人思其德。故愛其樹而不忍傷也。

蔽芾甘棠。勿翦勿敗。召伯所憩。

·賦也。敗折。憩息也。勿敗則非特勿伐而已。愛之愈久而愈深也。下章放此。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說音稅

·賦也。敗。屈。說。舍也。勿敗則非特勿敗而已。

甘棠三章。章三句。

杜梨

行露   詩經傳 朱熹
厭浥行露。豈不夙夜。謂行多露。

·賦也。厭浥。濕意。行。道。夙。早也。南國之人。遵召伯之教。服文王之化。有以革其前日淫亂之俗。故女子有能以禮自守。而不為強暴所污者。自言已志。作此詩以絕其人。言道閒之路濕。我不欲早夜而行乎。謂多露之沾濡而不敢爾。蓋以女子早夜獨行。或有強暴侵陵之患。故託以行多露而畏其沾濡也。

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女音汝無家。何以速我獄 。雖速我獄。室家不足。

·興也。家。謂以媒聘求為室家之禮也。速。召致也。貞女之自守如此。或見訟而召致于獄。因自訴而言。人皆謂雀有角。故能穿我屋。以興。人皆謂汝于我。嘗有求為室家之禮。初未嘗備。如雀雖能穿屋。而實未嘗有角也。

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 。雖速我訟、亦不女從。

·興也。牙。牡齒也。墉。牆也。堂中北牆謂之墉。汝雖能致我于訟。而求為室家之禮。有所不足。則我亦終不汝從矣。

行露三章。一章三句。二章六句。

羔羊  詩經傳 朱熹

羔羊之皮音婆。素絲五紽。退食自公。委音威音移委蛇。

·賦也。小曰羔。大曰羊。狐貉之裘曰皮。所以為裘。大夫燕居之服。素。本也。已織則供用。不復加巧飾也。紽。數也。疏。此言紽數。下言總數。謂紽總之數有五。非訓紽總爲數也。或以絲飾裘之名也。退食。退朝而食于家也。自公。自公門而出也。委蛇。委曲自得之貌。南國化文王之政。在位皆節儉正直。故詩人美其衣有常服。而從容自得如此。

羔羊之革。素絲五緎音域。委蛇委蛇。自公退食。

·賦也。皮去其毛。染而瑩之曰革。緎。縫也。

羔羊之縫音逢。素絲五總音宗。委蛇委蛇。退食自公。

·賦也。縫卽裘之界域。裘縫爲緎。總。未詳。

羔羊三章。章四句。

殷其靁  詩經傳 朱熹
殷其靁。在南山之陽。何斯違斯。莫敢或遑。振音真振君子。歸哉歸哉。

·興也。殷。靁聲也。山南曰陽。何斯。斯此人也。違斯。斯此所也。遑。暇也。振振。信厚也。南國被文王之化。婦人以其君子從役在外而思念之。故作此詩。言殷殷然靁聲。在南山之陽矣。何此君子獨去此而不敢少暇乎。于是美其德。冀其早畢事而還歸也。

殷其靁。在南山之側。何斯違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興也。息。止也。

殷其靁。在南山之下。何斯違斯。莫或遑處。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興也。

殷其靁。三章章六句。

摽有梅  詩經傳 朱熹
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賦也。摽蘦。落也。梅。酸果也。庶。眾也。迨。及也。吉。善也。吉日也。南國被文王之化。女知以貞信自守。懼其嫁不及時。而有辱也。故言梅落而在樹者少。其成實者七。含秀求其成也。以見時過而晚矣。求我之眾士。其有及此吉日而來者乎。

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賦也。梅成實者三。則落者又多矣。秀而不成者七。今。今日矣。蓋不待吉矣。待不得吉矣。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賦也。塈。取也。頃筐取之。則落之盡矣。謂之。則但相告語而約可定矣。

摽有梅三章。章四句。

 

小星   詩經傳 朱熹
嘒彼小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興也。嚖。小聲也。作暳。微貌。三五。言其稀疏。蓋初昏或將旦之時也。命。謂天所賦之分。寔。是也。南國夫人承後妃之化。能不妒忌以惠其下。故其眾妾美之如此。蓋眾妾進御于君。不敢當夕。見星而往。見星而還。故因所見以起興也。于其義無所取。惟取在東在公以相應耳。遂言其所以如此者。由其所賦之分。不同于貴者。是以得御于君。為夫人之惠。而不敢怨于往來之勤也。

嘒彼小星。維參與昴。肅肅宵征。抱衾與裯音儔。寔命不猶。

興也。參。昴。西方二宿之名。衾。被也。裯。被也。興亦取與參與昴二辭相應。猶。亦同也。

小星二章。章五句。

江有汜   詩經傳 朱熹

江有汜音祀。之子歸。不我以。不我以。其後也悔。

興也。汜。水別復入水也。謂旣決而復入之水也。之子。媵妾。嫡妻而言也。歸。女嫁也。我。媵自我也。以。能左右之曰以。謂挾己偕行。時祀水之旁。媵有待年于國。而嫡不與之偕行者。其後嫡被後妃之化。乃能自悔而迎之故媵見江水之有汜。而因以起興。言江猶有汜。而之子之歸。乃不我以。雖不我以。而其後亦悔矣。

江有渚。之子歸。不我與。不我與。其後也處。

興也。小洲曰渚。遮也。能遮水使旁迴也。水岐成渚。與。猶以也。處。安也。得其所安也。

江有沱。之子歸。不我過音戈。不我過。其嘯也歌。

興也。沱。江之別者。過。謂過我而與俱也。嘯。蹙口而出聲。以舒憤懣之氣。言其惠時也。歌。則得其所處而樂也。

江有汜三章。章五句。

野有死麕   詩經傳 朱熹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興也。麕。鹿屬。無角懷春。當春而有懷也。包。裹也。吉士。猶美士也。南國被文王之化。女子有貞潔自守。而不或茅包。不為誘所污者。故詩人因所見以興其事而美之。或曰賦也。言美士以白茅包其死麕。而誘懷春之女也。

林有樸樕音速。野有死鹿。白茅純音豚束。有女如玉。

·興也。樸樕。小木也。鹿。獸也。純束。猶包之也。如玉者。美其色也。上三句興下一句也。或曰賦也。言以樸樕藉死鹿。束以白茅而誘此如玉之女也。

舒而脫脫音兌兮。無感我帨音稅兮。無使尨音茫也吠。

·賦也。舒。緩也。脫脫。舒緩貌。感。動。帨。巾也。尨。犬多毛者。此章述女子拒之之辭。言姑徐徐而來。毋動我之帨。毋驚我之犬。言其不能相及也。其凜然不可犯之意。蓋見矣。

野有死麕三章。二章章四句。一章三句。

白茅圖

 

何彼襛矣   詩經傳 朱熹
何彼襛矣。唐棣之華。曷不肅雝音邕。王姬之車。

·興也。襛。衣厚皃也。襛猶戎戎也。詩俗本作穠。正作襛。俗作穠。唐棣。栘也。曷。何也。肅。敬也。雝。和也。周王之女姬姓。故曰王姬。王姬下家于諸侯。車服之盛如此。而不敢挾貴驕其夫家。故見其車者。知其能敬能和以執婦道。以此作詩美之曰。何彼戎戎而盛乎。乃唐棣之華也。此何不肅肅而敬。雝雝而和乎。乃王姬之車也。此乃武王以後之詩。不可的之其何王之世。文王大姒之教。久而不衰。亦可見矣。

何彼襛矣。華如桃李。平王之孫。齊侯之子。

·興也。李。木之多子者。平。正也。武王女。文王孫適齊侯之子。或曰平王者。平王宜白也。齊侯。襄公諸兒。見春秋。未知孰是。以桃李二物。興男女二人也。

其釣維何。維絲伊緡。齊侯之子。平王之孫。

·興也。伊。維也。緡。綸也。絲合為綸。猶男女之合而為昏也。

何彼襛矣三章。章四句。

唐棣

唐棣

騶虞  詩經傳 朱熹 
彼茁者葭。壹發五豝音巴。于嗟乎騶虞。

·賦也。茁。艸初生出地皃。葭。蘆也。葦之未秀者。壹發五豝。猶言中必壘雙也。騶虞。獸也。白虎黑紋。不食生物。南國諸侯承文王之化。修身齊家以治其國。而其仁民之餘恩。有及以庶類。故其春田之際。草木之茂。禽獸之多。至於如此。而詩人述其事以美之。此其仁心自然。故嘆之曰。此所謂騶虞也。

彼茁者蓬。壹發五豵音宗。于嗟乎騶虞。

·賦也。蓬。蒿也。一歲曰豵。豕之小者謂之豵。

騶虞二章。章三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