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旻之什二之五   詩經傳 朱熹

音珉天疾威。敷于下土。謀猶回遹音聿。何日斯沮。謀臧不從。不臧覆用。我視謀猶。亦孔之邛渠容切

·賦也。旻。幽遠之意。敷。布也。慮難曰謀。猶。謀也。謀爲政之道。回。邪也。遹。回避也。沮。止也。臧。善也。覆。反也。邛。病也。大夫以王或于邪謀。不能斷以從善。而作此詩。言旻天之疾威。布于下土。使王之謀猶邪辟。无日而止。謀之善者而不從。不善者反用之。故我視其謀猶。甚病也。

潝潝音吸訿訿音紫。亦孔之哀。謀之其臧。則具是違。謀之不臧。則具是依。我視謀猶。伊于胡底。

·賦也。潝潝。相和也。訿訿。相詆也。具。俱也。底。至也。言小人同而不和。其慮甚矣。而于謀之善者則違之。其不善者則從之。亦何能有所定乎。

我龜既厭。不我告猶。謀夫孔多。是用不集。發言盈庭。誰敢執其咎。如匪行邁謀。是用不得于道。

·賦也。集。成也。龜曰卜。卜數則瀆而龜厭之。故不復告之所圖之不決。謀夫眾。則是非相奪而莫適所從。故所謀不成。蓋發言盈庭。各執其是。无敢任其責而決之。猶不行不邁。而坐謀所適。謀之雖審。而何得于道哉。

哀哉為猶。匪先民是程。匪大猶是經。維邇言是聽。維邇言是爭。如彼築室于道謀。是用不潰于成。

·賦也。先民。古之聖賢也。程。法也。猶。道也。經。常也。潰。遂也。言哀哉今之為謀。不以先民為法。不以大道為常。其所聽而爭者。皆淺末之言。故相持。如將築室而與行道之人謀之。人人有異論。其能有成也哉。古語曰。作舍道旁。三年不成。或出于此。

國雖靡止。或聖或否。民雖靡膴音呼。或哲或謀。或肅或艾。如彼泉流。無淪胥以敗。

·賦也。靡。偃也。止。定也。聖。通明也。膴。大也。多也。艾。醫草。治也。淪。陷也。胥。相也。言國論雖不定。而有聖者焉。有否者焉。民水不多。有哲者焉。有肅者焉。有艾者焉。而王不用善。則雖有善者。不能自存。將如泉流之不反。而淪胥以至敗也。聖哲謀肅艾。洪範五事也。以作此詩者。傳箕子之學也與。

不敢暴虎。不敢馮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音拖。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賦也。徒搏曰暴。徒涉曰馮。戰戰。恐也。兢兢。戒也。如臨深淵。恐墜也。如履薄冰。恐陷也。眾人之慮。不能及遠。暴虎馮河之患。近而易見。則之避之。喪國亡家之禍。隱于无形。則不知以為憂也。故曰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懼其禍之辭也。

小旻六章。三章章八句。三章章七句。蘇氏曰。小旻小宛小弁小明。皆以小名篇。故別其曰小雅也。在小雅者謂之小。古在大雅者謂之召旻。獨宛弁闕焉。意者孔子刪之矣。雖去其大。而其小者猶謂之小。用其舊也。

宛彼鳴鳩。翰飛戾音麗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懷二人。

·興也。宛。小貌。鳴鳩。斑鳩也。翰。天雞赤羽也。戾。至也。念。思也。不忘也。懷。念思也。明發。將旦而光開也。二人。父母也。此大夫遇亂時。兄弟相戒以免禍之詩也。故言。彼宛然之小鳥也。欲翰飛而至于天矣。則我心之憂傷。豈能不念昔之先人哉。故明發不寐。而有懷乎父母也。言此以為相戒之端。
人之齊聖。飲酒溫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爾儀。天命不又。

·賦也。齊。肅也。聖。通明也。溫。煗也。度也。克。勝也。富。甚也。又。復也。言齊聖之人飲酒。能有度自勝。不為酒困也。彼昏而不知者。則一于醉而日甚矣。故言各敬爾威儀。而天命已去不復來。時。王以酒敗德。臣下化之弟相故此兄戒。首以為說。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音冥音靈有子。蜾音果音裸負之。教誨爾子。式穀似之。

·興也。中原。原中也。菽。大豆也。螟蛉。桑上之青蟲也。蜾蠃。土蜂也。取桑蟲負之于木之空中。七日而化之為其子。式。用也。穀。善也。中原有菽。則庶民采之矣。以興善道人皆可行也。螟蛉有子。則蜾蠃負之。以興不似者。可教而似也。教誨爾子。則用善而似之可也。善人。似也。終上文二句所興而言之。戒之以不為獨善其身。又當教其子使為善也。

音弟彼脊令音零。載飛載鳴。我日斯邁。而月斯征。夙興夜寐。無忝爾所生。

·興也。題。視也。脊令。水鳥名。飛則鳴。行則搖。載。則也。而。汝也。忝。辱也。視彼脊令。則且飛且鳴矣。我既日漸邁。則汝亦月斯征矣。言當各務努力。不可暇逸取禍。恐不及相救也。夙興夜寐。各求无辱于所生之父母而已矣。

交交桑扈音戶。率場啄粟。哀我填音飻寡。宜岸宜獄。握粟出卜。自何能穀。

·興也。交交。往來之貌。桑扈。竊脂也。又名青雀。肉食不食粟。填。盡也。病也。岸。獄也。獄。确也。确實人之情僞也。扈不食粟。今則率場啄粟矣。病寡不宜岸獄。今則宜岸宜獄矣。言王不恤鰥寡。喜陷于刑辟也。不可不求自善之道。故握持其粟。出而卜之。曰。何自能善乎。言握粟。以見其貧矣。

溫溫恭人。如集于木。惴惴音專小心。如臨于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賦也。溫溫。和貌也。惴。憂懼也。戰。懼也。兢。戒也。如集于木。恐隊也。如臨于谷。恐隕也。如履薄冰。恐陷也。

小宛六章。章六句。此詩之辭易明。而意墾至。

音汴彼鸒音余斯。歸飛提提音匙。民莫不穀。我獨于罹音離。何辜于天。我罪伊何。心之憂矣。云如之何。

·興也。弁。飛拊翼貌。鸒。小而多羣。腹下白。鴉烏也。斯。語辭。提提。羣飛安閒之貌。穀。善也。罹。憂也。舊說。幽王太子宜白遭廢而作此詩。言弁彼鸒斯。則歸飛提提矣。民莫不善。而我獨憂。則鸒之不如也。何辜于天。我罪伊何者。怨而慕也。舜號泣于旻天曰。父母之不我愛。于我何哉。如此矣。心之憂矣。云如之何。則知其无可耐何。而安之之辭也。

踧踧音狄周道。鞫音菊為茂草。我心憂傷。惄音溺焉如擣音倒。假寐永嘆。維憂用老。心之憂矣。疢音疹如疾首。

·興也。踧。行平易也。周道。大道也。鞫。究。窮也。惄。思也。恚而不得之思也。擣。敲也。舂也。不去衣冠而寐曰假寐。疢。熱病也。踧踧周道。則鞫為茂草矣。我心憂傷。則惄焉如擣矣。精神憒眊。至于假寐。而不忘永嘆。憂之深。而未老而老也。疢如疾首。而又憂之甚矣。

維桑與梓音耔。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不屬音燭于毛。不離于裹。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興也。桑。梓。二木。父之所樹。古者五畝之宅。樹之牆下。以遺子孫。桑梓之葉以養蠶。梓。亦美木。具器用者也。瞻者。尊而仰之。依者。親而倚之。屬。連也。毛者。

體骨之餘氣末屬也。離。麗也。裹。心腹也。辰。時也。言桑梓父所樹。必加恭敬。父母至尊至親。莫不瞻依也。而父母之不我愛。豈我不屬父母之毛乎。豈我不離于父母之裹乎。无所歸咎。則推之于天。曰。豈我生時不善哉。何不祥至此也。

音鬱彼柳斯。鳴蜩音條嘒嘒。有漼者淵。萑音丸葦淠淠音譬。譬彼舟流。不知所屆音戒。心之憂矣。不遑假寐。

·興也。菀。茂盛貌。蜩。蟬也。嘒。小聲也。漼。深也。淠淠。茂也。衆也。屆。至也。遑。暇也。菀彼柳斯。則鳴蜩嘒嘒矣。有漼者淵。則萑葦淠淠矣。今我獨見棄。如舟之流于水。不知何所至。憂之深。昔猶假寐。而今不假矣。

鹿斯之奔。維足伎伎音祈。雉之朝雊音遘。尚求其雌。譬彼壞胡罪切木。疾用無枝。心之憂矣。寧莫之知。

·興也。伎。舒貌。宜疾而舒。畱其羣也。雊。雄雉鳴也。雉鳴而雊其頸。壞。敗也。自毀自壞。傷病也。寧。何也。鹿斯之奔。則足伎伎然。雉之朝雊。欲知求其匹。今我獨見棄。如傷病之木。敗而无枝。憂之而人莫知也。

去聲彼投兔。尚或先去聲之。行有死人。尚或墐音覲之。君子秉心。維其忍之。心之憂矣。涕既隕之。

·興也。相。視也。投。奔也。行。道也。墐。瘞薶。埋也。秉。執也。隕。墜也。相彼遭逐而投人之兔。有哀其窮而先脫之者。道有死人。有哀其暴而埋之者。有不忍之心焉。今王信讒而逐其子。曾視投兔死人之不如也。則其秉心忍矣。故心憂而涕隕也。

君子信讒。如或醻音讎之。君子不惠。不舒究之。伐木掎音几矣。析薪杝音佗矣。舍彼有罪。予之佗矣。

·賦而興也。醻。主人進酒于客曰獻。客答主人曰酢。主復酌賔曰醻。惠。仁之愛也。不。未定之辭。舒。詳也。緩也。究。窮也。掎。倚也。以物掎其巓峰也。杝。隨其理也。佗。加也。言王惟讒而聽。如受醻。得而飲之。曾不加惠。苟徐徐而詳推尋之。則讒者之情得矣。伐木者倚其巓。析薪者隨其理。不妄挫折之。今舍彼有罪之人。而加我以非罪。伐木析薪之不若也。此則興也。

莫高匪山。莫浚音濬匪泉。君子無易去聲由言。耳屬于垣。無逝我梁。無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賦而比也。山高矣。而涉其巔。泉深矣。而入其底。故君子不可易其音。恐耳屬于垣者。有所觀左右而生讒也。王以褒姒為后。伯服為太子。故告之曰。無逝我梁。無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比辭也。東萊呂氏曰。唐得宗將廢太子而立舒王。李泌諫之曰。願陛下還宮。勿露此意。左右聞之。將樹宮于舒王。太子危矣。此君子无易由言。耳屬于垣之謂也。小弁之作。太子既廢矣。蓋推本亂之由生。言語以為階也。

弁八章。章八句。幽王娶于申。生太子宜臼。後得褒姒而或之。生子伯服。信其讒。而黜申后。逐宜臼。宜臼作此詩以自怨也。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音疽。無罪無辜。亂如此憮音乎。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泰憮。予慎無辜。

·賦也。悠悠。遠大之貌。且。語辭。憮。大也。已。太也。威。可畏也。慎。審也。辜。罪也。罪。以网捕非。大夫傷于讒。无所控告。而訴之于天。曰。悠悠昊天。為人之父母。胡為使无罪之人。遭亂如此之大。昊天之威如此之甚。我審无罪也。昊天之威如此之大。我審无辜也。此訴而求免之之辭。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讒。君子如怒。亂庶遄音椽上聲。君子如祉音恥。亂庶遄已。

·賦也。僭始。不信之端也。涵。容受也。君子。王也。遄。疾也。速也。沮。止也。祉。福也。庶。幸也。言亂之始生。由讒人以不信之言始入。王涵容不察眞僞也。亂之再生。則信其讒而用其人也。君子見讒。如怒而責之。則亂庶幾遄沮矣。君子見賢。若喜而納之。則亂庶幾遄已矣。今涵容不斷。讒信不分。則讒者益勝。君子益病。

君子屢盟。亂是用長。君子信盜。亂是用暴。盜言孔甘。亂是用餤音談。匪其止共音恭。維王之邛。

·賦也。屢。數也。涖牲曰盟。凡盟禮。殺牲歃血。告誓神明。若有背違。欲令神加殃咎。使如此牲也。告神以相要束也。盜。讒人也。餤。進也。邛。病也。言君子不可已亂而盟以相要。則亂是用長矣。君子不能墍讒。而信盜以為虐。則亂是用暴矣。讒言之美。如食之甘。使人嗜之而不厭。則亂是用進矣。此讒人不能供其職事。徒以為王之病而已。

奕奕寢廟。君子作之。秩秩大猷音由。聖人莫之。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躍躍音笛音殘兔。遇犬獲之。

·興而比也。奕。大也。秩。序也。猷。道也。莫。定也。躍躍。跳疾也。迅也。毚。狡兔也。兔之駿者。奕奕寢廟。則君子作之。秩秩大猷。則聖人莫之。以興他人有心。則予忖而度之。而以躍躍毚兔。遇犬獲之比焉。以見讒人之心。我皆得之。不能隱其情也。

荏染柔木。君子樹之。往來行言。心焉數之。蛇蛇音移碩言。出自口音孔矣。巧言如簧。顏之厚矣。

·興也。荏染。柔貌。柔木。桐梓之屬。可用者也。行言。行道者言。數。辨也。蛇蛇。安舒貌。碩。大也。謂善言也。顏厚者。頑不知恥也。荏染柔木。則君子樹之矣。往來行言。則心能辨之矣。若善言出于口者。宜也。巧言如簧。則豈可出于口哉。言之徒可愧。而彼顏之厚。不知恥也。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音眉。無拳無勇。職為亂階。既微且尰音瘇。爾勇伊何。為猶將多。爾居徒幾音紀何。

·賦也。何人。斥讒人也。此有所指矣。賤而惡之。故為不知姓名。而曰何人也。斯。語辭。水草之交曰麋。拳。力也。階。梯也。骭瘍爲微。骭。脚脛。瘍。瘡也。尰。脛氣腫。下濕地則生此疾。猶。謀也。將。大也。言此讒人居下濕之地。雖无拳勇可為亂。而讒口交鬬。專為亂之階梯。又有微且尰之疾。何能勇哉。而為讒謀。則大且多如此。必有助之者矣。然其所與居之徒眾。幾何人哉。言不多矣。

巧言六章。章八句。以五章巧言二字為名。

彼何人斯。其心孔艱。胡逝我梁。不入我門。伊誰云從。維暴之云。

·賦也。何人。不須知其姓名之人。孔。甚也。艱。險也。我。舊說蘇公也。暴。暴公也。皆畿內諸侯也。舊說。暴公為卿士而譖蘇公。故蘇公作詩以絕之。不欲斥暴公。故言其從行者。彼何人者。其心甚險。胡為往我之梁。而不入我之門乎。問其所從。暴公也。夫不入我門。則暴公之譖已也明矣。此舊說。未可考。

二人從行。誰為此禍。胡逝我梁。不入唁我。始者不如今。云不我可。

·賦也。二人。暴公與其徒也。唁。弔失位也。言二人相從而行。不知誰譖已而禍之乎。既使我得罪矣。而其胡逝我梁也。又不入而唁我。始者汝以我為親厚之時。豈如今不以我為可乎。

彼何人斯。胡逝我陳。我聞其聲。不見其身。不愧于人。不畏于天。

·賦也。堂途謂之陳。堂下至門徑也。言賔主相迎陳列之處也。在我之陳。則又近矣。聞其聲。而不見其身。言踪跡跪秘也。不愧于人。則以人為可欺也。天不可欺。汝不畏天乎。耐何譖我。

彼何人斯。其為飄風。胡不自北。胡不自南。胡逝我梁。祇音支音絞我心。

·賦也。飄風。暴風也。攪。擾亂也。言往來之疾。若飄風然。自北自南。與我不相值也。今則逝我之梁。所以攪亂我心也。

爾之安行。亦不遑舍。爾之亟行。遑脂爾車。壹者之來。云何其盱。

·賦也。安。徐也。遑。暇也。舍。息也。亟。疾也。盱。望也。張目也。易曰。盱豫悔。言爾平時徐行。猶不暇息。而疾行。何暇脂爾車。今脂爾車。則非疾也。乃託以亟行而不見我。則非其情矣。何不一來見我。如何使我望女之切乎。

爾還而入。我心易也。還而不入。否難知也。壹者之來。俾我祇也。

·賦也。還。反也。易。說也。祇。安也。言爾之往也。不入我門。儻還而入。則我心猶庶乎其說。還而不入。則爾之心。我不可得而知矣。何不一來見我。而使我心安乎。董氏曰。詩至此。辭益緩。不知有譖也。

伯氏吹壎音塤。仲氏吹篪音馳。及爾如貫。諒不我知。出此三物。以詛阻去聲。爾斯。

·賦也。伯氏。兄弟也。俱為王臣。則有兄弟之義也。壎。以土爲之。六孔。樂器也。如貫。如繩穿物。言相連屬也。諒。誠也。請神加殃謂之詛。三物。犬豕雞也。刺其血以詛盟也。伯氏吹壎。而仲氏吹篪。言其心相親。而聲相和也。與汝如物之在貫。豈誠不我知而譖我哉。苟曰誠不我知。則以三物詛之。可也。

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音腆面目。視人罔極。作此好歌。以極反側。

·賦也。精神離形。各歸其眞。謂之鬼。蜮。短狐也。一名射影。在水中。人在岸上。影見水中。投人影。則殺之。故曰射影。或謂含沙。射人。入皮肌。其創如疥。而不見其形也。靦。面見也。靦面。見人之貌也。好善也。反側。反覆不正不直也。言汝為鬼為蜮。則不可得見矣。女乃人也。靦然有面目與人相視。无窮極之時。豈其情終不可測哉。故作此好歌。以極爾反側。

何人斯八章。章六句。上篇先刺聽者。此篇專責譖人。王氏曰。暴公不忠于君。不義于友。所謂大故也。故蘇公絕之。雖絕之也。不斥暴公。言其從行者而已也。不著其譖也。示以所疑而已。既絕之矣。猶告以壹者之來。俾我祇也。蓋君子之處己也忠。遇人也恕。使其由此悔悟。更以善意從我。固所願矣。雖其不能如此。我亦不為己甚。豈若小丈夫然哉。與人絕。則醜詆固拒。惟恐復和也。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彼譖人者。亦已大音泰甚。

·比也。萋。艸盛。斐。分別文也。萋斐。文之章相錯也。小文之貌。貝。海介蟲也。有文彩似錦。時有遭讒而宮刑為巷伯者。作此詩。言因萋斐之形。而文致以成貝錦。比讒人者。因人之小過。而飾成大罪也。彼為飾者。亦已大甚矣。

音侈兮侈兮。成是南箕。彼譖人者。誰適與謀。

·比也。哆。張口也。哆兮侈兮。微張貌。南箕。四星。二星為踵。二星為舌。踵窄而舌宽。則大張矣。適。主也。誰適與謀。言其謀之閟也。

緝緝翩翩。謀欲譖人。爾言也。謂爾不信。

·比也。緝緝。私語聲。有條理貌。亦通。翩翩。往來貌。譖人者自已為得意矣。而不愼爾言。聽者有時而悟。以爾為不信矣。

捷捷幡幡。謀欲譖言。豈不爾受。既其女音汝遷。

·賦也。捷。軍獲得也。捷捷。儇利貌。幡幡。反覆貌。王氏曰。上好譖。則故將授女。而好譖不已。則遇譖之禍。亦遷而及女矣。曾氏曰。上章及此。忠告之辭。

驕人好好。勞人草草。蒼天蒼天。視彼驕人。矜此勞人。

·賦也。驕。縱也。好好。樂也。草草。憂也。矜。憫也。驕人譖行而得意。勞人遇譖而失度。狀如此。

彼譖人者。誰適與謀。取彼譖人。投畀音比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也。再言彼譖人者。誰適與謀者。甚疾之。故重言之也。或曰。衍文也。投。棄也。北。方名。北方寒涼不毛之地也。不食。不受。言讒譖之人。物所共惡之也。昊。昊天也。仁覆閔下則偁旻天。投畀昊天。使制其罪。此假言以見其死之甚也。故曰。好賢如緇衣。惡惡如巷伯。

楊園之道。猗于畝丘。寺人孟子。作為此詩。凡百君子。敬而聽之。

·興也。楊園。下地也。猗。加也。畝丘。高地也。寺人。內小臣。以讒遭宮而為此官也。孟子。其人字也。楊園之道。而猗于畝丘。以興賤者之言。或有補于君子也。蓋譖始于微者。而侵潤于臣。故作詩謹之也。

巷伯七章。四章章四句。一章五句。一章八句。一章六句。巷。宮內道名。秦漢曰水巷。伯。長也。主宮內道官之長。寺人也。故以名篇。班固司馬遷贊云。迹其所以自傷掉。小雅巷伯之倫。巷伯因譖而刑。揚氏曰。寺人。內侍之微者。出入于王之左右。近于王而日見之。宜无閒之可伺矣。今傷于讒。則疏遠可知。故詩曰。凡百君子。敬而聽之。使在位而知戒也。說異而有理。故存之。

習習谷風。維風及雨。將恐將懼。維予與女。將安將樂音洛。女轉棄予。

·興也。習習。和貌。谷風。東風也。將。且也。恐懼。危難憂患之時也。此朋友相怨之詩。故言習習谷風。則維風及雨矣。將恐將懼之時。則維予與女矣。奈何將安將樂。而汝轉棄予哉。

習習谷風。維風及頹。將恐將懼。寘音觶予于懷。將安將樂。棄予如遺。

·興也。頹。風之焚輪者。寘。置也。納之也。置于懷。親之也。如遺。忘而不復存省也。

習習谷風。維山崔嵬音巍。無草不死。無木不萎。忘我大德。思我小怨。

·比也。崔嵬。山巔也。習習谷風。維山崔嵬。則風廣矣。而无不死之草。无不萎之木。況于朋友豈可忘大德而思小怨乎。或曰興也。

谷風三章。章六句。 
蓼蓼音六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音衢勞。

·比也。蓼蓼。長大貌。莪。蘩也。始生爲莪。長大爲蒿。莪。美菜也。蒿。賤草也。劬勞。病苦也。民人勞苦。孝子不得終養而作此詩。言昔謂之莪。而今非莪也。蒿而已矣。比父母生我以為美材。可賴以終其身。今不得其養以死。乃言父母生我之劬勞。而重自哀傷也。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勞瘁。

·比也。蔚。牡蒿也。三月生。七月華。八月角。瘁。病也。

音䍈之罊音契矣。維罍音雷之恥。鮮上聲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無父何怙音戸。無母何恃。出則銜恤。入則靡至。

·比也。缾。汲水器也。罍。酒尊也。缾小而罍大。罊。盡也。器中空也。鮮。寡也。怙。恃。依也。恤。憂也。靡。无也。言缾資于罍。而罍資缾。猶父母與子。相依為命也。故缾罊。罍之恥也。猶父母不得其所。乃子之責。所以窮獨之民。生不如死也。蓋无父。則无所怙。无母。則无所恃。故出則中心銜恤。入則如无所歸也。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賦也。生者。本其氣也。鞠。畜。養也。拊。揗也。手相安慰也。育。覆育也。養子使作善也。顧。旋視也。復。迴轉反復之也。腹。懷抱也。昊者。元氣博大之貌。罔。无也。極。窮也。言父母之恩如此。欲報之以德。而其恩之大。如天之无窮。不知所以為報。

南山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穀。我獨何害。

·興也。烈烈。高峻貌。發發。疾貌。穀。善也。南山烈烈。則飄風發發矣。民莫不義。而我獨遭此害也哉。

南山律律。飄風弗弗。民莫不穀。我獨不卒。

·興也。律律。猶烈烈。弗弗。猶發發。卒。終也。言終養也。

蓼莪六章。四章章四句。二章章八句。晉王褒以父死非罪。每讀詩至。哀哀父母。生我劬勞。莫不三復流涕。受業者為廢此篇。詩之感人如此。

有饛簋音軌音孫。有捄音求棘匕。周道如砥音紙。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視。睠言顧之。潸音山焉出涕。

·興也。饛。盛器滿貌。滿簋貌。飧。熟食。捄。曲貌。匕。匙也。棘匕。以棘為匕。所以載鼎肉而升之于俎也。砥。磨石也。言平也。矢。言正也。直也。君子。在位者也。履。行也。小人。下民也。睠。反顧也。潸。涕流貌。序曰。東國困于役而傷于財。譚大夫作此以告病。言有饛簋飧。則有捄棘匕。周道如砥。則其直如矢。故君子履之。而小人視焉。今顧之而出涕者。則以東方之賦役。莫不由此而西輸于周也。

小東大東。杼音佇音逐其空。糾糾葛屨。可以履霜。佻佻音挑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

·興也。小東大東。周之東。東方小大之國也。杼。機之持緯者。柚。持經者。杼柚。織具也。杼受經。柚受緯。空。盡也。佻。行不耐勞苦貌。公子。諸侯之貴臣也。周行。大路也。疚。病也。言東方小大之國。杼柚空矣。至于以葛屨履霜。而其貴臣奔走往來。不勝其勞。使我心憂而病也。

有冽氿音軌泉。 無浸穫薪。契契寤歎。哀我憚人。薪是穫薪。尚可載也。哀我憚人。亦可息也。

·興也。冽。寒氣也。水旁出曰氿。氿泉。側出泉也。穫。刈穀也。契。憂苦也。憚。勞也。尚。庶幾也。載。載以歸也。蘇氏曰。薪已穫已。而復漬之則腐。民已勞矣。而復事之則病。故刈已。則庶幾載而畜之。已勞。則庶幾息而安之。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音力。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舟人之子。熊羆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試。

·賦也。東人。諸侯之人也。職。專也。來。慰也。撫也。西人。京師人也。粲。鮮盛貌。舟人。舟楫之人也。熊羆是裘。言富也。私人。私家皂隸之屬也。僚。官也。試。用也。舟人私人者。西人也。此言賦役不均。羣小得志也。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鞙鞙音琄佩璲。不以其長。維天有漢。監音鑒亦有光。跂音企彼織女。終日七襄。

·賦也。鞙鞙。玉貌。璲。瑞也。漢。天河也。跂。望也。織女。星名。在漢旁。三星相望也。跂。隅貌。三星跂然如隅。亦通。七襄。未詳。箋。駕也。謂更其肆也。從旦至暮七辰。辰一移。謂之七襄。蓋天有十二次。日月所止舍。所謂肆也。經星一晝一夜左旋一周而有餘。則終日之閒。自卯至酉。更七次也。言東人或饋之以酒。而西人不以為漿。東人或興之以鞙然之佩。而西人不以為玉。維天之有漢。則庶乎有以監我。而織女之七襄。則庶乎其能成文章以報我矣。无所赴愬。而言維天庶乎其維我耳。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睆音莞彼牽牛。不以服箱。東有啟明。西有長庚。有捄天畢。載施之行音杭

·賦也。睆。明星貌。服駕也。車內容物處曰箱。先日而出。故曰啟明。庚。續也。後日而入。故曰長庚。天畢。星名。行。行列之行。言彼織女。不能成報我之文章。牽牛不服我之箱。而啟明長庚與畢星。施之行列。亦无實用。天亦无若我何矣。

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音揖酒漿。維南有箕。載翕音吸其舌。維北有斗。西柄之揭。

·賦也。箕斗二星。夏秋之閒見于南方。云北斗者。在箕之北也。翕。引也。舌。下二星也。南斗柄指西。若北斗而西柄。秋時也。言南箕。不可以簸糠揚粃。北斗不可以挹酒漿。而箕引其舌。反若有吞噬。斗西揭其柄。反若有所挹取于東。天非徙无若我何。若助西人而見困。甚怨之辭也。

大東七章。章八句。

四月維夏。六月徂暑。先祖匪人。胡寧忍予。

·興也。徂。往也。四月六月。以夏正數之。建巳建未之月也。此遭亂自傷之詩。言四月維夏。則六月徂暑矣。我先祖豈非人乎。何忍使我遭此禍也。无所歸咎之辭也。

秋日淒淒。百卉具腓。亂離瘼矣。奚其適歸。

·興也。淒淒。涼風也。卉。草也。腓。病也。離。憂也。瘼。病也。奚。疑辭。適。之也。秋日淒淒。則百卉具腓矣。亂離瘼矣。則我將何所適歸乎哉。

冬日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穀。我獨何害音曷

·興也。烈烈。栗烈。寒氣也。發發。疾貌。穀。善也。秋病東烈。言禍亂日進。无時而息也。

山有嘉卉。侯栗侯梅。廢為殘賊。莫知其尤音回

·興也。嘉。善也。侯。語辭。惟也。維也。廢。變也。尤。過也。山有嘉卉。則維栗維梅矣。在位者變為殘賊。莫知誰之過哉。

去聲彼泉水。載清載濁。我日構禍。曷云能穀。

·興也。相。視也。載。所承之物也。構。合也。相彼泉水。有載清有載濁。而我日日遭害。何云能善乎。

滔滔江漢。南國之紀。盡瘁以仕。寧莫我有。

·興也。滔。水曼曼大皃。江。漢。二水名。别絲者。一絲必有其首。别之爲紀。言江。漢。南國之大川。紀理衆水。使不壅滯。瘁。病也。有。識有也。滔滔江漢。猶南國之紀。今盡瘁以仕。而王何其不有我哉。

匪鷻匪鳶。翰飛戾天。匪鱣匪鮪。潛逃于淵。

·賦也。鷻。雕也。鳶。鷙鳥也。鱣。鮪。大魚也。鷻鳶能翰飛戾天。鱣鮪可潛逃于淵。我非此四物。无可逃矣。

山有蕨薇。隰有杞桋。君子作歌。維以告哀。

·興也。杞。枸檵。桋。赤梀也。梀。葉如柞。皮厚而白。其木理赤者爲赤梀。一名桋木。堅韌。今人以爲車轂。山則有蕨薇。隰則有杞桋。君子作歌。則維以告哀而已。

四月八章。章四句。

小旻之什十篇。六十五章。四百十四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