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序  朱熹
易之為書。卦爻彖象之義備。而天地萬物之情見。聖人之憂天下之來世至矣。先天下而開其物。後天下而成其務。故極其數以定天下之象。著其象以定天下之吉凶。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皆所以順性命之理。盡變化之道也。散之在理則有萬殊。統之在道則无二致。所以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太極者。道也。兩儀者。陰陽也。陰陽一道也。太極无極也。萬物之生。負陰而抱陽。莫不有太極。莫不有兩儀。絪緼交感。變化不窮。形一受其生。神一發其志。情偽出焉。萬緒起焉。易所以定吉凶而生大業。故易者。陰陽之道也。卦者。陰陽之物也。爻者。陰陽之動也。卦雖不同。所同者奇耦。爻雖不同。所同者九六。以六十四卦為其體。三百八十四爻互為其用。遠在六合之外。近在一身之中。暫于瞬息。微于動靜。莫不有卦之象焉。莫不有爻之義焉。至哉易平。其道至大而无不包。其用至神而无不存。時固未始有一。而卦未始有定象。爻未始有定位。以一時而索卦。則拘于无變。非易也。以一事而明爻。則窒而不通。非易也。知所謂卦爻彖象之義。而不知有卦爻彖象之用。亦非易也。故得之于精神之運。心術之動。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而後可謂之知易也。雖然。易之有卦。易之已形者也。卦之有爻。卦之已見者也。可以知言。未形未見者。不可以名求。則所謂易者。果何如哉。此學者所當知也。
注。彖。音吐玩切。湍去聲。六合。天地四方也。知易者。與天地合其德。未詳其義。或曰。敬天敬地敬人事物。以尊從自然為本。與日月合其明。未詳其義。或曰。參陰陽之變而合之。與四時合其序。未詳其義。或曰。春重少陽。夏重老陽。秋重少陰。冬重老陰。與鬼神合其吉凶。未詳其義。或曰。神陽鬼陰。陽公陰私。變化之極。妙萬物而爲言。不可以形詰。以動之微之先見者。和其吉凶。所謂易者。果何如哉。未詳其義。或曰。天有其可控。可控操之在我。天有其不可控。不可控操之在天。
吳革謹曰。象占。易本義也。伏犧畫卦。文王繋彖。周公繋爻。皆以象與占决吉凶悔吝。各指其所之。孔子十翼。専註義理。發揮經言。豈有異旨哉。體用一源。顯微無間。互相發而不相悖也。程子以義理為之傳。朱子以象占本其義。亦言。順理則吉。逆理則凶。悔而趨吉。吝自吉而向凶。必然之應也。

夫子曰。不占而已矣。  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