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卷之六

大雅三 說見小雅  詩經傳 朱熹

文王之什三之一

文王在上。於音烏.下同昭于天。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有周不顯。帝命不時。文王陟音稙降。在帝左右。

賦也。於。辭也。昭。明也。天。自然也。命。人所稟受。不顯。豈不顯也。帝。天之一名。言天蕩然無心。忘于物我。公平通遠。舉事審諦。不時。豈不時也。左右。旁側也。周公追述文王之德。明周所以受命代商者。皆由于此。以戒成王。此章言文王既沒。而其神在上。昭明于天。故周邦雖後稷始封。千有餘年。而其受天命。自今始也。夫文王在上。而昭于天。其德顯矣。周雖舊邦。而其命維新。其命時矣。故又曰。有周豈不顯乎。帝命豈不時乎。蓋以文王之神在天。一升一降。无時不在帝之左右。是以子孫蒙其福之澤。而君有天下也。春秋傳。文王追命諸侯之辭曰。叔父陟格。在我先王之左右。以事天帝。

亹亹音尾文王。令聞音問不已。陳錫哉周。侯文王孫子。文王孫子。本支百世。凡周之士。不顯亦世。

賦也。亹亹。强勉也。令聞。善譽也。陳。敷也。哉。辭也。侯。維也。本。宗子也。支。庶子也。文王非有所勉也。純不已也。而人見其有所勉耳。其德不已。故今雖沒。而其令聞猶不已也。令聞不已。故天帝敷錫于周。維文王孫子。使之本宗百世為天子。支庶百世為諸侯。又及其臣子。使凡周之士。亦世世脩德。以周匹休焉。

世之不顯。厥猶翼翼。思皇多士。生此王國。王國克生。維周之楨。濟濟多士。文王以寧。

賦也。猶。謀也。翼。敬也。翼翼。勉敬也。思。辭也。皇。美也。楨。築牆所立兩木也。濟濟。多貌。此承上章而言。其傳世之豈不顯乎。而其謀皆能勉敬如此。美哉此眾多賢士。而生于此文王之國也。文王之國。能生眾多之賢士。足以為國之楨榦。而文王亦賴以為安也。言文王得人之盛。而宜傳世之顯矣。

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假上聲哉天命。有商孫子。商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既命。侯于周服。

賦也。穆穆。敬也。容儀敬謹也。深遠之意。緝。續也。熙。明也。亦不已之意。止。辭也。假。人也。麗。數也。不億。不止于億。侯。維也。言穆穆然文王之德。不已其敬如此。是以天命集焉。以有商孫子觀之。可見矣。蓋商之孫子。其數不至于億。然以天帝之命集于文王。而今皆服于周矣。

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膚敏。祼音灌將于京。厥作祼將。常服黼音甫音許。王之藎臣。無念爾祖。

賦也。諸侯之大夫。入天子之國曰某士。殷士者。商孫子之臣屬也。膚。美也。敏。疾也。灌以鬱鬯。祼。灌鬯也。始獻尸求神時。周人先求諸陰也。將。行也。酌而送之也。京。天子所居。黼。白與黑相次文之裳也。冔。殷之冕也。先代之後。統承先王。脩其禮物。作賓于王家。時王不敢變焉。而亦所以為戒也。王。成王也。藎。進也。言其忠愛之篤。進進无已也。無念。豈得無念也。爾祖。文王也。言商之孫子而侯服于周。以天命之不可常也。故殷之士。助祭于周。而服商之服也。于此呼王之藎臣而告之曰。得無念爾祖文王之德乎。戒王而不敢斥也。

無念爾祖。聿脩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殷之未喪去聲師。克配上帝。宜鑒于殷。駿命不易去聲

賦也。無。辭也。聿。遂也。永。長也。配。合也。命。天理也。師。眾也。上帝。天之主也。駿。大也。不易。難也。言欲念爾祖。當脩其德。又常自省。使所行合于天理。則盛大之福自致。又言殷人未喪天下之時。其德足配上帝矣。今其子孫乃如此。宜以殷王之賢愚爲鏡。則知天命之難保矣。得眾則得國。失眾則失國。

命之不易。無遏爾躬。宣昭義問。有虞殷自天。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儀刑文王。萬邦作孚。

賦也。遏。絕也。宣。布也。昭。明也。義。善也。問。聞也。有。又也。虞。度也。載。事也。儀。像也。刑。法也。孚。信也。言天命之不易保。故告之勿自絕于天。而當布善譽于天下。又度殷所以廢興者。而折之于天。然上天之事。無聲無臭。不可得而度也。惟取文王為法。則萬邦作而信之矣。詩首言文王在上。而詩終于此。意深矣。
文王七章。章八句。一章言文王有顯德。二章言天命集于文王。三章言命周之福。不惟及其子孫。而又及其臣之後嗣也。四章言天命既絕于商。則不惟誅伐其身。又使其子孫服于周也。五章言絕商之禍。不惟及其子孫。又及其臣之後嗣也。六章言周之子孫臣庶。當以文王為法。而以商為鑒也。七章又言以商為鑒。而以文王為法。其于天人之際。興亡之理。丁寧反覆。至深切矣。故立之樂官。因以為天子與諸侯朝會之。以戒後世之君臣。以昭先王之德于天下也。國語以為兩君相見之樂。舉一端而言耳。而此詩之首章。言文王昭于天。而不言其所以昭。二章言令聞不已。而不言其所以聞。四章所以昭明不已者。乃可得而見焉。然亦詠嘆之言。而語其所以為德之實。則一敬字而已。後章脩德儀刑者。豈可彼求哉。勉于此而已矣。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難忱斯。不易維王。天位殷適。使不挾四方。

賦也。明明。德之明也。赫赫。命之顯也。不易。難也。天位。天子之位。殷適。殷之適嗣也。挾。有也。此亦周公戒成王之詩。將陳文武受命。故先言在下者有明明之德。而在上者有赫赫之命。達于上下。去就无常。此天之所以難忱。而為君之所以不易者。紂以殷嗣居天位。使之不得挾四方而有之。

音至仲氏任音壬。自彼殷商。來嫁于周。曰嬪音貧于京。乃及王季。維德之行。大任有身。生此文王。

賦也。摯。國名。仲。中女也。任。姓也。奚仲仲虺之後。太任之家也。殷商。商之諸侯也。嬪。婦也。京。周天子所居之邑。曰嬪于京。疊言以說上句之意也。王季。文王父也。身。重也。以身中復有一身。懷孕也。將言文王之聖。而追本其所從來如此。曰自其父母而然已矣。

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國。

賦也。小心翼翼。恭慎之貌。文王之德。于此為盛。昭。明也。懷。來也。回。邪也。方國。四方來附之國也。

天監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載。天作之合。在洽音閤之陽。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

賦也。監。視也。集。就也。載。年也。合。配也。洽。水名。渭水逕此入河。今流已絕而為邑。嘉。昏禮也。大邦。莘國也。子。大姒也。將言武王伐商之事。故此又推其本。而言天之監照。實在于下。其命既集于周矣。故于文王之初年。而默定其配。所以洽陽渭涘。當文王將昏之期。而大邦有子也。蓋曰非人之所能為也。

大邦有子。俔苦甸切天之妹。文定厥祥。親迎于渭。造舟為梁。不其光。

賦也。俔。間見。言不可多見而閒見之。文。禮也。祥。吉也。言卜得吉而納幣之禮。定其祥也。造。作也。梁。橋也。作船于水。比之而加版于其上。以通行者。今之浮橋也。傳曰。天子造舟。諸侯維舟。大夫方舟。士。特舟。張子曰。造舟為梁。文王所制。而周世以為天子之禮也。不顯。顯也。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纘音纂女維莘。長子維行。篤生武王。保右命爾。燮伐大商。

賦也。纘。繼也。莘。國名。長子。大姒也。行。嫁也。篤。厚也。言既生文王而又生武王也。右。助也。燮。和也。言天既命文王于周之京。而克纘大任之女事者。維此莘國。以其子來嫁于我也。天又厚之。使生武王保之助之命之。而使之順天命以伐商也。

殷商之旅。其會如林。矢于牧野。維予侯興。上帝臨女音汝。無貳爾心。

賦也。如林。言眾也。書曰受率其旅若林。矢。陳也。牧野。朝歌南七十里。侯。維也。貳。疑也。爾。武王也。此章言武王伐紂之時。紂眾會集如林。以拒武王。陳于牧野。而維我之師。為有興起之勢耳。然眾人恐武王以眾寡不敵。而有所疑也。故勉之曰。上帝臨女。無貳爾心。知天命之所然。而贊其決也。武王亦非有疑。設言以見眾人心同。非武王之得已耳。

牧野洋洋。檀車煌煌。駟騵彭彭。維師尚父。時維鷹揚。涼彼武王。肆伐大商。會朝清明。

賦也。洋洋。廣大之貌。檀。木也。煌。煇也。煌煌。鮮明貌。騵。駵馬白腹也。彭彭。強盛貌。師尚父。太公望為大師。而號尚父也。鷹揚。如鷹之飛揚而將擊。言其猛也。涼。漢書作亮。佐助也。肆。縱兵也。會朝。會戰之旦也。此章言武王師眾之盛。將帥之賢。伐商以除穢濁。不從朝而天下清明。
大明八章。四章章六句。四章章八句。名義見小旻篇。一章言天命无常。惟德是與。二章言王季大任之德。以及文王。三章言文王之德。四章五章六章。言文王大姒之德。以及武王。七章言武王伐紂。八章言武王克商。以終首章之意。章以六句八句相閒。國語以此篇與下篇為兩君相見之樂。

緜緜音棉瓜瓞音絰。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復陶穴。未有家室。

比也。緜緜。不絕貌。瓞。瓜屬。大者瓜。小者瓞。瓜蔓近本之瓜。小于先歲之大瓜。其蔓不絕。至末而後大也。民。周人也。自。從也。土。地之吐生物者也。沮。漆。水名。古公。號也。亶父。名也。或曰字也。後乃追稱大王也。陶。窑竈也。穴。土室也。家。一門之內也。家室。房舍也。豳地近西戎而苦寒。故其俗如此。此亦周公戒成王之詩。追述大王始遷岐。周以開王業。文王因之以受天命也。言瓜先小後大。以比周人始于沮漆之上。而古公之時。居于窑竈土室之內。未有房舍。其國甚小。至文王而後大也。

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音虎。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來胥宇。

賦也。朝。早也。走馬。避狄難也。滸。水厓也。沮漆之側也。岐下。岐山之下也。姜女。大王妃也。胥。相也。宇。宅也。孟子曰。大王居邠。狄人侵之。事之以皮幣珠玉犬馬。而不得免。乃屬其耆老而告之曰。狄人之所欲者。吾土地也。吾聞。君子不以其所以養人者害人。二三子何患乎无君。我將去之。去邠。踰梁山。邑于岐山之下居焉。邠人曰。仁人也。不可失也。從之者如歸市。

周原膴膴音武。菫音謹荼如飴。爰始爰謀。爰契我龜。曰止曰時。築室于茲。

賦也。周。地名。在岐山之南。廣平曰原。膴膴。肥美貌也。土地腴美膴膴然。菫。藥名。烏頭也。荼。苦菜。蓼屬也。飴。餳也。契。所以然火而灼之者也。或曰以刀刻龜甲欲鑽之處也。言周原土地之美。雖物之苦者亦甘。于是大王始以豳人之從己者謀居之。又契龜而卜之。既得吉兆。乃告其民曰。可止于此而築室也。或曰。時者。土工之時也。

音乃慰迺止。廼左廼右。廼疆廼理。廼宣廼畝。自西徂東。周爰執事。

賦也。廼。辭也。慰。安也。止。居也。左右。東西列之也。疆。畫地大界。理。分條也。宣。布散而居也。或曰。導溝渠也。畝。治田也。自西徂東。自西水滸而徂東也。周。徧也。言治事无不為也。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繩則直。縮音蹜版以載。作廟翼翼。

賦也。司空。掌營國邑。司徒。掌徒役事。繩。凡營度。位處。先以繩正之。既正。束版而築也。縮。束也。載。上下相承也。言以繩束版投土築訖。升下而上以相承載也。君子將營宮室。宗廟為先。厩庫為次。居室為後。故作廟翼翼。翼翼。嚴正也。

音駒之陾陾音仍。度入聲之薨薨音訇。築之登登。削屢馮馮音憑。百堵皆興。鼛音高鼓弗勝。

賦也。捄。盛土于梩中也。陾陾。眾也。度。投土于版也。薨薨。聲也。登登。相應聲也。削屢。牆成而削。治重復也。馮馮。牆堅聲。五版為堵。百堵興起也。此言治宮室也。鼛鼓。長一丈二尺。以鼓役事。弗勝者。言樂事勸功。鼓不止也。

廼立臯門。臯門有伉。廼立應門。應門將將音槍。廼立冢土。戎醜攸行。

賦也。王之郭門曰臯門。伉。高貌。王之正門曰應門。將將。嚴正也。大王之時。未有制度。作二門。其名如此。及周有天下。尊為天子之門。而諸侯不得立焉。冢土。大社也。亦大王所立。後因以為天子之制也。戎醜。大眾也。起大事。動大眾。宜有事乎社而後出。

肆不殄音佃厥慍。亦不隕音引厥問。柞音昨棫拔音佩矣。行道兌矣。混音昆夷駾音兌矣。維其喙音諱矣。

賦也。肆。故也今也。猶遂也。承上起下之辭。殄。絕也。慍。怒也。隕。墜也。問。聞也。謂聲譽也。柞。櫟也。叢生有刺。棫。白桵也。叢生有刺。拔。挺立貌。兌。通也。使通行道于柞棫之閒也。駾。突也。喙。息也。言大王雖不能殄絕混夷之怒。亦不墜矣。己之聲聞。雖聖賢不能必人之不怒己。亦不廢自脩之實耳。大王始至岐時。林木深阻。人物鮮有。其後。生齒漸繁。歸附日眾。木拔道通。混夷畏矣。而奔突竄伏。維其喙息而已。言德盛而混夷自服也。已文王之時矣。

虞芮質厥成。文王蹶音媿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去聲後。予曰有奔奏。予曰有禦侮。

賦也。虞。芮。二國名。質。正也。成。平也。傳曰。虞芮之君。相與爭田。久而不平。乃相與朝周。入境。見耕者讓畔。行者讓路。入邑。男女異路。斑白者不提挈。入朝。士讓大夫。大夫讓卿。二國之君。感而相語曰。我等小人。不可履君子之境。乃相讓所爭之田。為閒田而退。天下聞之而歸者四十餘國。蘇氏曰。虞在陝之平陸。芮在同之馬翊。平陸有閒原焉。虞芮之所讓也。蹶生。未詳其義。或曰。蹶。動而疾也。生。猶起也。予。詩人自我也。率下親上曰疏附。相道前後曰先後。喻德宣譽曰奔奏。武臣折衝曰禦侮。言混夷既服。而虞芮來質其訟之平。于是諸侯歸周者眾。而文王由此動其興起之勢。此雖其德之盛。亦四臣无意之助而然。故各以予曰起之。其辭繁而不殺者。深歎得人之盛也。
緜九章。章六句。一章言在豳。二章言至岐。三章言定宅。四章言授田居民。五章言作宗廟。六章言治宮。七章言作門社。八章言至文王而混夷服。九章言文王受命之事。

芃芃音蓬棫樸。薪之槱音酉之。濟濟辟王。左右趣之。

興也。芃芃。木盛貌。樸。叢生也。言根枝迫迮相附也。槱。積也。濟濟。容貌之美也。辟。君也。君王。謂文王也。此亦詠歌文王之德。言芃芃棫樸。薪之槱之矣。濟濟辟王。左右趣之矣。德盛者。人歸附而趣向之也。

濟濟辟王。左右奉璋。奉璋峩峩。髦士攸宜。

興也。半圭爲璋。祭祀之禮。王裸以圭瓚。諸臣助之。亞裸以璋瓚。左右奉之。其判在內。亦有趣向之意。峩峩。盛壯也。髦。俊也。

淠彼涇舟。烝徒楫之。周王于邁。六師及之。

興也。淠。舟行貌。涇。水名。烝。眾也。楫。舟櫂也。于。往也。邁。行也。六師。六軍也。言淠彼涇舟。舟內之人无不楫之。周王于邁。六師之眾追而及之。眾歸其德。不令而從也。

倬彼雲漢。為章于天。周王壽考。遐不作人。

興也。倬。大也。雲漢。天河也。在箕斗二星之閒。其長竟天。章。彣彰也。文王九十七乃終。故言壽考。遐。何也。作人。言變化鼓舞之也。

音堆音卓其章。金玉其相。勉勉我王。綱紀四方。

興也。追。雕也。金曰雕。玉曰琢。相。質也。勉勉。不已也。綱。以罔罟喻之。張之爲綱。理之爲紀。追之琢之。美其彣者所以至矣。金之玉之。美其質者所以至矣。勉勉我王。綱紀乎四方者所以至矣。
棫樸四章。章四句。前三章言文王之德。為人所歸。後二章言文王之德。振作綱紀。天下之人歸之。此以下至假樂。不知何人所作。或出于周公也。

瞻彼旱麓。榛楛音戶濟濟。豈弟君子。干祿豈弟。

興也。旱。山名。麓。山足也。榛。木也。實如小栗。楛。木也。形似荆而赤莖。似蓍。濟濟。眾多也。豈弟。樂易也。君子。文王也。此亦詠文王之德。言旱山之麓。榛楛濟濟然矣。豈弟君子。其干祿亦豈弟也。干祿豈弟。言干祿之有道。猶曰其爭也君子。

瑟彼玉瓚。黃流在中。豈弟君子。福祿攸降。

興也。瑟。縝密之貌。瓚。以圭爲柄。黃金為勺。青金為外。而朱其中也。黃流。以黑黍釀酒而煮鬱金草和成。祭酒也。攸。所也。降。下也。言瑟然之玉瓚。當有黃流在其中。豈弟之君子。自有福祿下其躬。明寶器不薦于褻味。而黃流不注于瓦缶。知盛德可享福祿。而福澤不降于淫人矣。

音沿飛戾天。魚躍于淵。豈弟君子。遐不作人。

興也。鳶。鷙鳥也。戾。至也。鳶之在下无力。及至乎上。聳身直翅而已。鳶飛似不用力。亦如魚躍。怡然自得。而不之其所以然也。遐。何也。言鳶之飛。能戾于天也。魚之躍。自淵而出矣。豈弟君子。而何不作人乎。言其必作人也。

清酒既載。騂音辛牡既備。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興也。載。在尊也。備。具也。承上章。言有豈弟之德。則祭可受福。

瑟彼柞棫。民所燎矣。豈弟君子。神所勞去聲矣。

興也。瑟。茂密貌。燎。放火也。火田曰燎。人熂燎除其旁草。使木茂也。勞。慰撫也。

莫莫葛藟音壘。施音異于條枚。豈弟君子。求福不回。

興也。莫莫。盛貌也。藟。一名巨苽。似燕薁。亦延蔓生。回。邪也。
旱麓六章。章四句。

思齊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婦。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

賦也。思。辭也。齊。莊也。媚。愛也。周姜。大王之妃大姜也。京。周也。大姒。文王之妃也。徽。美也。百男。舉成數而言其多也。此詩亦歌文王之德。而推本言之。曰。此莊敬之大任。乃文王之母。實能媚于周姜。而稱其為周室之婦。大姒又能繼其美德之音。而子孫眾多。上有聖母。所以成之者遠。內有賢妃。所以助之者深也。

惠于宗公。神罔時怨。神罔時恫音通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音迓于家邦。

賦也。惠。順也。宗公。宗廟先公。恫。痛也。㓝。義法也。寡妻。猶言寡小君也。御。迎也。言文王順于先公。而鬼神歆之无怨恫者。其義法內施于閨門。而至于兄弟。以御于家。以御于邦。孔子曰。家齊而後國治。孟子曰。言舉斯心加諸彼而已。張子曰。言接神人。各得其道也。

雝雝音雍在宮。肅肅在廟。不顯亦臨。無射音亦亦保。

賦也。雝雝。和之至也。肅肅。敬之至也。不顯。幽隱之處也。射。厭也。保。守也。言文王在閨門之內。和之至也。在宗廟之內。敬之至也。雖居幽隱之處。而若有臨之者。雖无厭射。亦有所守焉。其純已不已。

肆戎疾不殄。烈假上聲不瑕。不聞亦式。不諫亦入。

賦也。肆。故也今也。戎。大也。疾。難也。戎疾。大難。如羑里之囚。獫狁之屬也。殄。絕也。烈。光也。假。大也。瑕。過也。聞。前聞也。式。法也。承上章。言文王之德如此。故其大難不殄。而光大无玷。雖事之前无所聞者。而亦无不合于節度。雖无諫者。亦入于善。此性與天合也。

肆成人有德。小子有造。古之人無斁音亦。譽髦斯士。

賦也。冠以上為成人。小子。童子也。造。為也。古之人。文王也。譽。名也。髦。俊也。承上章。言文王之德。見于事者如此。故一時人材。皆得其所成。蓋其德純矣。故令此士皆有譽于天下。而成其俊也美也。
思齊五章。二章章六句。三章章四句。

皇矣上帝。臨下有赫。監觀四方。求民之莫。維此二國。其政不獲。維彼四國。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顧。此維與宅。

賦也。皇。大也。臨。視也。赫。威明也。監。視也。觀。諦視也。二國。夏商也。不獲。失其道也。四國。四方之國也。究。尋也。度。謀也。耆。憎。耆。式廓。未詳其義。或曰。耆。致也。憎。增也。式廓。軌模也。此謂岐周之地也。此詩述大王大伯王季之德。亦文王伐密伐崇之事也。此首章。先言天之臨下甚明。惟求民之安定而已。彼夏商之政。既不得矣。故求于四方之國。苟上帝之所欲致者。則增其疆域之大。乃眷然顧視西土。以此岐周之地。與大王為基為宅也。

作之屏音丙之。其菑其翳壹計切。脩之平之。其灌其栵。啟之辟之。其檉丑成切其椐。攘之剔之。其檿于檢切其柘音蔗。帝遷明德。串音貫夷載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

賦也。作。拔起也。屏。去之也。木立死曰葘。自死爲翳。或曰。小木蒙密蔽翳者也。脩。平。治以使疎密正直得宜也。灌。叢生者也。栵。行生者也。啟。辟。芟除也。檉。河柳也。詩疏廣要。曰。檉非獨知雨。又能負霜雪。大寒不凋。有異餘柳。椐。樻也。木腫節。似扶老。可爲杖。攘剔。穿剔去其繁冗。使成長也。檿。山桑也。柘。桑屬。檿柘皆美材。可蠶可為弓幹。明德。明德之君。大王也。串夷載路。未詳。或曰。串夷者。昆夷也。載路。滿路而去。配。賢妃。大姜也。此章言大王遷岐周之事。岐周之地。本山林險阻无人之境。而近于昆夷。大王居之。人物漸盛。後漸次開闢。如此。乃上帝遷此明德之君。使居其地。而昆夷遠遁。天又為之立賢妃以助之。受命堅固。而卒成王業也。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音佩。松柏斯兌。帝作邦作對。自大音太伯王季。維此王季因心則友。則友其兄。則篤其慶。載錫之光。受祿無喪。奄有四方。

賦也。拔。挺立貌。兌。通也。使通行道于柞棫之閒也。亦言山林之閒。道路通也。對。猶當也。作對。言擇可當國者而君之也。大伯。大王之長子。王季。大王之少子。因心。非勉強也。善兄弟曰友。兄。謂大伯也。篤。厚也。載。則也。奄。覆也。言帝省其山。見木拔道通。知民歸之者愈眾矣。于是既作之邦。又與明君嗣其業。自其初生。大伯王季時定已矣。大伯見王季生文王。知天命在。故適吳不反。大王沒而國傳于王季。至文王而周道大興也。以大伯而避王季。王季疑不友。故言王季友其兄者。因其心之自然。而无待勉強。受大伯之讓。愈脩德以厚周之慶。而其兄之讓德之光。猶日彰其知人之明。不徒讓耳。其德如此。故能受天祿而不失。至于文武而奄有四方。

維此王季。帝度入聲其心。貊音陌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類。克長克君。王此大邦。克順克比音毕。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音異于孫子。

賦也。度。度物制義也。貊。靜也。克明。能察是非也。克類。能分善惡也。克君。賞慶㓝威也。其賞不僭。故人以為慶。㓝不濫。故人以為威也。順。慈和徧服也。比。上下相親也。比于。至于也。悔。遺恨也。言上帝制王季之心。使有尺寸。能度義。又靜其德音。使无閒言。具此六者。至于文王。其德无悔。故既受帝之福。而及于子孫也。

帝謂文王。無然畔援音院。無然歆羨。誕先登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音恭。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篤于周祜音戶。以對于天下。

賦也。帝謂文王。設天命文王也。命辭見下。無然。不可如此也。畔。田界也。畔援。猶跋扈。武强也。援。引也。畔違道。援引取。言舍此而取彼。歆。欣羨也。羨。貪也。言肆情以徇物也。岸。道至之處也。密。國名。密須氏。姞姓之國。徂。往也。共。阮國地名。今涇州共池也。其旅。周師也。按。遏也。徂旅。密師之往共者也。祜。福也。對。答也。人心有所畔援。有所歆羨。則溺于人。欲之流。而不能以自濟。文王无此二者。故能先覺以至道。天命之。而非人力也。有密人不恭。敢違其命。而興旅侵阮。而往共。故王赫斯怒整兵。往遏其眾。以厚周福。而達天下之心。亦因其可怒而怒之。初未嘗有畔援歆羨也。此文王征伐之始也。

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我高岡。無矢我陵。我陵我阿。無飲我泉。我泉我池。度其鮮原。居歧之陽。在渭之將。萬邦之方。下民之王。

賦也。依。安也。京。周京也。矢。陳也。鮮。善也。將。側也。方。鄉也。言文王安然在周之京。而所整之兵。既遏密人。遂由阮疆而出。以侵入密。所陟之高岡即為我崗。而人无敢陳兵于陵。飲水于其泉。以拒我也。相其高原而徙都焉。所謂程邑也。其地于漢為扶風安陵。今京兆府咸陽縣。

帝謂文王。予懷明德。不大聲以色。不長夏以革。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帝謂文王。詢爾仇方。同爾兄弟。以爾鉤援。與爾臨衝。以伐崇墉。

賦也。予。假為帝之自稱。懷。念思也。明德。文王之德。以。與也。夏以革。未詳。則。法也。仇方。讎國也。兄弟。與國也。鉤援。梯也。鉤引上城。臨。臨車也。在上臨下也。衝。從旁衝突者也。皆攻城之具也。崇。國名。墉。城也。史記崇侯虎譖西伯于紂。紂囚西伯于羑里。西伯之臣。閎天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馬以獻紂。紂乃赦西伯。賜之弓矢鐵鉞。得專征伐。曰譖西伯者。崇侯虎也。西伯歸。三年。伐崇侯虎而作豐邑。言帝念文王。而言其德之深微。不暴其行跡。又能不作聰明以循天理。故又命之以伐崇也。呂氏曰。此言文王德不形而功无跡。與天同體而已。雖興兵伐崇。莫非順帝之則。而非我也。

臨衝閑閑。崇墉言言。執訊連連。攸馘音蟈安安。是類是禡音罵。是致是附。四方以無悔。臨衝茀茀。崇墉仡仡音屹。是伐是肆。是絕是忽。四方以無拂。

賦也。閑閑。闌動搖也。言言。高大也。連連。屬也。續狀。馘。軍戰斷耳也。軍法。獲而不服。則殺而獻其左耳。安安。不輕暴也。類。將出師祭帝也。禡。祭名。師旅所止地。而祭始造軍法者。謂黃帝蚩尤也。致。致其至也。附。使來歸也。茀茀。強盛貌。仡仡。壯勇貌。肆。縱兵也。忽。滅也。拂。戾也。春秋傳曰。文王伐崇。三旬不降。退脩教而復伐之。因壘而降。言文王伐崇之初。緩攻徐戰。告祀群神。以致附來者。而四方无不畏服。及終不服。縱兵滅之。而四方无不順從也。始攻緩戰徐。非力不足。將以致服而全之矣。及其終不下而肆之也。乃天誅而不可畱。而罪人不可以不得故也。此所為文王之師也。
皇矣八章。章十二句。一章二章。言天命大王。三章四章。言天命王季。五章六章。言天命文王伐密。七章八章。言天命文王伐密。

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經始勿亟。庶民子來。

賦也。經。度也。靈臺。文王所作。靈者。言倏然而成。如神靈之所為。營。表也。攻。作也。不日。不終日也。亟。急也。國之有臺。所以望氛祲。察災祥。時觀游。節勞佚也。文王之臺。方其經度。營表之際。而庶民已來作之。所以不終日而成也。雖文王心恐煩民。戒令勿亟。而民心樂之。如子趣父事。不召自來也。孟子曰。文王以民力為臺為沼。而民樂之。謂其臺曰靈臺。謂其沼曰靈沼。此之謂也。

王在靈囿音右。麀音憂鹿攸伏。麀鹿濯濯音濁。白鳥翯翯音鹤。王在靈沼。於音烏音刃魚躍。

賦也。囿者。築牆爲界域。而禽獸在其中也。靈囿。台下有囿。鹿牝曰麀。伏。言安其所處。不驚擾也。濯濯。肥也。翯。鳥白肥澤皃。靈沼。囿內有沼也。牣。滿也。魚滿而躍。言多而得其所也。

音巨業維樅音衝。賁音焚鼓維鏞。於論鼓鐘。於樂音絡辟廱。

賦也。虡。植木以懸鐘磬也。植者曰虡。橫者曰栒。業。大板也。所以飾懸鐘鼓。樅。言崇牙之貌樅樅然也。賁。大也。鏞。大鐘也。論。倫也。言得其倫理也。辟。璧也。廱。澤也。辟廱。天子之學。大射行禮之處也。水旋丘如璧。以節觀者。故曰辟。廱。

於論鼓鐘。於樂辟廱。鼉音駝鼓逢逢音蓬。朦瞍奏公。

賦也。鼉。水蟲。鼉似蜥蜴。長丈餘。其甲如鎧。皮堅厚。可冒鼓。逢逢。和也。朦。有眼无見。瞍。无目也。古者樂師。以瞽者爲之。以其善聽審音也。公。事也。聞鼉鼓之聲。而知朦瞍奏其事也。
靈臺四章。二章六句。二章四句。東萊呂氏曰。前二章。樂。文王有臺池鳥獸之樂也。後二章。樂。文王有鐘鼓之樂也。述民樂之辭也。

下武維周。世有哲王。三后在天。王配于京。

賦也。下。未詳其義。或曰下作文。言文王武王實造周也。哲王。大王王季也。三后。大王王季文王也。在天。既沒而其精神上與天合也。王。武王也。配。對也。繼其位以對三後也。京。鎬京也。此章美武王能纘大王王季文王之緒而有天下也。

王配于京。世德作求。永言配命。成王之孚音敷

賦也。孚。卵孚也。信也。鳥之乳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言武王能繼先王之德。而長言合于天理。故能成王者之信于天下。

成王之孚。下土之式。永言孝思。孝思維則。

賦也。式。則。法也。言武王所以能成王者之信。而為四方之法者。以其長言孝思。故其孝可法也。

媚茲一人。應侯順德。永言孝思。昭哉嗣服。

賦也。媚。愛也。一人。武王也。侯。維。服。事也。言天下之人皆愛戴武王為天子。而所以應之。惟以順德。武王能永言孝思。故明哉其嗣先王之事。

昭茲來許。繩其祖武。於萬斯年。受天之祜音戶

賦也。昭茲。承上句而言。來。後世也。許。所也。繩。繼也。武。跡也。言武王之道。昭明如此。來世能繼其跡。可久荷天祿而不替矣。

受天之祜。四方來賀。於萬斯年。不遐有佐。

賦也。賀。以禮相奉慶也。周末秦強。天子致胙。諸侯皆賀。遐。何也。佐。助也。豈不有助乎。
下武六章。章四句。或此詩有成王字。或為康王後之詩。而文意。當如舊說。

文王有聲。遹音聿駿有聲。遹求厥寧。遹觀厥成。文王烝哉。

賦也。遹。義未詳。或作語辭也。駿。大也。烝。君也。此詩言文王遷豐。武王遷鎬之事。而首章推本之曰。文王有聲也。盛大乎其有聲也。以求天下之寧。而觀之其成也。文王之德如此。信乎其克君也哉。

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豐。文王烝哉。

賦也。伐崇。事見皇矣篇。作邑。徙都也。豐。崇國之地。

築城伊淢音洫。作豐伊匹。匪棘其欲。遹追來孝。王后烝哉。

賦也。淢。城溝也。方十里為城。城有溝。深廣各八尺。匹。配合也。王后。文王也。言文王營豐邑之城。因舊溝為限築之。其作邑居。亦稱其城。而不侈大。皆非急成己之所欲也。追先人之志。而致其孝耳。

王公伊濯。為豐之垣音袁。四方攸同。王后維翰。王后烝哉。

賦也。公。功也。濯。大也明也。王之功所以著明也。以其能築此豐之垣故耳。四方于是來歸。而以文王為楨幹也。

豐水東注。維禹之績。四方攸同。皇王維辟。皇王烝哉。

賦也。豐水流往東北。徑豐邑之東。入渭而注于河。績。功也。皇王。有天下之號。武王也。辟。君也。言豐水東注。由禹之功。故四方得來同于此。而以武王為君。此武王未作鎬京時也。

鎬京辟廱。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皇王烝哉。

賦也。鎬京。武王所營也。豐水東。去豐邑二十五里。張子曰。周自後稷居邰。公劉居豳。大王邑岐。文王遷于豐。武王居于鎬。民之歸者日眾。其地有不能容。不可不遷也。辟廱。說見前篇。張子曰。靈臺辟廱。武王之學也。至此始為天子之學矣。無思不服。心服也。孟子曰。天下不心服而王者。未之有也。此言武王徙居鎬京。講學行禮。而天下自服也。

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成之。武王烝哉。

賦也。考。問也。宅。居也。正。决也。成之。作邑居也。張子曰。此舉諡者。追述其事之言也。

豐水有芑音起。武王豈不仕。詒厥孫謀。以燕翼子。武王烝哉。

興也。芑。草也。仕。事也。詒。遺也。燕。安也。翼。敬也。子。成王也。鎬京在豐水下流。故以起興。言豐水有芑。武王豈无所事乎。詒厥孫謀。以燕翼子。武王之事也。謀及其孫。則子可无事矣。或。賦也。言豐水之旁。生物繁茂。武王豈不欲有事于此哉。欲遺孫謀以安翼子。故不得而不遷也。
文王有聲八章。章五句。此詩以武功稱文王。至于武王。言皇王維辟。无思不服而已。文王造其始。武王績而終之。无難也。又以見文王之文。非不足于武。而武王之有天下。非以力取之也。

文王之什十篇。六十六章。四百一十四句。鄭譜。此以上為文武時詩。以上為成王周公時詩。今按文王首句。即云文王在上。非文王之詩也。又曰无念爾祖。非武王之詩也。大明有聲。幷言文武者非一。安得為文武時所作詩。正雅成王周公後之詩。而此什皆追述文武之德。故譜誤耳。